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72

  ~日期:~1o月21日~
    第七七十二章
    翌日,風軍開始大舉進攻關口城,這也是風軍與安軍殘部在安地的最后一戰。【】\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進攻當中,風軍毫瀕,把軍中的大型武器全部搬運出來,架在關口城的四周,進行持續的遠程打擊。隨著戰線的全部拉開,風軍將士開始列起整齊的方陣,向前推進。
    等風軍推進到關口城步的時候,關口城的反擊也隨之而來。一顆顆拋石機的石由城內飛出,一幕幕的箭陣由城頭射下,這些都對風軍造成極大的殺傷。
    風軍將士是頂著漫天的箭雨和石推進到城墻下方,人們或是架起云梯,或是推動塔樓,對關口城的城頭進行強行沖鋒。
    城邑小當然也有它的優勢,尤其是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這時候,進攻的一方法作到全面展開,將士們的戰斗力得不到充分揮,而守軍的防線卻恰恰不至于被拉得太長,出現明顯的薄弱之處。
    此戰,雙方打得異常激烈。進攻的風軍一如既往的兇猛,而守城的安軍則表現出頑強的斗志,據守城頭,寧死不退縮半步。
    在交戰當中,也能看出安軍早已做好了完善的備戰∝城必須的滾木、擂石、火油等物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絕似的,不斷的投擲下來,把風軍的強攻一次次的頂回去。
    這一整天的鏖戰下來,風軍先后共組織起五次全線猛攻,結果全被安軍打退,等到天色大黑的時候,風軍仍毫進展。
    戰事不利,加天色已晚,蕭慕青和子纓皆認為己方不應再戰,雙雙向唐寅請命,暫且收兵,等明日再戰。
    唐寅也沒有堅持,隨即傳令全軍,鳴金收兵。雖說日之戰沒有成功,但風軍方面的士氣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以唐寅為的風軍將領們也都很樂觀。
    守軍方面毫節制的使用滾木、擂石、火油等城防武器,根本難以長久,區區的一座小城,就算備戰的再充分,這些資源的囤積也終究是有限的,在第一天的交戰當中就用掉這么多,接下來他們還用什么?
    蕭慕青甚至都敢斷言,若照今日這樣的消耗,關口城內所囤積的滾木、擂石等物充其量也就再夠三天所需,當然,他的推斷可不是胡亂猜測,而是經驗之談。&&
    第二天一早,風軍的進攻又一次展開,依舊是四面出擊,依舊是全面強攻,同樣的,守軍仍是不計損耗的放出箭陣,投擲滾木、擂石,將風軍的強攻一次次的擊退。
    這天的攻城幾乎是第一天的翻,風軍毫進展,但同樣的,也消耗了關口城內大量的城防儲備。
    關口城之戰,風軍的強攻一打就是五天,這五天來,風軍天天攻城,攻勢一天比一天兇狠,但城中的守軍也依舊頑強,反擊的力度也是越來越大。
    最令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城內的滾木、擂石之多,乎人們的想象,已經打了五天,而城內的防城資源仍然充足,滾木、擂石、火油就像窮盡似的被守軍投擲到城外。
    五天的激戰,風軍可謂是傷亡慘重,主攻的各兵團中已經有三個兵團打得不成編制。唐寅對這樣的戰況當然極為不滿,在第五日的攻城結束后,他連夜召集眾將,商議對策。
    等人們都到齊后,唐寅先開口,問道:“區區一座丸小城,我軍四個軍團,強攻五天竟然沒登城頭半步,各位,你們是不是也都該說說了,這場仗到底是怎么打的?”
    眾將面面相覷,然后一個個垂頭不語。剛開始時,他們就已猜到此戰會不太好打,只是沒想到會這么難打。
    一是守城的安軍精銳,士氣極盛。沒有斗志的安軍根本不值一,但若讓安軍若具備了斗志,那么以安軍的裝備而言他們就是一面銅墻鐵壁。
    其次,安軍當中混入大量的游俠,這些人在安軍當中揮了決定性的作用,使安軍整體戰力升了何止一兩個檔次。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安軍城防資源的儲備之多,令人意想不到。
    就這么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城,到底是怎么儲備下那么多的滾木、擂石以及火油的,這一點連蕭慕青和子纓這種經驗豐富、長年征戰沙場的將帥們都感到匪夷所思,想不明白。
    看到眾人皆不言語,唐寅猛的一拍桌案,喝道:“怎么了?都啞巴了?剛開始時你們是怎么說的?什么關口城的滾木、擂石充其量也就夠三天所需,可現在都打到第五天了,安軍的滾木、擂石還是在源源不絕地用著呢!”
    蕭慕青老臉一紅,他抬起頭來,低聲說道:“大王,所以說此城詭異,一反常規,我軍……應暫做休整,等探明城中的情況之后再做相應部署……”
    不等他說完,唐寅的拳頭已先握了起來,反問道:“那要等到什么時候?又派誰去探明城內的情況?我數十萬的大軍都打不進去,何人又能混進去?”
    蕭慕青默然,是啊,就目前的局勢來看,想混入城內,探明敵情,又談何容易!想著,他心頭突然一動,問道:“關口城附近可還有安軍的據點嗎?”
    樂天和艾嘉互相看了看,雙雙搖頭,說道:“方圓里,甚至整個川口郡已再安軍殘部,安軍也只剩下關口城這么一處據點。”
    蕭慕青喃喃說道:“如此來說,也就不會有人偷偷向城內輸送滾木、擂石了……”
    樂天眼珠轉了轉,說道:“也不能說這里的方圓里內皆敵情,關口城南十里外就是川國境內,川國已于邊境處集結起二十多萬大軍,不過,川軍一直沒有越過兩國邊境,更不可能偷偷向關口城運送滾木、擂石及糧草。”
    唐寅擺擺手,說道:“川軍于邊境集結兵力也屬正常,他們是怕我軍打下安國之后,再繼續南下,攻入它川國境內。”
    “是的!去探查的兄弟也有回報,邊境處的川軍一直在備防,并沒有主動出擊的舉動。”樂天正色回道。
    “不要把話題扯遠了,我們現在說的是關口城,而不是川國境內的川軍!”
    唐寅深吸口氣,站起身形,在中軍帳內來回踱步,邊走邊嘟囔道:“要弄清楚城內的情況,倒也不是沒有辦法,明日,我得親自去參戰……”
    在場的眾人心頭皆是一驚,紛紛問道:“大王要親自攻城?”
    “不然還能怎么辦?”唐寅沉聲說道:“明日,我隨平原軍出戰,元讓、江凡、齊橫,你三人助我一臂之力,撕開關口的城防!”
    “末將遵命!”官元讓、江凡、齊橫三人齊齊插手領命。
    官元讓是隨平原軍來的川口郡,在對安之戰中,官元讓跟著平原軍一直沒打過硬仗,誰知道安國朝廷都垮臺了,在川口郡這里反倒是碰到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關口之戰的第六日,風軍再次全軍出動,對關口城展開全面圍攻。
    不過這一次因為唐寅的親自參戰,風軍進攻的勢頭更猛,尤其是唐寅所在的平原軍,向前推進時,下面的將士們如了瘋似的向前狂奔。
    剛進入關口城的步,城內的拋石機和箭陣便飛射而來。看著空中呼嘯而至的石,唐寅邊閃躲也邊暗暗嘆氣,誰能想到,己方四個軍團所儲備的石都打光了,而關口城里竟然仍有石可用,難道安軍的城防資源是憑空變出來的不成?這次自己論如何也要弄個清楚。
    在進入關口城五十步的時候,迎面而來的箭矢已變得越密集,即便是唐寅這時候都已護不住自己的戰馬,只能從馬跳下來,步行前進。
    唐寅沖在比較靠前的位置,以他的身手,都是在身中十數箭的情況下才沖到城墻底下,其他那些風軍士卒的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到了城墻近前,唐寅立刻感覺到靈壓的存在。
    靈壓由城頭散下來,在空氣中形成一道形的阻力,它防的不僅是風軍中的暗系修靈者,同時也讓攻城的風軍將士們的度大受影響。
    這就是修靈者多的好處,根本不在乎因施放靈壓時所損耗的那點靈氣。
    沒有親自參戰,根本法體會到進攻關口城的困難,現在唐寅總算能理解己方的數十萬大軍為何遲遲打不下這么一座丸小城了。
    他長吸了一口,將手中的靈秸起,然后蓄足力氣,一躍而起,跳起有兩米多高,等他力盡時,雙手向城墻用力一抓,就聽咔嚓一聲,罩著靈鎧的手掌如同兩把鋒利比的鉤子,深深嵌入城墻磚內。
    他的身形剛剛掛到城墻,還沒來得及向攀爬,已引來城頭大批安軍的注意,就聽頭一陣大呼小叫,緊接著,箭矢連續射下來。
    唐寅咬緊牙關,身子貼著城墻,仿佛壁虎一般,橫向移動,閃躲面射下來的箭矢。
    他的動作已經夠快了,但仍受到箭矢的波及,手臂連中兩箭,頭頂也中了一箭,靈鎧被近距離的勁射撞得叮當作響,火星子都爆出好大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