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15

  原創第八一十五章
    以前他們已走有一次黑頭山,再走可謂是輕車熟路,四日后,唐寅一行人順利返回】[]╱oo
    這一趟川國之行,唐寅不敢說收獲頗豐,但也長了不少的見識,對川國也有了深一層的了解。
    就以目前的川國國力和民情來看,想從外部打垮川國,基本不太可能,唯一能有勝算的辦法就是從川國的內部進行離間和瓦解,而川國公和公主們明爭暗斗、朝廷與家族軍的互相忌憚,這些都可以被風國所利用,當然,具體要怎么做唐寅暫時沒有想好,他還需要掌握多細致的情報。
    回到關口城,唐寅第一時間找來樂天和艾嘉,讓他二人把天眼和地中所有能調動的眼線全部安插到川國境內,以后川國所生的大事小情,論巨細,他統統都要知曉。
    看得出來,大王已開始著手準備對川用兵的事宜,樂天和艾嘉不敢怠慢,立刻領命而去。
    唐寅在關口城內外又仔細巡視了幾天,覺得己方的駐防已十分穩固,他這動身起程,回往風都鎮江。
    從安地到鎮江不算遠,但也不近,即使兼程行軍,也得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一日,唐寅的儀仗行進到安地的天圖郡,再往前走,便是池州和古饒二郡,那里已屬莫地。
    在天圖郡的郡城松化,唐寅的儀仗受到郡鐘海的迎接。鐘海是安人,安國未亡時,他在天圖郡就擔任副郡一職,安國被風國所吞后,原郡被罷職,鐘海便順勢被升上來。
    鐘海把唐寅一直迎入城內的郡府,府中早已備了豐盛的酒宴,為他接風洗塵。對于鐘海的熱情款待,唐寅非常滿意,席間也是與他推杯換盞,相談甚歡。
    等到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后,鐘海又令人撤下酒席,換上清淡的茶點和水果,并把事先找好的歌姬、舞姬統統請上來,表演助興。yuntvnetbsp;一邊賞著歌舞,唐寅邊隨口問道:“鐘大人?”
    “微臣在!”鐘海急忙欠身施禮。
    唐寅向他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客氣,接著問道:“天圖郡有多少的姓?每年的稅收有多少,糧產又有多少?”
    這些地方上基本的情況自然難不到鐘海,他連想都沒想,立刻接道:“回稟大王,天圖郡共三縣、八城、一十九鎮,記錄在冊的姓有一二十萬,稅收三萬兩,田地共有五萬畝,糧產一千五萬石,每年上交于朝廷四萬石。”
    唐寅點點頭,安地果然富饒,只是一個郡,便可年產三萬兩銀,四萬石的糧食,有安地在手,估計用不上兩年,風國的整體國力就能高一大截。
    他含笑說道:“你雖為安人,但本王信任你,也重用了你,希望你能盡心盡力的治理好天圖郡,不要讓本王失望!”
    鐘海忙躬身說道:“大王的知遇之恩,微臣沒齒難忘,微臣必當竭盡全力,為大王和朝廷分憂!”
    “恩!”唐寅笑呵呵地說道:“你能這么想,那是好不過的了。”
    正說著話,郡府的門外突然傳來陣陣的吵鬧之聲。鐘海暗暗咧嘴,下意識地看眼唐寅,見他沒有露出不悅之色,這稍微松口氣,拱手說道:“聽說大王到了郡城,城中姓歡喜雀躍,皆想親眼目睹大王的尊容,想必現在又是姓在外聚集,微臣這就派人驅散他們。”
    唐寅笑了,擺擺手,隨和地說道:“不礙事。”
    “是!”鐘海應了一聲,不過還是向站在門口的手下人使了個眼色。如此吵鬧,成何體統,若是驚擾大王的雅興,他這個郡罪過可就大了。
    在鐘海的示意下,府內的軍兵分出余人,紛紛跑出郡府。
    不過他們出去之后,并沒有終止吵鬧之聲,反而讓聲音變得大。唐寅皺了皺眉頭,側頭說道:“阿三,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大王,讓微臣來處理就好!”鐘海連忙站起身形。唐寅看了他一眼,淡然說道:“坐下。”
    鐘海支吾了片刻,終還是乖乖坐了回去。此時,他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清楚外面到底生了事,他只能默默祈禱,千萬別在這個關鍵時刻生什么亂。
    時間不長,阿三去而復返,鐘海見狀,又急忙站起身形,眼巴巴地看著他。
    阿三沒有理他,直接走到唐寅身邊,在他耳旁低聲說道:“大王,府外來了數名修靈者,自稱是神池的人,欲求見大王。”
    坐在不遠處的任笑和常封都有聽到阿三的話,神池的人?好端端的,神池的人為何找上風王了?該不會……又是皇甫秀臺的門下弟吧?
    連一向不動聲色的常封這時候神經都開始緊繃起來,如果當真是自己的師弟們來找風王的麻煩,他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處之,到底是站在風王這一邊,還是站在師傅那一邊。
    唐寅聽后,微微怔了一下,心中暗笑,難得啊,神池的人找上自己時沒有幾次是光明正大來的,大多都是偷偷摸摸,在暗中下黑手。他笑呵呵地說道:“來者是客,請進來吧!”
    “是!大王!”阿三答應一聲,轉身步走了出去。
    一旁的鐘海先是暗松口氣,可轉念一想,心又到嗓眼。唐寅和神池之間的恩怨他也有聽說過,這次人家主動找上門來,萬一大王有什么閃失,自己這個郡也是死罪啊!
    想到這里,他激靈靈打個冷戰,忙拱手說道:“大王,微臣這就去調集軍兵……”
    唐寅嘖了一聲,反問道:“你調集軍兵做甚?”
    “自然……自然是為了保護大王……”鐘海小心翼翼地說道。
    “本王何時淪落到需要你地方軍來保護了。”說著話,他目光一轉,見大廳里的歌姬和舞姬們都已紛紛停了下來,奏樂也終止了,他揮手說道:“你們繼續。”
    “可是……”“沒什么可是的,你安心坐下來陪本王賞歌舞就好。”“哦……是!大王!”鐘海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緩緩坐回到鋪墊上。
    沒過多久,阿三從外面走了進來,在他身后,還跟著六名普通姓打扮的人,五男一女,年長的有四十多歲,年輕的看上去也年過三十。
    直到他們走進大廳里,表演的歌姬和舞姬各自退到一旁,向唐寅福了一禮,躬身退了下去。
    唐寅打量這六人,即便不會洞察之術,但是感覺他們身上散出的靈壓,他也能判斷出來,這些都是高手,雖不如常封和任笑,但也沒差得太懸殊。
    且說這六人,在距離唐寅有七八步遠的地方站定,然后齊齊拱手施禮,說道:“小人拜見風王殿下。”
    “見到大王,為何不行跪拜大禮?”阿三在旁冷聲質問道。
    未等六人說話,唐寅已擺擺手,示意阿三妨。他笑問道:“聽說列位都是由神池而來。”
    “是的!”
    “你等又怎知本王在松化?”
    “我等并不知,只知殿下會路經此地,所以在此已等了五、六天。”那名年歲長的漢正色說道。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點點頭,而后目光一偏,看向任笑和常封,想看看他倆什么反應,認不認識這六人。
    常封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笑則向唐寅微微搖頭,表示他也沒見過這六人。神池是個丸之地,人口也不多,但是也有數十萬眾,任笑不可能人人都認識,對每個人都有印象。
    現在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六人不是皇甫秀臺的弟,至于出自于何人門下,他就不清楚了。
    看過任笑的表態后,唐寅不動聲色,做到心中有數,對六人道:“你們千里迢迢,專程來松化等本王數日,必是有要緊的事吧!”
    “正是!”六人互相看了看,后還是由那位年長的中年漢說道:“我等是專程來投奔風王殿下的,還望殿下能收留。”
    呦!他這番話讓唐寅頗感意外,即便任笑和常封也都是一怔。他倆本以為自己是神池中的異類,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會和他倆一樣。
    唐寅眨眨眼睛,笑了,問道:“你們可知,本王與神池可有不少的過節。”
    “小人知道。”中年漢重重地點下頭。
    “投奔本王,很可能會與神池為敵!”唐寅笑瞇瞇地醒道。
    “小人明白。”
    “你,和你的同伴們難道不怕嗎?”
    “若是怕了,今日我等便不會在此。”中年漢回答得干脆。
    唐寅身向后一仰,揚頭道:“說說吧,說說你們的理由。”
    “我的理由很簡單,榮華富貴,功成名就,這些神池給不了我,但風王殿下可以。”中年漢坦誠得嚇人,也坦誠得令人厭惡。
    另一名青年漢說道:“小人是因錯逃出神馳的,之所以投奔殿下,是因為殿下不畏懼神池,小人可以得到殿下的庇護,殿下也不會把小人交還給神池。”
    其中那位唯一的女緩緩開口說道:“小女意中現,小女本非神池之人,而是在很小的時候被人強虜到了神池,家人全部遇害,至于兇手是不是神池的人,小女現在還不敢確定,但神池,小女已不想再待下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