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94

  第七九十四章
    剛剛才強硬起來的肖香,在唐寅的一劍之下,氣勢立刻又軟了下去。【】【絕對權力】她面露驚嚇之色,盯著唐寅,久久說不出話來。
    唐寅能一劍削掉她頭頂的金簪,同樣的,他也能一劍斬落她的腦袋,此時此刻,自己的性命都控制在人家的手上,她又怎能不怕?
    邢元和身邊的兩名同伴對視一眼,然后悄悄湊到常封近前,低聲問道:“常先生,我們必須得救下公主,你有沒有把握能先牽制住風王?”
    他們四人當中,甚至整個川軍大營,靈武最強、修為最深的就屬常封。
    常封眼睛是看不到,但他的耳朵已把生的一切都聽見了。他沒有說話,只是緩緩地搖了搖頭。
    這倒不是他推托,而是他確實沒有把握,唐寅的劍太快,即便他使出全力,沖到唐寅近前攻出殺招,但以唐寅的快劍而言,在這段時間里也足夠殺死肖香兩個來回的。
    看到常封都在搖頭,邢元三人暗暗咧嘴,他喃喃說道:“難道,我們這么多人就救不下公主一人?”
    “實在不行,就只能用這個了!”另一名中年人慢慢伸出手來,在他的掌心里扣著一只狹長的金屬圓筒。
    邢元低頭定睛一瞧,下意識地驚聲低呼道:“龍鱗落?”
    那中年人點點頭,說道:“龍鱗落、鳳羽歸、碎魂針乃三堂口的最頂級暗器,可破靈鎧,即便是唐寅也防不住它!”
    邢元愣了片刻,隨即打了個冷戰,說道:“展先生,若用龍鱗落,只怕……會取了風王的性命!”
    “為了救公主殿下,我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這位姓展的中年人名叫展圖,本是寧人,寧國被風國吞并后,他便輾轉到了川國,后被川國朝廷所用,做了肖香的貼身護衛。
    邢元看著他掌心里的龍鱗落,久久未語。事關重大,這可不是他所能決定的。
    生擒下唐寅,那一切都好說,若是殺了唐寅,風國就得舉全國之兵報復,到時會演變成何等局面,誰都法判斷。
    展圖見他久久語,面露焦急地催促道:“邢先生,你趕快拿個主意啊,如果公主殿下有個好歹,我們也都活不成!”
    “等等、等等,先等等再說!”邢元這時候也有些亂了,他不知道現在該怎么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不能殺掉唐寅,那結果也絕非他區區一個公主護衛多能承擔得起的。{
    且說另一邊的金卓,他原本已抓住劍柄的手慢慢松開,而后又向周圍的眾將連連擺手,示意眾人冷靜下來,不可輕舉妄動。
    他沒笑硬擠笑,對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公主剛剛只是開了個玩笑而已,殿下不……不必太介意。”
    “玩笑!”唐寅仰面大笑,抬手指了指中軍帳周圍的川兵川將,笑問道:“難道,這些也是玩笑不成?”
    說著話,他轉頭笑吟吟地看向身旁的肖香,樂道:“公主的一句玩笑話卻引來了這許多的川軍弟兄,這個玩笑是不是開得太大了點呢!”
    肖香臉色難看,她沒有應話,而是轉頭怒視邢元等人,詢問他們為什么還不出手?邢元跟隨肖香的時間最久,自然也最明白她的心思。
    他微微搖了搖頭,表示己方并沒有一擊成功的把握。
    見狀,肖香暗暗咬牙,再次以眼神示意邢元,立刻動手。可是,邢元又哪敢不顧她的安危而強行對唐寅出手?他面露難色,緩緩垂下頭去。
    肖香心中氣惱,又瞪了他好一會,這才收回目光,對唐寅咬著牙狠聲說道:“即便風王現在能殺了本宮,可你自己也得被我軍的將士們碎尸萬斷!”
    “哦?”唐寅根本不懼肖香的威脅,他笑呵呵說道:“世上想殺我的人千千萬萬,可到今日,我還好端端地活著呢,反倒是那些敢來殺我的人都死了。”
    “你也不要得意的太早!”說話之間,肖香毫預兆地的抓起面前的茶壺,甩手便要向唐寅砸去。可是她手中的茶壺才剛舉起來,還沒來得及砸出去呢,唐寅手中的杯子也先飛出,正撞在她手中的茶壺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茶杯與茶壺一并撞了個粉碎,里面的茶水灑了滿桌滿地,也有不少濺到了肖香的裙子上。
    “我勸你最好不要妄動,不然,縱然是在川軍大營之內,也沒人能救得了你!”唐寅仍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看也沒看肖香。
    在己方的大營里,周圍有己方成千上萬的將士們,但卻對唐寅一個人束手策,任由他肆忌憚的挾持自己,此時肖香內心的感受也就可想而知了。
    她恨得牙根癢癢,肺子都快氣炸了,正當她想撲過去與唐寅拼命的時候,突然之間,有名川兵隊長快馬飛奔過來,喝開川軍的人群,沖動中軍帳近前,從馬背上翻滾下來,大聲尖叫道:“稟報公主、將軍,大事不好,風國平原軍軍團、第九軍軍團現正向我軍大營而來!”
    啊?聽聞這名川兵隊長的稟報,在場眾人不大吃一驚,風國的平原軍和第九軍都來了,好快的度啊!唐寅對此倒并不吃驚,或者說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不緊不慢地抽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又慢悠悠地站起身,笑道:“這次多謝公主的款待,我的將士們已來接我回國了,我也就不討饒了,告辭!”說完話,他作勢要向外走。
    見肖香坐在那里沒有動,兩只大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眼神之**,仿佛都帶著火焰。唐寅哈哈一笑,問道:“怎么?公主不想送我出營嗎?”
    言下之意,他還是要利用肖香做擋箭牌,掩護自己離開川營。肖香明白他的意思,在場的川將們也都明白,人們一個個握緊拳頭,臉上的表情復雜。
    現在可是個捉拿唐寅的絕佳機會,如果就這么放他走了,以后再想找這樣的機會,比登天還難。可是,公主偏偏被他所挾持,沒人敢保證自己的一擊一定能*退唐寅,救下公主。
    川軍眾將面面相覷,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站起身形的唐寅沒有走,坐在鋪墊上的肖香沒有動,周圍人山人海的川兵川將們也都沒有讓開道路,雙方就這么僵持著。
    眼看著風國大軍已近,再不出手,可真就讓唐寅跑了。展圖把心一橫,這時他也顧不上邢元的阻攔了,猛然間抬起手來,將龍鱗落射口對準唐寅,便要扣動上面的機關。
    唐寅并沒有注意他,如果真讓他把龍鱗落射出來,唐寅必然是兇多吉少。
    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在展圖的身旁突然乍現出一道刺眼的寒光,人們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聽咔的一聲,緊接著,血光迸射,慘叫聲響起。
    人們急忙轉頭查看,看清楚怎么回事后,臉色同為之大變。
    只見展圖的手掌齊腕而斷,斷手摔落在地上,血淋淋的掌心里還扣住一只銀光閃閃的金屬筒。再看展圖,臉色慘白,手捧著斷腕,連連后退,同時以難以置信地眼神看向常封。
    常封依舊是黑巾蒙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的眼睛,不過,在他手上可著一把明晃晃的長劍,劍身薄而狹長,好似長針一般。
    沒人會想到,常封會突然出手傷了展圖,在川將們的印象中,他們都屬公主的貼身護衛,怎么會自相殘殺起來了呢?
    邢元和另一名中年人也是滿臉的震驚和不解,前者一邊扶住受傷的展圖,一邊看著常封,顫聲問道:“常先生,你……你這是在做甚?”
    “暗箭傷人,我輩所不齒!”常封緩慢開口,他走到地上的斷手前,起腿來,猛的一腳踏出,就聽咔嚓一聲,斷手連同龍鱗落一并被他踩個粉碎。
    展圖總算是回過神來,他兩眼充血,猛然怪叫一聲,推開邢元,像瘋了似的往常封撲去。
    可惜他對上的是常封冰冷的長劍。隨著撲哧一聲悶響,常封的劍由他的胸前入,在他的背后探了出來。
    同樣是奇快比的一劍,即便是與唐寅比起來也當仁不讓,而更加可怕的是,唐寅的眼睛還能視物,可常封是個瞎子,他的出劍能如此之快又如此之精準,自然要比唐寅難得多。
    撲通!展圖的尸體貼在常封的身上,接著,軟綿綿地滑倒在地。這一下,中軍帳可亂了套,在這個關口當頭,公主的一名護衛突然殺了另一名護衛,人們徹底被搞暈了。
    肖香現在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她膛目結舌地驚聲問道:“常先生,你……”
    “在下在此先多謝公主這些年來的照顧!”常封甩了甩劍身上的血水,然后倒握長劍,必恭必敬地沖著肖香拱手深施一禮。
    “常先生……”
    “公主,在下與風王殿下一見如故,甚是投緣,所以,在下已做出決定,轉投風王殿下,只是一直沒機會向公主言明,現在,正好借此機會,與公主做個了斷。”
    說話之間,常封回手入懷,掏出一塊川國的令牌,然后彎下腰身,慢慢的放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