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82

  第七八十二章
    唐寅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常封,自己要攻城,那是剛剛在中軍帳里和眾將商議之后才決定下來的,他又怎么會知道?
    似乎感覺到唐寅的不解,常封藏于面巾內的嘴角微微挑起,露出笑意,解釋道:“剛才,公主殿下有去中軍帳,雖被擋在了外面,但小人也有聽到一些里面的談話。[]”
    “原來是這樣,常先生的耳力可真是驚人啊!”唐寅佩服不已。能讓他折服的人,并不多。
    常封苦笑道:“對于一個瞎子而言,唯一能自覺驕傲的,也只有他的耳朵了。”
    通過他的話,唐寅能聽出他的自嘲。唐寅面色一正,說道:“我并不覺得常先生比任何人差,如果常先生自己是這么覺得的,那恐怕就真的比別人差了。”
    常封吸氣,抬起頭來,唐寅則淡然一笑,說道:“走吧!我們喝酒去!”
    “殿下不怕耽誤明日的戰事?”
    唐寅仰面而笑,滿不在乎地說道:“區區的關口城算得了什么,與常先生比起來,那微不足道。”
    如果真的可以交換的話,他寧愿用十個關口城去換一個常封,雖說一個還沒有打下來的關口城五萬兩他都不肯賣。
    他的話,令常封甚為受用,也很是感動,自從雙目失明,這么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又體會到那種受人重視的感覺。而給他這種感覺的,恰恰是曾兩次和他交手的唐寅。
    其實,像唐寅這種程度的修靈者,就算徹日不眠,又喝了酒,等到第二天或許會受到一些影響,但影響也不會很大。
    當晚,唐寅、任笑、常封三人在營中把酒言歡,尹蘭、阿三阿四則在旁作陪。
    喝酒是增進彼此感情和互相了解的最佳方式之一。在沒有接觸唐寅之前,常封對他的印象也不是太好,他出身于神池,后來又去了川國,在這兩個地方,都不會傳流唐寅的好話。
    現在他和唐寅有了進一步的接觸,才現唐寅并不像傳言中說的那么奸猾狡詐和殘忍暴虐,可以說他和任笑很像,都是那種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把自己擺在一個高高在上位置上的人。常封對任笑很恭敬,并不是因為他的靈武有多厲害,也不是因為他的身份地位,而是單純的敬重他這個人,不過,現在他又多了一個敬重的對象,那就是唐寅。_--
    而且在他感覺,唐寅甚至比任笑還要平易近人,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一毫君主的架子,這一點太難做到了,也讓常封對他改觀了許多。
    當晚,幾人一直喝到第二天的丑時才算告一段落。直至回到自己的營帳里,躺在床榻上,常封的心緒都沒有平靜下來。
    與唐寅在一起時,他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對靈武的狂熱以及舍我其誰的熱血,這些也會自然而然地感染到他,讓他也跟著熱血滂湃,當然,這在肖香身邊是絕對體會不到的。
    翌日,清晨,風軍大營上下齊動,一批批的風軍整裝待,開出營盤。
    肖香還在睡夢中便被外面的嘈雜聲吵醒,她睜開朦朧的睡眼,向外面瞧瞧,天還沒有大亮呢,她低聲嘟囔一句,然后大聲叫道:“常在!常在!”
    時間不長,一名小侍女從外面跑了進來,問道:“公主,什么事?”
    “外面怎么回事,怎么這么吵,還讓不讓本宮睡覺了?”肖香沒好氣地質問道。
    “回稟公主,據說風軍要出營攻城了,所以營地里很亂。”名叫常在的小侍女小心翼翼地說道。
    “出營……攻城……”肖香喃喃念叨一聲,猛然間,她的眼睛瞪圓,臉上的睡意一下子全消,她快地下了床榻,連鞋也沒穿,光著兩只白嫩的小腳丫直接沖出營帳。
    到了外面,她舉目一瞧,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頂盔摜甲、罩袍束帶的風兵風將,人喊馬嘶,喝令聲四起。
    肖香看罷當場傻眼了,風軍的拋石機明明還沒有全部完成固定,怎么突然又要攻城了呢?這是怎么回事?
    附近的風軍見到肖香光著腳、只著中衣的跑出營帳,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本就很大的眼睛這時候瞪得像銅鈴一般,人們皆被嚇了一跳,不知道這位川國公主突然什么失心瘋。
    過了好一會,肖香才反應過來,轉身跑回到營帳里,一邊快地穿衣服一邊對侍女叫道:“快!快去叫醒各位先生,讓我們立刻趕過來,隨本宮出營觀戰!”
    “是……是!公主!”小侍女答應一聲,轉身跑了出去。
    肖香邊穿衣嘴中也邊念念有詞:“好你個唐寅,竟然還騙本宮十日后攻城,可惡!可惡至極!”
    等肖香把衣服、鞋襪都穿好,常封、邢元等人也都趕了過來。肖香什么話都沒說,向眾人隨下頭,大步流星地走出營帳。
    她沒有直接出營,而是先去找了唐寅。她剛到唐寅寢賬的門口,正好唐寅也從里面走了出來。
    出門就碰到肖香,唐寅一點都沒感到意外,他先是看樣常封,接著目光落到肖香臉上,笑道:“公主起來的好早啊!”
    “殿下也不晚嘛!”肖香針鋒相對地說了一句,而后話鋒一轉,故作好奇地問道:“殿下,貴軍這大張旗鼓的出去要干什么啊?”
    唐寅聳聳肩,說道:“當然是去攻城了。”
    肖香強壓怒火問道:“殿下不是說十日后攻城嗎?”
    唐寅含笑眨眨眼睛,反問道:“本王有這么說過嗎?本王只記得說過十日后給你是否賣城的答復,可從沒說過十日后攻城啊!”
    他這么講,倒是把肖香一肚子的話都給噎回去了。
    沒錯,唐寅的確沒有說過十日后攻城,那只不過是肖香自己的推斷而已,她相信自己的推斷不會有錯,只是不明白唐寅為何會突然改變主意。
    看著滿臉笑意的唐寅,肖香感覺自己受了他的愚弄,她深吸口氣,蠻橫地說道:“我隨殿下一同出營觀戰,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話是問句,但說話時,她的口氣可不是詢問,而且說話時人已經上了馬。
    見她氣鼓鼓的模樣,唐寅心中一陣暗爽,突然感覺能挫敗這小丫頭的銳氣是件很讓人享受的事。
    對肖香近乎于惡劣的態度他毫不介意,笑呵呵地說道:“當然可以,有公主這樣的美女相伴,本王求之不得。”
    你怎么不去死呢!肖香在心里暗罵,臉上卻是嬌羞狀,低聲說道:“殿下過獎了。”
    呦!這小家碧玉的模樣,實者在心里還指不定怎么罵我呢吧!唐寅沖著她叱牙一笑,隨后不再耽擱,翻身上馬,向周圍的眾人一揮手,大聲喝道:“出營!”
    沉寂許久的風軍今早突然又展開攻城,讓關口城內的守軍也多少有些意外。不過城中的安軍應變度倒也快,風軍剛剛在陣前擺好推進的陣形,城頭上便已站滿了安兵安將。
    風軍這邊,由唐寅親自下令,全軍戰鼓擂起,平原軍、天鷹軍、新軍三個軍團一同向前推進,鋪天蓋地的風軍如同潮水一般向關口城涌去。
    很快,守軍那邊也現了風軍的不同尋常,風軍在推進時陣營里竟然還參雜著大量的拋石機。
    許多安兵見狀都愣住了,不知道風軍把拋石機這種遠程攻擊的大型武器推上來是什么意圖。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安軍的將領們,眾將紛紛向城下的軍兵大喊道:“快去搬瓦罐,快去把瓦罐都搬上城頭,風軍要用拋石機攻擊城主府了!”
    聽聞將官的號令,城墻下面的安兵們急忙把裝滿火油的瓦罐搬運上城頭,一時間,城墻箭垛的后面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罐子、壇子,好像雜貨鋪似的。
    不過,令安軍眾將們沒有想到的是,風軍的拋石機并沒有像郡講的那樣一直推進到城前,而是在距離城墻還有步之遙的時候便紛紛停了下來,大批的風軍聚集在個個拋石機的四周,有些人在固定,有些人則在搬運石。
    這么遠的距離,就算城頭上的守軍全是大力士也不可能把瓦罐投擲到拋石機所在的地方。
    在場的安將們一時間都有些不知所措,怎么風軍的舉動和郡大人說得不一樣?郡大人的情報可一向都是很準確的,從來沒有失誤的時候,這次是怎么回事?
    正當他們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風軍陣營里已傳出連續的喊喝聲:“投!投——”
    在一連串的口令聲中,風軍的拋石機齊齊動,一顆顆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石被風軍拋石機投擲出去,在空中畫出弧線、掛著勁風砸向關口城的城墻。
    城頭上的守軍看得真切,將官們紛紛大喝道:“風軍的石到了,到箭垛后躲避,全體到箭垛后躲避!”
    打了這么多天的守城戰,安兵也積攢不少經驗,即使不聽將官們的號令,他們也知道該往哪里躲。
    陪同唐寅觀戰的肖香嘴角挑起,小臉露出蔑笑,對身旁的唐寅冷冷醒道:“殿下,關口城的城墻有六步厚,拋石機的石是砸不塌這么厚的城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