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74

  第七七十四章
    唐寅在射箭壓制安軍箭手的同時,一座塔樓也被風軍推送過來。[]塔樓的正面有鐵皮包裹,不怕箭射,但是防不住拋石機甩出的石,拋石機也是對塔樓威脅最大的武器。
    隨著塔樓被推到城墻前,周圍的風軍將士們也紛紛躲到塔樓的后方,唐寅放下弓箭,三步并成兩步,來到塔樓后側,順著里面的梯子,快地爬上塔樓頂端。
    在塔樓的頂部,有個兩三米寬見方的平臺,上面可站十數名將士,在攻城時,塔樓上的軍兵可對城頭上的敵軍進行面對面的平射,另外,平臺前面的擋板還可以放下來,作為板橋,能讓塔樓上的軍兵直接沖上城頭。塔樓即可作箭塔用,也可以作運兵用,可謂是攻城時的利器。
    唐寅登上塔樓的平臺后,向下面的軍兵大聲喝道:“向前推!盡量向前推,靠近城墻!”
    下面拉動繩索的軍兵們齊聲應是,人們卯足力氣,或拉或推,將塔樓推進到城墻近前。
    唐寅這時也沒閑著,手持長弓,連續向城頭上的安軍放箭。他的箭法不見得有多精湛,但是力道大的驚人,只要命中安軍,必能貫穿對方身上的盔甲。
    安軍對風軍的塔樓也頗為忌憚,向塔樓展開集中箭射的同時,另有安兵指揮城內的拋石機,調整方向,用石來撞擊塔樓。
    唐寅正在連續放箭的時候,突然看到城內的一顆石迎面砸了過來。他想也沒想,放下手中的弓箭,抽出佩劍,將其靈化,緊接著,他大吼一聲,對準凌空飛來的石怒斬一劍。
    唰!靈波射出,直奔石而去。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石應聲裂成兩半,唐寅立刻又揮出一劍,同樣是射出靈波,將已經兩半的石又從正中間切開。
    在被兩記靈波切割后,石分裂成四塊,由半空中墜落在地。才剛剛擋下這一顆石,城內又飛射出來數顆,而且皆是奔唐寅所在的這座塔樓而來。
    唐寅暗暗搖頭,照這樣耗下去,就算把自己累死也打不光城內的石。他向左右大喝道:“放下擋板!”
    平臺上的風兵聽聞他的命令,急忙將豎于前方的擋板放下。
    唐寅倒退兩步,運足力氣,然后以最快的度向前沖去。此時塔樓距離城墻還有七、八米遠,就算放下擋板,之間也隔著五、六米的寬度。
    他一個急沖刺,跨過擋板,接著,身形高高越起,人在空中,靈劍連揮,在用靈波斬下石的同時,人也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向城頭上落去。
    城頭上的安軍做夢也想不到,隔著這么遠的距離,對方竟然能直接蹦過來,簡直像背生雙翅飛過來的一般。
    人們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大呼小叫的聚攏在一起,一把把長矛、長槍高高抬起,鋒芒一直對準落下來的唐寅。
    轟隆!唐寅下落的身軀正砸在人群的中央,一時間,也不知道撞折了多少把兵刃,又撞翻了多少名安兵安將。
    因其慣性太猛,落地后的唐寅連續向前翻滾,身子直接轱轆過城墻,向城墻的內側翻去。
    好在他反應夠快,在摔下城墻的一瞬間,他一把扣住城墻的邊緣,整個人掛在城頭上。周圍的安兵們以為有機可乘,一擁而上,長槍長矛的鋒芒齊齊向唐寅刺去。
    他們快,唐寅的劍更快。他一手把住城墻沿,另只手握著靈劍橫向一揮,就聽一陣咔嚓聲,數名安兵的腳踝被他的靈劍斬斷,人們紛紛慘叫著仰面摔倒在地。
    這時候,又有一名安兵沖上前來,以手中的長槍連刺唐寅扣住墻沿的手掌。
    后者眼中精光一閃,身子先是向左移,接著用力向右一蕩,直接翻上城墻,并且順勢一腳,將那名持槍的安兵踢落下城墻。
    他上到城頭還沒站穩腳跟,就聽背后破風聲傳來,緊接著,他背后的靈鎧傳來當啷一聲脆響。
    唐寅受其沖力,向前踉蹌出一步。他回頭再看,原來是一支鋼制的箭支釘在自己的背上,險些擊碎自己背部的靈鎧。
    他舉目向上觀望,只見內城墻上站著一排安軍的神射手,這些人是清一色的修靈者,所用的弓箭也都是精鋼打造,現在鋼箭的鋒芒正齊刷刷地對準著他。
    說是遲,那是快。唐寅剛剛挨了一箭,又有兩支箭矢凌空飛射過來,分取他的后脖根和后心。唐寅身子微微一側,讓開箭矢的鋒芒,等箭矢要從自己身邊掠過時,他出手如電,一把將兩根鋼箭同時扣住,隨著他掌心靈氣散出,兩支鋼箭齊被靈化,他回手向內城墻上一甩,喝道:“還給你們!”
    兩支靈化后的靈箭分取兩名安兵的神射手,其中一人反應較快,直接以手中的靈弓做格擋,隨著當啷一聲,靈箭在空中打著旋飛到一旁。
    另一名神射手則未能閃躲開,被靈箭正刺中喉嚨,就聽撲哧一聲,靈箭只剩下個箭尾露在他的喉嚨前。
    唐寅來不及繼續對內城墻上的敵人做出攻擊,他所在的外城墻上的安軍已蜂擁而至。大批的安兵沖上前來,前面的安兵以重盾壓住陣腳,后面的安兵則以長戟攻擊唐寅。
    想不到安軍殘部竟然變得如此訓練有,唐寅也頗感意外。看著周圍重盾組成的包圍圈越來越小,長戟探出來的鋒芒離自己越來越近,他大喝一聲,將手中的靈劍全力揮出。
    咔嚓、咔嚓!隨著靈劍掃過,周圍刺過來的長戟紛紛折斷,不過這并不能阻止安軍的進攻。
    人們很快又換上長槍長矛,幾乎攻擊唐寅。后者冷笑出聲,周身上下,突然散出黑色的火焰,與此同時,黑火依附到靈劍之上。
    周圍的安兵們同是一驚,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身在包圍圈中的唐寅已全力躍起,跳過安兵的重盾,直接落入安兵的人群里。
    撲哧!他下落的身軀還帶著一道長長的寒光,等他落地后,一名安兵由頭頂到*被切成兩半,五臟六腑也流淌滿地,但卻未見鮮血,只有白騰騰的霧氣在他的尸體上散出來。
    趁著周圍的安兵大驚失色的空檔,唐寅連續出劍,一口氣斬到周圍的十多名安兵。他的兇狠讓附近的安兵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不過很快又有人頂了上來。
    一名手持靈槍的修靈者撲到唐寅近前,靈槍快如靈蛇,分取唐寅的喉嚨、胸口和小腹。唐寅的出劍更快,隨著三道寒芒閃過,對方的三槍一并被他擋開。
    那名修靈者還想收槍換招,唐寅順勢向前近身,搶先一步扣住靈槍的槍身,他手掌上的黑暗之火也立刻擴散到靈槍上,直接燒到對方的雙手。
    “啊——”那人驚叫出聲,本能的松開靈槍,連連后退。
    他低頭再看,自己雙掌上的靈鎧竟然已齊被燒化。這還多虧他反應夠快,棄槍棄得及時,不然讓唐寅的黑暗之火竄到他的身上,他的性命都難保。
    暗叫一聲厲害,那名修靈者自知不敵,他也不和唐寅拼命,抽身而退。
    唐寅哪肯放他離去,箭步追上前去,與此同時,他把剛奪過來的靈槍高高舉起,看準修靈者的背后,作勢要砸下去。
    不過這個時候,內城墻上的箭射又至,唐寅高舉的靈槍沒有砸向那名敗逃的修靈者,調轉方向,砸向飛射過來的靈箭。
    當啷!靈箭被靈槍砸落在地,唐寅看也沒看,把手中的靈槍當成標槍來用,一個投擲,惡狠狠甩向內城墻上的箭手。
    撲!靈槍貫穿那人的胸膛,隨著慘叫聲,連人帶槍的一并摔下城墻。他剛解決掉那名箭手,內城墻上又連續飛射來三箭,與此同時,唐寅的四周也重新圍攏上來數名修靈者。
    完全是不給人任何喘息的機會,現在唐寅總算能理會到安軍立體防御的厲害了,就算他現在已經成功登上城頭,可他仍處于被內外城墻的夾擊當中,外城墻上的敵軍就已經夠多了,而內城墻上的靈箭手則更是個莫大的威脅。
    生死關頭,唐寅哪里還顧得上好看難看,身子就地翻滾,橫著轱轆出去。
    啪、啪、啪!三支靈箭一股腦地釘在外城墻上,過半的箭支都沒入城墻磚里,可見這些靈箭的力道之剛猛。
    唐寅正要爬起身,身側又砍過來兩把靈刀,他躺在地上,橫起靈劍,硬接對方的重刀。
    當啷!兩把靈刀一并砍在靈劍之上,唐寅背下的城墻磚都被震碎數塊。
    趁著對方收劍之機,他一個挺身從地上竄起,身子起兩米多高,向下全力掃出一劍,斬向兩名持刀的修靈者。
    那二人想也沒想,立起靈刀招架,就聽咔嚓、咔嚓兩聲,兩人的靈刀被唐寅一劍斬斷,連帶著,劍鋒也從二人的腦門上掠過。
    半截的頭顱從二人的頭頂掉落,兩具尸體也直挺挺地仰面摔到,大量的白霧由二人的周身散出來。
    “小心他的劍!大家都要小心他的劍!”周圍的修靈者以及安軍將士們看得清楚,立刻意識到唐寅手中的靈劍是把削鐵如泥的寶劍,拼命地撕吼著,醒己方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