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8

  第八零八章
    刺客聲息的殺進川軍營地當中,直奔肖香所在的營帳而來。[]這里的營帳共有五座,他們卻好像早就知道肖香在哪座營帳里。
    等他們來到肖香營帳的近前后,立刻散開,將營帳團團包圍起來,而后分出兩人,著靈刀,小心翼翼地走向營帳的帳門。
    兩人來到帳門前,其中一人以靈刀挑開帳簾,另一人則身形一側,閃入營帳之內。他剛剛進來,耳輪中就聽身側傳來一聲斷喝,緊接著,勁風向他頭頂襲來。
    這名刺客反應也快,想都沒想,第一時間橫起手中的靈刀。
    只聽得當啷一聲脆響,一把靈劍狠狠砍在他的靈刀上。刺客的修為不弱,但出劍之人的修為更高,這勢大力沉的一劍,直接把刺客震跪在地。
    還沒等他站起身還擊,營帳里突然之間燈火通明,刺客抬頭再看,原來營帳里早已經站滿了人,而且全是肖香的護衛,剛才出劍之人,就是她的護衛之一。
    原來對方已有所察覺!那刺客使出全力,將手中靈刀全力向外一揮,推開壓在刀鋒上的靈劍,接著,他又大吼一聲,不管不顧地直接殺向人群當中的肖香。
    人未到,靈波先射出,狹長的靈波在空中打著橫,掃向肖香。未等靈波掃到肖香近前,一名護衛已搶先出劍,立劈華山的凌空虛斬,同有一道靈波激射而出。
    嘭!兩道靈波接觸到一起,撞了個粉碎,營帳里勁氣橫飛,一時間,帳篷就像只充了氣的氣球,從外面看,鼓得圓滾滾的。
    一擊不中,刺客度也未減,仍是沖向肖香。
    眾侍衛們紛紛出劍,撲、撲、撲,劍鋒破甲入肉之聲連成一片,再看那名刺客,渾身上下至少中了十多劍,劍劍都是由他身前入,在他背后探出。
    刺客慘叫一聲,直到死,他還是拼盡最后一口力氣,把靈刀惡狠狠甩出,飛取人群中央的肖香。shouda8
    當啷!當靈刀穿過人群,射到肖香面前時,站在她身邊的邢元出劍招架,隨著一聲脆響,靈刀被開,打著旋向上飛出,又是撲的一聲悶響,靈刀將帳篷的篷頂劃開一條大口子,直接飛到帳外。
    看著慘死于自己身前的刺客,還有那對直到死都瞪得滾圓的眼睛,連肖香都不由得為之動容。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死士,為了殺自己,連性命都可以不要!
    她心里正琢磨著,忽然之間,營帳的四周傳來一陣沙沙聲,篷布被人從外面紛紛劃開,緊接著,數的刺客竄了進來,與此同時,一道道靈波、靈刃、靈刺紛紛向肖香席卷而來。
    肖香身邊的護衛們也不白給,這些人,都是肖軒精挑細選出來的王廷護衛,個個都有一身精湛的靈武。人們紛紛吶喊出聲,各自施放靈武技能,與殺進來的刺客戰到一處。
    現在,刺客們已不再是暗中行刺,而是演變成了明攻。
    肖香的營帳在混戰當中已變成了碎布,放眼望去,她的周圍到處都有交戰,到處都有修靈者在互相拼殺,現場又豈是一個混亂所能形容。
    如此亂戰,自然也驚動了整座營地里的川軍,數的川軍吶喊著沖殺過來,可是,川軍當中的修靈者大多已被派到營外站崗警戒,并被刺客們逐個擊殺,現在留在營內的基本上都是些普通的士卒,他們沖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外圍的刺客們對他們下了死手,人們如同下山的猛虎,殺入川軍人群里,靈刃在手,上下翻飛,直把周圍的川兵砍倒一片又一片。
    且說處于戰團最中央的肖香,她是刺客們要的攻擊目標。刺客本就人多,靈武也高強,要命的是,這些人還個個都是死士,為了殺掉肖香,完全不顧自己的死活,拼命往上沖殺。肖香周圍的護衛們已漸漸開始不敵,不時有人中招慘叫著摔倒在地。
    邢元和錢南二人拼死護衛著肖香,全力向外突圍,可是想沖出刺客的包圍圈又談何容易,二人掩護著肖香連續向外沖了三次,可都被刺客給頂了回來。
    眼看著護衛們越戰越少,刺客越來越多,而外面的軍兵們卻根本沖不進來,邢元和錢南也只能豁出去了,二人叫過來附近的幾名護衛,一同掩護肖香,再做一次突圍。
    他們拼死向外沖殺,刺客們則是拼死抵御,隨著他們的移動,刺客的包圍圈也在快地移動著。雙方由川營的正中央一直打到川營的邊緣。
    見到前方不遠處就是黑漆漆的樹林,邢元精神為之一振,向錢南和幾名護衛大聲喝道:“快掩護公主進樹林!”
    只要能進入林子里,他們就有地方隱藏了,哪怕刺客的人數再多,也不可能把這么一大片樹林都搜遍。
    刺客當然也明白若是肖香成功逃進樹林里再想找到她可就難上加難,人們了瘋似的動搶攻,阻止肖香等人進樹林。
    有三名刺客從后面追了上來,其中有兩人是暗系修靈者,他倆率先難,以暗影飄移閃到肖香近前,雙刀齊出,分取她的脖頸和胸口。
    肖香嚇得連連后退,可是她的度又怎能快得過刺客的刀,就在靈刀近身前的瞬間,邢元和錢南在關鍵時刻相繼竄了過來,雙劍剛好擋開了雙刀。
    錢南手舞靈劍,頭也不回地大聲喝道:“邢先生,你掩護公主先走,這里我來斷后!”
    邢元動容,皺了皺眉頭,最后還是將牙關一咬,單手扣住肖香的手臂,急聲道:“走!”說話之間,他拉著肖香向前沖去。
    眼睜睜看著煮熟的鴨子要從鍋里飛走,刺客們窮追不舍,其中一人度最快,跑在最前面,想從錢南的身邊掠過,不過錢南的度也不滿,后者橫著掃出一腳,正掄在那人的腳面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那人的身子猶如皮球一般飛出去,等他落地后,再看他的腳面,靈鎧破碎,腳踝折斷,已不自然的向一旁彎去。
    見狀,刺客們只能重新把目標鎖定在錢南身上,一名暗系修靈者直接閃到他的背后,靈刀直取他的后心。
    錢南仿佛腦后長了眼睛似的,身形先是一側,讓開對方的鋒芒,緊接著,回手一探,正扣住那名暗系修靈者的脖子上。
    他猛然大吼一聲,運足臂力,單手將其輪了起來。只聽轟的一聲,這名暗系修靈者被錢南重重摔在地上,不等他爬起身形,錢南一腳踩踏在他的胸口上。
    隨著咔嚓的脆響聲,那人胸前的靈鎧俱碎,胸膛都向下凹陷好大一個坑,七竅噴血,當場斃命。
    剛剛殺掉這名刺客,錢南的兩側又竄上來二人,這兩位,人未到,已先施放出靈武技能。錢南也不避讓,咆哮出聲,施展出兵之靈變,以靈變后的靈兵硬接對方的技能。
    在滿天的電光飛射當中,那兩名刺客雙雙從半空中摔落下來,再看他二人的身子,如同破布娃娃似的,千瘡孔,已不成人形。
    現在的錢南已把壓箱底的本事都使了出來,他不求能殺退刺客,只求能為肖香爭取更多的逃命時間。
    在錢南的兵之靈變下,刺客們先后折損五人,接下來,眾人不敢再輕易靠前。
    人們相互看了看,而后,心有靈犀的連連后退,等他們退到錢南的攻擊范圍之外后,眾刺客不約而同地將手中靈刀高高舉起,人號司令,卻一同把手中的靈刀投擲出去。
    錢南心頭一驚,舉目望去,一把把靈刀在空中打著旋,鋪天蓋地的奔自己而來,密集得都讓人找不到閃躲空間。他大喝一聲,奮力揮舞手中靈劍,撥打刺客投擲過來的靈兵。
    當啷、當啷!在錢南的身邊連續傳出鐵器碰撞的脆響聲,可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再厲害,又如何能抵擋得住那么多的靈兵。
    在他連續擋下六、七把靈兵后,只一眼沒看到,便讓一把靈刀釘在他的肩頭。
    靈刀的力道太大,直接貫穿他前后兩層靈鎧,刀尖在他背后探了出來,錢南痛叫一聲,向后倒退一步,可就在他退出這一步的時間里,又有三把靈刀釘在他的身上。
    刀刀都是致命的一擊,錢南受其沖力,不由自主地又倒退三大步,此時再看他,肩膀、胸口、小腹觸目驚心的插著四把靈刀,鮮血將他身上白色的靈鎧已染成猩紅色。
    他在原地搖搖欲墜,身子連續打晃,最后實在支撐不住,以靈劍支地,單膝跪倒。
    刺客們見狀,再不耽擱,蜂擁而上,于錢南的身邊紛紛撿起各自的靈刀,又從他身邊直接掠過,閃進樹林中去追殺逃走的肖香。
    普通人若受錢南這么重的傷,當場就得斃命,但他畢竟是修為高深的修靈者,體內的靈氣還能護住他的心脈,讓他有一息尚存。
    他神智已經模糊,可跪在地上,仍在喃喃說道:“保護公主……”說話時,他眼睛瞪得滾圓,看著身邊一個個呼嘯而過的刺客們,以靈劍支撐著身子還掙扎著站起來。
    這時候,一名刺客快步走到他的近前,陰冷的目光看了看他,伸出手來,抓住插在他身上的一把靈刀,用力向外一拔,就聽撲的一聲,一道血箭也跟著噴射而出。
    那刺客片刻都未猶豫,反手又是一刀,正削在錢南的脖子上。電光掠過,人頭落地,頭的尸體站在原地好一會才直挺挺地倒下,刺客看也沒再看他,直接踩著尸體刀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