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18

  第八一十八章
    程蓮滿臉茫然地看著金宣,不懂她這話是什么意思。【】她結結巴巴地問道:“師傅是……是說……”
    “你的一身靈武,是本座傳授于你,既然今日你已不顧師徒之情,棄本座而去,那么,你的靈武所學,本座也得收回來!”
    說話之間,金宣從寬大的袖口中抽出一只小瓷瓶,信手一丟,直接扔到了程蓮的面前。
    程蓮身子一哆嗦,雙手顫抖的捧起小瓷瓶,打開蓋子,向外一倒,從里面轱轆出來一顆黑色的丹藥,不用放到鼻子去聞,只是拿在手里就能嗅到一股腥臭的氣味。
    她看罷之后,難以置信地抬起頭來,驚道:“碎靈丹?”
    這是金宣自己獨創的一種丹藥,與散靈丹的功效一樣,服下之后,修靈者體內的靈氣會立刻散去,而唯一不同的是,散靈丹只是暫時散掉修靈者的靈氣,還可以通過聚靈丹使靈氣重新凝聚,而碎靈丹則是永久性的散掉修靈者的靈氣,直接破壞修靈者的經脈,不僅讓修靈者的修為全部化為烏有,而且以后也法再修煉靈武。
    可以說碎靈丹就是一種比歹毒的毒藥,是所有修靈者的惡夢,一旦服下,就變成了徹徹底底的廢人,而且經脈受損后,連普通人都不如,也活不長久。
    聽程蓮叫出碎靈丹的名,任笑和常封身子同是一震,金宣這不是誠心要毀了程蓮嗎?
    任笑跨前兩步,急聲說道:“金長老,程蓮固然師承于你,今日轉投風國也確有不對之處,但金長老讓她服下碎靈丹,是不是……太嚴重了些?”
    唐寅還不未聽說過碎靈丹這種丹藥,他側頭低聲問阿三阿四道:“碎靈丹是什么?你二人知道嗎?”
    “大王,據說是金長老的獨門丹藥,可以散掉修靈者的靈氣,而且永遠法再恢復。”阿三小聲說道。
    “世上竟然還有如此歹毒的丹藥!”聽完阿三的講述,唐寅也吃了一驚,難怪任笑說金宣難纏,常封對她厭惡,這個女人,看上去美麗絕倫,而實則卻是心狠手辣,竟要*自己的徒弟吃下這種東西。
    見任笑出來勸阻,金宣淡然一笑,柔聲說道:“七公子,本座有本座的規矩,對門下也有對門下的約束,現在本座門下出了叛徒,本座也理應清理門戶,這似乎沒什么不妥吧?”
    任笑被她問得啞口言,是啊,金宣和弟子之間的恩怨終究還是屬于人家自己的家務事,而非國務,即便他是神池的公子,但也管不到人家的家里去。
    他沉吟片刻,正色說道:“我不是要插手金長老的家務事,我只是希望金長老能三思……”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跳下車乘,打斷道:“金長老的家務事,本來本王也是管不著的,但現在不同,程姑娘已是我風國的將軍,不僅她的命是我風國的,她的靈武也是我風國的,金長老想要收回她的靈武,得先問問我風國同不同意!”
    金宣回頭看向唐寅,還真就十分認真地問道:“那么請問風王殿下,你同意還是不同意呢?”
    唐寅回答得干脆,直截了當道:“不同意。”
    金宣含笑問道:“如果本座非要廢掉她的靈武不可呢?”
    唐寅樂了,說道:“那也簡單,只要能過了本王這關就行。”
    金宣咯咯嬌笑道:“聽起來,風王殿下還想與本座比試一番嘍?”
    唐寅聳聳肩,說道:“正有此意!”
    金宣笑意更濃,說道:“既然如此,本宮就成全風王殿下!”說話之間,她身上的衣裙風自動,周圍的靈壓開始激增。
    見狀,任笑和常封等人都嚇了一跳,金宣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神池的長老,能在人才濟濟的神池成為長老進而入住長老院的又豈會是泛泛之輩?眾不約而同地聚攏在唐寅的周圍。
    金宣環視唐寅身邊的眾人,嘴角微微挑起,全然不放在心上,邊繼續施放靈壓邊回頭看向程蓮,幽幽說道:“風王殿下好心收留于你,難道,你就忍心眼睜睜看著這里因為你而變得血流成河、尸橫遍野嗎?”
    她這一句話,就如同一把巨錘,砸碎了程蓮最后的意志。她跪在地上,淚如雨下,泣不成聲,猛然間,她沖著唐寅大喊道:“大王對小女子的知遇之恩,小女子以回報,若有來世,小女子愿在大王身邊做牛做馬……”說話間,她扔掉手中的碎靈丹,片刻都未猶豫,抽出佩劍,對著自己的脖子狠狠抹了下去。
    “不要!”受金宣的靈壓所限,唐寅施展不出暗影飄移,但他出手如電,回手拔出佩劍,揮臂膀甩了出去。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他佩劍的劍面正拍在程蓮的手背上,這一擊的力道可不小,直接讓程蓮的手掌失去知覺,掌中的佩劍掉落在地,再看她的手背,瞬間就紅腫起好大一塊。
    飛劍制止住程蓮后,唐寅的眼中也隨之閃爍出駭人的精光,冷冷凝視著金宣,緩步向她走過去,與此同時,他的暗影幻獄也施放出來。
    當金宣陷入到唐寅的暗影幻獄當中時,她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緊接著又冷哼出聲,笑道:“雕蟲小技!”話是這么說,不過,金宣的身形可快的向后飛退出去。
    在金宣的后面還站有密密麻麻的風國侍衛,看到她要退走,侍衛們紛紛把長槍端了起來。這時候,唐寅和任笑幾乎同時大喝出聲,不過二人的話卻是截然相反。
    唐寅大喝道:“快攔阻他!”
    任笑卻喝道:“快讓開!”
    侍衛們還沒有反應過來,金宣業已退到他們的近前,就聽現場響起一片脆響聲,再看侍衛的人群,中間倒下一大片人,有些人是骨頭折斷,而有些人則是支離破碎,都不成人形。
    那是被金宣硬生生撞的!她在侍衛當中撞開一條血路,趁勢退出了唐寅暗影幻獄的范圍。
    這么多的侍衛傷在金宣的手上,唐寅目露兇光,他大吼一聲,順手從身邊的侍衛那里奪過一把長槍,縱身追了過去。
    金宣的度快,唐寅的度更快,只是幾個箭步,他已穿過己方的人群,追到金宣的背后,手中的長槍靈化,高高舉起,對準她的后背,全力猛砸下去。
    她的背后如同長了眼睛似的,當靈槍將要砸中她的一瞬間,她突然改變方向,一個急轉彎,將這勢大力沉的一槍躲了過去。
    耳輪中就聽轟的一聲,唐寅的靈槍砸在地面上,將地面抽出一條長長的凹痕。“看你往哪里跑!”唐寅怒喝一聲,揮槍橫掃,又砸向金宣的腰身。
    金宣嗤笑一聲,也沒見她如何蓄力,人已騰空而起,足足躍起四、五米高。
    唐寅抬頭上望,嘴角不自覺地揚起,暗道一聲:這是你自己找死!心思轉動間,他手中的靈槍連揮,一口氣射出五記靈波。
    對方身在空中,處借力,也法再改變移動的方向,只能硬接他的靈波,就算能把他的靈波擋下來,在她下落的過程中,他也可以把她一槍刺死。
    不過,事情遠沒有他想像中那么簡單。金宣敢肆忌憚的跳躍到空中,自然也有所倚仗。
    只見她身在空中,身體的周圍突然散出白色的靈氣,眨眼的工夫,周身上下已罩起一層紅色的靈鎧。
    這倒沒什么,可接下來生的事,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毫預兆,金宣身上的靈鎧突然燃起烈焰,并乍顯出刺眼的光芒,就好像懸浮在空中的一顆太陽,更不可思議的是,她背后的靈鎧也生了變化,猛然間就聽撲撲兩聲悶響,由靈鎧化成的羽翼在她背后生出,那對羽翼,和她的靈鎧一樣,被烈焰所覆蓋,每一只都有三米多長,同時還閃爍著耀眼的光彩。
    此時再看金宣,就如同一只從天而降、燃燒著火焰的大天使,隨著羽翼煽動之間,地面上都刮起一陣陣的熱浪。
    她在空中橫移出數米,輕而易舉的讓開唐寅施放的靈波,而后懸停在空中,居高臨下的低頭俯視,震聲說道:“風王,今日之事,本宮不會就這么作罷,程蓮暫且寄存于你國,但早晚有一天,本座會親自前來帶她回神池!”
    說話之時,金宣身形一晃,在空中直接飛離了唐寅的儀仗隊伍,等最后一個傳回來時,她人已在米開外的空中。
    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唐寅自己在內,皆看得膛目結舌。這哪里還是人啊,簡直可以和神相并論了。
    不知何時,任笑走到唐寅的身邊,望著金宣消失的方向,幽幽說道:“鎧之靈變,雖非絕學,但是能用到這種程度的,普天之下,還沒有幾人啊。”
    金宣背后由靈鎧生成的羽翼,正是靈鎧化的進階技能——鎧之靈變。
    就如任笑說的那樣,鎧之靈變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能,唐寅很久之前就能用得出來,比如他把指尖上的靈鎧延伸出去,化為長長的針形,那便是鎧之靈變的一種。
    不過,像金宣這種完全改變靈鎧的形態,使其化出羽翼,并能帶著施放者在空中飛行,那就太難了,至少以唐寅目前的修為是做不到這一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