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0

  且說飯館里的唐寅。【】\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見他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也不說話,那名魁梧的軍兵以為他是被自己嚇住了,得意洋洋地回頭看眼自己的同伴,又沖著唐寅冷笑一聲,說道:“很快就要打仗了,我看你還是回家繼續做你的少爺吧!”
    唐寅心中一動,故作好奇地問道:“這位老哥,我國真要和風國開戰嗎?”
    “當然了,不然我們到這里做什么?”頓了一下,他又上下掃視唐寅兩眼,說道:“聽口音,都城過來的吧,你的消息應該比我們靈通才對。”
    死在唐寅暗黑之火下的川國中央軍不在少數,他所說的川話也是標準的都城音。他搖搖頭,說道:“上面只說讓我們來戍邊,可沒說要和風軍打仗啊!”
    魁梧軍兵嗤笑出聲,伸出手來,抖了抖唐寅背后的白色披風,反問道:“戍邊還需要騎軍嗎?連朝廷的意圖都看不出來,真不知道你這個兵是怎么當的。”
    唐寅不好意思地抓抓頭,然后話鋒一轉,壓低聲音問道:“老哥,你們洪家軍已經全到邊陽郡了嗎?”
    魁梧軍兵聳聳肩,隨口說道:“先過來兩個兵團,估計侯爺率領其余的弟兄們也隨后就到。”
    說著話,他看到唐寅微微皺起眉頭,又樂呵呵地笑道:“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有我們洪家軍打頭陣,也就沒你們什么事了。”
    洪越天果然被川國調派到了邊陽郡,川國可不是要采取守勢,而是要采取攻勢啊!
    唐寅心里邊琢磨著,邊沖著魁梧軍兵一笑,而后他目光下移,落在魁梧軍兵的佩劍上,驚訝道:“洪家軍的佩劍好奇怪啊,和我們的似乎不太一樣。”
    聞言,魁梧軍兵立刻面露得意之色,拍了拍腰際,說道:“這可不是劍,而是刀!”
    “刀?”唐寅以及尹蘭、任笑等人同是一愣。見他們一個個都滿臉驚訝地盯著自己,魁梧軍兵更加得意,存心在人前顯擺,回手把佩刀抽了出來。就聽沙的一聲,長刀出鞘。
    唐寅定睛細過,果然是刀不是劍。
    此刀的怪異之處不僅刀把長,而且刀身筆直,沒有任何的彎度,一面是刀鋒,一面是刀背,刀鋒薄如紙片,刀背則厚有指寬,刀身的切面呈三角形。
    他注視了好一會,問道:“老哥,可否借刀一觀?”
    那魁梧軍兵猶豫了片刻,還是將手中刀向唐寅面前一遞,說道:“拿去,可別弄臟了,老子現在渾身上下就屬這把刀值錢!”
    唐寅含笑道謝,接過長刀,先是在手中掂了掂,感覺分量比尋常的佩刀、佩劍要重出兩三倍之多,難怪刀把設計得這么長,這種刀根本不是普通人一手能握得住的,得雙手合握才能揮起來。
    他對刀可是最有研究,洪家軍所用的刀,即像唐刀,又像倭刀,還有些像大號的三棱軍刺。
    這東西就如同個鐵塊子似的,劈出去,鋼盔鋼甲也頂不住,若是刺在人身上,那可不是個口子,而是個大窟窿,傷口根本法自愈,就算不是刺中要害,光是流血就能取人性命。
    他邊看邊喃喃說道:“好怪的刀,不知此刀是由何人設計的……”
    “當然是我家侯爺了!”好像生怕唐寅會把刀看壞似的,魁梧軍兵一把把刀搶了回去,動作快又嫻熟地還刀入鞘,然后傲氣十足地斜眼瞥著唐寅,說道:“人人都說你們騎兵比我們步兵厲害,可要是真拉到戰場上比一比,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唐寅幽幽一笑,以后,會有這個機會的!他心里這么想,嘴上卻是附和地說道:“是啊,洪家軍的威名我等也是仰慕已久,甘拜下風,甘拜下風!”
    “哈哈!”魁梧軍兵仰面而笑,拍拍唐寅的肩膀,說道:“我看你這小兄弟人還不錯,今天的事就這么算了,不然的話,你們可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話,他搖搖晃晃地回到自己那邊的飯桌。
    等他走后,眾人紛紛把目光落在唐寅的臉上。
    川國如果現在動進攻的話,必然會打己方一個措手不及。安國才剛剛并入風國,局勢未穩,風軍在安地作戰毫優勢可言,和在異國它鄉征戰幾乎沒有區別。
    唐寅亦是眉頭緊鎖,沉思不語。川國的舉動出他的預料,本來他以為川國在近期不敢主動開戰,現在看來,倒是自己的判斷有誤。
    草草的吃過飯菜,唐寅等人紛紛起身離開。
    當他走到洪家軍軍兵的飯桌旁時,他還特意停下腳步,沖著幾名軍兵拱手說道:“不知諸位兄弟的駐地在哪里,以后若有機會,小弟也好去探望各位!”
    那名魁梧軍兵抬起手來,說道:“就在信豐附近!”
    “哦!那我們相距還不算遠,先告辭了!”唐寅對魁梧軍兵點點頭,這才走出酒樓。
    到了外面,尹蘭再忍不住,對唐寅急聲說道:“川國欲大舉出兵,大王得立刻回國,早做安排啊!”
    唐寅苦笑,安排?他現在還能做出什么安排?寧地要駐軍、莫地要駐軍、桓地、安地更要駐軍,風國多達十二支軍團,但現在的可用之兵卻少得可憐。
    他沒有接話,對眾人擺擺手,說道:“我們先找家客棧住下吧!”
    他們一行人在城南找到一家還未客滿的客棧,包了幾間房住了下來。在房中,唐寅靜下心來仔細盤算了一番,如果現在和川國開戰的話,己方還有哪支軍團可用?
    三水軍目前在桓西與番邦作戰,赤峰軍要留守風地,虎威軍留守桓地,飛龍軍、虎賁軍留守莫地,戰軍駐扎于白馬、宜舒二郡防著貞人,算來算去,除了平原軍、天鷹軍、第九軍和新軍外,也只剩下直屬軍這一支軍團可調用。
    唐寅掰著手指頭數了一會,喃喃說道:“即便把直屬軍調到安南,恐怕也法左右得了大局,反倒會讓鎮江變得空虛。”
    尹蘭在旁眨眨眼睛,突然開口說道:“大王似乎還漏算了一支軍團。”
    “哦?”唐寅抬頭看著她,疑問道:“哪支軍團我漏算了?”
    “青羽將軍麾下的飛羽軍!”尹蘭正色說道:“現在我國與玉國的局勢已十分穩定,大王完全沒有必要再繼續于玉國安置重兵駐守,何不把飛羽軍調過來,增加一分對川作戰的實力!”
    唐寅認真思索著尹蘭的建議,覺得她說得也有道理,以前自己在玉國布置重兵,是因為他對玉國不放心,現在風國的領土已把玉國包圍,玉國也只能依附于風國,別其它的選擇,撤回飛羽軍,倒也可行。
    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道:“這倒是個好辦法!青羽用兵,不在梁啟、子纓之下,有他前來助戰,我軍亦能增添幾成取勝的把握!”說到這里,他長出口氣,道:“等回國之后,我便給青羽下令!”
    “大王,事不宜遲,應即刻下令才是!”“你可有帶信鴿?”
    “屬下未帶,但天眼和地的兄弟肯定有!”尹蘭笑呵呵地醒道:“大王出行時,樂將軍和艾將軍都有派出各自的麾下暗中保護大王!”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你去聯絡天眼和地的兄弟,把調動飛羽軍一事傳回去!”
    “是!大王!”尹蘭干脆利落地應了一聲,接著,轉身向外走去。看著尹蘭風風火火的背影,任笑在旁笑道:“尹蘭小姐是越來越精干了。”
    “是啊!”唐寅大點其頭,深有感觸地說道:“有些人是越用越好用,而有些人,則是難成大氣。”
    “在我看來,殿下身邊是前者居多。”
    唐寅仰面而笑,未再多說什么。
    等到第二天,唐寅一行人又動身去往郡城大章。大章位于邊陽郡的正中心,城邑很大,城中的姓保守估計都得要過三十萬。
    抵達大章后,唐寅等人住下,他沒打算立刻離開,而是想在大章多留幾日,多走走,多看看。
    日后風軍若要進攻川國的話,這里就是風軍的必爭之地,趁著現在這個機會他得多了解一下。
    唐寅等人在大章一住就是三日。這天清早,他們到客棧附近的茶館吃早點。這家茶館位于大章南北的主道邊上,外面很是熱鬧,商販眾多,行人絡繹不絕。
    他們正吃著飯,忽聽外面傳來一陣嘈雜聲,唐寅抬頭向外一瞧,只見大批的川兵站在街道的兩側,將整條街道完全封鎖住,而姓們則聚攏在軍兵的后面,一個個翹著腳,伸長脖子,也不知道在張望什么。
    唐寅看了一會,向剛好路過自己這邊的店小二招招手。小二急忙跑上前來,問道:“幾位軍爺有何吩咐?”
    他微微一笑,柔聲問道:“小二哥,街上怎么回事?為何突然來了這許多的官兵?”
    店小二愣了愣,驚訝道:“這位軍爺,你還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公主的儀仗要路過咱們大章。”店小二壓低聲音,細語道:“很多人都想目睹公主的芳容呢!”
    “公主?”唐寅問道:“可是五公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