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14

  ~日期:~11月15日~
    唐寅和尹蘭未走正門,悄悄繞到房宅的后身,然后唐寅抬手指指房頂,尹蘭會意,沖著他點點頭。【】
    他先縱身跳上房檐,迅地蹲下身形,回手把尹蘭也拉了上來人趴在房頂上,慢慢往前爬,先是觀察前院的情況,前院里空蕩蕩的,沒有人,也聲息皆,而后,唐寅翹開房頂的磚瓦,向屋內觀瞧。尹蘭立刻也湊了過來,直到現在,她都沒覺有何異常之處,也不清楚大王如此神秘兮兮的到底為了什么。
    不過,等她看清楚房內的情況后,臉色頓時為之一變。
    只見屋子里,不僅老叟在,他的幾個兒媳、孫子、孫女也都在,此時眾人皆被五花大綁,嘴里還塞著布團,哆哆嗦嗦的依偎在墻角,而站在他們身邊的,則是兩名手持利刃、身材魁梧的黑衣漢子。
    沒有人說話,房間里靜悄悄的,兩個黑衣漢子站在那里如同兩尊石像似的,一動不動,只有他二人手中的鋼刀不時閃爍出駭人的寒光。
    老叟家進了賊人!這是尹蘭的第一反應,她下意識地要回手拔劍,不過唐寅搶先一步把她的手臂摁住,并向她微微搖了搖頭。
    尹蘭心中不解,不管怎么說人家也幫過他們,現在有難,若是不知道就罷了,既然知道,理應出手相助才是。
    不過她不敢違背唐寅的意思,只好慢慢放下拔劍的手,耐著性子繼續看著房內的情況。
    等了大概有半柱香的時間,房門突然打開,從外面又走進來兩名黑衣人,這兩人來到一名黑衣漢子近前,什么話都沒說,只是搖了搖頭。
    那名黑衣漢子面色一沉,向他二人揮了揮手,然后走到老叟近前,蹲下身子,順手拔掉他口中的布團。
    老叟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緩了一會,方回過這口氣,他滿臉驚恐,顫巍巍地說道:“家……家里的錢都在柜子里,你們想要就全拿去,我們……我們不會報官的……”
    “他們是誰?”黑衣漢子突然開口問道。
    “啊?”老叟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問愣住了。
    “昨晚,住宿于你家中的那些人是誰?”黑衣漢子再次問道。
    “他們?”老叟怔了一下,接著連聲說道:“他們……他們都是軍兵,都是……好人……”
    老叟的話還沒說完,黑衣漢子手中的鋼刀突然刺了出去。就聽撲哧一聲,鋼刀沒有刺在老叟的身上,貼著他的身子,刺在他背后的一名村婦的胸口♀一刀,直接貫穿她的身軀。
    “我要聽的是實話。”黑衣漢子冷冷說道,隨后,將鋼刀猛的向外一拔,撲的一下,一道血箭隨之噴射出來,濺得周圍眾人滿臉、滿身。
    “嗚……嗚……”眼睜睜看著村婦被黑衣人殺害,旁邊的三名村婦以及十數個孩子們又是驚嚇又是悲痛,嚇得連聲大叫,可是被賭得嚴嚴實實的嘴巴根本喊不出來。
    老叟更是悲憤交加,眼前一黑,險些當場暈死過去。
    藏于房頂上的尹蘭看得真切,身子震顫,再次看向唐寅,不過這回她臉上已滿是急切之色♀些黑衣人明顯是沖著他們來的,不應該讓老叟這一家人辜受到乾。
    唐寅眉頭緊皺,心思也在轉動,不過他仍制止住了尹蘭,示意她先靜觀其變。
    屋內。黑衣漢子冷漠地甩了甩刀身上的血跡,接著,對老淚縱橫的老叟說道:“再不說實話,接下來的這一刀,可就不是刺在你兒媳身上,而是要結果你孫子、孫女的性命了。,給力學”
    “我說的都是實話,他們……他們確是軍兵啊……”老叟哭喊著說道。
    黑衣漢子冷笑一聲,再次抬起手中刀,對準一名孩童的腦袋就要劈砍下去,正在這時,房門再次打開,從外面又走進來一名黑衣人,他快步來到那名黑衣大漢的身邊,低聲說道:“隊長!”
    說話之間,他把手中托著的一只精致的綢緞錢袋遞到黑衣漢子面前。后者先是低頭瞧瞧,舉起的鋼刀放了下來,然后凝視著黑衣人沒有說話。
    黑衣人小聲解釋道:“這是在他們住過的屋子里找到的。”
    聽聞這話,黑衣漢子眼睛頓是一亮,將手中的鋼刀交給身邊的助手,接過錢袋,仔細打量,看了片刻,他又低頭聞了聞,喃喃疑道:“女人的東西?”
    他沉吟片刻,又看向老叟,捏著錢袋的線繩在他眼前晃了晃,問道:“認識嗎?”
    老叟呆呆地搖搖頭。黑衣漢子又問道:“他們當中可有女人?”老叟依舊搖頭。“會不會他們當中有人女扮男裝,而你沒有現?”老叟還是搖頭。
    黑衣漢子不再多問,目光自然而然地又落回手中的錢袋上,隨手將其打開,從里面倒出一只小銀錠,只看了兩眼,他的手突然一震,隨即把錢袋里的銀錠全部倒出來,一一查看。
    周圍的黑衣人面面相覷,不明白這些銀子又有什么好看的。等了一會,黑衣漢子把其中的一只銀錠遞給身邊的黑衣人,說道:“你看看。”
    那名黑衣人急忙接過,低頭一瞧,頓時吸了口氣,下意識地驚道:“風人!”
    黑衣漢子雙目一凝,在老叟面前緩緩蹲下來,說道:“他們根本就不是什么軍兵,而是風人,你連風人和川人都分不出來了嗎?”
    老叟臉色大變,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他們不可能是風人,他們穿的可是中央軍的軍裝和盔甲,還有,還有他們的口音也是川國口音!”
    黑衣漢子冷哼一聲,將一只銀錠的底部對向老叟,沉聲說道:“難道中央軍都改用風國的銀子了嗎?”
    老叟聞言大驚,定睛一看,可不是嘛,在銀錠的底部烙印有一個大大的風。他腦袋嗡了一聲,驚若木雞,久久回不過來神。
    這時候,一名黑衣人快步走上前來,急聲說道:“隊長,難道公主和風人……”
    黑衣漢子抬起手臂,制止住他下面的話,接著,他收好銀錠,把錢袋小心地揣回到懷中,邊大步流星的往外走邊側頭說道:“殺光他們,不能留下活口!”
    說話之間,他已經走出屋子。
    “大人,各位大人,小老兒真的不知道他們是風人,真的不知道啊,小老兒的兒子都在軍中,各位大人不信可以去查,他們叫……”
    老叟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名黑衣人的鋼刀已情地刺在他的脖頸上。與此同時,其余的黑衣人也紛紛走上前來,各舉刀子,對這些毫反抗之力的婦孺開始了冷血的屠殺。
    尹蘭再忍不住,站起身形,打算強行破開房瓦,跳進去與黑衣人拼命。唐寅的手死死把她拉住,低聲說道:“就由他們去!”
    她瞪大眼睛看著唐寅,似乎在問他為什么。唐寅細聲說道:“這些黑衣人應該就是刺殺肖香的刺客,讓他們知道我們是風人,倒也是件好事。”
    救下肖香的人是風人,也就等于說明肖香很有可能在與風國私通,如此一來,川國的王族之間更會互相猜忌,于風國也更加有利。
    尹蘭也是聰明人,一點就透,聽完唐寅的話,她終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只不過眼看著老叟一家被黑衣人殘殺,她還是有些于心不忍,輕輕拉了拉唐寅的衣角,小聲說道:“大王,我們還是走吧!”
    屋內現在只剩下*裸的血腥場景,唐寅也沒有興致繼續看下去,他點點頭,與尹蘭悄悄下了房頂,繞回到宅院正前方的莊稼地里,取了戰馬后,還特意轉了一個大圈,盡可能的避開那些黑衣人,然后方去與阿三阿四等人匯合。
    看到他二人回來,阿三阿四、任笑、常封立刻迎上前去,問尹蘭道:“怎么去了這么久?錢袋取回來了嗎?”
    尹蘭默默地搖下頭。眾人面露不解,互相瞧瞧,追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她嘆息了一聲,把剛才所見到一切的向眾人大致講述了一遍。
    眾人聽后也不由得紛紛吸口涼氣,原來刺客一直都有暗中跟蹤己方,在暗查己方的身份,這些刺客可不簡單啊!
    任笑說道:“刺客查出我們是風人,只怕肖香會因此受到川王和川國朝廷的猜忌,以后的日子不好過了。”
    “那倒也未必。”唐寅說道:“主使刺客的人未必敢把此事公開,一旦張揚出去,就等于表明是他派人刺殺的肖香。”
    任笑點點頭,細細想想,也是這么個道理。
    唐寅笑道:“不管怎么樣,讓川人之間互相猜忌,哪怕是暗中猜忌,也于我方有利。”只要川人法齊心合力,即便強大如川國也就沒什么好怕的了。
    任笑看著唐寅,忍不住暗暗嘆息一聲,有時候,他真的覺得唐寅的心計要比他的武力可怕得多。
    接下來,唐寅一行人風餐露宿,日夜兼程,穿過邊陽郡,抵達風川邊境。來的時候,他們走的路線是黑頭山,現在回去,他們還是選擇走黑頭山。
    decodeuripo'%b8%fc%b6%eo%ba%c3%bf%b4%bd%bo%ae%d6%do%d%f8%7e+%7ehttp%3a%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