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87

  “放屁!本宮的靈武哪一點能比得上你,你還需要本宮的保護?”肖香氣得七竅生煙,不過她立刻又意識到唐寅話中有話,她頓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問道:“殿下說送本宮回國是什么意思?”
    唐寅噗嗤一聲笑了,反問道:“難道公主不知道這條密道是直通川國境內的嗎?”
    肖香心頭一顫,眼中不自覺地露出驚色,唐寅又是怎么知道這條密道會通向川國的?
    她膛目結舌地久久未語,見狀,即使不用她親口承認唐寅也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沒有錯。【】他笑吟吟地問道:“怎么了?公主的舌頭被貓叼走了嗎?”
    肖香回過神來,強作鎮定,把眼睛一瞪,說道:“本宮……本宮干嗎要說話,本宮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死鴨子嘴硬!等到走出密道的時候,看你又如何來做解釋?唐寅心中暗笑,伸手扣住她手腕,說道:“公主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現在,得先和我去做正事了。”
    “什……什么正事?”肖香邊問話邊用力地扭動手腕,想掙脫開唐寅的控制,可是唐寅罩著靈鎧的大手就如同鐵鉗一般,論她怎么用力,就是掙脫不開分毫。
    “抓捕張慕容,順便再看看這次密道的出口在哪!”
    唐寅說得輕描淡寫,倒是讓肖香心中一寒,真要讓唐寅走到密道的出口,那么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將敗露,屆時,風國的軍隊也很可能會大舉進攻川國。
    想到這里,她眼珠連轉,心里邊琢磨著,邊低聲嘟囔道:“只要抓到張慕容就好,何必還要探尋下去,萬一密道里面有機關怎么辦?”
    唐寅聳聳肩,笑呵呵地說道:“有公主相伴,哪怕前方是龍潭虎穴我也不怕。”
    肖香聞言,連翻白眼,在心里把唐寅的祖宗八代都集體問候了一遍。/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唐寅拉著肖香不緊不慢地向密道深處走著。
    這條密道很寬敞,高度也剛剛好,可以讓人挺直腰身,不至于太難受。唐寅暗暗點頭,贊道:“要挖一條這么長的密道,就算有足夠的人力,恐怕也得花上好幾個月的時間吧!”
    肖香沒有應話,只是在心里冷哼一聲。
    唐寅繼續自言自語地說道:“看來,川國對關口城可是垂涎已久,很久之前就悄悄挖下了這條密道……”
    肖香再忍不住,打斷他的話,憤憤不平地說道:“誰說這條密道是川國挖的?你有證據嗎?”
    唐寅笑道:“證據?這條密道到底和川國有沒有關系,等走到頭就知道了,到時,公主可不要不承認啊!”
    肖香瞇縫起眼睛,沉默不語,論如何,也不能讓唐寅走出密道,更不能讓他抓到張慕容,可是,以自己的靈武又怎么可能攔得住他呢?
    想到這里,她的目光落到火把上,心思也頓是一動。
    走在她身邊的唐寅見她臉色變幻不定,雖然不清楚她的小腦袋瓜里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也能猜出個**不離十。
    他樂呵呵地說道:“公主最好不要在暗中動什么手腳,不然,倒霉的可是你我兩個人。”
    肖香嘆了口氣,香肩塌下來,垂頭喪氣地說道:“本宮在風王殿下面前又哪敢做什么手腳啊!”
    恩?唐寅轉頭看向她。
    肖香表現得越是順從,他反倒越感覺不對勁。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嘴角揚起,沒有再說話。肖香的半斤八兩他心中有數,現在她在自己的手上,也不怕她能耍出什么花樣來。\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不知過了多久,唐寅推算自己恐怕已走出不止五里,他感覺沒什么,一旁的肖香卻已累得氣喘吁吁,滿頭的香汗。
    她停下腳步,邊喘息著邊搖頭說道:“不行了,本宮實在走不動了,還是停下來歇會再走吧!”
    唐寅揚起眉毛,就算肖香是嬌生慣養的公主,但她畢竟也是修靈者,體力不可能如此不濟。他沉吟片刻,嘿嘿賊笑道:“如果公主走不動了,本王也不介意抱著你走!”
    肖香玉面一紅,狠狠瞪了唐寅一眼,而后甩了甩被唐寅扣著死死的手臂,沉聲說道:“本宮不累了,走吧!”
    唐寅心中暗笑,拉著肖香繼續往前走。走出時間不長,肖香再次停下腳步。唐寅不耐煩地問道:“我說公主殿下,你這回又怎么了?”
    肖香嘟了嘟嘴,等了好一會方低聲說道:“本宮要如廁。”
    唐寅翻起白眼,向四周看了看,問道:“公主覺得這里會有茅房嗎?”
    肖香紅著臉揮手說道:“你……你走開一點就好……”
    唐寅站在原地沒動,虎目直勾勾地凝視著她。肖香見狀,氣呼呼地說道:“你傻看著我干什么,我都說了我要如廁,你快走開點!”
    又注視她半晌,唐寅長吁口氣,語氣冰冷地說道:“你最好別和我耍花樣,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會對你怎么樣!”
    “在這種鬼地方我還能耍什么花樣?要耍花樣的也應該是你,而不是我!”肖香故作氣惱地說道。
    “哼!”唐寅不再理會她,松開她的手腕,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他走出大概五米左右的距離時停下腳步,然后沉聲說道:“你最好快一點,我可沒時間和你在這里耗。”
    “太近了,你再走遠些!”肖香高舉著火把,沖著唐寅的背影連連揮手。
    唐寅強壓心中的不耐煩,又向前走出幾米。他剛剛站定,就聽身后又傳來肖香不滿地嚷嚷聲:“還是太近了,你再遠點。堂堂的國君,難道還想乘人之危,占本宮的便宜不成?”
    如果現在手里有條膠帶,他會毫不猶豫地貼在肖香的嘴巴上。他耐著性子又走出幾米,同時冷聲說道:“你也不要太過分!”
    此時,肖香根本已經看不到唐寅的身影了,聽他的話音,感覺他距離自己業已足夠遠,她這才慢慢蹲下身形,邊一點點地蹭到墻根底下。
    她的手指在墻角處摳了幾下,很快,從浮土的下面拉出一條火捻子。火捻子是由油紙擰成,里面包裹著火藥。肖香放低火把,剛想點著火捻子,但馬上又把火把移開。
    她蹲在原地,靜下心來,閉上眼睛,又仔仔細細地推算了幾遍,確認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沒錯,這才重新把火把靠近火捻子,最后把心一橫,將火捻子點著。
    只聽沙的一聲,火捻子有中間燃起,火苗向兩頭迅地蔓延開來。站在十數米開外的唐寅早已等得不耐煩,他皺起眉頭,大聲問道:“還沒好嗎?”
    “啊!快了快了,就快好了,你再等一會!”
    肖香急忙連聲應道,心中卻在暗暗竊喜,你再等一會本宮就可以送你歸西了!說完話,她還輕松又悠閑地哼起歌來,以自己的歌聲來掩蓋住火捻子燃燒時的沙沙聲。
    唉!唐寅奈地嘆了口氣,女人就是麻煩。聽著肖香不成調的哼歌,他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他正等著,突然之間,眉頭皺起,心中暗道:這是什么味道?
    他是沒有聽到火捻子的燃燒聲,但卻嗅到了火藥燃燒后散出的氣味,雖說氣味很淡,但卻瞞不過六識過人的唐寅。
    他只是稍愣片刻,立刻反應過來,暗叫一聲不好,這是火藥燃燒后的味道。這時候他已然顧不上什么避嫌不避嫌了,身子周圍散出一團黑霧,緊接著,人已消失不見。
    再現身時,他已出現在肖香的身側,后者瞪大眼睛,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唐寅已將她壓在身下。就在唐寅撲倒肖香的一瞬間,耳輪中就聽轟隆、轟隆連續兩聲巨響,緊接著,是一陣劇烈的地動山搖,地道里塵土飛揚,氣浪連竄,地面的震顫讓趴在地上的唐寅和肖香都向上起一下。
    兩聲巨響過后,接下來是休止的坍塌聲,前后兩段地道開始迅地塌陷下來,巨石混著泥土,把唐寅和肖香二人的去路和歸路完全封堵住。
    也不知過了多久,等到地道里沒有了聲響,再看地上,哪里還有唐寅和肖香的身影?
    又過了片刻,一只罩著靈鎧的手臂先從地面的泥土中伸出來,隨后,地面凸起,隨著嘩啦一聲,唐寅從泥土下面坐了起來。
    他大口大口吸著氣,緩了片刻,才把肖香記起來,順手把她也從泥土中拽了出來。
    他想到地道里可能會有機關,只是沒想到機關竟然是**。在相對狹小的地道里,**的威力被放大了好幾倍,即便是唐寅都被震得頭腦昏沉,氣血一陣陣的上涌。
    再看肖香,人業已昏死過去,好在有唐寅把她護在身下,不然,就算她不被震死,也得被落下的塵土和石塊活埋。
    唐寅散掉身上的靈鎧,捏住肖香的手腕,探察她的脈象,感覺她只是昏迷,并大礙后,他稍微松了口氣。
    他暗自奇怪,自己剛才一直都站在這里沒有動,應該未觸及到機關,怎么會突然生爆呢?
    想到這里,他目光下垂,自然而然地落到肖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