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19

  第八一十九章
    神池!唐寅望著空蕩蕩的天空,久久回不過來神。【】[]每一次神池高手的出現總是會刺激到他內心深處那份對靈武的狂熱,皇甫秀臺出現時是這樣,現在金宣的出現也是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唐寅反應過來,問任笑道:“以金宣的修為,她的年歲應該已經不小,為何看上去還那么年輕?”
    任笑想了想,說道:“金長老修為高深,看上去的年歲本就會比實際年歲要小很多,而且她精于煉藥,想來,是她煉制的那些丹藥也讓她駐顏有術吧!”
    唐寅點點頭,忍不住又好奇地問道:“那她實際年齡有多大?”
    任笑搖頭說道:“具體我也說不清楚,也沒有問過義父,只是聽傳言,有說她四十多歲的,還有說她年過五十的。”
    唐寅嘆道:“即便她年過五十,能有如此的修為也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任笑輕嘆一聲,說道:“我倒是有聽義父說過,金長老是眾長老中最年輕的一個,她是年難得一見的靈武奇才,全天下能和她的靈武體質有一比的,也只有風國的上官元讓了。”
    “哦?”唐寅眨眨眼睛,疑問道:“難道,金宣也是靈神一體的體質?”
    任笑聳聳肩,苦笑道:“天知道!不過,金長老確實有過人之處,殿下剛才也見到了,鎧之靈變能用到如此極至,實屬罕見,連我也是第一次親眼所見。”
    唐寅幽幽說道:“可最后她還是跑了。”
    任笑若有所思地說道:“也許她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勝過我們,也許是殿下突然施放的暗影幻獄讓她頗感意外,但不管怎么樣,金長老絕對是個很難纏的人,她說她會回來,她就一定會再回來找麻煩,殿下可要小心防啊!”
    唐寅應了一聲,喃喃說道:“我會小心的。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頓了一下,他又自言自語道:“可是,如何能破得了她的鎧之靈變呢?”
    說著話,他還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可惜的是,以他目前的修為,就算盡全力在背后的靈鎧上化出羽翼,也只是兩只小小的翅膀,根本飛不起來。
    不知何時,常封走了過來,他語氣淡漠地說道:“金長老的修為比殿下要高出一截,殿下若硬是要以鎧之靈變來與金長老抗衡,那疑是拿自己之短去敵金長老之長,此乃不智之舉。”
    唐寅心中一動,急忙問道:“常兄有何高見?”
    “高見不敢說,但靈武之術又非一條路可走,金長老走的是鎧之靈變這一條路,殿下可走另一路條與之相匹敵!”
    “什么路?”唐寅好奇地問道。
    常封沒有馬上開口,話鋒一轉,改口道:“不管走什么路,修為都是基礎,如果殿下真想與金長老一較高下,那么現在最要緊的就是,盡最大可能的增進修為。”
    他這話等于是沒說,不是他不想告訴唐寅,而是現在周圍的人太多。
    即便是在神池,每位長老也都有各自壓箱底的本事,那是絕不外傳的,有些高等的靈武學,常封也不想讓旁人知道,甚至包括任笑在內。
    唐寅本有些不悅,可轉念一想,又多少理解的常封的心思。他未在繼續多問,甩頭說道:“我們繼續趕路吧!日后金宣來也好,不來也罷,我們得先抓緊時間先回鎮江。”
    在眾人的簇擁下,唐寅回到車上,他剛坐下,程蓮便走了過來,低聲喚道:“大王!”
    唐寅低頭看了看程蓮,關切地問道:“你的手沒事吧?”他很清楚自己剛才甩出去的那一劍力道有多大,如果當時沒有靈壓阻力,那一劍足可以拍碎她的掌骨。
    這時候,程蓮的手背已紅腫好大一片,不過她卻滿不在乎,對唐寅拱手說道:“屬下沒事,多謝大王關心。”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屬下還要多謝大王的救命之恩!”
    唐寅笑了,擺手說道:“我說過,既然你們肯來投靠風國,那么,你們以后就是風人,沒有誰可以欺負到風人的頭上,只要還有我在,我便會竭盡全力的保護你們。”
    他這番話令程蓮感激涕零,也讓葉志遠、李冰、蕭海等五人感動不已,現在他們心中都生出一股慶幸感,自己沒有選錯主子,也沒有選錯路,事實也證明,風王并非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會這么去做。
    六人互相看看,齊齊插手施禮,異口同聲道:“屬下定當誓死追隨大王,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唐寅笑了,環視眾人,隨后身子向后一仰,悠悠說道:“你等真心待我,我自會視你等為兄弟。”
    金宣的出現,再一次給唐寅帶來不小的震撼和壓力,也讓他對靈武的狂熱又加重幾分,同樣的,唐寅對金宣態度的強硬,甚至不惜大打出手,這讓程蓮等人更加認定選擇唐寅沒有錯,此后也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隨于他。
    風王儀仗繼續趕路回鎮江,白天話,等到晚上,唐寅躺在寢帳里睡不著覺,腦子里浮現的全是金宣的身影,當然了,他迷戀的不是金宣的美貌,而是她那身不可思議的靈武。
    躺在床榻上睡不著,只能干瞪眼,這太難受了。
    唐寅干脆從塌上翻身坐起,拿著火折子把燈臺點著。看到寢帳里傳來亮光,阿三、阿四雙雙從外面走了進來,小聲問道:“大王,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沒有睡意。”唐寅來帳中來回踱步,走了片刻,他忽然想起什么,停下身形,問道:“常先生現在睡下了嗎?”
    “這……屬下不知。”
    “阿三,你去看看,如果常先生睡了,就不要打擾他,若是還沒睡,把他請過來,就說……請他來陪我下下棋。”唐寅隨手將棋盤取出來,擺放到桌上。
    阿三阿四聞言面面相覷,先不說常封會不會下棋,他是個瞎子,就算會下也下不了啊!見他二人站起原地久久未動,唐寅疑問道:“還站這干什么?快去啊!”
    “是!大王!”阿三硬著頭皮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阿四則走到唐寅身邊,小心翼翼地醒道:“常先生雙目已盲,恐怕,陪大王下不了棋!”
    “誰說不能?沒聽說過還有人能下盲棋嗎?”
    唐寅不滿地白了阿四一眼。阿四苦笑,能下盲棋的都是精于棋藝的,可常封怎么看都不像那種人,這世上,除了靈武恐怕也沒什么能勾起常封的興趣了。
    時間不長,阿三返回,跟在他身后的常封也隨之進入寢帳。
    常封來得這么快,而且衣衫整齊,一看便知道他也沒有睡覺。唐寅樂了,向阿三阿四揮揮手,示意他二人先出去,接著,對常封笑道:“常先生,請坐吧!”
    常封把手中的怪劍當盲杖來用,在地上點了點,找到坐塌后,緩緩坐了下去。他問道:“聽說殿下是找小人來下棋的?”
    唐寅仰面一笑,心不在焉地問道:“常兄會下嗎?”
    “七公子的棋藝勝過小人倍,今晚,殿下想必不是找小人下棋的吧。”常封笑吟吟地說道。
    啪!唐寅打個指響,笑道:“常兄聰明!”
    說著話,他敲敲額頭,說道:“白天時候,周圍人雜,常先生并沒有把話說完,現在只有你我二人,常先生有什么話要說,是不是也須再顧慮了?”
    常封難得的也樂了,贊道:“殿下贊小人聰明,可殿下自己才是真的聰明呢!”說著話,他站起身形,說道:“說得再多,都不如親自去做一做,大王有沒有興趣到營外去逛逛?”
    唐寅眼睛頓是一亮,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他的臉龐泛起興奮的光彩,邊披上外衣邊催促道:“那還等什么,我們走!”
    常封搖頭而笑,現在的唐寅,簡直就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對靈武的癡迷到了以復加的地步,為了能增進見識,什么事情都可以拋下不管。
    他二人走出寢帳,只帶著阿三阿四兩個人,向營地外面走去。
    等快要走出營門的時候,阿三阿四不由得緊張起來,二人快步追上唐寅,低聲勸說道:“大王,這個時候出營是不是不太妥當啊?”
    其一是天色太晚,其二,白天剛剛惹上金宣,萬一她就在己方營地的附近可怎么辦?
    唐寅倒是完全不在乎,不以為然地說道:“有常兄在,就算碰上賊人也沒什么好怕的。”
    “可是……”
    “不必多說!”
    唐寅和常封、阿三阿四走出己方的營地。到了外面,常封問道:“殿下,附近可有隱蔽之處?”
    聞言,他向四周望了望,看到距離營地不遠處有片不大的小樹林,說道:“常兄,那邊有片樹林。”
    “遠嗎?”常封是看不見,只能詢問唐寅。
    “不算遠,充其量也就一里地左右。”唐寅回道。
    “那還好,我們就去那里吧!”常封也不敢帶唐寅離開營地太遠,萬一真生了意外情況,到時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那可就真的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