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83

  ~日期:~1o月27日~
    ,nbsp;
    第七八十三章
    聽出肖香話中的諷刺意味,唐寅非但未氣,反而還點點頭,含笑說道:“是啊,六步厚的城墻怎么可能被區區幾顆石砸塌呢!”
    “既然殿下知道那為何還……”
    “外城墻是有六步厚,堅固異常,而內城墻則是臨時搭建而成,遠沒有外城墻那么厚實,更外城墻的堅固,而且還建造得那么高,公主以為,內城墻是否也能經受得住拋石機的重擊呢?”唐寅笑吟吟地反問道。
    肖香聞言,臉色頓是一變,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唐寅,久久未語。
    且說戰場之上,風軍的拋石機已然齊齊動,大大小小的石紛紛越過關口城的外城墻,狠狠砸在內城墻上。
    隨著密集石的撞擊墻體,只見內城墻的墻壁上塵土飛揚、石屑橫飛,轟鳴之聲不絕于耳。
    那些守于內城墻上的箭手、靈箭手們亦是被震得站立不住,紛紛驚叫著趴在地上,透過箭垛的縫隙,驚恐地看著從空中不停飛射過來的石。
    轟隆隆——風軍方面毫瀕,不停地扯動拋石機射石,把連日來采集的、收集的石一股腦的傾瀉出去,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關口城的內城墻。
    正如唐寅所說,關口城的內城墻是臨時建造的,寬度不足三步,而且是以木質材料為主,石料為輔,談不上有多牢固,而且作為內城墻,人們也不會想到它會遭受到城外風軍的直接打擊。
    這次風軍所采用的戰術可謂是大出守軍的預料,在石的持續撞擊下,城內的內城墻已有多處搖搖欲墜,隨后都有坍塌的可能。
    這時候,守軍才看出風軍的意圖,外城墻上的將領們紛紛叫喊道:“放箭!放火箭!燒毀敵軍的拋石機!快放火箭——”
    在眾將的指揮下,外城墻上的安軍紛紛捻弓搭箭,箭鋒一致對準風軍的拋石機。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嗡!漫天的火箭由城墻上升起,在空中畫出一條條帶著火光的弧線,落入到風軍的拋石機陣營里。
    等箭矢到后,現場幾乎聽不到箭鋒的入木聲,只有叮叮當當的脆響。
    被風軍擺在前面的拋石機全部都是固定了鋼甲的,這么遠的距離,箭矢根本穿不透鋼甲,要么反落地,要么從鋼甲兩側劃開,對拋石機構不成任何威脅。
    風軍的拋石機還在繼續,很快,隨著轟隆一聲巨響,關口城內的一段內城墻終于不堪重負,轟然倒塌,上面的箭手們亦是尖叫著紛紛摔落下來。
    這段城墻的倒塌算是拉開了內城墻瓦解的序幕,所過的時間不長,又有一段內城墻塌陷下去。
    風軍射的石在繼續,而內城墻的分段倒塌也在持續,舉目望去,原本高聳入云的內城墻現在已變得凹凸起伏,猶如犬牙交錯。
    在后面觀戰的唐寅和肖香都看得清楚,二人的表情則是截然不同。
    肖香臉色陰沉,小手已在不知不覺間將戰馬的韁繩抓得緊緊的,連關節都開始泛白。反觀唐寅,臉上帶著興奮的笑意,兩眼亮得快要放出光彩。
    他向左右的傳令兵喝道:“命令我軍的拋石機,繼續射石,不必留有后手,有多少石就給我打出多少,我要看到關口城的內城墻變成一片廢墟。”
    “遵命!”傳令兵急急答應一聲,高舉著令旗,催馬跑了出去,到前方去傳達唐寅的將令。
    關口城的內城墻并沒有堅持多久,在風軍拋石機不斷的打擊下,分批分段的土崩瓦解。
    雖說守軍方面也有動拋石機做出回擊,也對風軍的拋石機造成一定打擊,但業已法改變大局。,給力學
    看到前方關口城的內城墻已被砸得不成樣子,唐寅感覺己方進攻的時機已然成熟,他回手抽出佩劍,向周圍眾人高聲喊喝道:“全軍沖鋒!這次不破敵城,我軍誓不退兵!殺!”
    “殺——”在震天的吶喊聲中,風軍的正式推進由此展開。唐寅也不留在后面壓陣,他手持佩劍,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
    肖香下意識地也要跟上去,守在她身邊的那三名中年人不約而同地伸手把她戰馬的韁繩拉住,低聲勸說道:“前方危險,公主千金之軀,萬萬不可輕易涉險啊!”
    亂戰當中,誰還能分清楚敵我,貿然沖上去,十之**會成為守軍的箭靶子。
    肖香是想沖到戰場的中心一看究竟,但三名中年人的勸說也有道理,她深吸口氣,抑制住心里的沖動,咬牙說道:“本宮就不信,唐寅只靠這種小手段就能攻破關口城!”
    三名中年人暗暗咧嘴,下意識地向左右看看,好在周圍沒有其他風人在場,不然讓人聽了公主這話可就糟糕了。
    唐寅率領著風軍向關口城動沖鋒。此時,雖說關口城的內城墻已被破壞得千瘡孔,但外城墻依然保存完好,守城的安軍也沒有出現傷亡,給予風軍的反擊依舊兇狠異常。
    和前期的風軍攻城一樣,風軍攻上去一波,便被守軍打退一波,數十萬的大軍受阻于城下,不能跨越雷池一步。但對唐寅而言,現在的戰況和當初已然有極大的不同。
    內城墻不是用來阻擊風軍推進的,它也法直接攻擊到城外的風軍,它的主要作用是協防外城墻。一旦外城墻被風軍所突破,這時候內城墻的威力便可以揮出來,上面的箭手們可以對攻上外城墻的風軍造成最致命的打擊,這也是當初唐寅、上官元讓、江凡都有攻上外城墻但最終又都奈而退的最主要原因。
    現在內城墻被毀,對唐寅、上官元讓、江凡等人造成最大威脅的因素沒有了,他們也可以放心大膽的在關口城的城墻上作戰了。
    和上次一樣,這回唐寅沖上關口城的城墻也頗費一些周折,不過他最終還是成功地沖了上去,與城墻上的敵軍展開面對面的混戰。
    這次,再沒有敵軍占據制高點向他射冷箭,唐寅在激戰當中也顯得游刃有余,游走自如。
    他手持靈劍,在城墻上來回突殺,所過之處,周圍總會伴隨有安兵安將們的慘叫聲,空中總會凝聚起一團團的白色靈霧。
    可以說唐寅的攻擊就夠兇狠了,而等到上官元讓沖上城頭后,對敵人造成的打擊則是毀滅性的。
    上官元讓的修為早就達到了靈空境,和唐寅同處在一個階段,但身為光明系修靈者的他,所施放靈武技能的威力比唐寅要大的多得多。
    唐寅是一個個的殺敵,而在上官元讓面前,傷亡的敵軍則是論段來算的。
    他一個技能施放出去,往往這一段城墻上的敵軍就再找不到完好損的,放眼望去,滿地的殘肢斷臂,滿地的尸體、鮮血以及斷兵、破甲,哀號聲、呻吟聲連成一片。
    風軍方面有唐寅、上官元讓、江凡、齊橫等猛將作為尖刀,先把安軍的防線扎出幾個口子,接下來,城外的風軍再趁亂往上攻,把安軍防線的口子越撕越大,到最后,變得一不可收拾。
    安軍的抵抗也很頑強,尤其是安軍當中還混有大批的游俠,他們靈武高強,對風軍所造成的威脅也極大。
    雙方的戰斗依然很膠著,就算有部分風軍已攻上城頭,但卻法將安軍頂下城墻。
    戰斗還在休止的持續著,雙方的惡戰由早上一直戰到夜晚。
    天色已然大黑,但風軍仍不退兵,兩邊的將士們是挑燈夜戰。舉目看去,城墻上下,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黑夜照得亮如白晝。
    城墻上的雙方將士們在拼死廝殺,而城墻下的風軍仍在動著一輪又一輪的沖鋒,城墻上那些沒有與風軍展開近身肉搏戰的安軍仍就抵抗兇猛,阻擊著風軍的登城。
    夜幕當中,喊殺聲、打斗聲、瀕死的慘叫聲此起彼伏,現場彌漫的血腥味都令人作嘔,整個戰場已然變成一臺巨大的絞肉機,將陷入戰場內的生命一個接一個的撕碎。
    戰至現在,風軍疲憊不堪,而安軍又何嘗不是如此,雙方都在咬牙堅持著。風軍不能退,這時候一旦選擇撤退,士氣將會立刻泄光,以后將再攻破關口城的可能。
    而安軍更不能退,不是不想,是路可退,風軍四面圍攻,封堵住安軍的所有退路,現在若后撤,讓出城墻,他們就得在城內被風軍屠殺殆盡。
    在雙方皆退路可言的情況下,除了死戰到底,也別選擇。
    白天的作戰,雙方皆傷亡慘重,守軍當中的游俠也折損嚴重,即便是那些存活下來的游俠也是靈氣耗光大半,等到深夜,城墻上的靈壓已變得十分微弱,這時候,成了暗系修靈者揮的舞臺。
    鏖戰一天的唐寅帶領著程錦等暗箭人員開始對安軍起反撲。只見城墻上,安軍陣營前人影不土爍,每一次有人影晃過,都會伴隨著一聲慘叫和一名安兵或安將倒在血泊當中。
    要命的是,唐寅和暗箭人員的攻擊是持續性的,在這種完全看不到敵人身影的情況下,守軍被殺得節節后退,已全還手之力。
    iubb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