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88

  第七八十八章
    唐寅可以肯定自己沒有觸碰過任何的機關,那么只有一個解釋,就是肖香在搞鬼。【】官場小說文字可是,她會傻到要把她自己也炸死嗎?唐寅暗暗搖頭,表示法理解。
    他低頭凝視著昏迷不醒的肖香好一會,方把目光慢慢移開,向四周巡視。
    現在火把已然熄滅,地道的兩頭又被堵死,地道里面是真正的漆黑一片,毫光線,即便唐寅有夜眼,這時候所能看到的距離也十分有限。
    他伸出手來,在地上胡亂摸了好一會,放把埋沒在塵土下面的火把抓出來。然后他又伸手摸入肖香的懷中,將她的火折子取出,點燃火把。
    有了亮光,唐寅緩緩站起身形,先是向地道前面的方向走去。只走出大約十多米的距離,前方便路可走,地道已完全被坍塌下來的泥土和碎石堵死。
    唐寅深深吸了口氣,重新照起靈鎧,接著,以肩膀頂住石碓,猛然用力一撞,就聽嘭的一聲悶響,石土堆紋絲未動,顯然是坍塌的面積太大,石土堆將地道堵死的太嚴實。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舉著火把退了回來,越過肖香后,他又走出十多米遠,后方的地道也被塌陷下來的石碓和土堆堵住。
    唐寅依舊是以肩膀全力去撞,可和剛才一樣,石土堆仍是紋絲不動。
    弄清楚目前的處境,這讓唐寅也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去路和退路全被堵死,自己和肖香已被困在這幾十米的地道里面,就算己方的將士能及時找到這里,要把地道挖通,估計至少也得花費個兩三天的工夫,這么長的時間里,就算不吃不喝能活下來,人也得被活活悶死不可。
    如果真是肖香在搞鬼,她肯定是瘋了,這明顯是要和自己同歸于盡嘛!
    唐寅走回到肖香身邊,然后蹲跪在地上,鼻尖幾乎要接觸地面,仔細的嗅著。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他一直嗅到墻角處,停頓片刻,小心翼翼地將地面的浮土撥開,然后定睛細看。
    在墻角處,地上留有一條淡淡的白灰,一直向兩邊延伸出去,那是火捻子燒過后留下的痕跡。
    他細細研究一會,一切都明白了,肖香根本沒有如廁,而是趁機把自己支開,然后點燃了火捻子,引爆了事先布置好的**。
    還真是她做的!唐寅心里又驚又氣,為了阻止自己追尋下去,她竟然肯與自己同歸于盡,是自己以前太小看她了嗎?這該死的女人!
    他不甘心地又拉起肖香的衣襟向里面看了看,褲帶根本沒有解開,就更別什么如廁了!
    他慢慢放下肖香的衣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苦笑。他千算萬算,偏偏漏算了肖香的決心,導致自己現在處于這樣進不能進退又不能退的窘境當中。
    “你要干什么?”原本昏迷過去的肖香不知何時已醒了過來,她一下子從地上坐起身,兩只大眼睛充滿防備地看著唐寅,雙手也下意識地緊緊抓住她的衣擺。
    “干什么?”唐寅氣樂了,虎目眨也不眨地凝視著肖香,說道:“同樣的問題,我正向問問你呢!”說著話,他向前進身,往肖香近前靠去。
    肖香嚇得一哆嗦,她聞著危險臨近的氣味,不由自主地連連向后蹭。很快,她的背后便靠到墻壁上,再路可退。唐寅爬到她面前,二人的距離之近,鼻尖都快觸碰到一起。
    “為什么?”
    “什……什么為什么?”此時肖香心跳得厲害,感覺自己只要嘴巴張大點,心臟就能從嗓子眼里蹦出來。她怯生生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唐寅,呼吸也變得凌亂。shouda8
    “為什么要點著**?你想拉著我陪你一起死在地道里是嗎?!”唐寅咬緊牙關,從牙縫中擠出一句。
    “什么**?我不懂你在說什么!”肖香不敢正視唐寅犀利的目光,別過頭去,看向一旁,小臉繃得緊緊的,故作氣惱狀。
    唐寅不給她回避的機會,抬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往回一扭,讓她可以對上自己的目光,然后冷笑著說道:“不懂?到了現在你還和我裝糊涂!”
    說著話,他手指一旁的墻角,說道:“引爆**的火捻子就是在這里點燃的,你還敢說不是你做的?那是鬼嗎?”
    感覺到唐寅手指上的力道在慢慢加大,大到像要把自己的下巴捏碎似的,肖香把心一橫,也豁出去了,她猛然的一揮胳膊,把唐寅的手打開,怒聲道:“是我又怎樣?地道里遍布**,一處被引爆,其它地方的**也會全部爆炸,現在這條地道已經徹底毀了,你永遠也別想再出去!”
    “終于承認了,果然是你!”唐寅放下手,身形向后面退了退,盤膝席地而坐,他慢悠悠地說道:“你也不要太得意,我出不去,你同樣也別想出去。”
    肖香把腦袋仰起,哼笑著說道:“能有風王殿下作陪葬,本宮也算死得其所了……”
    她話音還未落,就聽沙的一聲,唐寅的佩劍出鞘,肖香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冰冷的劍尖已經抵在她的脖頸前。肖香險些當場尖叫出聲,她用出全部的意志力方讓自己鎮靜下來。她撇了撇嘴角,若其事地說道:“想殺我泄恨嗎?也好,殺了我,你就一個人在這里孤零零的等死吧!”說完話,她還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你想殺便殺的姿態。
    如果殺了她可以讓自己脫困,唐寅會毫不猶豫的把手中劍刺下去,可是現在,即便殺了肖香也于事補。
    他沉吟了片刻,最終還是把佩劍收了回去,幽幽說道:“即便要殺你,我也不會讓你這么痛快的死掉。”
    肖香打了個冷戰,對上唐寅陰冷比的目光,問道:“你想把我怎樣?”
    唐寅嘴角挑起,但笑未語。頓了一會,他話鋒一轉,問道:“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就是那個‘余先生’吧?”
    事到如今,肖香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了。她振作精神,笑呵呵地說道:“看起來,你知道的還不少。”
    “你是怎么買通張慕容,讓他能對你言聽計從的?”唐寅好奇地問道。
    “這世上似乎沒有什么事情是用金錢辦不到的。”肖香得意洋洋地說道。
    唐寅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肖香含笑繼續道:“張慕容的家人早已被我派人送到了川國,名義上是保護,實則就是挾持,后來他想不聽我的話也不行了。”
    “很聰明的做法!”唐寅贊嘆一聲,又問道:“川口郡能請來那么多的游俠也是由川國的金銀吧?”
    “當然!花費這點金銀對于川國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肖香說道:“論對川國還是對你的風國,關口城都很重要,只要能得到關口城,花掉再多的金銀也是值得的。”
    唐寅尋思片刻,又問道:“自我軍進入川口郡以來,你就一直在采用拖延戰術,為什么?”
    肖香聳肩說道:“因為有很多事情要做,在關口城囤積長期耗戰的物資、糧草、軍備都需要時間。”
    “還有挖這條地道。”唐寅幫她補充道:“有了這條地道,就算關口城囤積的資源不充足,也可以通過它,使關口城得到川國源源不絕的資助。”
    “風王殿下真是厲害啊,全部都讓你猜對了。”稍微頓了頓,肖香好奇地疑問道:“你是什么時候看出來的?”
    “在你們川軍四處收集瓦罐的時候。”唐寅淡然說道。
    肖香呆了好一會,方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原來你有在邊境安插眼線,這一點我倒是忽略了……”
    唐寅看著一臉懊悔的肖香,正色問道:“在川口郡所生的這一切都是你策劃出來的?”
    肖香對上唐寅審視的目光,笑吟吟地反問道:“怎么?風王殿下看不起我嗎?”
    “那倒沒有,只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如果這一切真是由肖香一人策劃的,那她絕對算是自己所見過的最具深謀遠慮的女人,也是個最可怕的女人。
    想到這里,他心中猛然一動,問道:“在地道里前埋下**,這不會也在你的謀劃之內吧?”
    肖香樂了,說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我當然也要做好地道被你們現的準備。”
    唐寅瞇縫起眼睛,突然話鋒一轉,問道:“地道里還有其它的出口?”
    肖香聞言頓是一怔,過了片刻,她慢悠悠地搖了搖頭,說道:“地道里只有一個出口和一個入口,哪里還有其它的出口?”
    “是嗎?”唐寅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柔聲說道:“不過看公主如此鎮定的表現,不太像正常人瀕臨絕境時的反應啊!”
    暗道一聲唐寅狡猾,肖香高傲地揚起頭來,說道:“本宮本就不是尋常之人!再者說,風王殿下不也是很鎮定嗎?”
    哦?唐寅揉著下巴,目光上下移動,審視著肖香。肖香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即使她不心虛,被一個男人如此的打量也會覺得別扭。
    她不滿地說道:“殿下如何看本宮,不覺得太失禮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