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85

  第七八十五章
    呼!在唐寅的黑暗之火下,那名游俠面部的靈鎧瞬間被燒化,周身上下也隨之散出白色的霧氣。【】{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另外那三名游俠見狀,不是同仇敵愾,一同大吼著向唐寅沖去。
    唐寅哼笑出聲,眼看著一把靈劍斬到自己近前,他身形微側,讓其鋒芒,緊接著手臂一揮,正打在對方的胳膊上。
    他的揮臂看似隨意,實則力道不小,那名游俠就覺得臂膀麻,手中的靈劍抓握不住,竟脫手而飛。
    根本不給對方作出反應的機會,唐寅箭步跟上前去,單拳直擊,狠狠砸中那人的胸膛。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那人胸前的靈鎧俱碎,身子也軟綿綿地癱倒下去。
    這時候,又有兩把靈刀由唐寅的背后襲來,可勢大力沉的雙刀并未能砍中唐寅,只掃到一團黑色的霧氣,唐寅的身影已在兩名游俠面前活生生的消失不見。
    就在他二人稍愣的瞬間,忽感自己的背后有靈壓波動,兩人下意識地扭回頭觀瞧,各看到一只伸向自己的大手。
    隨著嘭嘭兩聲悶響,這兩人的后脖根被唐寅一并抓住,也沒見他如何用力,一手一個,把二人高高舉過頭頂,掌心里散出來的黑暗之火順勢燒遍他倆的周身。
    呼、呼兩聲,兩名游俠頃刻之間就變成兩大團黑色的火球,在黑火的焚燒下,二人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身上的靈鎧也迅氣化,最后連同他們體內的精華一并被化為靈氣。
    剛剛被唐寅一拳砸倒的那名游俠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三名同伴全部慘死于唐寅的黑暗之火下,他肝膽欲碎,自知不是唐寅的敵手,目光一轉,看向唐寅身后的肖香。
    他猛然怪叫一聲,雙手前伸,像瘋了似的往肖香那邊撲去。唐寅震動臂膀甩掉手中的兩具尸體,任憑那名游俠從自己身邊穿過,完全沒有出手阻攔的意思。
    只見那游俠直直沖到肖香的馬前,而后高高躍起,雙手直插她的脖頸。這名游俠身上罩有靈鎧,覆蓋著靈鎧的手掌鋒利如刀,如果真被他的手掌插中,肖香得當場斃命。
    還沒等她做出應對,斜刺里已先射過來一記靈波,不騙不正,剛好掃在游俠的腰身上。就聽咔嚓一聲脆響,游俠還停在空中的身軀當場斷為兩截,同時散出漫天的血雨。
    肖香心頭一顫,本能的回頭觀瞧,只見常封握劍在手,不用問也知道,剛才那記靈波肯定是他施放出來的。
    她暗暗皺眉,但又法責備常封做得不對,她嘴角動了動,最終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公主好淡定啊,不過也難怪,身邊有常先生這樣的高手保護,公主似乎也沒什么好擔心的。”唐寅笑呵呵地看向肖香。
    “風王殿下的靈武才更是令人欽佩呢!”肖香含笑奉承道,不過心里卻在暗罵,他明明有機會將沖向自己的游俠殺掉,卻偏偏不肯出手,擺明了要讓這名游俠死在自己的手上。
    “公主過獎了。”唐寅仰面而笑,然后重新上馬,繼續向城主府奔去。
    當唐寅一行人趕到城主府的時候,這里已經打亂了套,外面在打,里面也打,喊殺聲、打斗聲連成一片。
    在城主府的大門前,唐寅翻身下馬,頭也不回地對肖香說道:“里面兇險,公主還是在外面等吧!”說話之間,他已沖進城主府內。
    肖香想也沒想,也跟著下馬,快步追上唐寅,不服氣地說道:“殿下能去得的地方,本宮也能去得!”
    聽聞她的話音,唐寅嘴角揚了揚,但也沒有多說什么,繼續向城主府的腹地沖去。/\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進入城主府后,向四下觀瞧,里面的打斗只能用混亂不堪來形容。
    現在,有大批的安軍和游俠退守城主府,同樣的,也有大批的風軍將士們攻入城主府,屋內屋外、院落、長廊甚至房頂上都能看到雙方將士交戰廝殺的身影。
    唐寅正往里面走著,突然間,斜側方飛來一支靈箭,直取他的太陽穴。
    他反應極快,身子向后一仰,將靈箭避讓開,不給對方再第二箭的機會,他以暗影飄移直接閃到那人的近前,手掌化為手刀,橫掃對方的腦袋。
    那名靈箭手嚇得一哆嗦,急忙蹲身閃躲。就聽沙的一聲,唐寅的手刀在他頭頂掃過,連帶著,將他頭頂的靈鎧削掉好大一塊。靈箭手暗叫一聲厲害,片刻也不敢戀戰,抬腿要跑,唐寅冷笑一聲,喝道:“躺下!”說話間,他下面的掃膛腿正中對方的腳踝。
    靈箭手痛叫出聲,身子打著橫重重地摔倒在地,他掙扎著還想爬起,唐寅腿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凝聲說道:“別動,再動一下,我就在你身上踩個窟窿!”
    他這話可不是夸大其詞,以他的靈武以及爆力,真的可以踩透靈箭手的身體。
    那人嚇出一身冷汗,躺在地上不敢再掙扎,雙眼充滿著恐懼地看著唐寅。
    “告訴我,郡張慕容現在何處!”唐寅沉聲問道。
    靈箭手咬了咬牙關,沒有吭聲。
    唐寅點點頭,說道:“敬酒不吃吃罰酒!”說著,他腳下加力,只聽咔嚓一聲,靈箭手胸前的靈鎧已布滿裂紋,只要唐寅再加力,他身上的靈鎧立刻就得碎掉。
    他激靈靈打個冷戰,吞口唾沫,顫聲說道:“郡大人……應該……應該還在后院……”說話時,他抬起手來,向身側指了指。
    唐寅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什么話都未說,腳下再一用力,咔嚓一聲,靈箭手胸前的靈鎧全部破碎,連帶著,胸骨也向下凹陷一個大深坑。
    他慘叫一聲,鼻口竄血,當場斃命,直至死,他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直勾勾地看著唐寅。
    對待敵人,唐寅向來不會心慈手軟,他的話,也完全沒有誠信可言。
    他按照靈箭手手指的方向沖去,一路上,碰到不少的安兵安將以及游俠們的阻截,只可惜,他們根本攔擋不住唐寅,反倒是自己白白送了性命。
    唐寅由城主府的前院一直殺到后院,看到有一處院落被眾多的安軍包圍著,他想也沒想,直接沖殺過去。他還未到近前,安軍已先射來箭陣,密集的箭矢鋪天蓋地的向唐寅罩來。
    他瞇縫起眼睛,腳尖先在地上一勾,挑起一具尸體,緊接著一腳將尸體向前踢出。
    尸體飛進迎面而來的箭陣里,立刻被釘成了刺猬,唐寅借著尸體的擋箭,一口氣沖過安軍的箭陣。
    當安軍再想射第二輪箭陣的時候,他們已找不到唐寅的身影,原來他已用暗影飄移閃入安軍的陣營當中。
    唐寅揮舞手中的靈劍,周圍的安軍粘上就死、碰上就亡,只眨眼的工夫,人群中便被唐寅殺出一個大豁口,地上橫七豎八躺有二十多具尸體。
    不過這批安軍非常頑強,即便看出來敵厲害,自己遠非人家的對手,可仍呼喊著向唐寅沖去。
    唐寅暗暗點頭,這批安軍可算是精銳之士,由此可見,他們守護的院落是極為重要的,張慕容十之**就在里面。
    想明白這一點,他振作精神,不再與安軍纏斗,連續施展暗影飄移,翻過院墻,突進院中。
    院子里聚集的安軍數量更多,在人群的最密集處,還有一大群安軍將領,人們的正中央,則有一位穿著官官服的中年人。
    唐寅只看一眼便把此人認了出來,他正是川口郡的郡張慕容。張慕容是敵軍之,正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拿下張慕容,關口城內的安軍也就徹底喪失抵抗的意志。
    他長嘯一聲,劍直直沖向人群里的張慕容。周圍的安軍侍衛們臉色大變,蜂擁而上,只是他們沖上來的快,倒下得更快,在唐寅的快劍之下,侍衛們紛紛慘叫著撲倒在血泊中。
    當唐寅沖殺到距離張慕容只有十來步之遙時,后者身邊的安將們分成兩波,一波人護著張慕容向正房里退,另一波人則喊殺著反撲向唐寅。
    唐寅哼笑出聲,正要持劍迎敵,突然間,就聽院子的大門處傳來轟隆一聲悶響,緊接著,院門倒塌,上官元讓率領著潮水一般的風軍沖殺進來。
    “大王,把他們交給末將了!”上官元讓人未到,靈武技能已先至,由靈亂·極生出的靈刃劈頭蓋臉的向安軍人群中砸去,一時間,院中的慘叫聲連成一片。
    見上官元讓趕到,唐寅也不再與院中的安軍糾纏,他說了一句:“元讓,這里交給你了!”而后,他直奔張慕容逃進的正房而去。
    唐寅剛進房內,迎面便閃來一道電光,他下意識地抬起手中靈劍招架。當啷!一把靈刀重重地砍在他的靈劍上,唐寅站在原地未動,倒是他腳下的方磚被他踩碎兩塊。
    “吼!”持刀的安將大喊一聲,收刀再攻,這回是以刀尖刺向唐寅的胸膛。后者腳下一個滑步,由那安將的面前繞到他的身側,靈劍的鋒芒順勢劃向他的小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