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70

  ~日期:~1o月19日~
    第七七十章
    肖香強作鎮定,挺起胸脯,看著直向自己走過來的唐寅,揚問道:“你想怎樣?”
    唐寅樂了,對上肖香的目光,模棱兩可地說道:“就是公主心里想的那樣!”
    聽出他言語中的戲謔,肖香下意識地握緊拳頭,目光也不自覺地環視周圍。【】[]{/友上傳更新}
    她怕的不單單是唐寅,唐寅是風王,既然他留在郡府,就說明郡府內肯定有埋伏,暗中還藏有更多的風軍和侍衛。
    在距離肖香還有五步之冶,唐寅站定,目光一轉,落到常封的身上。與肖香比起來,他對常封要感興趣得多。
    他收斂笑容,幽幽說道:“常先生不敢與任公子動手,那么,與本王動手總不會再心存顧慮了吧!”
    常封沒有說話,人們也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不過他慢慢抬起手中竹竿的這個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
    見狀,任笑心頭一震,快步走到唐寅身邊,正色說道:“殿下,不可啊……”
    唐寅一笑,低聲說道:“難得能碰上常封這樣的高手,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我想我一定會遺憾很久的。”
    任笑苦笑,在對于靈武癡狂的這方面上,唐寅和常封倒是很相像,至少,以前的那個常封就是現在唐寅這個樣子。
    他同樣低聲說道:“殿下萬萬不可大意,常大哥的雙目雖盲,但靈武的底子還在,交起手來,誰勝誰負還未可知,而且,常大哥和皇甫長老的那些弟子不一樣,他為人正直……”
    唐寅含笑擺擺手,打斷了任笑下面的話,他說道:“我只是想與常封較量一下,還談不上拼命,任兄也不必太的。”說著話,他拍拍任笑的肩膀,接著,邁步向常封走過去。
    兩人之間,本就相距不遠,他才走出兩步,就進入到常封的攻擊范圍。
    毫預兆,常封的身側乍現出一道寒光,直向唐寅的胸前橫掃過去,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唐寅的身側也閃出電光,與迎面而來的寒光碰撞在一處。
    當啷!這一聲鐵器的碰撞,尖銳聲刺耳,讓周圍人感覺耳膜像被針扎了似的。硬碰硬的對劍,唐寅和常封誰都沒有占得便宜,兩人各向后小退半步≥**吧
    穩住身形,這回唐寅率先出難,抖手間,寶介化,同時靈鎧罩體,對準面前的常封,一口氣連刺一十二劍。
    對陣唐寅,可和對陣程錦等人完全不同,常封不敢存有絲毫的大意,他同樣在第一時間完成兵之靈化和靈鎧化,接著,與唐寅以快打快,硬接他的十二劍。
    就聽現場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兩人之間的火星子連續爆出。看常封出劍之快,出劍之準,哪里像個瞎子?簡直比正常人的眼睛都好用。
    常封把唐寅的十二劍全部接下,不過他也被*得退出六大步。趁著對方前力已盡、后力又未足的短暫空當,常封沉喝一聲,展開反攻。
    狹長的靈劍在他手中上下翻飛,一道道的寒光快似流星,襲向唐寅的周身要害。
    好快的劍!唐寅還從來沒遇到過出招這么快的人,他非但未覺得害怕,反而還因興奮身子直突突,如果不是在戰場上,旁人一定能看清楚他的手腳都在微微顫抖著。
    他使出全力接招,現場立刻又傳出一連串的脆響,等唐寅把常封的快劍全部接下后,他也被*得退出三步。
    他二人以快打快,周圍觀戰的眾人根本看不見他倆的出劍和收劍,只能看到一道道的寒光在二人之間來回穿梭,同時還不停地伴隨著刺耳的金鳴聲。yuntvnetbsp;這是一場論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一見的頂尖級高手對決。
    任笑、程錦以及肖香和她身邊的三名中年人都看得目不轉睛,即便他們看不太清楚場內激戰的細節,但他們仍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錯過場上所生的任何一幕。
    在旁人交戰二十個回合的時間里,唐寅和常封你來我往的過招已不下一個回合,像他二人這種以快打快的激戰,不僅需要極強的爆力,更需要有強的體力和耐力做支撐。
    又與唐寅戰了一會,常封率先求變,他先是急出三劍,*退開唐寅,接著,抽身向后跳躍,就在唐寅反撲上來時,他手中的靈交然光芒四射,十交叉斬極被他施放出來。
    如此之近的距離,如此大范圍殺傷的靈武技能,唐寅連想都沒想,本能的施展暗影飄移閃躲。可是,常封等的就是這個,在唐寅周身騰出黑霧的一瞬間,他突然放出強勁的靈壓。
    前面與唐寅的戰斗,他一直沒有施放靈壓,一是探探唐寅的真實本事,二是盡可能的保存自身的靈氣,其三也是為了麻痹唐寅。現在機會來了,前面的那些鋪墊也終于派上用場。
    突如其來的靈武技能,伴隨著突如其來的靈壓,的確大出唐寅預料,沒有人能想到,常封在施放十交叉斬極這種頂級技能的時候還能同時施放出這么強大的靈壓。
    唐寅的暗影飄移被靈壓硬生生封住,就在他一愣的瞬間,十交叉斬極也飛射到他近前。雖說在巨大的靈壓之大,靈刃的飛射度會變慢,但同樣的,唐寅的身法也受到壓制。
    關鍵時刻,他暴喝一聲,身子橫著竄了出去,與此同時,靈漿斬,一口氣掃出五記靈波。
    他的五記靈波并未能化解十交叉斬極,不過,卻成功把先飛射過來的靈刃擋了下來。
    也就趁著這個轉眼即逝的機會,橫竄出去的唐寅才得以全身而退,沒有被十交叉斬極波及到。
    他還沒從地上站起來,已然把暗影幻獄施放出去。隨著暗影幻獄侵襲常封,明顯能看到他的身形為之一震,施放出來的靈壓也隨之消散。
    唐寅緩緩站起身形,雙目閃爍著詭異的綠光,眨也不眨地看著常封,手中的靈劍也慢慢抬了起來。
    現在,常封受困于暗影幻獄,唐寅只要走上前去,輕輕松松的一劍便可結果他的性命。不過,唐寅并沒有這么做,在他看來,常封是個能為自己所用的頂級人才。
    當然,也多虧唐寅沒有貿然走過去,不然誰將承受誰的致命一擊那還不一定呢!
    受困于暗影幻獄的常封突然轉身形,一步步的向唐寅走過去。剛開始,唐寅以為只是巧合,他繞著常封,換了個方位。可是常封也隨之轉身,依舊是面對著他。
    這時候,唐寅眼中也閃過一抹驚色,他可以肯定,常封并沒有突破自己的暗影幻獄,那又為何能如此準確地找到自己的真身所在呢?
    唐寅想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服氣的又再次換位,而常封只是稍微遲疑了片刻,仍舊再次轉身,仍舊準確誤地正面面對著唐寅。
    他忍不住倒吸了口氣,難道,常封還有什么特異功能不成?他正琢磨著,常封突然大吼一聲,劍向他飛奔過來,靈劍光芒四射,對準唐寅所在的方向施放出靈亂極。
    密壓壓的靈刃鋪天蓋地的席卷過來,唐寅暗暗嘆息了一聲,奈之下,只能解除對常封施放的暗影幻獄,收回靈氣,以暗影飄移閃躲出去。
    常封也只給他這一次施展暗影飄移的機會,剛剛散掉的靈壓又一次在空氣中凝結,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靈劍光芒更盛,狹長的巾已出現水紋一般的波動。
    那是他施展兵之靈變時的前奏。
    唐寅當然看得出來,他不敢大意,同是施放出兵之靈變,正在這時,任笑在旁突然大喊道:“住手!殿下、常大哥,快住手!”
    以兵之靈變相搏,其出招和收招就不是施放者所能控制得了的了,任笑不消唐寅和常封任何一個人出事,更不想看到他倆斗個兩敗俱傷,關鍵時刻,他也顧不上危險了,沖入戰場,站于唐寅和常封之間。
    隨著任笑沖入場內,唐寅和常封不約而同地收回兵之靈變“者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任笑,疑問道:“任兄這是作甚?”
    “不要再打了,殿下,再打下去,你二人要么拼個兩敗俱傷,要么戰個同歸于盡,這又是何苦呢?!”任笑轉頭又看向常封,正色說道:“常大哥,切磋就好,何必搏命?”
    常封用出兵之靈變,完全是下意識的,他已經好久沒有和人這么激烈的對戰過了,也好久沒有體驗生死垂于一線的刺激,當年那股對靈武癡狂的感覺竟然在與唐寅的交戰中不知不覺間又重回體內,這種感覺太美妙了,眼前那一片漆黑的世界似乎都在放射著光彩。
    他仰起頭來,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然后什么話都未說,散掉靈劍和靈鎧,收劍入鞘,轉身走回到肖香身旁。
    見狀,唐寅也收起了佩劍,沖著常封笑道:“今日一戰,勝負未分,以后見面,你我二人必要分出個高低。”
    與旁人從不說話的常封在聽了唐寅的話后,竟然重重地點下頭,語氣堅定地應道:“好!”
    唐寅聞言,嘴角高高揚起,笑了。如果現在有人把常封頭上的面巾扯掉,他定會驚奇的現,他竟然也在笑,這,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