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17

  第八一十七章
    金宣是不是神池長老中最年輕的一位,誰都不好說,但她看上去絕對是最年輕的那個。【】[]
    當金宣被風軍侍衛請到唐寅的車乘前時,連唐寅都被嚇了一跳,虎目中也下意識地閃過一抹驚光。
    她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與其說程蓮是她的徒弟,倒不如說兩人更像姐妹,而且看上去金宣還更像妹妹。
    她穿著一身大紅鮮艷的衣裙,質地精良,一看便知是上好的綢緞,款式也開放,大大的領口,露出深深的乳溝,傲人的身材顯露遺。
    向臉上看,雖是淡妝,但卻給人艷光四射的感覺,秀眉、大眼,高鼻、小嘴,皮膚雪白,五官深刻,美艷又迷人。
    在她臉上,連條細微的皺紋都找不到。聽任笑說,既然是長老,她很有可能已四五十歲,不過看她的風韻,像三十出頭的美婦,看她的樣貌,又像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子。
    除了這些表面上看到的東西外,唐寅還能感覺到她身上散出來的那股強大的靈壓,雖然比不上皇甫秀臺,但也沒差太多,至少要比常封和任笑高出一大截。
    似乎早就對人們的注視習以為常,金宣落落大方的走到車乘前,體態翩翩又優雅地向車上的唐寅福了一禮,含笑說道:“神池長老金宣見過風王殿下。”
    接著,她又向一旁任笑福禮道:“見過七公子。”
    她的領口開的本來就大,低身福禮時,更是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任笑在馬上可坐不住了,急忙下馬,拱手回禮道:“金長老不必客氣。”
    要知道在神池長老的地位可并不比公子低。
    金宣環視唐寅車乘的四周,看過一遍后,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突然噗嗤一聲笑了。正所謂是芙蓉一開花敗,金宣的笑,讓周圍的許多侍衛都瞅直了眼。
    唐寅當然不會被她的笑容所迷惑,他眨眨眼睛,不解地問道:“金長老在笑什么?”
    金宣笑吟吟地說道:“本座差點以為現在見的不是風王,而是我神池的國君呢!”說著話,她又特意看了一圈唐寅周圍的眾人。
    順著她的視線,唐寅向自己的身邊瞧瞧,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的左右,幾乎都是神池出身的人,阿三阿四是,任笑、常封是,程蓮等六人也是,也只有尹蘭是個純正的風人。
    唉!唐寅暗嘆口氣,自己一直都在矮化神池,盡可能的輕視神池,可是在不知不覺間,神池的影響力業已滲透到自己身邊的每一個角落,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神池的人確確實實是有過人之處,這一點他想否認也否認不了。
    不想就此事多言,唐寅笑盈盈地看著金宣,明褒暗貶地說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金長老的身份,本王恐怕要誤以為這是哪個酒家的姑娘來找本王投懷送抱呢!”
    言下之意,也是在諷刺金宣的穿著太暴露,與神池長老的身份格格不入。
    金宣當然能聽出他話中的意思,但也不以為然,這就是她一貫的風格,別說是唐寅,就算是神池的國君出異議,她也不會做出改變的。
    她微微一笑,不過在淡然的笑容中卻透出風情萬種的媚態,她含笑說道:“本座一直以為風王殿下是個凡脫俗之人,沒想到,也只是個以貌取人的俗人罷了。”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臉色同是一變,兩旁的侍衛們也收斂起心神,正欲開口訓斥,唐寅搶先擺擺手,然后上下打量著金宣,說道:“金長老說的極是,倒是本王以貌取人了。”
    頓了一下,他笑問道:“想必金長老不是在這里與本王偶遇吧?不知金長老有何貴干?”
    “風王殿下又何必揣著明白裝糊涂呢?”金宣說起話來是一點不留情面,抬手指向程蓮,說道:“本座這次是專程來領回生病的弟子。”
    程蓮在金宣面前如同老鼠見貓一樣,一直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額頭早已布滿一層虛汗。
    唐寅看眼程蓮,仰面而笑,說道:“令徒神清氣爽,可不像患病的模樣!”
    金宣哼笑一聲,言之鑿鑿地說道:“她當然有病,患的是失心瘋,不然好端端的又怎會說是神池害了她的家人,又怎會跑到風王殿下這里來尋求庇護呢?”
    程蓮依舊低著頭,一句話都沒敢說。唐寅聳肩說道:“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詞,不管令徒有病也好,沒病也罷,現在,她已投靠我大風,那就是我大風的人,是去是留,只能由她自己決定,誰若想強行把她帶走,本王第一個不允!”
    金宣對上唐寅的目光,柔和的語氣中已透出危險的氣息,緩聲問道:“如此來說,風王殿下是準備強行扣留本座的弟子了?”
    唐寅說道:“本王已經說過了,令徒的是去是留,皆由令徒自己決定。”說著話,他又深深看了一眼程蓮,繼續說道:“她若想留在風國,本王可以保證,沒人能帶得走她,更不可能傷害到她,當然,她若不想留在風國,本王也絕不會強留。”
    他這話是對金宣說的,更是給程蓮聽的,醒她不必害怕,他有能力保護得了她。
    金宣沖著唐寅點點頭,不再和他多說,轉目看向程蓮,柔聲說道:“蓮兒,過來,隨為師回去!”
    她老氣橫秋的稱呼程蓮為蓮兒,聽起來讓人都覺得好笑,因為看上去她比程蓮的年歲都要小。
    但程蓮笑不出來,她激靈靈打個冷戰,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頭也隨之垂得更低了。
    她退一步,金宣則進兩步,不給她退避的空間。她幽幽說道:“丟人已經丟到了風國,你還想胡鬧到什么時候?”
    旁人或許不了解金宣,但程蓮又哪會不了解自己的師傅?自己這次做出這么大的事,師傅肯定不會輕易饒過她,只要自己跟師傅回了神池,結果只會有一個,死。
    她嚇得再次退后數步,同時連連搖頭,雙腿直打顫,顫聲說道:“師傅,看在師徒多年的情分上,您……您就饒過蓮兒這次吧……”
    金宣笑了,柔聲說道:“我的傻徒兒,為師怎么會怪你呢,你只是一時鬼迷心竅而已,只要現在隨為師回去,為師可以既往不咎的。”
    程蓮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邊退邊懇求道:“師傅饒過蓮兒吧,師傅就放過蓮兒這一次吧……”
    金宣根本就不聽她的,依舊向程蓮近前*去,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濃更加美艷。
    遠處的人或許感覺不到什么,只看到師傅勸徒弟回家那親情的一幕,而在附近的人可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從金宣身上散出的那股強大的壓迫感,形的壓力仿佛讓周圍的空氣都變得凝固,身在其中的人連呼吸都十分困難,有些沒修過靈武或者修為稍差的侍衛們已挺不直腰身,不由自主地彎下身子,一個個臉色憋得漲紅。
    這就是頂尖級修靈者的霸道之處,須出手,便已能傷人于形。
    在這股比強大的靈壓之下,程蓮更是當其沖,她此時業已路可退,或者說她的腳已經邁不出去了,就聽撲通一聲,程蓮突然跪伏在地,由額頭流淌下來的汗珠竟然凝固在她的臉上,變成好大一顆,但卻法繼續向下滴淌。
    看得出來,就算程蓮沒被她師傅嚇死,也得被她師傅的靈壓給活活憋死。唐寅再忍不住,重重拍了下坐塌,緊接著,挺身站起,沉聲說道:“金長老,你可是要在本王面前活活*死你的徒弟不成?當本王是死人嗎?”說話之間,他的靈壓的也散出來,直向金宣席卷而去。
    只見馬車周圍的地上,塵土一下子卷起好高,如同化成一條黃色的土龍,聲息的撲向金宣。金宣臉上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顯然,唐寅修為之高深讓她也頗感意外。
    她收回壓住程蓮的靈壓,轉而與唐寅的靈壓對抗。塵土在散到金宣身前五步遠的時候便法再進她的身,沙土圍繞著她來回打轉,將地面劃出一條又一條的圓圈,如同層層的水暈一般。
    金宣嘴角挑起,看都沒看唐寅,目光依舊落在程蓮的身上,慢悠悠說道:“得到風王的庇護,果然變得不一樣了,連為師的話也可以不放在心上了,看起來,你是打定了主意要留在風國。”
    “師傅,風王殿下對蓮兒甚好,還破例拔蓮兒為直屬軍的偏將軍,師傅就讓蓮兒留在風國吧……”
    不等她說完,金宣已打斷道:“難道為師對你不好嗎?今日,你若隨為師回去,為師可以當成什么事都沒生,但你若執意留在風國,那我們之間的師徒之情也就到此為止。蓮兒,為師最后問你一句,是走,還是留?”
    程蓮終于慢慢抬起頭來,先是壯著膽子看眼金宣,再看看站于車乘上瞇縫著眼睛的唐寅,最后又瞧瞧周圍大眼瞪小眼的眾人,她把心一橫,說道:“師傅,請恕蓮兒不孝,蓮兒愿留在風國。”
    “哈哈——”金宣聽后突然笑了,開始是輕笑,很快變成了仰面大笑,她連連點頭,說道:“你可真是我教出來的‘好徒兒’啊!也罷,你我的師徒之情,到此為止,不過,你欠本座的,今日也得還于本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