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76

  第七七十六章
    風營。官場小說文字--)中軍帳。這次的攻城戰,不僅唐寅受了上,風軍中的許多將領也都掛了彩,包括上官元讓和江凡在內。
    此時,眾將齊聚中軍帳內,不過現場卻是鴉雀聲,沉默又壓仰。
    “大王到”隨著侍衛的唱呤聲,唐寅從外面走了進來,眾將紛紛站起身,插手施禮,齊聲道:“大王!”
    唐寅向眾人微微擺下手,然后由尹蘭攙扶著,在帥案后緩緩坐了下來。他先是環視眾人一眼,問道:“大家以為今日之戰如何?關口城的城防又如何?”
    上官元讓和江凡互相看了一眼,垂下頭來,沉默不語。他兩雖說都有攻上城頭,但和唐寅一樣,最終又都被安軍打退下去,對此兩人自然也覺得羞愧難當。
    齊橫撓了撓腮幫子,沉聲說道:“安軍的城防太堅固了,末將跟隨新軍強攻,缺連城頭的邊都沒拈到,數次強沖,都被安軍頂回來了”
    唐寅深細口氣,正色說道:“安軍的城防確實很堅固,內外兩層城墻,人造的天險易守難攻,另外安軍的城防資源儲備也很令人頭疼。”
    “是的,大王!”齊橫深有體會,他接道:“安軍的城防資源好象怎么用都用不光似的,箭失,石,滾木,擂石,火油拼命的崴外丟,加上安軍穿的又都是精鋼甲,其中還有那么多的游俠,我軍想強攻上去,太難了。”
    唐寅點點頭,如果他沒有親自參與戰斗,他會認為齊橫說得這些都是塘塞的借口,而事實上,就如齊橫所說,想打下這座不起眼的關口城,遠比已方想象中艱難得多。
    他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尹蘭,并向她招招手。--后者會意,急忙從袖中抽出一張紙卷。唐寅揚頭示意她交由眾人傳。尹蘭應了一聲,將紙卷先交給蕭墓青過目。
    唐寅解釋道:“這是我剛剛繪制的關口城內的地形圖,大家都先看看吧!”
    呦!這可是重要的情報啊!眾人眼睛同時一亮,紛紛伸長脖子,向蕭慕青手中的紙卷望去。
    只見蕭慕青展開紙卷后,低頭仔細觀瞧,看了一眼,見在場的眾將丟在注視自己,他向眾人招手道:“大家一塊來瞧瞧吧!”
    眾人紛紛離座,聚攏在蕭慕青的四周。所謂的地形圖繪制得很簡單,城墻就是一條線,城內則被畫了許多圈圈,沒個圈圈里面都被唐寅加了標注。
    其中最大的圈圈在城邑的正中央,唐寅在繪制時特意將這里的圈圈加粗,并標注上‘城主府’三個。
    在眾將看得聚精會神的時候,唐寅解釋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關口城的糧草,城防資源全部儲存在城主府內,大家怎么看?”
    聽聞這話,人們同是一皺眉。蕭慕青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末將冒昧的問一句,關口城的城主府有多大?”
    唐寅面表情地說道:“關口只是座丸小城,城主府又能有多大?和其他地方的城主府比起來,恐怕還要小上一些。”
    蕭慕青苦笑道:“城主府的規格本就不大,而關口城的城主府比正常規格還要小,怎么可能會囤積下這么多的糧草和物資?大王的消息是不是有誤啊?”
    唐寅淡漠地說道:“你應該明白,我所得到的情報絕對不會有誤。”這些消息,可不是通過敵軍的詞得到的,而是直接從那些被他吸食的敵軍記憶中搜出來的,怎么可能會有假?
    當然,小小的一座城主府,如何能囤積得下十萬大軍的糧草以及整個關口城的城防資源呢?這也是唐寅想不明白的地方,而通過那些安軍將士的記憶,他根本找不到答案。
    “如此說來,關口城就太古怪了。”蕭慕青邊搖頭邊喃喃說道。他清楚黑暗之火靈魂燃燒的厲害,如果大王的消息沒有錯,那就根本解釋不通了。
    尋思了好半晌,子纓開口問道:“大王,關口城的滾木,擂石以及奸失可有短缺的跡象?”
    唐寅搖頭,說道:“很充沛,至少川口郡的郡守張慕容是這么說的,他又傳令與全軍,守城時須節省,就算日夜消耗,關口城的城防資源也足夠用上幾個月甚至幾年的。”
    “那怎么可能呢?”子纓以及其他諸將面面相覷,皆感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城主府里竟然還養有許多的活物,安軍的各兵團幾乎天天都能吃到肉菜,喝到肉湯,伙食比我軍的還要好呢!”
    唐寅樂了,是氣樂的,難道關口城的城主府還是個乾坤袋不成?里面還別有洞天嗎?
    可惜的是,被他所吸食的哪些安兵安將們級別不夠,進不到城主府的內部,他也了解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大王,看起來安軍真的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要在關口城和我軍打一場曠日持久的鏖戰了。”
    “是啊!不過,安軍能拖得起,我軍可拖不起。暗地的局勢論如何也得盡快平定下來。不能存在任何的安軍殘部。”唐寅握緊拳頭,說道:“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既然安軍把所有的糧草和物資都推積在城主府,而關口城又是一座小城,我軍可不可以在城下布置拋石機,用拋石機的石直接砸毀城城主府!”
    人們聞言,眼鏡先是一亮,接著,又都紛紛搖頭,,覺得這不太現實。
    先己方各軍的石都可以用光,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即便關口是座小城,想用拋石機直接砸到城邑中央的城主府,那拋石機至少得推進到關口城的城墻附近。
    這么近的距離,守軍的箭陣萬全可以覆蓋己方的拋石機,如果再用上火箭,那么己方推進多少拋石機就得損毀多少,來能站穩腳跟的可能都沒有,就更別說射石了。
    見眾將紛紛搖頭,唐寅振作精神,說道:“不管能否成功,都應該先去試一試!”
    “可是大王,我軍的石早在前幾天的攻城戰中就已經耗光了”齊橫為難地接道。
    “我軍的實沒了,可以到戰場上去收集安軍打過來的石,再者說,距離我軍大營不遠就是幕野山和黑頭山,組織兄弟們就地采集不行嗎?不要在跟我找借口,立刻就去辦!”
    齊橫被唐寅訓斥得連連點頭應是,再不敢多言半句。
    蕭慕青和子纓等人認真想了想,現在似乎也只能這么辦,死馬當活馬醫吧,哪怕損毀己方的全部拋石機,也只能搗毀關口的城主府,接下來的戰斗就將變得輕而易舉了。
    唐寅正要散帳的時候,齊橫恍然想起什么,問道:大王有沒有得到關于安軍當中那個余先生的消息嗎?”
    噗嗤!唐寅笑了,搖頭說道:“安軍的將領們對這位余先生也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余,多余之人,恐怕,根本就不存在余先生這個人,那只是某個見不得光的人的化名吧!”
    齊橫眨眨眼睛,凝聲問道:“大王認為此人會是誰?”
    唐寅聳聳肩,淡然說道:“可以是任何一個或一群和我大風過不去的人。他是誰根本關緊要,現在最重要的是,給我盡快攻破關口城!”
    對安之戰的戰事已經拖延的太久了,唐寅也不想再耗下去,如果長時間打不下關口城,川國邊境的那數十萬川軍可就不會在川國境內防守了,恐怕隨時都會反攻進安地,搶占關口城這個戰略要地。
    風軍將士們按照唐寅的命令,于戰場上收集石,另有大批的軍兵分頭去往幕野山和黑頭山,采集山石,制造石。
    在這段時間里,風軍放棄攻城,全軍將士安心在軍營里休整。風軍的探子可沒有閑著,常常繞過關口城,潛到安地與川國的交界處,監視川軍的動向。
    連日來,唐寅和風將們對關口城的內部地形圖也做了幾次細致的研究,但找不到有什么與眾不同的地方。
    關口城說白了就是一座大型的軍事要塞,里面沒有姓。沒有住戶,皆是清一色的軍營,平日里住在城主府內的就是統兵的將軍,現在則換成了郡守張慕容住在其中。
    自從張慕容入住之后,城主府就變得異常森嚴,除了張慕容的幾名親信外,旁人根本進不去城主府。
    唐寅可以分之的肯定,城主府內定有蹊蹺,但蹊蹺出在哪里,他又法得知,思前想后,還是覺得直接砸毀城主府最省心也最直接有效。
    當然,如此來做也有很大的困難,如何做到把拋石機推進到城墻附近又能頂住安軍的箭陣就成了最令他頭痛的難題。
    經過與眾將的商議,他們終于想到一個還算不錯的主意,在拋石機上包裹鐵皮,以此來防御敵人可能動用的火箭。
    要臨時找到那么多的鐵皮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唐寅倒有辦法,直接征用了平原軍所穿的鋼甲。
    當初平原軍在支援安國抵抗桓軍的時候,曾得到過安國的軍備資助,全軍上下所穿戴的都是安國的鋼盔鋼甲,現在正好派上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