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99

  ~日期:~11月o6日~
    收藏【】,為您精彩。【】
    唐寅通過天眼和地的情報以及自身的黑暗之火對川國的情況有不少的了解。川國的家族軍有很多少支,規模也有大有小,少者數上千人,多者則有數萬之眾。
    各家族軍的編制是由川王肖軒和川國朝廷嚴格控制的,朝廷有時候也會一部分的軍備和軍餉,但家族軍的主要軍餉和糧草還得由各家族自己來承擔。
    其中最為著名的家族軍就有洪家軍一個。洪家軍名聲鼎盛,一是自身的戰力很強,其二,也和他們的家族長洪越天名望太高有關系。洪越天擁有侯爵位,封號為血衣侯。
    只聽其封號也能判斷出來,這是一位善于統兵又驍勇善戰的猛將。洪越天對肖軒曾有救駕之功,不過,肖軒并不太待見這個人。
    川國南方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部落,有些部落會對川國俯稱臣,年年上貢,而有些部落則不聽川國的管束,對那些不聽管的部落,川國最常采用的辦法就是出兵討伐。
    在川南的部落當中,其中有一較大的部落名叫孟欣,擁有兵甲過十萬,本來它也是向川國稱臣的,但隨著實力的壯大,漸漸開始不服川國的約束,并打算聯合周邊的眾部落與川國抗衡。當時的肖軒還是三十出頭的青年,剛剛坐上川王的寶座,年輕氣盛,也需要功勛來樹立自己的威信↓好碰上此事,他決定拿孟欣開刀。
    肖軒命令當時的川國老將上將軍6廉統帥十萬川軍,討伐孟欣。
    不過,這場戰爭打得并不順暢。
    孟欣境內遍布叢林,不適合軍團展開作戰,而且川軍引以為傲的大型武器在這里完全派不上用場。以6廉為的十萬川軍深陷密林之中,推進緩慢,還時常遭受孟欣軍的襲擾。
    戰爭一拖就是三個月,川軍久攻不下,更要命的是,前方的將士們深受林中瘴氣的侵害,大規模的病倒,編制已不足原來的六成,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已成騎虎難下之勢。
    這時肖軒在王宮里也坐不住了,這是他繼承王位后的第一次對外爭戰,不容有失。
    他不顧朝中群臣的反對,親自統兵二十萬,去往孟欣,一是增援6廉一部,同時他還打算一鼓作氣滅掉孟欣這個桀驁不馴、以下犯上的部落。
    可肖軒沒有想到的是,孟欣對川軍的圍而不攻其實是他們所用的計謀,目的就是為了引川國的大軍來增援。
    等肖軒所率的二十萬川軍抵達孟欣后,剛開始的戰斗還很順利,大軍勢如破竹,不僅解了6廉一部的被困之危,而且還推進到孟欣的核心地帶。
    但就在這時,孟欣軍的反擊突然展開,而且進攻川軍的還不止孟欣軍這一家,還有另外六個部落的聯軍也一并參戰。
    部落聯盟這一邊占有天時地利人和,而川軍則是異地作戰,也根本不了解叢林戰該怎么打。
    可以說戰事從一開始川軍就陷入被動,隨著戰斗的持續,川軍減員嚴重,而且后勤補給線還被斷,以肖軒為的二十多萬川軍被活活困在孟欣境內茂密的森林當中。
    戰至最后,川軍斷糧、斷補給,將士們只能以殺戰馬、挖草根、刮樹皮為食,就連肖軒都感到絕望,這時候他才后悔,自己當時實在不該不聽眾臣的勸阻。
    他都做好了一死的決心,堂堂的川王,寧可死也絕不能做番邦蠻夷部落的俘虜。
    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洪越天率領的兩萬洪家軍由天而降,這支川軍,直接突進孟欣境內,硬是把部落聯盟的包圍圈撕開一條大口子,而后又掩護著肖軒及受困的川軍反殺出去,成功脫圍。shouda8
    在這場戰斗中,洪越天可謂是一戰成名。他的侯爵位也是繼承祖上的,以前也頗受質疑,而此戰過后,再也沒人敢質疑他不配做侯爵了。
    肖軒被洪越天所救后,兩人之間也出現了一段短暫的‘蜜月期’。
    那時候,肖軒簡直就把洪越天綁在自己身邊了,論走到哪都要帶著他,形影不離,洪越天儼然成了川王面前的第一大紅人。
    可是如此一來,他自然也遭人嫉恨,漸漸的,開始有人向肖軒打小報告,說洪越天現在簡直把救駕之事掛在了嘴邊,逢人就講,而且言語中還常常會透出對大王的輕蔑和不敬之意。剛開始,肖軒還不相信,但一兩個人這么講也就算了,人人都這么說,也由不得他不信♀時候,肖軒的心里已經很不舒服了,畢竟對他而言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同一時間,洪越天對肖軒已生出不滿。在他救出肖軒之后,肖軒對他感激涕零,而且還在一次酒宴上承過他,要把他的洪家軍擴編到十萬人。
    現在洪家軍的編制是五萬,擴編為十萬,足足比目前多出一倍,可以成為軍團編制了♀讓洪越天睡覺都會被笑醒。本來他是滿心期待著,可是那次酒宴過后,肖軒就再沒過此事,洪越天急得抓耳撓腮。后來在朝堂上,他沒少上奏,旁敲側擊的醒肖軒,你現在還沒有兌現言呢,我洪家軍什么時候能擴編?
    肖軒當然記得此事,君戲言的道理他也明白,自己當初確實說過這樣的話,既然現在洪越天已經出來了,他就想遂了他的愿,將洪家軍的編制放寬到十萬。
    不過,川國的武大臣們對此事一致反對。家族軍的編制沒有過五萬的,擴編到十萬,那可就是一個軍團了,一旦對朝廷不滿,不就要和朝廷對著干了嗎?
    再者說,此先例若是一開,個個家族都會要求擴編,到時各家族擁兵自重,朝廷還能管得了他們嗎?那川國不就要步帝國的后塵,變為四分五裂的割據局面了嗎?
    聽完眾大臣的進諫,肖軒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自己當初說的話太過沖動,也太過兒戲。
    后來,洪越天再擴編之事時,肖軒就裝糊涂,一口否認自己當初有說過這樣的話,而且還特意點洪越天,酒后的戲言不必當真。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告訴洪越天以后別再重此事,可洪越天偏偏沒弄懂肖軒的心思,在他看來,你肖軒是國君,君戲言,既然你當初答應我要給洪家軍擴編,你就得這么做。
    在朝堂上,他一次擴編,肖軒就拒絕一次,后來他改為天天上疏,開始時肖軒還能看看他的上疏,后來連看都不看,直接扔到一旁。
    這時,洪越天對肖軒已極為不滿,而且此人還有一個最大的缺點,貪杯且話多,該說的不該說的,只要幾杯酒水下肚他都能說出來。
    在與旁人吃酒時,他沒少抱怨,說肖軒說話不算數,甚至還說出為君不尊這樣的氣話。
    天下哪有不透風的墻?肖軒聽說了之后,勃然大怒,即便你洪越天救過我的命,難道本王就要一輩子欠你的?一輩子都得容忍你不成?
    很快,肖軒的一紙調令就下來了,直接把洪越天調出都城,不至于調他去戍邊,但也沒讓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繼續呆著。
    接到肖軒的調令,洪越天氣得七竅生煙,你肖軒不是討厭我,不是不愿意看到我嗎,走就走,自己正好也不愿意留在都城受這份鳥氣呢!
    洪越天離都之后,到了地方,但他對擴編之事還是耿耿于懷,他自己在洪家軍的內部增設仆軍。仆軍其實就是隨軍的奴仆,說白了就是伺候戰馬、做飯、洗衣的雜工。
    他到地方后,將周邊各郡各縣各城的死囚、重犯全部出來,編入他的仆軍里,再加上他招收的山匪、流寇、流民,漸漸的,洪家軍的仆軍人數都達到了數萬之多,如此一來,洪家軍表面上的編制還是五萬,可實則已接近十萬之眾。
    他在地方上如此胡作非為,風聲自然也有傳到肖軒的耳朵里,他恨得牙根都癢癢,本王不給你,你就自己去搶,你眼中可還有本王嗎?
    不過,肖軒究竟不是個暴君,心中多少還年念及洪越天對自己的救命之恩,對于他在地方上的所作所為,他睜只眼閉只眼就當做沒看到,只要洪越天沒做得太過分,他也就忍了。
    這就是肖軒和洪越天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洪家軍的軍備殘破,人員良莠不齊也就可以理解了,靠一個家族,哪怕是侯爵之家,俸祿再多,于各地的生意做得再大,而不靠朝廷單靠自己來養活這十萬人的大軍也是捉襟見肘,財源緊張。
    洪家軍的人出現在川國的邊陽郡,這讓唐寅多少有些意外,難道,川國朝廷又有了新的決定,改派洪越天來邊境戍邊了?若是這樣,對己方而言可絕不是個好消息。
    洪越天做人很失敗,是個口遮攔的大嘴巴,但在統兵打仗這方面,他可堪稱是個鬼才。
    而且這個人是個善攻的鷹派,如果川國把邊境大軍的指揮權交給了洪越天,那就等于預示著川國要對風國用兵了。唐寅現在還沒有做好這個準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