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11

  第八一十一章
    不知過了多久,肖香回過神來,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心有余悸的尖聲叫道:“你……你竟然敢把我丟給刺客?!”
    眾敵環繞之下,唐寅可沒心思聽她的羅嗦,他沉聲道:“閉嘴!”
    肖香哪里肯聽,還想繼續說話,可刺客們第二輪的進攻又開始了♀回參與圍攻的已不單單是光明系修靈者,暗系修靈者們也紛紛加入到戰團當中。【】/\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唐寅的身手和靈武是厲害,但畢竟還帶著肖香,要應付如此之多的刺客,也顯得力不從心↓在雙方展開惡戰之時,阿三阿四、尹蘭、任笑、常封五人及時趕了過來。
    他們的出現,讓唐寅松了口氣,他直接把肖香塞給阿三阿四和尹蘭,自己則與任笑、常封聯手對付刺客。
    他們三人,修為最差的任笑也是靈神境的高手,在他們三人的反擊之下,刺客連死帶傷,一下子倒下十余人,戰場上的形式也隨之生逆轉。
    更要命的是,川軍主力已追蹤到了這一帶,人們叫喊連天,正對這里的樹林進行包圍。
    感覺今日的行刺已實難成功,刺客們心再戰,隨著哨音響起,眾人帶上傷者,紛紛撤退,只折工夫,近名之多的刺客全部消失于密林當中,現場只留下十多具尸體。
    看到刺客悉數撤走,唐寅也不追擊,畢竟刺客不是沖他來的,再者說,窮追猛打、查出刺客的身份,也未必就是件好事,不如讓肖香自己去查,把川國這鍋渾水攪得更渾一些。
    “你們倒是追啊,論如何,也得給本宮抓住幾個活口回來!”刺客們已逃,己方的軍兵又已到,肖香的底氣立刻足了起來,不再像剛才那樣低三下四,又變回趾高氣揚的姿態。\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唐寅對她的善變習以為常,心里也不氣,笑呵呵地醒道:“肖香,你可別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你還沒有資格來指揮我和我的兄弟們做事。”
    聽聞這話,肖香臉色頓是一沉,微微揚起下巴,用眼角的余光睨著唐寅。
    正在時候,十數名渾身是血的護衛以及人數眾多的川軍將士們呼喊著沖了過來,等眾人看見肖香平安事、完好損的站在那里,人們不約而同地長長松了口氣。
    護衛和川軍將士們一同單膝跪地,齊聲說道:“小人護駕來遲,還請公主恕罪!”
    肖香沒有應話,兩眼仍在死死地盯著唐寅。現在己方的大隊人馬已到,她也在考慮要不要把唐寅的身份聲張出去。
    直接挑明唐寅的真實身份,下面的將士們肯定不會放過他,但問題的關鍵是,能抓得住他嗎?
    己方的將士們對刺客束手策,而刺客們又對唐寅束手策,單靠眼前的這些將士想擒住唐寅,似乎不太可能,反倒會丟了自己和川國的顏面。
    想來想去,肖香只能強忍下來,她的目光終于從唐寅身上挪開,落到周圍跪倒一片的護衛、將士們身上,心里怒火燃起,冷聲訓斥道:“若靠你們來救本宮,本宮早就被刺客大卸八塊了,本宮告訴你們,本宮若是死了,你們統統都別想活!”
    聽著肖香的訓斥,眾人皆汗如雨下,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抬。唐寅可沒心思欣賞肖香在川人面前大*威的樣子,既然刺客已經撤走,這里也就沒他什么事了。
    他向阿三阿四等人甩了下頭,默不做聲的想悄然離去。哪知肖香眼睛賊得很,見他要走,馬上大叫道:“你要去哪?”
    “當然是從哪里來,回哪里去了,公主可還有異議?”唐寅含笑反問道。
    川軍將士們聞言不約而同地向唐寅望去,看清楚他穿著的是川兵盔甲,立刻有川將大聲呵斥道:“放肆!不得對公主禮!”
    唐寅理都未理那名叫嚷的川將,轉過身形,直接向樹林外走去。
    “你……”川將還從未見過如此傲慢的士卒,勃然大怒,正欲站起身去攔住他,肖香已搶先向唐寅走去,同時還狠狠瞪了那川將一眼。
    她來到唐寅近前,笑呵呵地張開手臂,攔住他去路,然后又向前湊了湊,壓低聲音說道:“如果你這么走了,我可太沒有顏面了,你就是存心拆我的臺嘛!”
    唐寅被她的話逗樂了,腰身向下彎了彎,與肖香近得面頰都快貼到一起,他同樣小聲問道:“那你又是什么意思呢?”
    肖香含笑說道:“既然都做了好人,那你就好人做到底吧,送我回都城。”
    “哈哈!”唐寅實在忍不住,嘴角揚起,露出兩排小白牙,笑出聲來,他低聲說道:“送你回都?你想的美!”
    看著浮現在他臉上自己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肖香的神智有那么一刻略微恍惚,不過很快她又恢復過來,小聲嘀咕道:“讓你送我回都,是有些強人所難,不如這樣,你送我到樂沙吧,只要到了樂沙,我便可以給父王傳,讓父王給我多派些護衛。”
    “你知不知道,你這兩個要求都很強人所難。”
    “大不了到了樂沙后,我重謝于你就是了。”肖香嘟了嘟嘴。
    “哦?這我倒有興趣聽聽了,不知你的重謝是什么?”唐寅笑眼彎彎地看著她。
    “下嫁于你如何?”肖香半真半假地問道。
    “我覺得準確來說那叫高攀!”唐寅笑嘻嘻地即未同意,也未反對。
    肖香‘切’了一聲,收斂玩笑之意,正色說道:“這次你若肯幫我,以后,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任何條件。”
    唐寅露出沉思之色,久久沒有回話,見狀,以為他是被自己說動了,肖香迫不及待地追問道:“怎么樣?到底同不同意,痛快一句話!”
    等了好一會,他方喃喃說道:“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前段日子也有人和我過同樣的賭約,可直到現在還沒有兌現呢!”
    肖香玉面一紅,蠻不講理地說道:“那場賭約是肖五訂的,要兌現,你也該去找肖五,而不應該來找我。”
    唐寅被氣樂了,肖五就是她喬裝改扮的,她又讓自己去哪找那個本就不存在的人?
    看唐寅樂呵呵地注視著自己,肖香也自覺理虧,正色說道:“這次是我以公主的身份對你的承,絕對不會再食言,如果還你不信,我可以立誓。”
    說著話,她還真豎立雙指,欲指天盟誓。唐寅把她抬起的手指拉了下去,說道:“免了吧,我姑且可以再信你這一次。”說著,他眼珠轉了轉,又道:“好吧,我送你到樂沙!”
    肖香聞言大喜,下意識地抓住唐寅的胳膊,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幫我。”
    這時候,尹蘭和阿三阿四、任笑、常封走了過來。她先是深深看了一眼唐寅,而后目光落在肖香的手上,冷冷說道:“眾目睽睽之下,還請公主自重些。”
    她一句話,像盆冷水似的把肖香臉上的笑容瞬間撲滅,不錯的心情也蕩入谷底,她狠狠瞪了尹蘭一眼,不過還是松開了唐寅胳膊,然后冷哼一聲,什么話都未在多說,昂挺胸,轉身向川營的方向走了過去。
    肖香一走,以邢元為的護衛們和眾多川軍將士們急忙紛紛跟了過去,不過眾人離開時都忍不住向唐寅多看了幾眼,對他不敢再存有輕視之意。
    剛才公主和他交談時表現得很親近,人們心里自然充滿疑問,不清楚這個川兵到底是什么身份,為何會得到公主的青睞,當然,也沒人敢上前來詢問。
    看著肖香和川軍回營,尹蘭問道:“大王真要送肖香到樂沙?”
    “你也看到了,要殺肖香的刺客是何等的厲害,今日若沒有我們,肖香必死疑。”唐寅幽幽說道。
    “屬下以為,肖香其實……其實也沒有那么重要,至少她還沒有重要到要大王親自為她去涉險的程度。”尹蘭正色說道。
    這一次,阿三阿四、任笑、常封都同意她的觀點,肖香畢竟不是風國的朋友,從骨子里來講,她對風國還是充滿著敵意,她的主張只是緩戰,而非不戰。
    唐寅輕輕嘆了口氣,說道:“現在對我國而言,最要緊的事就是爭取時間,保下肖香,還是有必要的。”
    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再說話。唐寅執意要這么做,他們也沒有辦法,他的觀點當然也有他的道理。
    “我們走吧!”唐寅向眾人甩了下頭,向川營方向走去。
    等他們回到川營時,還沒往里面進,就見邢元從營內走出來。他在唐寅面前站定,拱手施禮道:“是公主讓小人來接……接唐公子進營的。”
    邢元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想了一會,才想到‘唐公子’這個稱呼。
    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有勞邢先生了。”
    “唐公子不必客氣。”說著話,他目光一轉,落到常封身上,眼神也瞬間變得冰冷。
    凝視他少許,他收回目光,對唐寅說道:“這次,真是得多謝唐公子出手相助,這份人情,我家公主日后定會還于唐公子的。”
    唐寅仰面而笑,慢悠悠地說道:“我只求你家公主不恩將仇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