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78

  第七七十八章
    唐寅聞言,仰面哈哈大笑。[]
    不過尹蘭等人在旁可笑不出來。關口城只是個丸之地,看似微不足道,但卻是川國與安地之間的門戶,誰掌控了這個門戶,誰就掌握了對另一方的主動權。
    川國目前是風國的第一大勁敵,也是唯一的勁敵,若是把關口城賣給川國,疑如把自家大門的鑰匙賣給了仇家,以后風國連睡覺都難以安穩了。
    眾人眼巴巴地看著唐寅,只等他一口拒絕肖香。可令人們意外的是,唐寅還一本正經地問道:“不知貴國打算用多少銀子來買下關口城?”
    肖香微微一笑,伸出三根手指。唐寅眼睛一亮,問道:“三千萬兩?”
    忍不住翻了下白眼,肖香在心中暗罵:你還真敢獅子大開口啊!她反問道:“丸之地、蠅頭小城,風王殿下認為它值得上三千萬兩嗎?”
    唐寅聳肩而笑,說道:“三萬兩?”
    肖香點點頭,說道:“沒錯!就是三萬兩。如果只看關口城的面積,它連三十萬兩都不值,不過,它恰好位于兩山之間,算是一處要地,所以父王才給出三萬兩的天價,而且我國并不要周邊的土地,只要關口城這一地。”說話時,她小巧的下巴高高揚起,仿佛是給了唐寅多大的恩情似的。
    唐寅沒有馬上回話,手指輕輕敲打著桌案,沉思不語。用三萬兩來買下關口城,的確是不少了,川國也果然是財大氣粗,一開口就讓人難以拒絕。
    見他久久不語,肖香問道:“怎么?風王殿下對三萬兩不滿意?”
    唐寅身子前傾,笑吟吟地說道:“要知道,我軍連日來強攻關口城,傷亡不小,戰損甚巨,單單是這些天在關口城上所造成的損失,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肖香多聰明,一聽就明白了唐寅的意思,他不是不想賣關口城,而是還想趁此機會從川國身上榨取更多的錢財。
    暗罵一聲恥小人,她笑問道:“那不知道風王殿下要多少才會滿意呢?”
    唐寅張開巴掌,說道:“起碼也得五萬兩!”
    肖香的眉頭微微皺起,反問道:“風王殿下不覺得開出這么高的價錢是在敲竹杠嗎?”
    唐寅扒拉著手指頭,輕描淡寫地說道:“如果細算起來,上次公主在玉井時開的那個玩笑,給我軍所造成的損失并不小,一并加在關口城身上,五萬兩也未必能夠,恐怕得需要六萬兩了。”
    肖香臉上的笑容一僵,緊接著,她深吸口氣,先盡量扶平自己的情緒,而后含笑柔聲道:“好吧,就依殿下所言,五萬兩,不過,此事肖香還得向父王知會一聲,得過兩天再給殿下答復。”
    “好!本王可以等,公主也不必著急。”唐寅笑呵呵地說道,然后他挺直身軀,擺手說道:“來人,送客!”
    “等一下。”肖香制止住兩旁走過來的侍衛,笑看唐寅,問道:“風王殿下就這么不待見肖香,這么著急把肖香趕走嗎?”
    唐寅愣了愣,笑道:“公主的意思是……”
    肖香笑得溫柔可人,嬌聲說道:“肖香打算在殿下的營中住上幾日,殿下不會不歡迎吧?”
    她自己厚著臉皮把話說到這了,唐寅哪里還好拒絕。他搖頭而笑,說道:“公主是貴客,本王歡迎還來不及,怎么可能會往外趕呢?不過,軍營不必別處,下面的將士們也都粗魯慣了……”
    不等他把話說完,肖香像生怕他拒絕似的連忙接道:“殿下請放心,肖香自會照顧好自己。/\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尹蘭在旁再忍不住,沉聲說道:“軍營有軍營的規矩,嚴禁收留女眷!”
    肖香揚頭看向尹蘭,臉上的笑容加深,別有用意地眨眨眼睛,笑問道:“難道尹蘭姑娘不是女子嗎?”說著話,她目光下移,落到尹蘭豐滿的胸前。
    她這種*裸又壞壞的眼神讓尹蘭立刻想起當初自己在客棧中受她輕薄的場景,她玉面頓時變得通紅,粉拳也握得咯咯響。
    唐寅見狀,輕咳了一聲,說道:“尹蘭,你去幫公主安排住處吧,再多加派些侍衛。”
    肖香不來風營也就罷了,如果她在風營里有個三長兩短,那不是如何向川國交代的問題,而是會大損風國以及風軍的顏面。
    聽出他的話外之音,尹蘭就算再恨再氣肖香,也只能咬緊牙關強忍下去。她對唐寅插手說道:“是!屬下遵命!”
    尹蘭把肖香等人領出中軍帳,他們前腳剛走,蕭慕青、子纓諸將便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人們圍站在唐寅面前,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川國要買下關口城?”
    想必自己和肖香的談話他們在外面都已經聽到了,唐寅微微頷,若其事地說道:“是的,川國確實有買下關口城之意。”
    “大王萬萬不可答應啊!”蕭慕青急聲說道:“關口城是小,但它所處的位置卻是得天獨厚,萬金難求,論是我國還是川國,日后誰占據了關口城,誰就有了進可攻、退可守的主動權,這又豈是區區幾萬兩銀子能買得下來的?”
    “是啊,大王!”眾將紛紛點頭,表示蕭慕青所言不錯,關口城的戰略價值已遠遠大過它自身的價值。
    唐寅環視眾人,幽幽說道:“關口城的重要,我又何嘗不知?可是,不接受川國的條件,我們又能怎么樣呢?全軍連攻數日,關口城依舊堅不可摧,恐怕再打下去,我軍也難有作為,與其休止的耗下去,還不如把這塊難啃的硬骨頭丟給川國,讓川國去頭痛吧!”
    聽聞這話,眾人的老臉同是一紅,大王這么說,不就等于承認風軍不如它川軍了嗎?
    子纓說道:“大王,我軍的拋石機正在加固中,再有半個月,便可全部完成,到時,我軍就可與關口城內的安軍決一死戰了!”
    “決一死戰?”唐寅笑了,不過卻是嗤笑,他疑問道:“等到那時,你們有信心一定能攻破關口城?”
    齊橫晃動身形,從眾將中擠出來,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大王放心,等到那時,末將就算拼它個粉身碎骨,也定要攻破關口城的城防!”
    上官元讓、江凡等將也紛紛紅著眼睛說道:“屆時末將定與敵軍死戰到底,城池不破,末將絕不后退半步!”
    正所謂將有必死之心,士貪生之念,只要上面的將領們都能豁出性命與敵軍死戰到底,下面的士卒們又哪會不勇往直前?
    唐寅聞言,心中大笑,臉上卻露出奈之色,他故意長嘆一聲,點點頭,說道:“那……就先按照諸位的意思辦吧,等打完這一仗,如果關口城依舊未被攻破,我也只能把它賣給川國了。”
    “大王,肯定不會有那一天的!”在場的眾將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唐寅打算賣掉關口城的態度,成功把風軍眾將的心氣吊了起來,現在,他們可不再是為了打下這區區的一城而戰,而是為了保存自己的顏面與榮譽、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戰,這兩點,在他們眼中比他們的性命都重要。
    肖香住進風營之后,毫不避嫌的在軍營里四處閑逛。她身邊有常封,有靈武高強的隨從,還有風國侍衛伴隨,也不怕有風軍將士敢對她禮。
    風軍在大批量的加固拋石機,這一點讓肖香暗吃一驚,她還特意詢問了負責加固拋石機的柳烈,為何要把拋石機包裹上鋼甲。
    柳烈倒是也不隱瞞,坦然說出己方要把拋石機推到關口城城下,直接打擊城內的城主府。
    說者意,聽者有心,明白風軍的意圖后,肖香暗暗吸氣,風軍的情報還真是驚人啊,竟然這么快就察覺到關口城的要害所在,只可惜,他們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沒過幾天,從川國的飛鴿傳返回,帶來的是川王肖軒的親筆信,表示接受唐寅的開價,愿意以五萬兩的銀子買下關口這座丸小城。
    接到父王的信后,肖香放下心來,連夜去了唐寅的寢賬,要面見唐寅。
    此時,尹蘭正守到寢賬之外,聽明肖香的來意,她嘴角撇了撇,傲然說道:“大王已經休息了,什么人都不見,公主若有事,就等到明日天亮再說吧!”
    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肖香就感覺到了尹蘭對自己的敵意,而且一直延續到現在,剛開始她還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她多少弄清楚了一些。
    她眼珠轉了轉,突然說道:“尹蘭姑娘是喜歡風王殿下吧?”
    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說得尹蘭玉面緋紅,她下意識地看看阿三阿四,正要說話,肖香擺手打算道:“尹蘭姑娘不必向本宮解釋什么,你放心,本宮也不會搶走你的大王,而且本宮早就有了心上人!”
    聽她這么說,尹蘭反倒愣住,滿臉茫然地看著她。肖香繼續道:“本宮確有急事,現在必須得面見風王殿下,尹蘭姑娘還是進去通稟一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