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07

  第八零七章
    凌云山一帶地形險峻,容易設伏,尤其適合少量刺客設伏打襲擊。【】【絕對權力】不過,隊伍行過凌云山時并沒有生意外,暢行阻地悉數通過。
    過了凌云山,接下來的路程便平坦了許多,按照唐寅推算,再有兩天的工夫,肖香的儀仗足可以走出邊陽郡,進入到升平郡地界,到時,自己也該返回風國了。
    長話短說,兩日后,儀仗隊伍順利抵達邊陽郡和升平郡的交界處,再往前行里左右,就是升平郡通縣的樂沙城。
    此時,天色已暗,儀仗隊伍的主將特意詢問肖香,是趁夜前行里進住樂沙,或是原地駐扎,等明日天亮再趕路。
    夜間行軍,多有不便,也容易被刺客鉆了空子,肖香考慮片刻,責令主將,原地扎營,今夜己方就露宿在野外。
    主將沒有異議,領命而去,將儀仗隊伍帶到距離官道不遠的樹林當中,于林中安營扎寨,并親自指揮手下的川兵川將在營地四周布防。
    隊伍在此地只是臨時居住一晚,營地很簡陋,只支起幾頂帳篷,公主和隨行的護衛休息,大多數的將士都是直接躺在草地上,枕兵和衣而睡。
    唐寅、尹蘭、阿三阿四、任笑、常封六人也在營地當中,他們坐在一堆篝火的周圍,低聲商議著接下來的行程。
    阿三低聲問道:“大王,現在公主儀仗已經平安進入升平郡,我們是不是也該回國了?”
    尹蘭大點其頭,接道:“這一路走來,十分太平,看樣子刺客應該不會再出現,我們得及早回國才是,不然再繼續深入下去,只怕以后難以脫身。”
    這次唐寅沒有再反對,他點點頭,應道:“好!等到明天,儀仗去往樂沙城時,我們找機會返回邊陽郡。”
    聽聞他終于同意回國,眾人臉上皆露出喜色,畢竟川國國內太危險,能早一點離開,就少一分危險。
    他們正說著話,有兩名川兵走了過來,眾人舉目一瞧,都是‘老熟人’了,這些日子,唐寅等人和他們都是走在儀仗隊伍的最后面。
    兩名川兵一長一少,年輕的還不到二十,年長的那位則年近四十。兩人笑呵呵地走過來,笑問道:“兄弟們在聊什么?”
    尹蘭等人紛紛閉嘴,誰都沒有接話。唐寅含笑揚起頭來,笑道:“沒什么,只是說說路上遇到的新鮮事。”
    “哦!”年長的川兵在唐寅身邊坐下,然后環視眾人一眼,搖頭說道:“你的這幾個兄弟似乎都不怎么愛說話啊!”
    唐寅仰面而笑,順著他的話說道:“是啊,他們都是悶葫蘆,只有我的話最多。”
    年長川兵也樂了,等了片刻,他收斂笑容,輕嘆口氣,說道:“小兄弟,老哥是來向你辭行的。明日到了樂沙,我們也就該回郡城了,這些天相處,我們也算投緣,只是,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再見了。”
    他要不說,唐寅都差點忘了,儀仗中的川兵有相當多一部分是邊陽郡的郡軍,現在到了升平郡地界,保護公主的工作自然要由該地的地方軍接手,邊陽郡郡軍也得撤回本郡了。
    他微微一笑,拍了拍這名老兵的肩膀,說道:“我們也要回邊陽郡戍邊的,等路過郡城的時候,我和兄弟們再去探望老哥你!”
    “如此甚好!”老兵喜笑顏開地說道:“到時可千萬記得要來找我,老哥我做東,招待你們兄弟!”
    “哈哈!”唐寅笑道:“那我就代兄弟們先多謝老哥了。”
    “還和老哥客氣什么!”
    老兵又和唐寅閑聊了一會,這才起身離去。等他走后,唐寅向眾人擺擺手,說道:“時間不早,大家也快點休息,明日,我們恐怕得趕一天的路,今晚得養足了精神才行。”
    眾人紛紛點頭,一個個在篝火旁躺了下來。唐寅睡得很快,躺下沒過多久,呼吸就變得冗長而勻稱。
    不管在什么環境下,以最短的時間進入睡眠狀態,最大可能的恢復精力和體力,這也是他多年來養成的好習慣。
    夜,烏云遮月,營地中的篝火漸漸變弱,最后相繼熄滅,林中開始變成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等到五更天的時候,睡夢中的唐寅突然睜開眼睛,他躺在原地沒動,等了片刻,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他并沒有聽到異響,更沒有看到敵人,但他卻敏銳地嗅到一股血腥味,營地周圍茂密的叢林里不知何時已充滿濃濃的殺氣。
    有敵人!這是唐寅的第一反應,他下意識地扣住肋下的佩劍,向外拔出一截。沙!劍鋒出鞘,出細微的聲響,不過,這個細微的聲響已足可以將周圍的尹蘭等人驚醒。
    人們不約而同地睜開眼睛,看見唐寅仍躺在地上,不過佩劍也拔出一半,劍鋒在夜色中正閃爍著陰森的寒光。
    “大……”尹蘭身子一震,向要坐起身問,唐寅搶先出噓的一聲,示意尹蘭不要說話,也不要動。
    見唐寅面色凝重,瞇縫起來的虎目不時流淌過銳光,即便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但眾人也能猜出個大概。他們身子同是一僵,按照唐寅的意思,一動不動地躺在原地。
    等了大概有兩三分鐘的時間,人們仍未現異樣,任笑忍不住細聲問道:“殿下,怎么了?”
    “有人死了,林中可能有敵人!”唐寅同樣細聲說道。
    有敵人?眾人心頭一驚,下意識地轉動眼珠,向四周的樹林里看去。
    林子里黑漆漆,靜悄悄,目光所及之處,除了黑暗就還是黑暗,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即便是常封,都未能察覺到林子里到底有什么問題。
    常封的感知能力極為敏銳,只要他的附近有修靈者存在,皆逃不過他的感知。可是川軍當中有許多修靈者,他們分散在營地的四周布防,就算真來了偷襲的刺客,單靠對方身上散出的靈壓他也分辨不出來那究竟是刺客還是川軍。
    唐寅的感覺并沒錯,林子里確實出現了刺客,而且還不是一、兩個人,而是數十上人之多的刺客。
    這群刺客,數量驚人,一個個皆罩有黑色的靈鎧,手中持著鋼弓,尤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還混有大批的黑暗修靈者。
    刺客們對川軍的布防似乎了如指掌,論是明哨、暗哨,其所在的位置他們都了然于胸,人還沒到,靈箭已先行射出。
    他們所射的靈箭力道太大,射也太快,站崗、放哨的川兵大多都是在毫反應的情況下被他們一一射殺。
    而且這些刺客的箭法精準得驚人,箭須,皆能命中對方的脖頸,使川兵在中箭之后當場斃命,連叫聲都不出來。
    他們在林中足足殺掉余名川兵,可由始至終,樹林中沒有出半點聲響,更沒有驚動營地里正在休息的川軍主力。
    刺客漸漸接近營地,嗖,隨著急促的破風聲,又有一支靈箭射出,一名正蹲在樹梢上放哨的川兵被這一箭直接命中喉嚨,靈箭穿透他的脖子,深深釘在樹木中,那川兵的尸體立而不倒,直接被釘在樹上。
    靈箭穿透人體的悶響聲終于驚動在營地門口站崗的川兵,幾名川兵面面相覷,然后高舉著火把,不約而同地向樹林中走去。
    正往前走著,一名川兵忽聽到滴答一聲,似乎有什么東西落到自己的頭盔上,他本能反應地抬手摸了摸,頭盔上黏糊糊的,把手放下來一看,掌心里通紅一片。
    是血!川兵嚇了一哆嗦,急忙抬頭上望,只見一名川兵的尸體掛著樹干上,雙腿懸空,來回打晃,鮮血順著他的盔甲一直流到腳尖,又由腳尖不斷地滴淌下來。
    啊?川兵腦袋嗡了一聲,張大嘴邊,正要尖叫,可是猛然間,在他們幾人的周圍突然出現數條黑影,他們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在一連串的寒光閃過后,人們已同時撲倒在血泊當中。
    暗系修靈者就是天生的刺客,暗影飄移令他們神出鬼沒,形同鬼魅。殺光這幾名川兵,刺客們環視一周,沒有再看到其他川兵,這才向后方招了招手。
    只聽樹林里沙沙聲響,走出來密壓壓一大群修靈者,沒有人說話,眾人動作統一,紛紛背起手中的鋼弓,抽出肋下的佩刀,一個個卯足力氣向營地內沖了過去。
    即便是在營地內部,也有站崗或巡邏的川兵,當刺客們沖到肖香下榻的營帳附近時,正好和一隊巡邏此地的川兵碰了個正著。
    在己方大營的深處,突然看到前方快奔來這么一大群的黑影,川兵們一時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也分辨不清他們是敵是友。
    可是還不等他們問,滿天的電光已先飛射過來,等電光掠過之后,再看這隊川兵,每個人深上皆插滿了靈刀,一個個就像刺猬似的倒在血泊里。
    黑影們度不減,繼續向前飛奔,當他們從川兵尸體旁跑過時,順勢再一一拔出各自的靈刀。
    這些人,與其說是刺客,倒不如說是受過嚴格正規化訓練的軍隊,行動統一,配合嫻熟,相互之間甚至都到了須言語溝通便可達到一致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