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3

  ~日期:~11月o9日~
    第八零三章
    肖香不再與守門的軍兵羅嗦,直接往里面闖,守衛們哪能坐視不理,馬上有人跨步上前,攔住肖香的去路,沉聲說道:“小姑娘,不要在這里胡鬧……”
    他話還沒有說完,跟在肖香身后的邢元已亮出腰間的佩劍,只見空中寒芒乍現,緊接著,上來攔阻的那名守衛出一聲痛叫,踉蹌而退。【】[]\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畢竟是自己人,邢元也有手下留情,他這一劍只是在守衛的大腿上劃開一條淺淺的口子,并沒想重傷他,更沒想殺他。
    可即便如此,周圍的守衛亦是大驚失色,人們愣了一下,然后紛紛怒吼出聲,一擁而上,把肖香這十來號人團團圍住。
    郡府的大門外一亂,里面也立刻出來人了,除了沖出更多的軍兵外,還走出一名將官。
    那名川將先是掃視一番,而后喝問道:“怎么回事?”
    “回稟李將軍,這個賊女自稱是公主,而且還縱容手下人傷了一名我們的兄弟!”有軍兵快步上前解釋道。
    “哦?”那名川將一怔,上下打量著肖香,疑問道:“公主?你……是哪個公主?”
    肖香昂挺胸,只用眼角余光睨了川將一眼,目光便已揚到天上去了,她背著手傲然說道:“本宮乃五公主!”
    “放肆!”川將大怒,五公主剛在郡城遇刺,便有人來郡府冒充,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點吧!他怒視著肖香,手也握住肋下的佩劍。
    “放肆的人是誰,等會自然知曉。”肖香壓根就沒把川將放在眼里,再次抬起手中的信物,說道:“你拿著這個,去給郡周聰看,讓他馬上出來接駕!”
    川將看著肖香手中的信物,久久沒有做出反應。{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他不認識肖香,也不認識肖香的信物,不過,這位看似普通一身素衣素裙的年輕女子身上卻流露出一股驚人的氣勢和傲慢,這絕不是普通人所具備的,除非她是個瘋子。
    他遲疑了好一會,緩緩伸出手來,接過肖香手里的那快玉牌,仔細看了幾眼,只覺得很精致,并未看出有何特別之處,不過他還是沉聲說道:“你在這里等等,我去面見郡大人!”說完話,他向周圍的軍兵使個眼色,讓他們盯緊肖香這群人,他自己則轉身回到郡府內。
    大概只等了十來分鐘的時間,就聽郡府里傳來雜亂又急促的腳步聲,時間不長,一名身材矮小又肥胖的中年人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跑了出來。
    到了外面,他定睛一看,站于大門前的素衣女子不是肖香還是誰?
    中年人身子一震,話未出口,人已先撲通一聲跪伏在地,向前叩的同時顫聲說道:“微臣周聰,參見公主殿下!微臣護駕不周,導致公主受驚,還請公主殿下……恕罪!”
    身為郡,他有看過那個遇刺身亡的‘肖香’尸體,自然知道是假的,但他心里立刻又有了疑問,真的公主哪去了,現在,這個疑問總算得到了解答,看到公主平安事的站在自己面前,也讓他到嗓子眼里的心總算是落了下去。
    “恕罪?!”肖香垂目俯視著跪在自己腳前的周聰,冷冷說道:“周聰,如果本宮未用替身,那么今日橫尸街頭的可就是本宮自己了吧!身為郡,你罪可恕!”
    說著話,她一甩袖子,大步從周聰身邊走后,臨進郡府前,她還特意環指周圍的川兵川將們,氣惱道:“都是一群有眼珠的廢物!”
    知道她確是公主,眾川軍不被嚇出一身的冷汗,一個個搭拉著腦袋,大氣都不敢喘。
    至于郡周聰,已經嚇癱在地上,肖香以及手下人都進入郡府好一會,他仍呆跪在地上,還是左右的手下人上來攙扶,才把他強拉起來。
    且說在遠處街道拐角處觀察的唐寅等人,見到肖香進了郡府,他們紛紛縮回頭來,圍攏在一起,低聲商議起來。
    “肖香安然恙,想必大章城用不了多久就會解除戒嚴,到時,我們也就可以出城了。”阿四低聲說道。
    “未必!”唐寅倒不是那么看,他若有所思地說道:“行刺公主不是件小事,即便沒有成功,只殺了個替身,此事也不會善了,必定要追查到底。”
    尹蘭搖頭而笑,說道:“刺客明顯是有備而來,行刺之后,估計早就跑出城了,哪還會被困在城內?!川軍封城,實乃多此一舉。”
    唐寅笑而未語,眼珠轉動片刻,他話鋒一轉,說道:“我們得潛入郡府去打探一下,查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川軍又要作何舉動。”
    任笑和常封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后者說道:“公主身邊的靈武高手又有增加,只怕我們還未靠近公主,就先被對方察覺到了。”
    “所以說得先散掉靈氣,然后再潛入郡府!”唐寅早就考慮過這一點。
    聽聞這話,眾人倒吸口涼氣,散掉靈氣后再潛入郡府,那自身的安全連點畢都沒有,一旦被人現,就只有坐以待斃的份了。
    尹蘭和阿三阿四連連搖頭,齊聲說道:“大王萬萬不可,這樣太危險了!”
    “不如虎穴,又焉得虎子!”唐寅含笑說道:“肖香能想到用替身,必然是對刺客有所覺察,我想,她也應該會知道刺客背后的主謀是誰,既然我們找不到刺客,也只能從肖香身上下手了。”
    “可是,郡府防備森嚴,我們又要散掉靈氣,根本沒有接近肖香的可能!”尹蘭急聲說道。
    唐寅面色一正,環視眾人,幽幽說道:“你們不能,但是我能。”即便沒有靈武,唐寅自身的身手也是極為厲害的,再加上他經過數次的脫胎換骨,自身的健壯早已遠勝從前。
    聽他的意思是要自己一個人去冒險,人們臉色同是一變。
    尹蘭下意識地握住唐寅的手掌,聲音顫抖著說道:“大王怎能自己進去?萬一……萬一……”說到這里,她沒有再說下去。
    唐寅沖著尹蘭一笑,拍拍她的胳膊,并把自己的手抽出來,說道:“論潛行,尤其是在散掉靈氣之后,你們沒人比我更在行,如果我們一起進去,反而目標太大,容易暴露,只我一人剛剛好,放心吧,沒事的,何況還有你們在外面接應我,倘若真生意外,我大可以逃出來嘛!”
    聽他說得輕松,可是真做起來,又哪會怎么容易?見眾人仍是滿臉的猶豫和擔憂之色,唐寅振作精神,正色說道:“就這么定了,不必再勸!”
    說著話,他仰頭望天,說道:“現在天近傍晚,等入夜之后,我便潛入郡府!”
    眾人誰都沒有應話,面面相覷,沉默不語。他們還是認為讓唐寅一人去冒險不妥當,不過,唐寅的脾氣他們也了解,他認準了的事,基本上沒人能夠改變。
    長話短說,等到入夜,唐寅脫掉身上的盔甲,只著川軍的軍裝,然后又把過于寬松的地方略微緊了緊,感覺整理穩妥了,這才向尹蘭等人點點頭,低聲說道:“我要進去了!”
    尹蘭咬著嘴唇沒有說話,只是眼巴巴地看著他,消他還能改變注意。阿三阿四說道:“大王可要多加小心啊!”
    唐寅點點頭,向他們揚頭道:“你們在外面也得小心點,若遇到巡邏的川軍,能避則避,若實在避不開,也盡量不要開口說話。”
    “是!”眾人齊齊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該交代的都交代完,唐寅這才收斂心神,先是靠近墻根下靜靜聆聽里面的動靜,然后隨手抓起兩塊石頭,飛身跳上院墻。
    蹲在院墻上,唐寅可沒有馬上翻進去,而是把手里的一塊石子先出去。
    石子落在院中的地上,出啪的一聲輕響,等了一會,院子里平靜依然,沒有生任何的異樣,唐寅這才跳進院內。
    別看他散掉了靈氣,但身法還是那么的敏捷,從三米高的院墻上跳下來,就如同二兩棉花落地似的,所出的響聲都沒有他先前扔出的那憐子落地聲大。
    進到院內,唐寅立刻蹲在墻根下方的陰影中,兩眼瞇縫著,閃爍出微微的綠光,仔細地巡視周圍。
    這里是郡府的偏院,沒什么人住,十分幽靜,即看不到守衛,又看不到路過的下人,即便路邊的石燈臺也沒有被點燃,整個院落看上去黑漆漆的一片。
    唐寅在心里默默推算,這個時候,郡款待肖香的宴席差不多也該結束,如果她沒有休息,那么必然是在郡府的正廳議事。
    想到這里,他慢慢站起身形,先是小心翼翼的緩步前行,沒有現異常,隨即加快步伐,動作迅地向郡府正廳方向而去。
    出了偏院,再想繼續潛行,已變得不再那么容易。路邊的石燈臺已全部被點燃,每隔幾步便能看到站崗的軍兵,而巡邏的軍兵更多,一隊接著一隊。
    唐寅不敢走郡府內的道路,只能緊緊貼著墻根,借助草木和陰影的遮擋,走走停,緩慢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