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86

  第七八十六章
    那名安將反應也快,身子橫著竄了出去,生怕唐寅追擊,還回手斬出一刀。【】[]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當啷!唐寅刺出的第二劍正好被他這一刀開,他的身形還未站穩,唐寅的第三劍又到了。
    他的劍太快,安將已然用出了全力,加足了小心,仍舊是閃躲不開。
    就聽噗嗤一聲,他這劍正中安將的胸膛,劍鋒由前胸入,在其背后探了出來,劍身上依附的黑暗之火瞬時間竄入他的體內。
    安將慘叫一聲,頹然倒地,另有兩名安將迎向唐寅,不過這兩位也沒比同伴強到哪去,在唐寅面前還沒走過三個回合,并已雙雙斃命。
    唐寅持劍,直向內室走去,此時,川口郡的郡張慕容就在里面,在他身邊已只剩下五名安將和貼身的護衛。
    看著猶如魔鬼一般可怕的唐寅一步步走過來,其中一名護衛大叫道:“大人快走,小人去擋住他!”
    說話間,那護衛吼叫一聲,掄刀迎向唐寅。后者冷笑出聲,等對方沖到他近前后,他手中劍虛晃一招,下面腿一腳,踢向護衛的小腹。
    這名護衛的靈武和身手明顯比剛才那些安將要高出一截,身法也快得出奇。
    他身形一側,讓開唐寅的攻擊,緊接著,靈刀乍現出霞光異彩,虛刀在空中凝化出來,掛著刺耳的勁風,由唐寅的頭頂上方砸落。
    面對兵之靈變,唐寅也不敢大意,他施展暗影飄移,避開對方的虛刀,可還沒等他再出招,那名護衛手中的靈刀向他凌空一揮,落地的虛刀化成一道電光,直直向他射去。
    唐寅大喝一聲,高舉起手中的靈劍,對準迎面而來的虛刀全力劈砍下去。
    耳輪中只聽得當啷一聲巨響,虛刀與靈劍撞個正著,那一瞬間爆出的勁氣將房屋的墻壁都震出數道裂痕。
    唐寅在原地站立不住,連連后退,等他的身子撞到墻壁時,就聽轟隆一聲,房屋的墻壁竟被他硬生生頂出個大窟窿,他由室內直接退到了室外。
    此時再看他,持劍的雙掌上靈鎧滿是裂紋,顆顆的血滴從裂縫中滲透出來。
    這就是兵之靈變的可怕,哪怕唐寅具備靈空境的修為,以普通的靈兵硬接兵之靈變,靈鎧和虎口仍被震裂。
    一擊打退唐寅,那名護衛大喝一聲,立刻也順著墻壁上的大窟窿竄了出去,兵之靈變還沒有散去,他手中的靈刀依舊閃爍著刺眼的光芒,虛刀由靈刀的刀尖前延伸出去。
    他竄出的快,退回來的更快。
    只聽咔嚓一聲巨響,猶如晴天炸雷一般,護衛竄出去的身形又倒飛回房內,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兵之靈變后的虛刀破碎,就連他手中的靈刀也裂成了數的碎片。
    緊接著,唐寅從外面飛身跳了起來,只見他手中的靈劍不知何時也完成了兵之靈變,散出來的耀眼光芒都讓人睜不開眼睛。
    不給對方爬起身的機會,唐寅沖著那名跌坐在地的護衛凌空揮斬靈劍。咔、咔、咔!隨著他這一劍揮過,地面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紋,裂紋一直向護衛延伸過去。
    護衛眼中流露出驚恐之色,他坐在地上連連后蹭,只可惜,他的度遠沒有地面裂紋延伸的度快。
    裂紋從他的臀下穿過,沙,只見由護衛的兩腿中間出現一條紅線,一直延續到他的頭頂,等了片刻,這條紅線里才噴射出血霧,護衛的身軀被一分兩半。
    唐寅看也沒看地上的尸體,抬頭瞧向內室的張慕容等人。此時的唐寅,雙眼閃爍著駭人的綠光,看上去和魔鬼野獸沒什么兩樣。
    他緩緩舉起手中兵之靈變后的靈劍,劍未出,在靈劍的上方已先凝化出一只巨大的人形。這只巨大的身影懸浮在空中,連房屋的棚頂都被撐開,碎磚爛瓦不斷的墜落下來。
    “殺!”隨著唐寅一聲喊喝,那巨大的人形幻象出鬼哭神嚎的咆哮聲,它高舉著同樣巨大的長劍,撞開房屋的棚頂,直直向內室的張慕容等人沖去。
    “危險!大人快走啊……”張慕容身邊僅存的幾名安將和護衛紛紛大叫一聲,不顧生死的擋在張慕容身前,以自己的血肉之軀硬擋唐寅施放的幽魂血刃狂暴。
    張慕容只是個官,哪里見過這樣恐怖的場面,他臉色慘白,嚇得連連后退。他一直退到內室最里端,深吸口氣,猛的沖到墻角,轉動墻角出的一只三腳幾。
    在三腳幾被他轉動的同時,一旁的墻壁也出咔嚓、咔嚓連串的脆響聲,緊接著,墻上多出一道又高又寬的暗門,里面黑咕隆咚的,也看不出來有多大,有多深。
    張慕容先是回頭看了一眼,然后再不敢耽擱,急急如喪家之犬,飛快地鉆進暗門里。
    他是跑了,可他身邊的那幾名安將和護衛卻一個都沒能跑掉,在唐寅的幽魂血刃狂暴三連決下,四人被震得尸骨存,只留下一地的血水和碎塊。
    殺光這些礙事的安將和護衛,唐寅收回兵之靈變,可再找張慕容,破爛不堪的房間里哪里還有他的身影?墻壁上那道大敞四開的暗門在告訴唐寅,對方是從這里跑的。
    唐寅暗暗咬牙,想也沒想,立刻劍追了上去。
    他剛走到暗門前,就聽墻壁上傳來咔啦咔啦的脆響聲,暗門開始緩緩關閉。他正要進去,就聽身后傳來大叫道:“殿下小心,里面可能有危險!”
    他回頭一瞧,說話之人正是肖香。
    沒時間再去細想,唐寅以暗影飄移閃到肖香的身邊,在她以及那三名中年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他一把抓住肖香的衣襟,單臂一揮,直接把肖香甩飛出去。
    “啊——”肖香在空中怪叫一聲,一頭飛進暗門之內,在暗門關閉前的一瞬間,唐寅的身形突然化為一團黑霧,跟著也閃進暗門里。
    轟隆!暗門關閉,唐寅和肖香的身影雙雙消失在墻壁里。三名中年人這時候才恍然驚醒,他們大叫一聲不好,快地沖到墻壁前,其中一人立刻要去搬動墻角的三腳幾,不過常封搶先把他拉住,搖頭說道:“你這么快打開密道,不等于告訴風王公主與這條密道有關嗎?這樣只會讓公主更危險!”
    那名中年人聞言倒吸口涼氣,暗暗咧嘴,常封說得沒錯,自己真是被急糊涂了,現在風王還不清楚公主和關口城有關聯,若是讓風王知道此事,公主可就兇多吉少了。
    “那……常先生,我們也不能不救公主啊!”
    “等一等!只要再等一等打開密道,風王便不會有所懷疑。”常封說道。
    三名中年人面面相覷,他們現在也想不出有更好的辦法,最終也只能按照常封的意思在房間里干等著。
    且說唐寅和肖香。對這條密道,唐寅并不了解,里面會不會有機關,他也猜不出來,所以他才把肖香先扔了進來。
    唐寅心中明鏡似的,肖香肯定了解這條密道,只要把她帶在身邊,自己就不會有危險。
    密道門關閉后,里面變成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肖香強壓下心頭的恐懼,顫聲問道:“風王殿下?風王殿下?”
    問了兩聲,人搭言,肖香心中不解,難道唐寅沒有跟進來?想到這里,她哼哼兩聲,嘟囔道:“沒跟進來也好,本宮正好可以趁機回國!”
    她回手從懷中取出火折子,拉掉封頭,吹了兩口,火折子點燃,她一邊高舉著火折子顫巍巍地站起身,一邊揉著摔得生痛的屁股,低聲咒罵道:“該死的唐寅,就這么把本宮摔進來,下次再讓本宮碰到你,絕不輕饒……啊——”
    當她轉回身形,舉著火折子尋找墻壁上的火把時,正好看到一張近在咫尺的大黑臉,更可怕的是事大黑臉上還有兩只綠幽幽的光點。
    在漆黑比的密道中突然看到這個,任誰都會被嚇一跳。
    那一瞬間,肖香就感覺自己的頭絲都快豎立起來,心臟像是跳到了嗓子眼,她在原地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瞪大眼睛,連聲尖叫。
    “不知公主的絕不輕饒是想把本王怎樣啊。”大黑臉開口說話的同時,蹲下身形,并伸出手掌,把肖香大張的嘴巴捂住。
    她的尖叫聲戛然而止,嗓子眼里又呻吟了好一會才算稍微清醒了一些,定睛細看,原來眼前這個大黑臉正是身罩著靈鎧的唐寅。
    見她眼中的驚恐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怒火,唐寅臉上帶著笑容,問道:“不喊了?”
    等肖香點頭后,他方把捂住她嘴的手掌放下來,并輕拉她的手腕,把她從地上拽起來。
    他隨手從墻壁上抽下一只火把,遞給肖香,說道:“既然公主已經進了這條密道,就隨我一塊去追捕張慕容吧!”
    肖香這時候算是徹底鎮靜下來,她氣沖沖地一把把唐寅遞來的火把搶去,然后用火折子將其點燃,怒視著唐寅,問道:“你為什么要把本宮扔進來?”
    唐寅笑吟吟地說道:“其一,是送公主回國,其二,有公主在身邊,我會感覺更安全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