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84

  第七八十四章
    風軍和安軍在夜間的激戰比白天還要慘烈,戰斗至此,雙方將士們都已陷入殺紅眼的瘋狂狀態,完全是不管不顧的沖殺、拼命。【】
    關口城被撕開防線的口子已變得越來越大,尤其是唐寅這邊,以他為的暗系修靈者們對守軍造成致命的打擊,時隱時現、來去自如的暗影飄移讓他們像是變成了鬼魅似的,安軍將士們被打得心驚膽寒,力抵御,被迫連連后退。
    他們越退,讓出來的空間越大,登上城頭的風軍數量就越多,對他們所造成的打擊也隨之越大,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當有安將意志到這一點時,再想組織將士們反殺回來,已然沒有可能。
    安軍的反擊很快便被唐寅等暗系修靈者們死死頂住,非但沒有*退人家半步,反而自身還損兵折將甚巨。等到安軍的反擊勢弱,唐寅等人順勢進攻,將安軍又擊退好大一段。
    接下來,安軍再次集中兵力,展開更加兇狠的反擊。雙方你來我往,進入拉鋸戰階段。
    戰斗由夜晚又一直打到破曉。
    至此,雙方已真真正正的激戰了一整天,期間沒有歇息過半刻,也沒有喝過水,更沒有吃過飯。打到這種程度,風軍還能挺得住,還能咬牙堅持著,但安軍已經受不了了。
    不管安軍的斗志被調動起多高,他們的戰斗經驗終究有限,而且也過慣了優越的日子,像現在這種艱苦的環境、煎熬的戰斗,安軍以前從未經歷過的。
    漸漸的,安軍的心理防線開始崩潰。
    看著沖上城頭的風軍,一個個就像要生吞活人的魔鬼,再看看城外的風軍,鋪天蓋地,猶如洪水猛獸一般,安軍將士們感到不安、恐懼和絕望。
    隨著安軍的氣勢一泄,再頂不住風軍兇狠的進攻,人們節節敗退,留下滿地的尸體和傷兵。shouda8
    本來已成強弩之末的風軍見此情景,立刻變得斗志昂揚起來。風軍的戰斗經驗太豐富了,安軍的變化讓他們馬上意識到己方的機會來了。
    風軍將士們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人們如同被打了一針強心劑似的,嘶吼著、吶喊著向敵軍撲去,他們心中很清楚,此時己方表現得越兇狠,對敵軍士氣的打擊將越大。
    果不其然。風軍將士一瞬間都變成了下山的猛虎,安軍嚇得心驚膽寒,退敗得更快,前面的軍兵連連后撤,而后面的軍兵則被擠得只能順著臺階退下城墻。
    眼看著這里的安軍已處于崩潰的邊緣,唐寅振作精神,大吼道:“兄弟們,隨我一鼓作氣,殺入城內!”說話之間,他率先撲向后撤的安軍。
    見到唐寅殺上前來,站于前面的安軍本能地抬起手中的長槍、長矛向他刺去。
    唐寅揮斬靈劍,在一陣咔嚓的脆響聲中,刺來的長槍、長矛紛紛折斷,唐寅順勢向前近身,以身軀頂住敵軍的同時,手里的靈劍向前連刺。
    每一劍刺入人群中,都會有噗嗤的悶響聲傳出,一道道血箭也從人群里不停地噴射出來。
    唐寅勇猛,下面將士們的士氣更盛,大批的軍兵蜂擁上前,和唐寅一樣,一邊以自己的身子頂住敵軍,一邊把手里的武器全力刺向敵軍的人群里。
    在風軍一輪強過一輪的攻擊下,安軍潰敗得更快,等到天色大亮時,這一段城墻上的安軍已完全退縮到城下,唐寅率領著風軍將士開始向城內沖殺。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這里安軍的潰敗也很快影響到別處的安軍。城防是一個整體,只要有一處被突破,敵軍就會沖入城內,而別處的守軍抵抗得再頑強也將于事補。
    這時候,戰場上的局勢已不再是勢均力敵,風軍占據明顯的上風,越來越多的風軍攻上城頭,與之相對的是,越來越多的安軍被打下城墻,退守至城內。
    對安軍造成最沉重的一擊是東城門的淪陷。
    在這邊,率領風軍主攻的是上官元讓,他幾乎是憑一己之力從城頭硬殺到城下,又率領著風軍將士由城下硬殺進城門洞內,而后強行打開城門,放城外的風軍主力入城。
    城門洞開,意味著守軍的防線已徹底被攻破。城外的風軍如洪水一般涌入城中,最要命的是,蓄勢待的第九軍也跟著沖了進來。
    攻城的時候,重裝騎兵完全派不上用場,而一旦失去了城門的阻擋,讓重裝騎兵可以做近身肉搏時,步兵就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聽聞后方傳來如雷鳴一般的馬蹄聲,風軍將士們自動自覺地向兩旁避讓,閃出一條通道,重裝騎兵暢通阻地殺入城內。
    隨著第九軍的到來,論城內的安軍擺出什么樣的迎戰陣形,都如同是螳臂當車。重裝騎兵在一走一過之間便把安軍的陣形沖散,由陣頭一直沖殺到陣尾,騎兵方隊透陣而過。
    被重裝騎兵踩死踩傷、撞死撞傷的安軍將士不記其數,好不容易等到重裝騎兵沖過去了,風軍的步兵又殺上前來,對潰不成軍的安軍展開最后一擊。
    騎兵在前沖陣,步兵隨后跟進,兩者之間的配合天衣縫,安軍將士的士氣徹底崩潰,人們心戀戰,大批的軍兵向城內敗逃。
    安軍當中的游俠還算頑強,還想繼續抵抗下去,可是讓他們單打獨斗還可以,但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中,再厲害的修靈者也堅持不了多久。
    只見戰場上,有不少的游俠在阻擊重裝騎兵的沖鋒,人們擋在騎兵隊伍的前面,或是施放靈武技能,或的以靈兵劈砍,在他們砍倒一名或幾名重裝騎兵的同時,他們也被隨后跟上來的騎兵所撞倒,接下來,人們連從地上爬起來的機會都沒有,重裝騎兵的方隊直接從他們身上踐踏而過。
    在數的鐵蹄之下,他們身上的靈鎧變得比脆弱,被踩塌得支離破碎,等一波騎兵方隊過去之后,地上都找不到完整的尸體,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肉塊和肉沫。
    哪怕是生前再有名望、再能呼風喚雨的游俠,倒了這里,也脆弱的猶如花朵一般,等颶風過后,留下滿地的凋零。
    東城失守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傳到北城、南城和西城,這一下,守軍的士氣開始全線崩潰,接下來,三城也相繼失守,安軍殘部全部退縮進城內。
    對關口城的安軍,風軍是痛恨到了極點,不用唐寅下令屠城,風軍將士們就已經開始這么做了。
    在隨后的巷戰當中,風軍根本不接受那些被*到絕路而選擇投降的安軍,哪怕對方已經放下武器,他們仍會撲上去給于安軍致命一擊。
    至此,雙方之間的戰斗已徹底失衡,完全變成一邊倒的屠殺。
    唐寅由北城殺入城內,他一邊指揮著下面的風軍將士們對安軍起兇狠的追殺,一邊向城主府的方向沖去,他要看看,城主府內是不是和他推測的一樣,有一條通往川國的密道。
    正當他全力向城主府方向推進的時候,后面馬蹄聲響起,他回頭一瞧,原來是肖香帶著常封以及三名中年人趕了過來。
    他嘴角挑起,甩了甩靈劍上的血跡,而后站直身形,等對方到了近前后,他‘好心’醒道:“公主,關口城雖然已破,但城中仍有不少的安軍余孽,公主還是不要入城的好。”
    他說的是好話,但聽進肖香耳朵里,卻變成了挖苦。
    她暗暗咬牙,含笑說道:“風王殿下都不怕,本宮又怕什么?何況,本宮跟在殿下的身邊,自會得到殿下的庇護,相信也不會有危險的。”
    唐寅樂了,聳聳肩,沒有再說什么。
    駐守關口城的十萬安軍現在已所剩幾,此時城內抵抗最兇的當屬各地云集過來的游俠。
    唐寅和肖香剛走出沒多遠,路旁的房頂上便傳來喊殺之聲,與此同時,數名游俠從房頂跳了下來,一個個手持靈兵,殺氣騰騰的直奔唐寅和肖香而來。
    見狀,跟在肖香身后的三名中年人作勢要上前抵御,她搶先抬了下手,示意三人不要動,而后,她又悄悄地向唐寅努努嘴。
    有唐寅在,當然不需要她的人出手,萬一唐寅要是能傷在對方的手里,也算是幫她出了一口惡氣呢。
    她的那點小心思當然瞞不過唐寅的眼睛,后者非但不生氣,反而還挺開心,畢竟對他而言,游俠是能大副增長他修為的‘美食’。
    那幾名游俠沖到唐寅近前后,二話沒說,或刺或砍,招招都沖著唐寅的要害去的。
    唐寅深吸口氣,揮劍招架。當、當、當,在一連串的脆響聲中,數把靈兵齊被開,不等對方收招再攻,唐寅搶先出手。
    只見他身形向前一竄,從一名游俠的身旁掠過,與此同時,他的手掌張開,一把扣住那人的面門。
    他的動作太快,那名游俠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忽覺得眼前一黑,接著,自己的身形倒飛出去。
    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悶響,唐寅抓著那人的面門將其硬生生頂在路邊的墻壁上。那人還想掙脫開唐寅的控制,后者的手掌上已燃起黑暗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