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67

  第七六十七章
    在張響的命令下,侍衛們齊齊放箭,人群中弩機的射聲連成一片。【】一時間,數的弩箭向修靈者們飛射過去,現場叮叮當當的脆響之聲不絕于耳。
    密集的箭射把眾修靈者的沖勢擋住,不過,他們也很快做出變陣。
    二十多名大漢分成三部分,一波人仍留在正面做牽制,一波人繞到侍衛們的左側,另一波則繞行到右側,打算對侍衛們形成包夾之勢。
    在后面觀戰的肖香看得清楚,臉上不自覺地露出笑容,對方只一多名侍衛,只憑這點人,論如何也擋不住自己的精銳部下,估計一輪攻擊過后,他們也就剩不下幾個人了。
    正當肖香暗自得以,以為即將大功告成,已把唐寅以及風軍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時候,場上突然出現了變化。
    只見院落四周的院墻上,突然站起數的黑影,這些人,清一色的黑色靈鎧,手中持有黑色的靈刀,沒人看到他們是如何爬到墻頭上的,仿佛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殺——”黑衣人當中有人大喝一聲,緊接著,弩機聲四起,密集的弩箭由四面八方向眾修靈者席卷而來。
    他們的出現,大出眾人的預料,有數人準備不足,被密集的弩箭射了個正著,在一連串的脆響聲中,幾人身上的靈鎧相繼破碎,而后渾身插著弩箭,像個刺猬似的撲倒在地。
    剛分成三波的修靈者們暗叫一聲不好,這里有埋伏!隨著一聲尖銳的哨音,分出去繞行侍衛兩翼的兩波修靈者們急忙退回來,重新合攏在一處,人們圍站成一團,驚訝地看著四周出現的敵人。
    他們這些人,正是被唐寅留在郡府內的暗箭人員。程錦帶著幾名精銳部下從院墻上跳下來,邊向眾修靈者走去邊問道:“誰是紅袖公主?請站出來說話!”
    站于人群后的肖香皺緊眉頭,沒想到,風人在郡府內還留有后手,布置下這么多的暗系修靈者,想來,他們就是大名鼎鼎的暗箭了。
    想到這里,她深吸口氣,分開前方的眾人,然后從人群中慢步走出來,看向對面的程錦,笑問道:“閣下又是何人?報上名來!”
    “程錦!”
    呦!原來是風國暗箭的大頭目。--肖香一笑,說道:“本宮還道是誰,原來是程將軍,本宮可是久仰程將軍的大名了。”
    聽她自稱本宮,程錦心中一動,上下打量著肖香,疑問道:“你……就是紅袖公主?”
    “正是!”肖香昂挺胸,面露傲色,說道:“程將軍若是識趣,現在撤走你的人還來得及,若是執意與本宮過不去,非但你的手下們會性命難保,連你自己只怕也兇多吉少呢。”
    程錦先是愣了愣,接著仰面大笑起來,就算他不會洞察之術,但也能感覺得出來,肖香所散出來的靈壓雖不弱,但也僅僅是不弱而已,非但法和自己相比,恐怕隨便挑出一名暗箭的弟兄,都能輕松勝她。
    他說道:“紅袖公主,在下也得奉勸你一句,如果你是來坐客的,我風人歡迎至極,若是別有居心,另有所圖,可就別怪在下刀下情了。”
    說話之間,他抬起手中的靈刀,鋒芒直指肖香。
    “放肆!”沒等肖香說話,她身邊的那三名中年人已齊聲怒喝。肖香向他三人擺擺手,示意他們先不要沖動,她緩緩向程錦走去,同時抽出腰間的佩劍,抖手將其靈化,含笑說道:“既然程將軍對自己的靈武如此有信心,本宮倒想試試,你暗系修靈者到底有何過人之處!”說話時,她突然加快步伐,直接沖到程錦近前,手中的靈劍狠狠刺向他的胸膛。
    看著肖香箭步沖過來,還氣勢洶洶的刺來一劍,程錦忍不住暗暗搖頭,她雖完成了兵之靈化,可是連靈鎧化都法罩起,就此等程度,還和自己打什么?
    他站在原地沒有躲避,只是抬起靈刀,輕描淡寫的向外一揮。當啷!肖香的靈劍被他開。她不依不饒的舉起靈劍,對著程錦的腦袋又砍出一劍。
    程錦依舊沒有避讓,舉起靈刀硬架。當啷!又是一聲脆響,肖香的靈劍也再一次的被開。連續兩擊不中,肖香似乎也急了,猛然大喝一聲,對著程錦的脖子又刺一劍。
    這回程錦可沒再客氣,他加大力氣,將靈刀反削過去。當!靈劍與靈刀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肖香站立不住,踉踉蹌蹌的退出數步,身子連連搖晃,險些跌坐到地上。
    他二人的靈武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何況肖香是嬌生慣養的公主,而程錦是慣戰于沙場的武將,從體質到經驗都法相并論。
    眼看著肖香在程錦的刀下吃了悶虧,再打下去,難免不會受傷,一名中年人實在看不下去,身子一晃,作勢要沖上去助她一臂之力。
    可另外那兩名中年人則雙雙出手把他拉住,先是向他微微搖頭,接著又沖著一旁的蒙面黑衣人努努嘴。
    那名中年人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他二人的意思,前傾的身形又慢慢站直,不過眼睛卻是眨也不眨地盯著戰場,全神戒備,絲毫不敢大意。
    且說場上的程錦和肖香,二人你來我往戰到一處,但談不上打得有多激烈,程錦就如同貓戲老鼠一般,只防守,并不還手,但即便如此,仍不時的把肖香開好遠。
    看得出來,肖香也是個倔強脾氣,明知道自己不是程錦的對手,可就是不肯放棄,被撞開一次,便反沖回來一次,死死糾纏住程錦不放。
    又戰了時間不長,程錦已打得心煩,再次加大出刀的力道。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鐵器的碰撞聲,緊接著,肖香尖叫出聲,在原地站立不住,踉蹌退出兩步,腳下一軟,仰面摔倒。
    見她在地上掙扎著還要站起身,程錦跨步上前,手中的刀向下一落,*住肖香的脖頸,沉聲說道:“紅袖公主,你已經輸了,再打下去,只會自取其辱!”
    也就是看在對方身份特殊,乃一國之公主,如果換成旁人,早就做了他的刀下鬼。
    肖香緊緊咬住嘴唇,怒視著程錦好一會,她突然大叫道:“本宮和你拼了!”說著話,她揮斬手中的靈劍,打開脖頸前的靈刀,接著從地上竄起,向程錦一口氣連刺三劍。
    程錦眼中閃過一抹危險的兇光,他冷聲說道:“既然公主要自找苦吃,可就別怪在下禮了。”他話音未落,人已在肖香面前消失不見,再現身時,竟是出現在她的背后。
    他看準肖香的脖跟,立掌為刀,狠狠劈砍下去。他不想和肖香繼續糾纏下去,再者說,只要把她擒下,其他那些修靈者也只能乖乖的俯就縛了。
    他想得沒錯,不過,在他的手刀馬上要接觸到肖香的一瞬間,一股勁風突然由他的背后襲來。這道勁風又快又猛烈,還未到近前,程錦渾身的汗毛已先豎立起來。
    沒時間細想,也沒機會回頭觀瞧,甚至連暗影飄移都來不及施展,程錦下意識地向旁一讓,側身翻倒在地,順勢轱轆出去,就聽沙的一聲,電光從他的身側掠過。
    好快的出招!程錦心頭震顫,他剛剛翻滾出去的身形立刻施展出暗影飄移,退至數米開外,這才抬頭張望,只見一名黑巾蒙面的黑衣人站在肖香的背后,在他的手中,還著一把形狀怪異的長劍。
    劍身奇窄,似乎還沒有手指寬,但劍長得又出奇,足有四尺以上,好像一根大型號的長針。程錦暗皺眉頭,挺直身軀,凝聲問道:“什么人?”
    蒙面黑衣人沒有說話,伸出手來,在空中劃了兩下,摸到肖香,然后抓住她的胳膊,將她向后面拉了拉。
    程錦見狀,眉頭皺得更深,心中疑道:難道此人是瞎子不成?他跨前一步,用靈刀遙指蒙面黑衣人,再次喝問道:“閣下到底是誰?報上你的名。”
    蒙面黑衣人依舊不理他,他把肖香拉出好遠,感覺足夠安全了,這才收回手,隨即轉身走向程錦,與此同時,他抬起手中的怪劍,臂膀散出白蒙蒙的霧氣,怪劍隨之靈化。
    同樣只是完成兵之靈化,沒完成靈鎧化,但他給程錦造成的壓迫感絕不是肖香所能比的。不用和對方交手,程錦已然可以判斷出來,此人的靈武已強到駭人聽聞的地步。
    隨著對方的一步步*近,即便是程錦也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雙目眨也不眨地凝視著對方。
    這時候,與程錦一同跳入院內的幾名暗箭精銳齊齊上前,與程錦并肩而站,同聲說道:“將軍,我等助你一臂之力!”
    若在平時,程錦肯定會拒絕,可是現在,他什么話都沒說,只是微微點了下頭。
    等到蒙面黑衣人距離他們只有三步之遙時,程錦等人齊齊喊喝一聲,五個人,就像瞬間化為五條鬼影子似的,分散在黑衣人的前后左右,緊接著,五人一同出刀,分刺黑衣人的周身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