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90

  第七九十章
    肖香緩了好一會才算回過這口氣,她倚著墻壁緩緩坐起,兩眼瞪得溜圓,眨也不眨著怒視著唐寅。【】
    她看不到唐寅在哪,但能看到他那兩只綠眼睛。
    唐寅貼近肖香,低聲說道:“這樣殺了你太可惜了,畢竟你也能算是一個大美人!”說話時,他抬手就去解肖香領口的扣子。
    肖香像被蛇咬了一口似的,急忙把唐寅的手抓住,厲聲喝道:“你敢?!”
    唐寅樂了,反問道:“你認為現在還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嗎?”他只用單手便輕松的把她兩只手腕一并扣住,另只手則繼續不緊不慢地去解她衣服上的扣子。
    這一下肖香再也法強裝鎮定,她劇烈地掙扎著,身子扭動,想掙脫開唐寅的控制,但他的大手如同鐵鉗,她根本掙脫不開。
    肖香如同了瘋似的邊尖叫著邊抬起腿來亂踢唐寅,可后者只是一個翻身便把她的雙腿死死壓住,另其再難動分毫。
    這時候,唐寅已完全壓在肖香身上,任憑她使出渾身的力氣掙扎、咆哮,但就是掙脫不開,反而自己身上的扣子已被唐寅解開數顆,領口大開,露出里面的中衣。
    漸漸的,肖香沒了力氣,也放棄了抵抗,出嚶嚶的哭泣聲。唐寅停止手上的動作,貼近她耳邊,輕聲說道:“現在說出來還來得及。”
    肖香邊哽咽著邊斷斷續續地問道:“你……你要我說什么?”
    “出口在哪?”這段地道里到底有沒有出口,唐寅也不清楚,剛才他有仔細檢查過,但毫現,不過在他看來,肖香能在這里引爆炸藥,應該會留有后手,只是自己沒有找到罷了。
    “根本就沒有什么出口!你也看到了,地道已經坍塌了……”
    “看起來你還是不想說實話,那么受苦的可就是你自己了。”說話之間,唐寅的手又開始動起來,這次是解肖香的衣帶。
    “不要——”肖香大叫一聲,身子下意識地躬起來。
    “我已經警告過你了,現在說出實情還來得及,不然等會兒會生什么,恐怕連我也控制不了了。”
    說話時唐寅的手也沒閑著,順著她的中衣伸了進去,摸著衣下光滑的肌膚,他的喘息聲開始加重。
    肖香意識到接下來回生什么,她機靈靈打個冷戰,貝齒緊緊咬著嘴唇,因為用力過猛的關系,唇上已滲出血絲。
    當唐寅的手將要摸到她的酥胸時,她把心一橫,大叫道:“住手!”
    “怎么?你終于想通了?”唐寅笑吟吟地柔聲道。
    “你先放開我!”肖香瞪著唐寅,以命令的語氣喝道。
    唐寅對肖香沒興趣,現在他只要脫困。
    他凝視她片刻,然后緩緩從肖香身上爬起,同時放開她的雙腕。重獲自由的肖香如同躲避魔鬼似的向后連蹭,退出好一段距離她才停下來,快地把被解開的扣子重新扣好。
    “說吧!出口在哪!”唐寅現在可沒心情欣賞肖香整理衣服,他耐著性子揚頭問道。
    肖香沒有馬上回話,直至她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整理妥當,這才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綠眼。
    等了半晌,見她仍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意思,唐寅奈地搖了搖頭,輕嘆口氣,苦笑道:“你似乎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和我作對到底了。”說著,他緩緩向肖香走了過去。
    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見唐寅又要過來,肖香身子一震,咬牙切齒地狠聲道:“蠻人、番賊!”
    唐寅被她罵得莫名其妙,不解地看著她。肖香繼續道:“只會欺負一個手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你不是蠻人、番賊又是什么?還配做一國之君?”
    “你罵得還挺痛快的。”唐寅氣樂了。肖香是不是手縛雞之力他不知道,不過就是這個女人,把風軍拖在川口郡長達數月之久,而且為了攻下關口城,還折損了那么多的將士。
    看眼著唐寅要走到自己近前,肖香止住罵聲,話鋒突然一轉,有氣力地說道:“在你頭上。”
    “什么?”唐寅停下腳步,莫名其妙地看著她。
    肖香沒好氣地叫道:“出口就在你的頭上。”
    唐寅先是狐疑地瞄了她一眼,然后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頭頂。地道頂上別說沒有出口,連個機關的影子都看不到。巡視了好一會,他垂下頭來,笑瞇瞇地問道:“你在戲弄我?”
    肖香挺身站起,走到唐寅近前,先是摸了摸左右兩側的墻壁,確認誤后,肯定地說道:“就是這里!你知道這上面是什么嗎?”
    唐寅微微搖頭。肖香得意地說道:“這上面是一座荒廢的小村子。”
    “然后呢?”
    “把你的劍給我!”肖香沒有回答,伸出手來,直接摸向唐寅的腰際,去拿他的佩劍。
    唐寅倒也不阻止,任憑肖香的小手摸到自己腰間,將佩劍抽了出去。想不到唐寅會這么輕易的把他的劍給自己,肖香握劍在手,心中頓是一動,眼珠子也開始轉動起來。
    地道里黑的伸手不見五指,肖香看不到唐寅的表情,但后者可能清楚地看到她臉上的變化。他柔聲醒道:“我勸你最好不要那么做,即便你有武器,我是赤手空拳,你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他的話還算是客氣的,即便十個肖香,拿著十把絕世雙的寶劍,也打不過他赤手空拳的一個人。
    心事被人家一語道破,肖香玉面一紅,顯得有些窘迫,但是她嘴巴還強硬,不服氣地說道:“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蟲,你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說著話,她掂了掂手中的劍,然后沖著唐寅說道:“你看好了!”話音剛落,她用出全力,將手中劍向頭頂上刺去。
    就聽撲的一聲,整個劍鋒竟然全部沒入地道上方的泥土中,只留下個劍柄露在外面。
    恩?一旁的唐寅看得真切,不由得暗暗皺眉。雖說他這把劍是由寒鐵打造而成的寶劍,但以肖香的力氣而言,能一下子把劍插進石土當中也實在有些不可思議,難道……上面是空的?想到這里,唐寅瞇縫起眼睛,拉開肖香,而后,握住劍柄,把佩劍從泥土中抽出來。
    隨著佩劍被抽出,他敏銳的察覺到一股清新的空氣飄了進來。現在他可以肯定,上面確實是空的,只有很薄的一層土。
    他干脆把佩劍收起來,然后罩起靈鎧,對肖香甩頭道:“你讓開點!”
    肖香聞言急忙退避。唐寅深吸口氣,立起雙掌,直直向自己的頭頂上方插去。
    覆蓋著靈鎧的手掌鋒利如刀,他的雙掌全部插進泥土當中,緊接著,他猛的向下一拉,只聽嘩啦一聲,大片的泥土滑落下來,與此同時,亮光也透入地道里。
    唐寅露出喜色,雙手連抓,時間不長,頭上已出現一只一米多寬的大圓窟窿。這時候他抬頭再看,不由得為之一愣。因為這個出口設計得太巧妙了,它剛好位于一座枯井的井底。
    沒有人能想到,一座枯井的井底竟然只是一層浮土,而在浮土的下面會暗藏著一條地道。
    看井深,少說也有五六米,也就是說,這條地道深入地下達五六米之深,如果不是有這座枯井,單靠人力去挖的話,這輩子別想再出去。
    唐寅仰頭看著上面的枯井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他慢慢轉頭,看向肖香,問道:“這里也是你設計的?”
    在漆黑的地道里呆的時間長了,突然有亮光照射進來肖香還有點不適應,她把手擋在眼前,隨口說道:“挖地道時,剛巧要經過上面的村子,所以我就特意讓他們把地道挖在枯井下面,萬一生了意外,被困在里面,也好能有條出路。”
    這個女人真是厲害啊!唐寅是不太待見肖香,但也不得不佩服她的頭腦。這條出路留的巧妙,也留得讓人意想不到。
    見唐寅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自己,肖香立刻回想起他剛才對自己的舉動,臉色微紅,冷聲說道:“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很佩服我嗎?”
    “是啊!”唐寅倒也誠實,點下頭,說道:“如果你不是川國的公主,而是一個普通的川人,我會……”
    說到這里,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肖香忍不住問道:“你會怎樣?”
    “毫不猶豫地殺了你!”川國有這樣的人才,對風國的威脅太大,只是肖香的身份非比尋常,乃川王肖軒最鐘愛的公主,殺了她,等同于對川國宣戰,現在的風國還沒有做好那樣的準備。唐寅對肖香的威脅,其實也只是說說而已,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可能傷她的。
    肖香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得意洋洋地說道:“本宮原本還以為風王殿下天不怕、地不怕呢,原來也不過……”
    看她的尾巴又要翹起來,唐寅打斷道:“不要誤會我的意思,能避免的紛爭,我會盡量避免,若實在躲不開,我也絕不會懼怕,真要是打起國戰來,大不了就是魚死破嘛!”
    肖香臉上的笑意立刻僵住,然后冷冷白了唐寅兩眼,哼了一聲,沒有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