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21

  常封幽幽說道:“為了能讓禪讓的方式傳承下去,君上會殺死已經懷有身孕的嬪妃,殿下認為,這樣的君上是好還是不好呢?”
    唐寅聽后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他疑問道:“廣寒聽曾處死過懷孕的嬪妃?”
    常封點點頭,說道:“此事雖說沒有公開,但是大長老們之間有談起過此事,我也是恰巧聽到了一些。[]”
    唐寅若有所思地說道:“虎毒尚不食子,廣寒聽又怎會那么狠心處死懷有自己孩子的嬪妃呢?是不是,其中還另有隱情?”言下之意是懷疑那嬪妃所懷的孩子根本不是廣寒聽的。
    常封明白他的意思,連連擺手,說道:“不可能!王宮之內,除了君上便再其他的男子,即便是王宮侍衛都是精挑細選的女子,而且,也沒有人敢對君上的嬪妃心懷不軌。”
    “那就奇怪了,難道,做了神池的君主就注定要斷子絕孫,不能給自己留下任何的子嗣不成?”唐寅哭笑不得地反問道,如果是這樣,那做神池的君主就太可悲了。
    常封嘆道:“神池并這樣的規定,但是,歷代的君主又都是這么做的。不管是王妃、夫人或是嬪妃,一旦懷有身孕,很快就會離奇失蹤,有些還被證實是‘病死’了,可有些則卻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當然,也正是因為歷代君主都沒有留下子女,神池王位才一直以禪讓的方式傳承下來。”
    唐寅吸氣,要維持神池的傳統,君主就要除掉自己親生骨肉,這種規矩到底是先進還是野蠻?他沉吟了好一會,隨口問道:“你說的歷代是從何時開始?神池建國時就是這樣?”
    “那倒不是!神池是有禪位的傳統,但君主并不會殺光自己的子女,甚至有些君主還會把王位傳給自己的子嗣,不過,大概是五多年前,神池的王位傳到廣玄靈時才出現這種情況,而且還一直延續了下來……”這些事情,常封也是道聽途說,他自己并不太確定。
    說者意,但聽者有心。聽到廣玄靈這個名的時候,唐寅的身子不由得為之一震,虎目下意識地瞪得滾圓。
    他對這個名當然不陌生,而且再熟悉不過了,那是烙印在他的靈魂上能夠銘記一生的名,這個名代表的是刻骨銘心的仇恨。
    他的靈武是繼承于五年前的嚴烈,而當時害死嚴烈的人正是廣玄靈。而誰又能想到,廣玄靈在害死嚴烈之后竟然去了神池,而且還當上了神池的國君!
    雖然常封的眼睛看不見唐寅此時猙獰又恐怖的表情,但他能感覺到唐寅氣息和靈壓的變化,心中一動,他急忙止住話音,疑問道:“殿下怎么了?”
    “常先生,你剛才說五年前的那個神池國君是叫……廣玄靈?”唐寅一一頓地問道。他的靈魂早已和嚴烈合二為一,嚴烈的仇恨也自然而然地全部轉嫁到他的身上。
    在說出‘廣玄靈’這個名的時候,他的指甲都扣入掌心的肉里,滲出了血絲。
    “是啊!是……是叫廣玄靈沒錯!”常封不明白唐寅的反應為何會這么大,一個五年前早已經故去的人又為何對他會有如此之大的影響力。
    他小心翼翼又充滿不解地問道:“殿下,這……可有不對之處?”
    唐寅緩緩搖了搖頭,沒有立刻接話。
    他閉上眼睛,過了好半晌,才漸漸把自己激動的情緒控制住,接著,深深吸了口氣,幽幽說道:“我知道這個人,一個卑鄙下作、乘人之危、暗箭傷人的小人!”
    “啊?”常封聽得膛目結舌,久久反應不過來,身為神池人,他對這位五年前的神池君主都不太了解,而唐寅卻對他充滿仇恨,而且還言之鑿鑿的說他是小人,這讓常封感到不可思議。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難道,殿下和他之間……”
    “有仇!而且還是世仇!”唐寅明白,對于這件事情自己法向常封去解釋,也解釋不明白,他眼珠轉動,邊從嚴烈的記憶中搜尋信息邊喃喃說道:“他曾做過神池的君主,原來如此……這就可以理解為何從廣玄靈開始,神池的君主一直都在鏟除自己還未出生的子女了。”
    常封吸氣,急聲問道:“這……這是為何?”
    唐寅冷笑出聲,說道:“人人都說暗系靈武惡毒比,實者,光明系靈武也有許多見不得光又滅絕人性的密技。常先生可曾聽說過‘靈魄吞噬’嗎?”
    常封呆呆地搖頭,道:“從未聽說。”
    “靈魄吞噬便是光明系靈武中的密技。施術者可以讓自己的靈魂吞噬另一個人的靈魂,從而將自己的靈魂轉移到那個人的身上,永久占據那個人的身體,這就是靈魄吞噬。”
    說到這里,他突然頓住,話鋒一轉,問道:“你相不相信,直到現在廣玄靈都沒有死,他的靈魂一直寄居在你們神池歷代君主的身上?”
    他說的這些,對于常封而言太震撼了,這已經完全出他所能理解的范疇。憋了良久,他干笑一聲,同時搓了搓手掌,低聲道:“殿下不是在和小人說笑吧?”
    他這話還算是客氣,現在,他甚至都懷疑唐寅是不是已經瘋了,不然又怎會滿口的瘋言瘋語?
    嚴烈生前和廣玄靈交情莫逆,如果不是聽廣玄靈親口所說,他也不相信世上還有如此歹毒的靈武密技。也只有用靈魄吞噬才能解釋得通神池君主為何不給自己留下子嗣。
    靈魄吞噬也需要找到適合的對象,對方的屬性必須得和自身屬性相符,所以說靈魄吞噬并非對每一個人都有效。一旦有了子女,而又偏偏不適合自己做靈魄吞噬,那便可能導致王位易主,與其如此,不如永絕后患,干脆不要子女,避免王位之爭,由自己去挑選適合給自己做靈魄吞噬的人,將他們一并收為義子義女,當自己年老力衰的時候,再從眾多義子義女中挑選出最合適的一個,吞噬他的靈魂,占據他年輕的身體,順便再把王位傳承于他,如此一來,他便可以永遠坐在神池王位的寶座上,永不會更迭。
    旁人或許做不這種事來,可唐寅堅信,如果那個人是廣玄靈,他一定會這么做的,而且他就是這樣的人,外表和善,實則內心自私、奸詐、惡毒到了極至。
    現在,他也能理解廣玄靈當初為何要害死嚴烈了,或許有一方面的原因是為了得到水晶,不過,更多的應該是為了他自己的前程。殺掉一個‘臭名昭著’的暗系內宗修靈者,他便可以討好神池,順理成章的向神池去邀功,進而被神池所接納,然后他再通過自己的手腕一步步登上神池的至高點,從而變為倍受天下人矚目和敬仰的神池圣王。
    多么完美的計劃,多么精妙的構思,并一步步的走到今日。唐寅想到這里,恨得牙根都癢癢。
    設身處地的考慮,如果他是廣玄靈,也會繼續坐視列國之間的紛爭,繼續不理不問,列國之間斗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那是最壞的結果,如果出現了一國統一全國的局面,那才是廣玄靈最想要看到的。
    屆時,他可以指揮神池的所有精銳取而代之,甚至還可以用靈魄吞噬直接取代該國的國君,讓他從神池的圣王變為天下的君主,而且還可以一直一直的做下去……
    這時候,唐寅倒是能體會到肖軒的英明,早在風國與桓國征戰的時候,肖軒就給他寫過一封信,言明風川兩國最大的敵人并非對方,而是那個一直深藏不露的神池。
    現在可以印證肖軒當初的推測了。正所謂咬人的狗不叫,以神池的實力,完全有能力制止列國之間的紛爭,但神池卻偏偏沒有這么做,為什么?與其說是神池的高尚與脫俗,唐寅更愿意相信它是別有圖謀。
    通過廣玄靈曾做過神池君主這件事,唐寅也一下子理清了很多事情和疑問,同時他也意識到,風國和川國之間的戰爭應當休止,至少就目前而言,雙方最大的敵人就是神池。
    想到這里,他仰天長嘆一聲,緩緩說道:“我知道,我說的這些常兄現在可能還不會相信,不過,我會想辦法把此事查清楚的,一旦證實是真的,那么,廣玄靈就不單單是我的仇人,他更是神池的仇人,神池的圣潔與高貴早已經被他給玷污了。”
    常封怔了好一會才苦笑出聲,說道:“殿下說的這些,小人確實難以理解,只是殿下若想去證實也不可能辦得到,外人根本進不去神池內部,更不可能查探到君上的秘密。”
    何況還是這么重大的秘密,如果確有其事的話。
    “是啊,神池太小了,人也太少了,外人根本混不進去,所以,此事還得靠神池內部的人去查……”唐寅邊琢磨邊喃喃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