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89

  “人在身處絕境的時候,還會做出更失禮更過分的事呢!”唐寅‘善意’地醒她道。[]
    肖香咬了咬嘴唇,隨后把眼睛一閉,哀嘆道:“反正本宮只是一弱女子,不管要殺要剮,也只能任憑殿下處置了。”
    唐寅心中冷笑,別看肖香現在表現出一副可憐兮兮、我見猶憐的模樣,實際上,心里還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呢!對這個女人,他可是不敢再存有絲毫的大意。
    他不再理會她,站起身形,沿著地道的墻壁緩緩向前走去,邊走邊仔細巡視四周,手掌也在墻壁的上下認真撫摩著。
    他認為這段地道里應該還有機關,如果不是有所倚仗,肖香不會像現在這般的鎮定。再者說,她早不引爆炸藥,晚不引爆炸藥,偏偏在這段地道里引爆炸藥,應該是留有后手。
    只是要找到機關所在并不容易,唐寅沿著墻壁,敲敲打打地走了一圈,毫現,連一絲一毫的線索都沒有找到。
    等他走回來時,看到肖香正靠著墻壁而坐,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她倒是安穩,這個時候竟然還能睡覺。唐寅瞇縫著眼睛在她對面坐下來,過了一會,他將火把熄滅,扔到一旁。
    原本閉著眼睛的肖香開口問道:“為什么熄滅火把?”
    “節省點空氣,不然你我都會死得很快。”現在地道的兩頭都已被堵死,也就是說地道里就這么多的空氣,用光了,他和肖香誰都別想活。
    “太黑了,我不習慣,馬上把火把點著!”肖香帶領命令的語氣說道。
    “不習慣也得習慣,會這樣,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唐寅冷笑著說道:“如果你實在怕黑,就早點想個辦法讓我們出去。”
    “我能有什么辦法?”肖香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怒聲叫道。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那也就只能這樣了。”唐寅所謂地說道。
    “你……”肖香恨得牙根癢癢,但是又拿唐寅毫辦法。
    地道里漆黑一片,又寂靜聲,這里完全成了一個光又聲的世界,時間都仿佛靜止住似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肖香摸了摸肚子,下意識地吞了口唾沫。
    她剛想伸手入懷,可又條件反射性地抬起頭來,看向對面。只見對面的黑暗中正閃爍著兩顆詭異的綠點,肖香知道,那正是唐寅的眼睛。
    她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然后沖著對面說道:“喂!你身上有沒有帶吃的?”
    對面沒有任何的應話聲,如果不是那兩顆綠光還在閃爍,肖香都得以為唐寅已不在這里。她身形向前傾了傾,氣惱地說道:“喂,唐寅,本宮在和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不成?”
    唐寅微微瞇縫起眼睛,看著面前不知死活的肖香,有伸手掐死她的沖動。他不緊不慢地開口問道:“你以為我不敢把你怎么樣是嗎?”
    肖香嘿嘿一笑,說道:“你要想殺我,早就殺了,不會等到現在!”
    “所以你就敢肆忌憚的出言不遜了?”唐寅的語氣依然柔和,只不過話語中卻透出一股冰冷的陰森之氣。
    肖香激靈靈打個冷戰,但她很快又振作起精神,把唐寅的威脅甩到腦后。她樂呵呵地說道:“反正你我都要死在這里了,還何必計較那么多呢……”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坐在她對面的唐寅已挺身站起,接著,一步步地向她走過來。肖香嚇了一跳,本能地向一旁蹭去,同時問道:“喂,你……你要干什么?”
    “說起來巧得很,你餓了,我也餓了。”唐寅在肖香的身邊緩緩蹲下來,接著,他又慢慢地湊近她,鼻子先是在她頭上聞了聞,而后下移,嗅過她的面頰、粉頸、酥胸……
    肖香雖然看不到唐寅在干什么,但是能感覺到他鼻息的濕熱,她邊往后蹭著邊顫聲問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唐寅貼近她的耳邊,低聲問道:“你知道我為什么不殺你嗎?”
    “為……為什么?”肖香呆呆地看著他的眼睛,同時向后蹭得更快了。
    唐寅抬起手,一把揪住肖香的一縷頭,向回一拉,使她法再躲避,然后緩聲說道:“因為你還有用,至少可以用來填飽我的肚子!”
    肖香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要吃了我?”
    “等到我餓極了的時候。”唐寅以手背摩了摩肖香粉嫩的面頰,贊道:“如此的細皮嫩肉,不知道吃起來是什么味道。”
    一瞬間,肖香體內的血液都像被凝固住,身在悶熱的地道里,卻如同處于冰冷的地窖中,她打了個哆嗦,顫聲說道:“你……你是在說笑吧……”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繼續撫摩著她的面頰,柔聲說道:“你應該知道,人在絕境當中,為了生存下去,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來。救援我的人至少還得三天左右才能把地道挖通,這段時間里,如果我不想渴死、餓死,就得喝你的血,食你的肉。”摸著肖香的臉頰,他感覺還挺有手感的,柔軟又細滑,好像錦緞一般,而且還富有性。
    光是聽唐寅的話,肖香就有種想吐的沖動,感覺他的手在自己臉上摸來摸去,她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她咬牙切齒地說道:“你……要是敢這么做的話,我的父王絕不會放過你……”
    “你認為我會怕嗎?”唐寅哼笑出聲,冷冷說道:“明面上與我修好,背地里卻偷偷搗鬼,就算他不來找我,我還要找他算賬呢!”
    頓了下,他又含笑說道:“不過吃了你,也可以先解解我的心頭之恨。”
    肖香并不知道唐寅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不過按照他殘暴又嗜血的個性來看,這種事或許真的能干得出來。
    想到自己的血可能會被他吸干,自己的肉可能會被他一口一口的啃掉,肖香的骨頭都快被嚇軟了,手腳冰涼,后脊梁一個勁的冒涼風。
    “你不能這樣!”她下意識地尖叫道。
    “那么,就請你給我一個不吃你的理由吧。”唐寅心平氣和地說道。
    肖香握了握拳頭,最后把心一橫,從懷中狠狠掏出一只小瓷瓶,在唐寅眼前晃了晃,說道:“這是國師大人煉的丹藥,只要吃上兩顆,一整天都不會再感到饑餓。”
    呦?這種東西唐寅可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他伸手把小瓷瓶接過來,打開上面的蓋子,先是放到鼻下嗅了嗅,瓶中清香撲鼻,讓人的神智不由得為之一振。
    他邊仔細打量邊問道:“這丹藥叫什么名?”
    “不知道。”肖香回答得干脆。
    “不知道?”唐寅挑起眉毛。
    “我又沒有問過國師大人,總之很管用就是了,不信的話你可以先嘗嘗。”肖香冷言冷語地說道。
    唐寅想了想,從瓷瓶里倒出一顆丹藥,不是很大,呈粉紅色,看不出來它的成分,不過倒是很香。他翻來覆去地看了一會,毫預兆,直接把手中的丹藥塞進肖香的嘴巴里。
    肖香根本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呢,丹藥已然下肚。她連續咳了幾聲,然后怒視著唐寅,氣道:“你……”
    “既然是好東西,當然要由公主先品嘗了。”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她又不是傻瓜,當然明白唐寅的意思。她氣呼呼地哼了一聲,嘟囔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本宮的君子之腹!”說完話,她話鋒一轉,問道:“現在你應該相信了吧?”
    瓶中的丹藥有沒有肖香說的那么神奇現在還不得而知,不過,唐寅并不想讓肖香太好過。
    他塞好瓷瓶的蓋子,順手揣入自己的懷中,說道:“就算這種丹藥真如你所說可以止饑渴,但我還是不能留下你。”
    肖香聞言,眼中立刻流露出火光。
    唐寅解釋道:“剛才我就說過了,地道里的空氣很有限,與其兩個人一齊被悶死,不如你先死,讓我能多活一段時間。”說話時,他抬手摸向肖香纖細的脖頸。
    “你還是要殺我?”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再者說,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別人。”唐寅的手突然開始加力,肖香一下子感覺脖子被勒緊,喘不上氣來。
    她想要說話,但嘴巴張開,卻不出任何的聲音。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力氣正被迅的抽離出去,她想要搬開唐寅的手,可論她怎么用力,唐寅的手就是紋絲不動。
    到最后,她再用不出一絲力氣,想搬開唐寅的手也力地落了下去,隨后緩緩閉上眼睛。
    她以為自己這次是死定了,可就在她要斷氣之前的一剎那,唐寅掐住她脖頸的手突然松開。
    肖香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過了差不多三秒鐘,才嘶的一下出長長的吸氣聲。
    她猛的張大嘴巴,貪婪地大口吸著氣,同時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身子快要蜷成一團,斷斷續續地出痛苦的呻吟聲。
    看著直抽搐的肖香,唐寅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很了解自己的手勁,也很清楚用多大的力氣可以讓她痛苦萬分但又不至于喪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