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1

  第八零一章
    “正是!”店小二連連點頭。【】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唐寅一笑,揮手說道:“我知道了,你去吧!”等店小二走后,他對尹蘭等人說道:“看來,肖香是打算回川都昭陽了。”
    尹蘭冷笑一聲,說道:“她秘密潛入安地欲圖謀關口城,現在計謀失敗,也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對肖香,她可沒有半點好印象。
    唐寅不置可否地聳聳肩,肖香回都,對己方而言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說話之間,茶館外的街道上已出現公主儀仗的身影。走在最前面的是打道兵、牌頭官,往后看,是清一色的騎兵隊伍,再往后,則是川國的王廷侍衛。
    川國的王廷侍衛是清一色的金盔金甲,手持金色的長槍,肋下掛有金色的佩劍,人們身材也魁梧高大,精氣神倍足,看上去就如同一尊尊的金甲戰神似的。
    在王廷侍衛之后,才是公主的車冕。一輛由八匹駿馬拉著的半敞開式的大號馬車。
    馬車的前后左右皆有金甲侍衛保護著,在馬車上,端坐有一人,不過由于她的臉上遮有面紗,只能看出她是一女子,至于長的什么樣子,完全看不到。
    唐寅等人所在的位置很好,剛好在茶館二樓靠的地方,對馬車上的人看得也比較真切。唐寅掃視幾眼后,低笑一聲,不知是肖香的架子大還是在故作神秘,竟然還戴上了面紗。
    他正感覺好笑,一旁的常封突然開口說道:“不對勁。”
    “怎么?”唐寅和任笑、尹蘭、阿三阿四不解地看著他。尹蘭好奇地小聲問道:“常先生覺得哪里不對勁?”
    “公主的儀仗里沒有邢元和錢南,我感覺不到他二人的靈壓!”常封幽幽說道。
    邢元、錢南、展圖是肖香的貼身護衛,展圖在川營里已死于常封的劍下,那么肖香的身邊還應該有邢元和錢南才對。
    聽聞他的話,唐寅心中頓是一動,攏目仔細打量馬車的周圍,果然找不到邢元和錢南二人的身影。他瞇縫起眼睛,重新打量馬車上的女子,在用心留意下,他很快便看出了異樣。
    這名女子和肖香的體型很像,又穿著公主雍容華貴的服飾,加上還有面紗遮擋,冷眼看倒也和肖香一模一樣,但若細觀察,便可現她露在外面的眼睛和肖香有細微的差別,而且她的眼神里完全沒有肖香那種自以為是的傲氣和飛揚跋扈的嬌蠻,有的只是膽怯和窘迫。
    公主是假的!唐寅在心里暗道一聲,這下他可被弄糊涂了,肖香這又是在搞什么花樣?怎么又鬧出個移花接木來,她在打算騙誰?
    常封繼續說道:“在那些子女當中,川王最為喜愛的就五公主,現在我已離公主而去,展圖又死,公主身邊的護衛只剩下邢元和錢南,川王肯定會加派靈武高手保護公主才是,可是在公主的儀仗里,根本沒有靈武高手的存在。”
    唐寅暗暗點頭,不由得在心里挑起大拇指,常封雙目雖盲,但看事情簡直比明眼人還有犀利。他點頭應道:“常先生所言沒錯,儀仗中的公主是假的!”
    “假的?”眾人心中同是一驚,尹蘭下意識地問道:“那……真的肖香跑到哪去了?”
    “天知道!”唐寅搖頭苦笑道:“這個女人鬼靈精怪,除了她自己恐怕也只有天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尹蘭眼珠轉了轉,身子猛然一震,急聲說道:“肖香是不是在故意蒙蔽我國?她假裝回都,給我國造成一種川國意在近期出兵的假象,實則卻于暗中調兵遣將,欲打我國個措手不及……”
    她話還沒說完,就聽外面突然傳來短暫的破風聲,即便是唐寅也僅僅看到兩道一閃即逝的電光,再看馬車上的‘公主’,胸前已連中兩箭,兩支索命的靈箭。
    這兩箭的力道太大,直接把‘公主’的身體貫穿,連她背后的車冕都被穿出兩個大圓窟窿。她連叫聲都沒來得及出,當場斃命,尸體在馬車上端坐不住,一頭翻滾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唐寅在內都驚呆了,誰能想到,在郡城之內,光天化日之下,眾軍環繞之中,竟然有人敢公然行刺公主!
    場上有那么一兩秒鐘突然變得鴉雀聲、一片寂靜,可緊接著,街上就如同炸了鍋似的,尖叫四起,喊聲震天,姓們四散而逃,軍兵、侍衛們則紅著眼睛、成群結隊地向箭矢飛來的方向沖去。
    此時,茶館內的唐寅等人也都有些傻眼,他們心中同有一個疑問,究竟是誰要殺害肖香?
    欲致肖香于死地的最大嫌疑人自然是風國,畢竟川國目前唯一的敵人就是風國,而且肖香還謀劃了關口城一事,令風國損失不少兵將,風國有足夠的理由鏟除她。
    可是身為風王的唐寅最清楚不過,自己從未下達過暗殺肖香的命令,他也敢肯定,下面人絕不敢背著自己做出這等事來,不是自己這邊,那么還能有誰要殺肖香呢?
    率先反應過來的常封開口說道:“箭矢是從西北方射過來的,如果我們度夠快,或許還能追上刺客!”
    他話音剛落,唐寅已挺身站起,胡亂地摸出一把銅錢,扔到桌上,然后大步流星向樓下走去。他一動,尹蘭、阿三阿四、任笑、常封紛紛起身,跟隨唐寅,快步離去。
    等他們走出茶館,到了外面一瞧,街上已亂成一團糟,到處都有驚嚇過度的姓,到處都有奔跑逃竄的身影,到處都是如臨大敵的軍兵。
    唐寅邊上馬邊對任笑說道:“任兄,我們分頭來追刺客,你與阿三阿四一組,我與尹蘭、常兄一組。”
    任笑沒有意見,點點頭,阿三阿四倒是有些不放心唐寅,二人低聲醒道:“公子多加小心。”
    唐寅點下頭,說道:“你們也是,記住,此事與我們關,對刺客能追則追,萬萬不可讓自己陷進去。”
    一旦他們的身份暴露,讓川國知道他們有在現場,那刺殺公主的這筆賬就論如何也會記在風國頭上了。
    他們一行人分成兩波,唐寅、尹蘭、常封一波,任笑、阿三阿四一波,分頭追蹤刺客。
    唐寅等人所穿的川軍盔甲再一次給他們帶來便利,即便此時在街道上策馬狂奔也不會引人懷疑,只會讓川兵川將們以為他們是正在追拿刺客的己方兄弟。
    且說唐寅三人,直向西北的方向追去,等他們追進一條小胡同里時,常封突然勒住戰馬,回頭對唐寅說道:“公子,刺客應該就是在這里面放的箭!”
    唐寅先是向左右望了望,這里是條死胡同,十分幽靜,胡同空蕩蕩的,連個行人都看不到。想來川軍現在還沒有確定箭矢射來的確切方位,一時之間也未能找到這里。
    他又向常封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座很普通的院落,里面的人家生活似乎很富足,還蓋起了二層的閣樓,在這里,能把箭矢直接射到米開外的大街上,也只有閣樓的樓頂了。
    他翻身下馬,連門也沒敲,直接翻過院墻,跳入院中。尹蘭和常封也跟著下馬跳了進來。
    院子里沒有人,收拾得干干凈凈,干凈到都缺少人氣。唐寅快地環視一眼,然后跑向閣樓。
    他沒有直接闖進去,到了閣樓前,縱身跳起,雙手抓住房檐,腰眼再用力向上一挺,人已翻上房檐,他又向前走出兩步,接著再次縱身,又抓住二樓的房檐,縱身跳了上去。
    他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靈巧又迅猛。到了閣樓的屋頂,這里哪還有刺客的蹤影!
    不過在房頂的角落里,唐寅敏銳地現有磚瓦松動的跡象,他快步上前,蹲下身子,把松動的磚瓦一一移開,兩把鋼制的硬弓立刻顯露出來。
    常封判斷的果然沒錯,刺客確實是在這里射出的冷箭!唐寅拿起其中一把鋼弓,感覺手里沉甸甸的,他又拉了拉弓弦,判斷出來這張弓起碼得有七石,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拉得動的,如果再完成靈化,此弓得達到九石以上,那只有修為深厚的靈箭手才能用得了。
    唐寅在查看鋼弓的時候,尹蘭和常封也上到房頂,二人走了過來,尹蘭蹲下身形,拿起另一張弓,她才看了兩眼便驚呼道:“這是我風國的弓!”
    “什么?”唐寅瞪起眼睛。
    “公子請看。”尹蘭把弓遞到唐寅面前,伸手指了指鋼弓的內側,只見她手指的地方,烙印有三個蠅頭小——軍械司。
    列國當中,只有風國的武器研究機構名叫軍械司,既然弓上有軍械司的樣,說明此弓肯定是出自風國。
    唐寅低頭看著鋼弓好一會,問道:“我國可有研制此等鋼弓?”
    尹蘭微微搖頭,低聲說道:“回稟公子,屬下……沒有印象。”
    “如果這不是出自于我國,那么就是有人在故意栽贓陷害!”
    說著話,他環顧左右,刺客的行刺布置得如此完善,偏偏要留下個藏弓的痕跡,這顯然是故意留給川軍看的,也等于是在告訴川國,這事就是風人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