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96

  第七九十六章
    上官元讓等風將對常封充滿懷疑,當然,他們的懷疑也不是的放矢。官場小說文字常封能成為公主的貼身護衛,自然是深得川國朝廷乃至川王肖軒的信任,怎會如此輕易的倒戈向風國呢?
    再者說,常封可是神池人,又是皇甫秀臺的大弟子,他只有與風國為敵的立場,突然轉投,實在太過詭異。
    不過唐寅倒是很信任常封,雖說他和常封認識的時間很短,接觸的也不多,但他的直覺告訴他,常封是值得自己信賴的。
    而且在他看來,像常封這種因為身體上的缺陷而被神池拋棄的人,留在風國是最適合不過的了,他所做出的也正是最正確的選擇。
    唐寅對常封的投靠并沒有多做解釋,眾人也沒敢多問。齊橫轉開話題,問道:“大王到川營做客,川軍真的肯放大王回來?”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轉身拍了拍常封的胳膊,說道:“肯放才怪!這次多虧有常先生助我,不然,我在川營里恐怕就兇多吉少了。”
    其實,他這番話有些夸大其詞,就算沒有常封,他也能應付得來,之所以這么講,等于是在告訴眾人,常封值得信任,對他不要存有偏見和芥蒂。
    果然,唐寅的一句話比旁人的千言萬語都管用。眾人聽后,不是面色一正,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常封拱手深施一禮,齊聲道:“多謝常先生助大王脫困!”
    常封能領會唐寅的心意,對他也充滿感激,只是他不善于言詞,也不會說感激和表忠心的話,他向眾人微微點下頭,低聲說道:“是……殿下言重了。”
    唐寅一笑,未再多說什么,他問道:“在川營,我聽說平原軍和第九軍都趕過來了?”
    “是的,大王,大軍在后即刻就到。”齊橫急忙回道。
    “我們還是不要等大軍過來了,先回去吧!”讓己方那么多的軍隊來到川安邊境,弄不好就得與川軍擦槍走火,若是生了戰事,可就不好收場了。
    “是!大王!”眾將紛紛拱手應了一聲,準備護送唐寅返回關口城。眾將都知道常封是盲人,還特意安排一名精靈的軍兵為他牽馬執鐙。
    唐寅看了則擺擺手,喝退那名軍兵,示意須特別關照常封。
    見狀,風將們都頗感莫名,先不說常封有救駕之功,就算他寸功未立,以他的那身出類拔萃的靈武,己方不是也該對其敬為上賓嗎?
    要說對人性的揣摩,在場的風將們還真就比不上唐寅。常封是瞎子沒錯,但他自己并不希望旁人把他當成個廢人,給他特殊的照顧。越是像他這樣的人,自尊其實心也越強。
    聽聞唐寅喝退了照顧自己的風兵,常封非但沒有感覺受到怠慢,還滿心感激地沖著唐寅點點頭。
    他抓住戰馬的韁繩,連馬鐙子都沒踩,直接飛身跳上了馬鞍子,動作之靈便,與正常人毫差別。
    眾風將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相視而笑,也不再用特別的眼光去看常封,紛紛撥轉馬頭,傳令下去,后隊變前隊,撤回關口城。
    一行人走在半路上,便與迎面而來的平原軍和第九軍主力碰了個正著。等見到唐寅,看他完好損,領軍的蕭慕青也是長出口氣。
    走在回城的路上,蕭慕青在唐寅身邊還不停的念叨,以后絕不可再冒這樣的風險,毫意義不說,這完全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唐寅邊聽也邊點頭應著,看他臉上表情樂呵呵的,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蕭慕青的話。
    等唐寅隨軍回到關口城的時候,這里的戰事早已經結束,里面的十萬守軍早已被風軍屠殺殆盡,沒有留下一個活口。\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至于那條密道,也已被風軍徹底毀掉,為了防止川人再故技重施,風軍還特意在關口城的四周埋下十多口水缸,派專人日夜守侯,負責監聽。
    拿下了最后的關口城,風軍業已完成對安國全境的吞并和占領,至此,也宣告了安國的徹底滅亡。
    現在,風國已連續吞并寧、莫、桓、安四國,國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鼎盛,領土更是擴大了有數倍有余,縱橫帝國的北方和中部。
    單從領土面積來說,風國已經過吞并貞地的川國,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大公國。目前,諸公國僅存下來的也只有川國、玉國以及丸之地的神池。
    玉國的領地被風國團團包圍著,又以風國馬是瞻,它現在已相當于風國的屬國,而神池又一向有高高在上、不與列國為伍的姿態,所以說,目前真正能與風國一較高下的也只有雄霸整個南方的川國。隨著桓安兩國的先后被吞并,風川之間再間隔,兩國領土全面接壤,風川之間的矛盾也終于浮上水面,接下來,風川之爭也即將開始。
    當然,目前的風國和川國還都沒有做好全面開戰的準備。風國擴張得太快,內部的問題也多如牛毛,分不清、理不順,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一一處理。
    川國內部同樣存在隱患,貞地并不是那么好吞并的,貞人彪悍,桀驁不馴,想讓他們徹底臣服川國,也非易事。另外,川國朝廷內部也存在爭權奪勢的內耗,新興起的貴族想要得到更多更大的權利,而老牌的貴族又不會把手中的權限白白讓于他人,朝野上下難以凝聚成一團,新老貴族之間有著難以調和的矛盾,這也正是目前川國最大的隱患。
    風川兩國互有顧慮,又互有自己的問題急需解決,所以,兩國雖然皆屯重兵于邊境,但并未有生戰事,雙方處在僵持階段,表面上看起來倒也是一片平靜。
    且說唐寅,穩定了關口城的局面后,他命令平原軍和第九軍先撤回御鎮,留下天鷹軍和新軍于關口城駐扎休整。
    他自己則沒有隨平原軍和第九軍回御鎮,而是打算親自去趟川國,瞧瞧川國的國情。
    這回,可是他距離川國最近的一次,機會難得,他不想錯過。
    川國現在已成為風國最大也是唯一的勁敵,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戰不殆,從別人的口中聽說得再多也不如他親自走一躺,親眼瞧瞧川國的國情如何,他對川國、川人了解得越多,日后對川作戰也就越有把握。
    他計劃的川國之行只是喬裝暗訪,而非出兵入侵,所以他也沒打算帶太多的人,除了阿三阿四、尹蘭外,便只有任笑和常封。
    程錦、樂天和艾嘉不放心唐寅去冒險,還各自派出暗箭、天眼、地的精銳于暗中保護。
    事隔兩天,準備妥當,唐寅一行人啟程。
    他們法走川國和安地之間的大道,那里有川軍層層駐守,想悄悄越過邊境基本沒有可能,他們只能先進黑頭山,穿過山區,然后再進入川國境內。
    黑頭山位于關口城的東側,它并不是一座孤山,而是一條蜿蜒起伏、長達上里的山脈。黑頭山只不過是這條大山脈的一座主峰。
    不知因何原由,黑頭山的山峰頂部寸草不生,黑乎乎的山石全部裸露在外,放眼望去,上黑下綠,黑頭山的名也由此而來。
    黑頭山境內全部都是荒山野嶺,還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根本路可走,好在唐寅事先讓風軍找到了經常進入黑頭山采藥的安人藥農做向導,由藥農引路,他們才得以越過黑頭山。
    這一路走來的艱辛自不用多說,五日后,唐寅一行人終于走出黑頭山,進入川國境內。
    出了黑頭山后,他們沒走出多遠,便看到前方有一座小村莊。
    連日來,總算看到了人煙,眾人也顯得很興奮。尹蘭走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村子里肯定有吃的,我們進去買一些可好?”
    唐寅沉吟片刻,緩緩搖頭,說道:“這座小村莊地處偏僻,正常情況下,不會有外人到此,我們若是貿然前去,必會引起村民的懷疑。”
    雖然他說得沒錯,但尹蘭心中還是免不了有些所望,她喃喃嘀咕道:“大王,這些天我們都沒有好好吃上一頓飯了。”連日來就是啃干糧、吃肉干,尹蘭現在只想想都覺得惡心。
    唐寅一笑,從阿三那里要來地圖,展開之后,他邊看邊說道:“這里距離川國的榮城并不遠,現在動身,估計天黑之前就能到,再忍一忍!”
    任笑笑道:“臨行之前殿下就已經言明此行辛苦,可尹蘭小姐還偏偏要跟來,現在再叫辛苦可來不及了!”
    尹蘭不服氣地鼓了鼓腮幫子,嘟囔道:“我才沒有說辛苦呢!”任笑沒有公子的架子,尹蘭在他面前也表現得很隨意。
    唐寅又查看一會地圖,將其還給阿三,并向眾人揮揮手,說道:“我們走吧!”
    阿三小心翼翼地收好地圖,然后對唐寅說道:“大王,我們最好能弄來幾匹馬,那樣會方便許多。”
    眾人齊齊點頭,有馬兒代路自然是最好,只是這荒山野嶺的,又到哪里能弄到馬匹呢?想到這里,眾人心中同是一動,互相看了看,異口同聲道:“川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