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13

  第十集第八一十三章
    第八一十三章
    當然了,在和平時期,家族軍是川國內部最大的威脅和隱患,而一旦生國戰,家族軍就是在中央軍編制之外的一支可怕軍力,如果家族軍和中央軍抱成一團,那么就像肖香說的那樣,川國的戰力將變得十分強大,至少不是目前的風軍所能匹敵的。【】官場小說文字
    唐寅有認真聽肖香的話,臉上依舊是笑呵呵的,沒有再多說什么,背著手,邁著四方步慢悠悠地走出寢帳。
    看得出來,肖香的這番話出于真心,現在,唐寅倒是對川國的家族軍生出濃厚的興趣,只不過他現在所掌握的信息不多,對于川國家族軍的情況也談不上了解。
    等回國之后,務必得讓天眼和地好好調查一下,或許,以后找到機會還能讓川國的家族軍為己方所用。他在心里默默打著盤算。
    肖香為唐寅等人全都安排了營帳,里面布置得也非蟲適,對他們可算是照顧有加。當晚,刺客未再來襲,等到翌日,儀仗啟程,去往樂沙。
    這里距離樂沙只有幾十里的路程,路上也不需要經過什么險地,一路下來,倒也太平事。
    長話短說,當天下午,肖香的儀仗順利抵達樂沙一帶,前方的探子傳回消息,樂沙的城主攜全城官員已于城外五里列隊相迎。
    聽聞探報后,唐寅主動去找肖香,向她辭行·香滿臉的不解,疑問道:“為何不進了城之后休息一兩日后再走?”
    唐寅笑道:“只怕休息的久了想走也走不了了,還是在此別過吧!”
    肖香明白他的意思,正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強留你的……”
    唐寅搖頭說道:“我出來的也確實太久了,早就該回去了,公主不必再留我。”
    雖說他是敵人,不過肖香也覺得很奇怪,有他在自己的身邊,她竟然會很有安全感,現在聽說他要回國,心里還生出些許的不舍之情。{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她沉默半晌,幽幽問道:“你……還會再來川國嗎?”
    唐寅樂了,另有所指地反問道:“你當真消我來嗎?”當他再來的時候,可就不是只帶這么幾個人了,而是要統帥風國的千軍萬馬。
    肖香聽出他話中的意思,臉上的不舍之色消失,隨即傲氣十足地說道:“到那時,本宮可就要讓你嘗嘗鎩羽而歸的滋味了。”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說道:“魚死或是破,還未可知呢,等到那一天,自見分曉。”說話之間,他撥轉馬頭,向車乘上的肖香拱手說道:“告辭!”
    說完,他不再等肖香回話,催馬而去,唐寅一走,阿三阿四、尹蘭、任笑、常封五人也紛紛策馬奔馳,緊隨唐寅之后。
    看著他們一行六騎離去的背影,儀仗的主將來到肖香的馬車旁,不解地疑問道:“公主,他們都是些什么人?為何公主會對他們如此禮遇?”
    肖香瞥了那名川將一眼,表情瞬間變得冷漠下來,說道:“該問的問,不該你知道的,就別多嘴。”
    川將被她訓斥得臉色漲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唐寅等人離開肖香的儀仗后,片刻都未在耽擱,直接回往風國本土。當天,一行人快馬加鞭的趕了余里的路,行出升平郡,進入邊陽郡。
    當他們到了邊陽郡地界時,已是半夜的亥時,天色漆黑,道路又難走,眾人決定休息一晚,等天亮再趕路。
    來的時候,唐寅記得這附近有座小村子,現在正好可以過去借住一晚。由于有夜眼的關系,天色的黑暗與否對唐寅影響不大,很快,唐寅便帶著阿三阿四等人找到了那座村莊。
    此時夜深人靜,小村子里也是一片寂靜,偶爾能聽到犬吠之色。唐寅在村邊找到一戶人家,敲門叫醒里面的主人后,說明來意。
    主人是位白色蒼蒼的老者,看上去已有六七十歲了,走起路來都顫巍巍的。
    本來老叟想拒絕他們投宿,但看到唐寅等人皆穿著軍裝,而且是中央軍,他最終還是同意了,并十分熱情地把唐寅等人讓入院內,又給他們空出兩間房。
    對于老叟的熱情招待,唐寅很是感激,特意向阿三要來一錠銀子,遞于老叟,說道:“老人家,等到明日一早我們就走,這塊銀子你先收下。”
    老叟連連搖頭,說道:“不、不、不!這怎么行!”對于他這樣的普通川國姓而言,這么一大塊銀子足夠他們一家生活好幾年的。
    他邊推托著邊說道:“你們在軍中攢的都是賣命錢,還是趕快收回去吧!”
    想不到老者會拒絕,趁著老叟為他們準備飯菜時,唐寅特意和他閑聊了一會〃過交談他才知道,老叟膝下有四子,其中有兩子戰死,一子死于貞地,一子死于桓地,另外的兩個兒子現在還在軍中,家里只有他和幾個兒媳,如果他們不是軍兵,他論如何也不會同意借宿的。
    聽完老叟的話,唐寅禁不住疑問道:“老人家已有兩個兒子為國捐軀,所做的貢獻已經夠多了,為何還要讓另兩個兒子也留在軍中呢?難道是朝廷在這里強征兵役不成?”
    老叟笑了,搖頭說道:“和朝廷關。雖說已經沒了兩個兒子,但朝廷也免了我一家的賦稅,還給了許多銀子和土地,大王是明主,能讓我們這些平頭姓生活富足,我們當然也愿意為大王去賣命了。”
    唐寅默然,肖軒執政以來深受川地姓的愛戴,這一點他以前就有聽說過,也沒感覺什么,現在身臨其境,便能感受到其中的可怕之處。
    如果川地的姓人人都像老叟這樣,那么川地就是固若金湯、鐵板一塊,論由誰來統兵攻打都難以攻陷,而且恰恰相反,早晚有一天風國還得被它川國所吞呢。
    聽完老叟的話,唐寅心情突然變得沉重許多,沒有心思再繼續閑聊下去,又應付幾句后,回到房間里。
    見他面色不佳,尹蘭等人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紛紛起身問道:“公子,怎么了?”
    “沒什么。”唐寅坐下,輕輕敲打著額頭,低聲說道:“只是突然覺得,我國想于短時間內攻陷川國,似乎不太可能。”
    眾人面面相覷,心里不約而同地冒出一個想法,大王說的不是廢話嘛!
    川國又哪是安國可比?別說吞并川國,就以目前風國的實力而言,一旦和川國開戰,最終誰輸誰贏還真就不一定呢!想像滅掉安國那樣來滅掉川國,太不現實。
    草草吃過老叟準備的飯菜后,唐寅等人相繼熄燈休息№上話,等到翌日清晨,唐寅一行人向老叟道別,繼續動身趕路。
    眾人離開小村莊還不到兩里地,尹蘭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勒住戰馬。
    唐寅等人也都紛紛退下來,不解地看著她。只見尹蘭在身上摸來摸去,似乎在找尋什么東西。唐寅眉頭大皺,問道:“怎么了?”
    “大王,屬下的錢袋似乎落在那戶人家里了。”
    眾人聽后,紛紛翻起白眼。唐寅亦是搖頭而笑,說道:“區區錢袋而已,不要也罷,丟了多少銀子,回去我給你就是。”
    “可是,錢袋里的銀子都有我風國的印記。”尹蘭垂著頭,小心翼翼地說道:“如果老頭子撿到報了官,只怕……接下來的行程會很麻煩。”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怎么這么不小心,立刻回去去取!”
    “是!大王!”尹蘭急忙答應一聲,然后撥轉馬頭,快的原路返回。唐寅怕她一個人應付不來,對阿三阿四和任笑、常封說道:“你們在這里等一等,我跟過。”
    “大王,屬下隨你一同去!”阿三阿四要跟上來,唐寅向他倆擺擺手,說道:“不必了,只是取回錢袋而已,去去就回!”說話之間,他催促戰馬,追尹蘭而去。
    走在前面的尹蘭聽后方有馬蹄聲,回頭一瞧,見唐寅追了上來,她放慢馬,等他來到近前后,問道:“大王,屬下自己去取就行!”
    唐寅說道:“先不說人家有沒有現你的錢袋,只要你一開口,人家就知道你是風人了。”
    尹蘭怔了一下,然后沖著唐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還真把這事給忘了。
    兩人回來的很快,兩里的路程,折即到。快要接近村邊的宅院時,唐寅猛然勒住了戰馬,目光如電,連連向四周打量。
    “大王?”尹蘭湊到他近前,低聲問道。
    “這里不對勁!”唐寅皺著眉頭說道。
    “啊?”尹蘭滿臉的茫然,他們就是剛剛從這里離開的,前后恐怕也就一盞茶的時間,這么會兒工夫,又能有什么不對勁的?
    “有殺氣!”說話之間,唐寅飛身下了戰馬,然后向路邊的莊稼地里指了指,意思是先把戰馬藏進去。
    肖香會意,連忙也跳下戰馬,橋韁繩,快步走進莊稼地。等她把戰馬拴好后,看向唐寅,詢問他現在該怎么辦?
    唐寅眼珠轉了轉,從衣甲里掏出一只小瓷瓶,倒出兩顆散靈丹,自己先服下一顆,另一顆則交給尹蘭,然后低聲說道:“先散掉靈氣,過怎么回事!”
    尹蘭點點頭,按照唐寅的意思,先吞下散靈丹,而后跟隨他悄悄走出莊稼地,向老叟的家院緩緩潛行過去。
    ^^^^^^^
    ^^^^^^^
    ^^^^^^^^^
    :oo:o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