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10

  第八一十章
    上官元讓接受梁啟的指派,同意率領五千士卒做勾引敵軍的誘餌。【】[]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梁啟特意把軍中大半的車輛撥給上官元讓,讓他帶著車走,并特意令人在車輛的四角以及車身上多綁一些火把,如此一來,可讓隊伍看起來壯大好幾倍。除此之外,五千士卒也是輕裝上陣,每人皆拿有兩支火把。
    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完,梁啟把上官元讓拉到自己近前,小心翼翼地叮囑道:“元讓,一旦桓軍的大隊人馬來攻,不可與其交戰,立刻向死谷方向撤退,所有車輛盡管遺棄,車上的輜重和糧草也須帶走……”
    上官元讓挑起眉毛,質問道:“難道把我軍的東西統統都送給桓軍?”
    梁啟一笑,說道:“只是暫存到桓軍那里,日后我們還會取回來的。”
    等把桓軍全殲,不僅己方的物資能全部奪回,桓軍的物資也會變成己方的。
    上官元讓反應過來,點點頭,應道:“好,我聽你的。”
    “車輛盡量橫在路中,可擋敵軍馬隊,撤退中,如果敵軍實在追的太緊,可分一部分兄弟留下斷后。”梁啟低聲說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是犧牲一小部分人,來薄大部分人,這也是梁啟一貫的戰術思想。
    對這一點,上官元讓法茍同,但也不和梁啟爭執,他揮手說道:“我知道該怎么做,如果沒有其它的事要交代,我可要走了。”
    梁啟看著上官元讓縱身上馬,他深吸口氣,正色說道:“元讓……務必多加小心。”
    上官元讓哼笑一聲,說道:“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別到時候我把敵軍引入死谷,又被人家突圍出去了。”
    梁啟這回倒是一本正經的點點頭,說道:“元讓醒的極是。”
    如此謙卑的梁啟很是少見,上官元讓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隨后搖搖頭,在馬上略微拱了拱手,然后撥轉馬頭,率隊而去。
    五千風軍的隊伍,其中夾雜著數以千計的車輛,每輛車都捆綁著兩大排火把,就連拉車的馬匹都未閑著,身上還斜插著數量不一的火把,整支隊伍,人數不多,但隊列極長,走到山路中,一眼都望不到邊,真好象一條長長的火龍。
    當風軍接近到桓營十里左右的時候,桓軍探子看到的就是這般場景。
    天色太黑,他們看不到人,只能看清楚火把,確認敵軍的數量也是按照火把來做推算的。
    徐青是人又不是神仙,他哪能算到風軍內有莫國向導,更不可能算到后方浩浩蕩蕩而來的風軍主力其實只有五千人而已§青一聲令下,桓軍上下齊動,先殺出的是十萬人,作為前軍打頭陣,由桓軍大將曹侯和李奢二人統帥,徐青則率領余下的五萬桓軍殿后,隨后策應前軍作戰。
    且說曹侯和李奢,出了大營后,帶著十萬桓軍,如排山倒海一般展開急行軍,迎著后方而來的風軍殺去。
    下面的步兵度已經夠快的了,可曹侯還是嫌其度慢,出營不久,他便帶上一萬騎兵,搶先沖殺出去。
    在曹侯看來,風軍剛經過一場惡戰,又遠道急行而來,早已是疲憊之師,上到戰場后不堪一擊。李奢和曹侯想的差不多,見曹侯沖的急促,他生怕功勞都被曹侯奪了去,急忙也跟了過去。
    騎兵度比步兵要快得多,才狂奔了小半個時辰,跑在最前面的騎兵們便紛紛退下來。曹侯見狀,催馬沖上前去,喝問道:“怎么不走了?”
    “回稟將軍,前面……前面……”
    眾騎兵們目視前方,結結巴巴地說不去話來。
    曹侯揮臂拂了拂面前的塵土,攏目向前觀望,好嘛,只見遠處的山路之間,燈球火把,亮子油松,數量之眾,只能看得清隊前,看不到隊尾,草草估算,對方的兵力至少在八萬以上。
    果然是風軍主力!曹侯非但未驚,反而還咧嘴笑了,現在敵軍正在行軍,而山路狹窄,隊列延伸數里之長,人數雖眾,卻法集中,這不正是騎兵展開沖鋒的絕佳機會嗎?
    他坐在馬上,仰面哈哈大笑,喃喃說道:“這次合該我立功啊!”說著話,他對周圍的將士大喝道:“山路狹窄崎嶇,風軍法排列戰陣,形勢對我騎兵極為有利,兄弟們隨我沖殺過去,蕩平敵軍!”
    “殺——”
    此時桓騎兵們也是斗志昂揚,信心倍,齊聲吶喊,氣勢如宏。
    曹侯不再耽擱,從馬鞍的得勝橋上摘下長刀,向前一指,振聲道:“兄弟們,沖!”
    嘩——他一聲令下,萬余騎一擁而上,順著山路殺了過去。
    曹侯所統帥的騎兵度夠快,而風軍的情報也不慢,天眼和地的探子第一時間把桓騎兵沖來的消息回傳給上官元讓。
    聽聞之后,上官元讓沉思了片刻,問探子道:“敵軍來了多少人?”
    “元讓將軍,有萬余騎!”
    “只有萬余騎?”上官元讓挑起眉毛問道。
    “是的,就目前觀察到的只有萬余騎,至于還有沒有步兵跟在后面,得等前面的兄弟再傳回消息。”
    上官元讓點點頭,不再問。在來的時候梁啟已經交代過他,只要現敵人殺來了,需抵抗,要立刻撤退,可是現在得到的情報敵人才萬余騎,遠非桓軍主力,自己只引萬余騎進死谷,毫意義,反而還破壞了己方的計劃。
    這時候,上官元讓可不敢下達撤退的命令,他尋思片刻,立刻召集過來千余名風軍,并把十多輛裝著糧草、輜重的車輛堆在路中,以此為屏障,準備先抵擋桓騎兵一陣子,等得到確切的情報后再做是去是留的決定。
    別看上官元讓行事沖動,但畢竟久經沙場,到了關鍵時刻,也能表現出沉穩的大將之風以及心細如絲的那一面。
    雖說桓軍的主力確實是出動了,但上官元讓這邊可不知道,只看到萬余騎就嚇的草草撤退,那是能的庸將才能做出的事啟麾下那么多的將領,他不選旁人,惟獨選擇上官元讓,這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桓國騎兵還未沖到風軍近前,風軍已布置好車輛充當拒馬,千余名風軍站于車輛之后,箭上弦,刀出鞘,嚴陣以待,后面的四千風軍則原地待命,隨時聽候上官元讓的調派。
    轟、轟、轟——騎兵的馬蹄聲越來越近,很快,上官元讓已能感覺到騎兵在狂奔時所產生的地面顫動,他深吸口氣,大喝道:“放箭!”
    一聲令下,千余名風軍齊齊射出手中的箭支。
    隨著箭支射出,就聽米開外的地方人喊馬嘶,重物砸地之聲連成一片。
    風軍士卒急忙抽出第二支箭,舉弓又射了出去。基本他們每一輪箭矢射出,總能引來對面一片混亂之聲,只可惜,他們的人數太少了,而騎兵的沖鋒也太快了,當風軍射完五輪箭后,舉目再往前看,黑漆漆的黑幕中已沖出十數匹戰馬,有些戰馬上沒人,有些戰馬上坐有身中數箭的桓軍。
    桓軍的盔甲和風軍一樣,都是用皮革制造的,呈深棕色,混在夜幕中,若是不沖到近前,還真看不出來。
    只折工夫,數名桓騎兵就沖到馬車前,幾名騎士想馬躍過馬車,結果戰馬還未跳起,風軍的箭射就到了。
    撲哧、撲哧——近距離的箭射,勁道極大,小半截的箭身都沒入戰馬體內馬向前撲到,撞在馬車上,轟隆作響,馬上的騎士直接從馬身上射出去,一頭撞近風軍的人群里,被其撞中的風軍胸骨斷裂,而桓軍的騎兵也是頭骨破碎。
    不過騎兵的沖擊力太大,即便是用人撞,也引得風軍陣營陣陣騷亂,這也正是騎兵的可怕之處。
    十余騎倒地,后面有更多的騎兵沖殺出來,一騎被射倒,立刻有數騎跟上,源源不斷,殺之不絕。
    轟隆!
    很快,又有一騎撞在風軍的車輛上,這次的力道更大更猛,連后面頂住馬車的風軍都被震的連連往后踉蹌。
    風軍車輛都是木頭制的,哪里能承受得住戰馬的連番撞擊,十余輛馬車,隨時又有破碎的可能。
    上官元讓見勢不好,一邊下令,趕快用車輛堆起第二道防線,以備不時之需,一邊起三尖兩刃刀,揮臂將其靈化,然后斷喝一聲,讓前方的士卒統統閃開,他催促戰馬,急沖過去,到了車輛前,戰馬四蹄離地,一躍而起,跳過車輛,沖到外面。
    他剛剛出來,迎面殺過來兩騎,兩把長槍齊齊射向他的胸口∠官元讓不躲不擋,揮手一刀凌空斬出,一道狹長的靈波隨之激/和諧/射出去,只聽撲哧一聲,兩名騎兵,雙雙被靈波攔腰斬斷,下半截的尸體還掛在馬鞍子上,上半截的尸體已摔落在地。
    刀劈二騎,上官元讓毫不停頓,反手又是一刀揮出,一名打算從他身邊穿過的騎兵閃躲不及,被刀鋒正砍在額頭,頭盔連同腦袋被削掉一半,尸體翻身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