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09

  第八零九章
    像錢南這種級別的修靈者,若是在兩軍廝殺的戰場上,不知道會給對方造成多大的殺傷呢,可是現在,他卻死在了刺客的手上,這也正是內耗的可怕。【】
    刺客們沖進樹林當中,對先前逃進去的肖香和邢元二人展開追殺。
    邢元的靈武和錢南相差不多,就算是帶著肖香,奔跑起來的度也極快,可即便如此,他倆仍被十數名刺客追上了。
    這波刺客有十五、六人,光明系修靈者和暗系修靈者各半,等他們現肖香和邢元的身影時,暗系修靈者們以暗影飄移閃到他倆的正前方,堵住他二人的去路,光明系修靈者則隨后跟上,封堵住他倆的退路,只是一瞬間,刺客們便對他倆形成包夾合圍之勢。
    依舊是人說話,刺客們盯著肖香,一個個目現精光,不約而同地抬起手中刀,鋒芒一致對準她。
    周圍有如此之多的刺客,而自己的身邊卻只剩下邢元一個人,要說肖香心里不怕那絕對是騙人的,可她身為一國公主的尊嚴不允許她求饒,更不允許她露出一絲一毫的膽怯之色。
    在眾敵環繞之下,肖香強作鎮定,她深吸口氣,震聲喝問道:“你們是本宮的哪位兄弟姐妹派來的?要殺本宮,也得讓本宮死個明白!”
    沒人回答她的問題,一名暗系修靈者刺客沉喝一聲,率先難,靈刀向前直刺,取肖香的脖頸。
    肖香連人家是如何出的刀都沒看清楚,靈刀的刀尖便已刺到她近前,她花容失色,本能的倒退一步,關鍵時刻,還是邢元奮力出劍,把刺向肖香的靈刀硬生生開,緊接著,他回手又是一劍,反削刺客的腦袋。
    刺客豎劍招架,就聽當啷一聲金鳴聲,黑漆漆的樹林中乍現出一團刺眼的火星子,刺客雙腳貼在地面,足足向后滑出兩米多遠才把身形穩住。shouda8
    再看地上,露出兩道長長的劃痕,刺客手掌的靈鎧則直接被震碎,迸裂開的虎口滲出鮮血,順著他的指尖正不停的滴落在地。
    周圍的刺客們紛紛瞇縫著眼睛,現場的靈壓也隨之開始倍增,很快,刺客們緩緩后退,與此同時,抬起的靈刀又都紛紛放下,背于身后。
    邢元還沒弄清楚對方要干什么,猛然間,刺客們一同把背于身后的靈刀甩飛出去,靈刀在空中打旋,掛著刺耳的呼嘯,由四面八方飛向肖香和邢元二人。
    如果此時邢元只是一個人,他想自保倒也容易,關鍵是他還得保護肖香。眼看著一把把飛轉的靈刀呼嘯而來,邢元大喝一聲,使出吃奶的力氣,連續施放靈武技能。
    只聽場上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飛射過來的十余把靈刀被他連續施放的四記靈亂風全部擋了下來,靈刀受靈刃的碰撞,在空中紛紛落到地,邢元還沒來得及緩過這口氣,周圍的刺客們已一擁而上,撿起各自靈刀的同時,又分別攻向肖香和邢元。
    一口氣施放四記靈亂風,就算邢元這種級別的修靈者也難以承擔,現在他正處于前力已盡、后力不足的時候,連自保都困難,就更別說去救援肖香了。
    眼看著刺客的靈刀距離肖香越來越近,而邢元自己又被數名刺客牢牢困住,他心急如焚的出一聲咆哮,可惜卻計可施。
    就在肖香陷入絕境、性命垂危之時,在她的身邊突然多出一名川兵的身影,在場的眾人包括肖香自己,誰都沒看清楚他是怎么出現的。
    這人出手如電,攬住肖香的腰身,在數把靈刀刺到近前的一瞬間,他騰空躍起,這一跳,足足向上竄出兩三米高,人還在空中,順勢抓住一根樹杈,身子借著慣性又向外一蕩,抱著肖香直接跳出了刺客的包圍圈。
    他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迅猛敏捷的好像靈猿一般。
    半路突然殺出個程咬金,刺客們呆住了,邢元也傻眼了。他停頓片刻后,以為公主是被刺客所挾持,雙目充血、須皆張,大吼一聲向那名川兵猛沖過去。
    不過,邢元剛沖出去的身形立刻被周圍的刺客們擋了下來,與此同時,刺客分出七人,著靈刀,一步步向那名川兵走了過去。
    這名川兵黑巾蒙面,即未罩靈鎧,手中也沒有武器,看上去就和普通士卒一樣,但刺客們都能感覺得出來,此人身上的靈壓太強了,強大到沒等交手便先讓人心生恐怖的程度。
    此人究竟是誰?公主儀仗當中怎會暗藏如此厲害的高手?為何己方的情報沒有任何的及?刺客們心中充滿不解,可是他們的腳步并沒有停,七個人,呈扇形散開,緩緩*近。
    別說他們猜測不出這名川兵的具體身份,即便被他所搭救的肖香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她仰起頭來,茫然看著這個正摟著自己腰身的‘小兵’,忍不住疑問道:“你是誰?”
    他沒有回話,而是看向對面走過來的刺客們,慢悠悠地說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也不要*我出手,至少,可以保下你們的性命。”
    好熟悉的聲音!肖香心頭一驚,怔了少許,她猛然瞪大眼睛,難以置信、膛目結舌地叫道:“你是……”
    她話才剛剛出口,那名川兵摟住她腰身的手臂突然縮緊,而后他微微垂頭,在肖香耳邊低聲說道:“你自己知道就好,但不要聲張。”
    本來她還有些不確定,畢竟他的聲音自己是很熟悉,但口音卻已完全不同,是標準的川人口音,不過聽他這么說,她已可以肯定,這名川兵打扮的人,就是風王唐寅沒錯!
    他怎么會在川國國內?又怎么跑到自己身邊來了?肖香心中充滿疑問,不過很快她心中的不解便被氣惱所取代。
    唐寅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些吧,不僅跑到了川國,還跑到自己身邊來了,難道他就不怕暴露嗎?
    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氣唐寅太沒把川國放在眼里,還是氣他拿他自己的性命當兒戲。
    此時,肖香倒是把周圍的刺客都忘光了,心思都放在眼前的這名‘川兵’身上。
    不過刺客顯然不想給她刨根問底的機會,人們紛紛斷喝一聲,故伎重演,再次拋出手中的靈刀,一齊射向那名川兵和肖香。
    “哼。”他出輕輕一聲的哼笑,也沒見他有什么動作,靈劍卻已神奇般地出現在他的掌中。
    瞇眼看著仰面飛來的靈刀,他的靈劍連續刺出。耳輪中就聽一連串的叮當聲,七把靈刀,全部反落地。
    他的出劍太快,以至于他連出七劍,但在旁人看來,就好像只刺出一劍似的,而這一劍卻把七把靈刀全部打落在地。
    刺客們見狀臉色同是一變,向前*近的身形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他們對戰過的靈武高手并不少,但像眼前這人這般厲害又可怕的,還從未遇到過。
    難得的,刺客們心中竟然也生出一股寒意,一個個站在原地,冷冷瞪著那名川兵,可遲遲沒有作出下一步的舉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落在地上的靈刀已開始出絲絲的聲響,不停有白色的霧氣從靈刀的刀身上散出來。由于長時間沒有靈氣注入,靈刀的形態已開始變為普通的鋼刀。
    這時候,一名刺客最先按耐不住,他悶不吭聲的向前沖去,箭步竄到地上的一把鋼刀近前,探臂膀將其抓起。
    可是,他才剛剛握刀在手,摟抱著肖香的那名川兵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他的面前,冷冰冰的靈劍情地刺進他的胸口,由他前心入,劍鋒在其后心探了出來。
    靜。現場靜得可怕。
    撲通!刺客的尸體直挺挺的摔到在地,四肢只抽搐了幾下便沒了動靜,涌出來的鮮血瞬間將地面染紅好大一片。幾乎同一時間,后面的那些刺客們也不約而同地響起一片吸氣聲。
    對方是暗系修靈者,這點他們能夠感知得到,但對方懷中還抱著個肖香,不可能施展的出暗影飄移,也就是說他完全依靠自身的身法沖到己方的同伴面前再一劍把他刺死的。
    不可思議的劍快,更加不可思議的身法,度之快,簡直都到了可以和暗影飄移向媲美的程度。
    須再過去做任何的交手,此時刺客們已然喪失繼續戰下去的斗志。對方的實力已完全出他們可應付的能力范圍,不是光靠不怕死強行圍攻就能殺得掉的,即便這批刺客都是死士,但也沒人愿意做畏的犧牲。
    眾人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地緩緩后退,不知道其中何人出一聲尖銳的哨音,緊接著,眾刺客一同散開,分向各個方向竄進密林當中。
    “不能讓他們這么跑了,你趕緊去抓住他們……”肖香終于回過神來,用力推著那名川兵的胸甲,急聲大叫道。
    川兵并沒有要按她命令行事的意思,他慢悠悠地說道:“那就是你的問題了,不過你得記住一點,這次,你欠我一條命。”
    說話之間,這名川兵放開肖香,轉身便要離去。
    見狀,肖香哪肯放他走,伸手把他背后的披風抓住,另外,邢元業已搶先一步,攔住他的去路,上下打量他的同時,喝問道:“閣下到底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