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779

  ~日期:~1o月24日~
    四名暗系修靈者圍攻高平,就象是四頭黑色的野狼在圍攻一頭怒極的雄獅,四人并不與他硬碰硬,只是利用暗影漂移的詭異展開游斗和快攻。【】
    他們在一點點的消耗高平的靈氣,也是在一點點的消耗他的體力。隨著戰斗的加劇,高平身上的刀口已越來越多。
    再這樣下去,就算自己不累死,也得流血流死!高平越打越心急,越打越煩亂,猛然間,他使出全力,釋放出靈燃·爆。
    剛才南業就是被他的靈燃·爆所打敗,險些傷于他的火毒之下,但又急又怒的高平顯然忘記了一點,他的靈武技能對暗系修靈者并不構成太大的威脅。
    他的技能還未釋放出去,面前的暗箭人員就已全部消失,齊齊閃到他的背后,四把靈刀,或刺或砍,在高平的背后又挑開四條口子,等他轉回身時,背后的暗箭人員又不見了,或出現在他左側,或出現在他右側,繼續向他出刀。
    在暗箭人員一輪又一輪的快攻之下,高平渾身的本事揮不出來,反而連連中招,又打斗不長時間,他身上的傷口已有數十條之多,有刺傷,也有砍傷、挑傷,但都不致命,高平身上鮮血淋漓,白色的靈鎧已變成血紅色,和個血人差不多。
    他這輩子還從未被人打的如此窩囊過,自己不斷受傷,但連對方的邊都碰不到。他猛的揮舞幾下靈槍,將周圍的暗箭人員全部*退,隨后他踉踉蹌蹌地向前跑出幾步,出撕啞的大吼聲:“有種的就出來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場,暗中傷人,算什么本事?”
    啾!
    暗箭人員出尖銳又刺耳的口哨聲,這也是他們要下死手的信號。
    其實四人早就能致高平于死地,就是又不想讓他死的太痛快,這也是暗系修靈者近乎變態的心理在作祟,他們把心底里對光明系修靈者的憎恨、嫉妒甚至恐懼全部泄到高平身上,以最殘忍的手段來戲弄他。{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隨著哨音響過,場上的氣氛頓變,濃烈的肅殺氣息開始彌漫全場。
    先是一條黑影在高平的身邊掠過,只聽嘶的一聲,后者的腳后跟被靈刀挑開,那鉆心的劇痛感讓高平直流冷汗,他身子晃了晃,不由自主的單膝跪地,原來,那名暗箭人員已一刀把他的腳筋挑斷。
    還未等高平緩過這口氣,另一條黑影在他身后掠過,又是沙的一聲,同時黑影冷聲喝道:“跪下!”
    高平倒也聽話,果然跪倒在地,他的另一根腳筋也被割斷。
    “啊——”
    雙腿皆廢,高平業已疼的神智不清,連身上的靈鎧都散掉了,此時他頭盔落地,披頭散的跪在那么,兩手還死死握著恢復原形的長槍,嘴上囫圇不清地喃喃說道:“有種的就別在暗中傷人……”
    “嗤!”高平的背后憑空多出一人,渾身的黑色靈鎧,面部也被鬼面狀的黑鎧所覆蓋,只露出兩只因激動而充血的紅眼,他手持靈刀,從高平的背后一步步向他走去,到了他近前,手中的靈刀抬起,刀尖頂住高平的后脖根。
    他嗤笑出聲,冷冷說道:“閣下的死期到了!”說著話,靈刀作勢要刺下去↓在這時,本已迷迷糊糊的高平猛然大叫一聲,運起全部的力氣,將手中的長槍全力向后掃去,在長槍掄出的同時,再次靈化,變回靈槍。
    “呀——”
    他背后傳出暗箭人員的驚叫,若換成旁人,這一槍足可以將其一斬兩段,但可惜高平的對手是最擅長保命的暗系修靈者。他最后的一槍掃中的只是空氣,那名暗箭人員在被靈槍掃中前的一瞬間突然消失,槍刃僅僅斬到一團黑霧。
    啾、啾啾!
    暗箭獨特的信號哨音又起,這回有兩條身影從高平的左右穿過,同時也閃過兩道長長的寒光,撲哧!隨著寒光閃過,高平的雙臂齊斷,連同長槍在內,一并摔在地上。
    “哼!”剛才消失的那名暗箭人員又在高平的背后出現,縱然對方現在雙腿雙臂全廢,已沒有任何的威脅存在,但身為暗系修靈者依舊習慣出現在人的身后。
    看著幾乎是跪在地上暈死過去的高平,那名暗箭人員單手將靈刀高高舉起,對準他的脖子,惡狠狠劈砍下去。
    撲哧!
    干脆利落的一刀,直接把高平的項上人頭斬掉№一名暗箭人員搶步上前,將斷頭起,語氣死沉沉的不帶任何起伏,對另外三名同伴說道:“回去向大王和將軍復命。”
    “是!”另外三人的身子終于不再時隱時現,散掉靈鎧,收刀入鞘,看也不看另一邊風寧兩軍的戰場,齊齊轉身向后方的中軍走去。
    不遠處的戰場,三千寧軍被以南業為的兩千風軍殺的大敗,扔下大半的死傷,殘余的寧軍連滾帶爬的向良州敗去。
    南業帶人追殺不久,見進入良州的射程之內,便下令停止追殺♀時候,后面有風軍抬著一具頭的尸體跑過來,氣喘吁吁地對南業說道:“將軍,敵將已被斬殺,請你過目!”
    唉,還過什么目啊!南業老臉一紅,從麾下士卒那里要過來一桿長戟,把高平的尸體挑起來,再向地上一挫,然后對周圍的風軍大喝道:“撤!”
    風軍退去,留下一地的寧軍尸體和傷兵,還有高平那具沒有頭顱、手臂的殘尸。
    北城主將高平出城與風將對戰,結果誤中圈套,被風軍合力圍殺,消息第一時間也傳進王宮的朝堂之上。
    聽完此事,滿朝震驚,一片嘩然,現在在良州高平已算是數一數二的猛將了,就這么輕易的被風軍所殺,嚴初和眾臣們又哪能不驚訝。
    嚴初驚訝過后便是震怒,他氣的啪啪連拍桌案,怒聲道:“本王早已下令嚴禁眾將出城迎敵,為何高平不聽?為何非要出城作戰?”
    眾大臣們紛紛垂頭,在盛怒的嚴初面前,人們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眾人中,對高平的死一點也不意外的只有張志弘,此時他正在暗暗點頭,風軍果然人才濟濟,那么厲害了得的高平這么快就被風軍斬殺,風軍的破城已指日可待。
    他早已在心里打定主意,等到風軍破城,殺光嚴氏一族,把自己推上寧王的寶座之后,自己立刻就響應川貞二國的討逆檄,出兵征討風國,到時自己即得了王位,又能順勢奪回失地,名利雙收。
    張志弘這時候非但沒有大難臨頭之感,反而還在沾沾自喜,做他的春秋大夢。
    他從班列中走出幾步,向嚴初拱手施禮,一副憂君憂國的涅,說道:“大王息怒,請一切以大局為重。現在北城沒有主將,萬一風軍來攻,人指揮,怕是北城的城防要亂,請大王趕快重新選定北城主將,穩定北城的局勢和城防!”
    嚴初暗道一聲有理,說道:“張相所言及是。”說著話,他環視下面的武大臣,看過一遍之后,忍不住在心里暗嘆口氣,都城武力高強的大將都已調派出去,現在根本人可用,這可如何是好?
    沉吟了好一會,他方問道:“現在北城由誰指揮?”
    左相高單出列,回道:“回大王,是張童張將軍!”
    “張童?”嚴初對張童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只用兩年之間,十八歲就完成在靈武學院的修煉,稱得上是靈武奇才,另外他的出身也不錯,是右相張志弘的親侄子,對寧國和對自己的忠誠應該是毋庸質疑的。
    想罷,嚴初又問道:“若本王未記錯,張童應是北城的副將吧?”
    高單應道:“是的,大王。”
    “那好,升張童為北城主將。”頓了一下,他又道:“高相,你再去找一位足智多謀的將軍去北城任副將,輔佐張童!”
    “是!大王!”
    嚴初一句話,把張童直接拔成北城城防的主將,他對張童的了解都沒錯,但是在最重要的一件事上他錯了,張童對他并不忠誠。
    事情的進展都在老謀深算的張志弘掌握之中,侄兒成了北城主將,控制了整個北城的城防,迎風軍入城基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了。
    散朝之后,他第一時間令家仆去往北城把好消息告知張童,而他自己則回到府上,找天眼探子,轉告消息。
    若大的良州城已被寧軍死死封鎖,但因為有張志弘這個內奸在,城中稍微有個風吹草動,皆瞞不過風軍的耳目。
    城外風軍的消息甚至比城內大多數的寧人都靈通。
    接到張志弘的報信之后,唐寅大喜,接下來,他只需耐心等候消息即可。
    當天的深夜,張志弘把張童秘密找到自己的府內,商議如何把風軍成功的引進良州。
    就算現在張童已是北城主將,但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下令,打開城門,放下吊橋,讓風軍進城,他需要使些手段,在不引起麾下將士懷疑的情況下,又能把風軍引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