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16

  第八一十六章
    這六位自愿脫離神池改投風國的人,各有各自的理由,有些是為了個人的榮華富貴,有些是因犯錯逃出來的,還有些則是受了師兄弟的排擠不愿意繼續留在神池的。【】shouda8
    其中最讓唐寅感興趣的就是這個女子,她說她是被人強擄到神池,這與他當初碰到的情況一模一樣,那次是神池派出暗系修靈者,暗中掠奪安國的嬰兒。
    其實這事也很好理解,神池就那么大,一個丸之地,就那么多的人口,數十萬的姓,不可能擁有基數那么龐大的靈武人才,這已經完全違背了常理。
    只不過當時的民智還不是十分的開化,人們大多都相信神池是靈武學的起源之地,地杰人靈,神池擁有為數眾多的靈武天才似乎也變成順理成章之事,只有唐寅認為這狗屁不通。
    以前,唐寅還就此事和任笑、常封詳談過,可是,他倆都不相信神池有暗系修靈者,更不相信神池會暗中偷搶別國姓的嬰兒,現在這名女子現身說法,倒是印證了唐寅的話。
    聽完那名女子所言,任笑皺起眉頭,微微欠身問道:“可否請教夫人的芳名?”
    女子轉目看向任笑,福禮說道:“小女子程蓮見過公子。”
    “你認識我?”任笑好奇地問道。
    “在神池時,小女子也曾遠遠的見過七公子兩次。”自稱程蓮的女子不卑不亢地說道。
    “哦!”任笑點點頭。他在神池又不是什么秘密人物,恰恰相反,身為公子,還頗受民眾的關注,她以前見過他也實屬正常。
    他話鋒一轉,正色問道:“你說你是被神池的人強掠到神池的,此事當真?”
    “是不是被神池的人擄到神池,小女子現在還不確定,但小女子認為那些人肯定與神池有關聯。shouda8”程蓮垂說道。
    任笑默然。現在仔細想想,神池弟子當中確實有很多人是孤兒,只不過神池對外輸出的人才太多,很多人都客死在異國他鄉,所以說,神池的孤兒多倒也是件可以解釋得通的事。
    如果她所言屬實,又不是個案,就如同唐寅推測的那樣,那么神池立刻就得身敗名裂,為天下人所不恥,甚至會引起天下民眾的仇視和報復。這可不是件小事。
    沉吟半晌,任笑拱手說道:“程夫人,事關重大,也關系到神池的聲譽,在沒有徹底查清楚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到處宣揚。”
    程蓮急忙點點頭,說道:“公子請放心,小女子明白。”
    任笑沖著她感激地拱了拱手,而后看向唐寅。后者此時正托著下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等了好一會,他收斂心神,沖著六人微微一笑,震聲說道:“風國是個歡迎人才的地方,不管對方來自哪里,只要真心來投,以后便是我風人。天塌下來,自會有本王和朝廷來頂著,有人若再敢來找你等的麻煩,也自會有本王和朝廷來為你們撐腰。”
    聽聞這話,六人臉上皆露出喜色,互相看了看,緊接著,齊齊跪倒在地,異口同聲道:“小人多謝大王收留!”
    “想投軍、想幫朝廷做事的,本王歡迎,不想投軍,不想為朝廷做事,只想過安穩日子的,本王也不會排斥,風國各地的靈武學院任君挑選,在靈武學院里,你們可以專心潛修靈武,也可以廣收弟子,本王皆不干涉。”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他開出的條件可算是夠優厚的了,也最大限度的打消了對方的后顧之憂。
    畢竟他們不全都是為了榮華富貴而來,說白了有些人投靠風國只是為了找到一個能夠躲避神池的避風港,他們也未必想與神池為敵,那么,靈武學院就是一個最佳的去處。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當然,這對于風國而言也不是只有付出,沒有收獲,這些神池的人,哪怕不為風國做事,只是呆在風國國內,也屬風國的人才儲備,而且在靈武學院里,他們也能為風國培養出一批又一批的靈武人才,這甚至要比他們直接為朝廷效力的作用都大。
    與其說唐寅是在收留神池的人,不如說他是在收留神池的靈武學。
    眾人聞言,不是喜出望外,想通過建功立業過上富貴日子的,自然可以從軍,想歸隱過平凡生活的,自然也可以到靈武學院去做太平先生。
    六人皆是喜笑顏開,再次叩,向唐寅謝恩。
    唐寅特意派尹蘭去招呼他們,安排他們的住處,并問清他們的意向,然后再回報于他。
    六人向唐寅告辭后,跟隨尹蘭,魚貫走了出去。等他們離開,唐寅仰面而笑,對任笑和常封說道:“現在算是開了個好頭,我想,用不了多久,由神池轉投過來人會越來越多。”
    對于這一點,任笑并不懷疑。神池子弟,人人都有經歷過十年甚至幾十年的苦修,有所成就后,誰還甘心繼續過那種清心寡欲的日子?所以,才有了那么多的神池弟子都別國去做事。只不過,他們是被雇傭去的,與該國屬于雇傭關系,人還是神池的人,該國也不可能真心實意地信任他們,不管他們有多努力,也不能讓他們參與到朝政當中。
    但現在到風國可就不一樣了,他們是轉投,以后他們就是風人,不再是神池的人,在風國,他們也會有更廣闊的前景,甚至還會擁有爵位。
    正如唐寅說的那樣,此先例一開,以后會有越來越多的神池子弟轉投風國。
    可以說風國公然收留神池的人,就等同于公開和神池為敵,風國和神池之間的矛盾也將近一步激化,以后會演變成什么局勢,任笑現在都不敢想象。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義父現在在閉關修煉,而且還要長達兩、三年之久,這讓他擁有很長一段的緩沖時間,不用立刻做出選擇,到底選是風國,還是選神池。
    在天圖郡的郡城松化,唐寅收留了六名轉投的神池子弟,不過,事情并沒有完,很快麻煩也接踵而至。
    尹蘭幫程蓮等人安排好住處后,又與他們詳談了一番,其中那個名叫葉志遠的中年人第一個表態,愿意留在軍中,建功立業。
    程蓮與名叫李冰、蕭海的兩名漢子也表示愿意投軍,而剩下的二人則表示想去靈武學院,在靈武學院中論是隱居還是傳授靈武,都可以。
    尹蘭把他們的意向一一記錄下來,然后呈報給了唐寅。
    唐寅大致看了一遍,然后又琢磨了一番,決定把葉志遠、程蓮、李冰、蕭海四人暫時編入直屬軍擔任偏將軍,另外兩人則安置在都城靈武學院。
    當天話,翌日,唐寅帶上新收留的六名神池子弟,離開松化,北上返回鎮江。
    隊伍剛離開松化城不久,才走出不到二十里,前方道路上便有數人攔住了風王儀仗的隊伍。
    時間不長,前方有軍兵騎快馬回來稟報,有位自稱是神池長老的人要求見唐寅。
    唐寅樂了,笑道:“難道連神池的長老都要來投靠我國不成?”說著話,他問道:“那位神池長老叫什么名?”
    “回稟大王,說是叫金宣。”
    唐寅聽后沒怎樣,一旁的程蓮可臉色頓變,身子一哆嗦,險些從馬上摔下來。她呆住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連忙對唐寅說道:“大王,那……那是屬下是師傅!”
    “哦!”唐寅滿不在乎地應了一聲,樂呵呵說道:“又是一件師傅向我要徒弟的趣事!對了,你師傅和你之間沒有婚約吧?”
    “啊?”程蓮聽得膛目結舌,久久做不出反應,尹蘭在旁撲哧一聲笑了,解釋道:“神池的大長老皇甫秀臺就和門下的女弟子訂有婚約,也曾來找過大王要徒弟呢。”
    程蓮苦笑著搖搖頭。任笑咳了一聲,低聲醒道:“殿下,金長老是女子。”
    “恩?”這倒是讓唐寅頗感意外,原來神池的長老中也有女子啊!這事他以前還真就沒向任笑和常封請教過。他笑道:“女長老倒是新鮮,本王也想見識、見識。有請!”
    “是!大王!”報信的軍兵答應一聲,轉身上馬,跑回隊伍的前方。
    他側頭問道:“任兄,這位金長老是位怎樣的人?”
    “這……”任笑苦笑了一下,又想了半晌,方搖了搖頭,說道:“不太好說。”
    這叫什么回答。唐寅差點氣笑了,既然對方是長老,肯定與任笑的接觸不少,他憋了半天,就蹦出一句‘不太好說’四個?
    一直不太講話的常封突然說道:“一個討人厭惡的女人。”
    唐寅驚訝地看向常封。常封是個大悶葫蘆,不太愿意與人接觸,總把自己擺在一個與世隔絕的位置上,所以,別人很難給他留下好的印象,同樣,也很難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能讓他開口說厭惡,這還是次。
    任笑笑了,贊同的笑,接著又醒道:“總之,這是個很難纏的人,大王小心應對就是了。”
    唐寅眨眨眼睛,對這位神池長老之一的金宣倒是起了不小的興趣,也想見識一下這位被任笑說難纏、被常封說厭惡的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