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71

  []唐寅和常封戰了個不相上下,等后者退回到肖香身邊后,二話沒說,單手攬住她的腰身,隨后騰空躍起,直向郡府外沖去_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在場的眾人都嚇一跳肖香亦是本能的尖叫出聲,驚問道:“常先生,你這是做什么?”
    常封沒有回話,沖出去的身形仿佛離弦之箭,快得驚人另外那三名中年人見狀,臉色同是一變,片刻不敢耽擱,急忙追了上去
    他們一走,下面的那二十多名修靈者哪里還敢繼續逗留下去?只是此時他們再想逃走,已然沒那么容易了
    常封和三名中年人修為高深,跑得也快,而且還能施放出強勁的靈壓,即便唐寅想追上他們都很困難,但下面的這些修靈者并沒有他們那么深厚的修為,在深陷重圍的情況下,想逃走又談何容易?
    很快,眾修靈者的退路便被暗箭人員封堵住,暗箭人員配合大批的侍衛,把他們團團包圍,雙方隨即展開一場混戰
    唐寅對常封有惺惺相惜之情,但對肖香的這些手下人可不會客氣他的身上騰出黑暗之火,同時抽出佩劍,順勢將其靈化,縱身形竄入對方的人群中,對這些修靈者下了死手
    在唐寅以及眾多暗箭人員、風國侍衛的圍攻之下,肖香的這批手下沒有堅持多久,悉數折損在郡府內清理完這些人,唐寅隨即下令,全城搜捕肖香,要盡最大可能將她擒住
    且說常封,帶著肖香沖出郡府后,跑回他們在郡府附近的藏身之地直至翻過院墻,跳入院中,他才把肖香放下來,拱手說道:“公主,恕在下剛才失禮了”
    他話音剛落,三名中年人也相繼跳入院中,六只眼睛凝視著常封,三把長劍也一并指向他的喉嚨
    肖香這時候已然明白了常封的心意,她先向三名中年人揮揮手,示意他們收劍,然后又向常封福了一禮,柔聲說道:“多謝常先生助本宮突圍”
    常封淡漠地說道:“這是在下對公主幾年來照顧有加的回報”
    肖香聞言,心頭頓是一緊,不由得皺緊眉頭,聽起來,常封似有離自己而去之意泡**她還想問話,但見常封已默默地退到一旁,沒有再開口的意思,她沉吟片刻,最終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她轉而對三名中年人說道:“不出意外,風人很快就要封城,對我們做全城搜捕,我們得趕快離開玉井”
    “是公主”三名中年人齊齊應了一聲,說道:“風人應該還沒有那么快加強城防,我們可先帶公主強行沖出去”
    “恩”肖香點點頭,眼珠轉了轉,隨即又看向常封,正色說道:“看來這次本宮能否順利脫困,又得多多倚仗常先生啊”
    常封沒有接話,只是微微地點了下頭,如果不仔細看,幾乎都看不出來他的頭有在動
    另一邊的郡府內,在清理完肖香的那些手下后,唐寅拉著任笑回到房,然后把自己對常封施放暗影幻獄而對方又未受影響的事向他詳細說了一遍
    他問道:“任兄,難道暗影幻獄也有失效的時候嗎?”
    任笑吸氣,沉思半晌,他緩緩搖了搖頭,說道:“具體是怎么回事,我現在也說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暗影幻獄對常大哥肯定是有影響的”
    唐寅緊鎖眉頭,喃喃說道:“看來,只有以后再見到常封時向他問個明白了”頓了一下,他又問道:“我想把常封收為己用,任兄,你覺得有沒有這個可能?”
    任笑樂了,反問道:“常大哥可是皇甫長老的大弟子,殿下不怕把他留在身邊是個隱患、威脅嗎?”
    唐寅聳肩說道:“任兄說過,常封和皇甫秀臺以及他那些弟子都不是一路人,既然如此,我又有何好怕?”
    任笑含笑點點頭,想了一會,他說道:“常大哥會不會接受殿下的邀請,我不知道,不過,我倒是覺得對靈武癡迷的程度上,殿下和常大哥有相似之處,常大哥留在殿下身邊也絕對會比留在肖香身邊舒心得多”
    他雖沒有把話說明,但言下之意是覺得常封轉投唐寅這邊的可能性很大聽了他的話,唐寅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如果真能把常封收攏到自己這邊,疑回讓己方如虎添翼
    沒過多久,第九軍駐地那邊傳回消息,稱糧倉的火勢已被撲滅,不過第九軍的糧草也被燒毀大半,損失慘重
    所過時間不長,南城又傳回敵情,稱有批靈武高強的修靈者強行翻越城墻,逃到城外,南城的守軍現已追殺出城
    不用去看具體的情況唐寅也能猜得出來,逃走的那批修靈者肯定就是肖香以及她的手下,估計常封也在其中
    己方的軍兵追出去也沒用,別說追不上人家,即便追上了,也困不住常封這種級別的靈武高手
    他先是傳令第九軍,加強營防,務必不能再讓敵人鉆了空子,接著他又傳令南城,放棄追擊逃走的敵人
    這次唐寅和肖香的交鋒,可以說是唐寅輸了,但肖香也談不上大獲全勝肖香的主要目標并不是第九軍的糧草,而是風軍的軍餉
    她就算能把第九軍的糧草燒了個精光,第九軍還是可以從玉井城內的糧倉里征調出糧草,填補損失,只有把風軍的軍餉都盜光,那才會對風軍的士氣造成真正的影響,使風軍不戰而先內亂
    只可惜她這次設計的連環計,唐寅只上了一半的當,到了最關鍵的那一步時唐寅反應過來,也使得肖香的連環計功虧一簣
    經過這次的交鋒,唐寅和肖香可謂是都給對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寅知道了川國還有這么一位狡猾多端、善于謀略的公主,同樣的,唐寅的敏銳也出乎肖香的預料,本來她還以為唐寅只是個有勇謀的武夫呢
    不日,平原軍和天鷹軍相繼抵達玉井至此,風軍已兵合一處,四十萬的大軍聲勢浩大,氣勢如宏,浩浩蕩蕩由玉井南下,直*川口郡的關口城
    六日后,風軍抵達關口,于關口北部扎下營寨
    唐寅親自到軍前觀望關口城并不險峻,落座于幕野山和黑頭山之間的平原地帶,城邑的四面八方放眼望去一馬平川,險可儀仗,很適合進攻的一方展開大舉強攻
    把關口城附近的地形仔細打量過一遍后,唐寅暗暗搖頭,心中難以理解,安軍的主將放棄玉井,卻要堅守這么一座險可守的孤城,到底是另有依仗還是眼光有誤啊?
    他向身邊的眾人甩下頭,說道:“我們再往前走走”
    阿三阿四忙道:“大王小心”
    “沒事,我們這里距離敵城還遠著呢”說著話,他催馬向前而去等他距離關口城只有一里之遙的時候,他方勒住戰馬,聚精會神地張望前方的城池
    在遠處,倒看不出關口城有什么不同,等走近了人們才猛然現,原來關口城是雙城墻,外城墻有三丈三,屬正常規格,而內城墻則高大四丈開外,比外城墻高出一截,也就是說,站于內城墻上,可居高臨下的直接射殺外城墻上的人,而外城墻上的人則連個躲避的地方都沒有,完全暴露在內城墻的箭射之下
    觀望了好一會,子纓幽幽說道:“大王,看來,安軍殘部退守關口城也是有原因的,雖說關口城外沒有護城河,但城邑自身的城防卻很完善,內外兩層城墻,一高一矮,遙相呼應,此戰……恐怕不太好打啊”
    蕭慕青問道:“關口城內的守軍有多少人?”
    樂天和艾嘉雙雙說道:“起碼在十萬往上”
    蕭慕青點點頭,伸出手來,對著前方的城邑比量了幾下,說道:“怎么看,關口都是一座小城,城中就算一個姓都沒有,全是軍隊,要駐扎下十萬大軍也顯得擁擠,我想知道的是,這十萬大軍的糧草都囤積在哪?既然安軍要打消耗戰,那么囤積的糧草肯定不會少,只是這么一座丸小城,又能囤積多少糧食呢?”
    艾嘉下意識地問道:“蕭將軍以為……敵軍的糧草會囤積在城外?”
    蕭慕青立刻搖頭,說道:“那當然不可能,一旦打起仗來,我軍便會把關口團團包圍,敵軍若是把糧草囤積在城外,根本沒有機會再運進去”
    子纓點點頭,接道:“是啊,關口城太小了,駐扎十萬的大軍已經很困難,哪里還有那么多的地方去囤積大批的糧草呢?”
    唐寅挑起眉毛,看了他二人一眼,嘴角揚起,笑道:“不要再胡亂猜測了,要弄明白怎么回事,很容易,把關口的城防給我撕開,率領我軍將士給我殺進城內去”
    眾人面色一正,蕭慕青和子纓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準備何時攻城?”
    “今日扎營休整,明日一早,我軍全力攻城,你二人以為如何?”
    “末將遵命”蕭慕青和子纓沒有異議,同時拱手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