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24

  第八百二十四章
    “你想知道?”金宣笑吟吟地看著他,露處兩排貝齒。【】
    “少廢話,快告訴我,你到底要去哪!”
    “那邊!”金宣隨手指向窗外,趁著皇甫秀臺扭頭去看的時候,她另只手迅速地在他虎口上彈了一下。
    皇甫秀臺就覺得手掌一麻,抓住金宣手腕的五指下意識地松開,趁此機會,金宣一個閃身飄到書房的門口,回頭笑道:“師兄,多保重!”說話之間,她人業已出了書房。
    “師妹!”皇甫秀臺箭步追了出去,可是到了外面再看,院中哪里還有金宣的身影。
    出事了,肯定是出大事了!以前不管遇到什么樣的狀況,師妹從沒有像現在這樣過,甚至還交代起了后事。
    可師妹的靈武并不比自己差多少,誰又能有本事把師妹*到這等程度呢?而這,才是最可怕的。
    想到這里,皇甫秀臺狠狠跺了跺腳,系好披風,縱身跳到院墻上,隨后幾個起落,人也不見了蹤跡。
    深夜。神池禁地,諸余山。
    諸余山一向是神池君主閉關修煉之地,也是神池最重要的幾處禁地之一,能進出這里的,除了神池君主外,就是持有君主手諭的長老和心腹。
    今夜,金宣來的地方就是這里。圣王究竟是不是廣玄靈,關鍵就是看世上到底有沒有靈魄吞噬這個技能,而在諸余山內,藏有天下所有靈武技能的書籍,包括暗系靈武,如果確實存在靈魄吞噬技能,那么一定會有秘籍或者記錄。
    當金宣走到諸余山的入山口時,立刻被守在那里的侍衛們喝止住,有人沉聲問道:“大膽!何人膽敢私闖禁地?”
    “是本座!”金宣慢步走上前去,淡然說道。
    侍衛們紛紛舉起火把,定睛細瞧,看清楚來人是誰后,侍衛們急忙躬身施禮,紛紛拱手說道:“原來是金長老。”
    “圣王有急事召本座入內,你等速速讓開。”金宣冷漠地說道。
    “這……”侍衛們面面相覷,其中一名頭目小心翼翼地說道:“金長老,我等……并未接到圣王的口諭啊!”
    “圣王交代之事,難道還需知會你等不成?滾開!耽誤了要事,別說本座不會放過你等,就是圣王也絕不會輕饒你們!”金宣沉聲喝道。
    眾侍衛們嚇得一哆嗦,臉色頓變,再不敢多言,齊齊向兩旁退讓。在神池,除了國君外最具實權的人就是長老,而且以前也有過君主在閉關期間約見長老的先例。
    看也不看兩旁的侍衛,金宣盛氣凌人、昂首挺胸地走了過去。等她進入諸余山,不在侍衛們的視線之內了,金宣也不由自主地長噓口氣。
    如果侍衛們硬是攔阻她不放行,其實她也沒辦法,好在她有長老的身份,讓侍衛們頗多忌憚。在禁地之內,絕不會再有侍衛,整座大山當中,只會有圣王一人。
    憑金宣對廣寒聽的了解,他現在應該是在山頂的圣廟中修煉。
    那座圣廟是前古遺跡,供奉的也不是神池崇信的神明,所以里面并無侍奉,但圣王喜歡這座圣廟,他閉關修煉的時候,十天當中會有九天都在那里。
    而諸余山的藏書閣則位于半山腰,剛好可以避開圣王,這也是金宣敢潛入諸余山最主要的原因。
    山中黑暗,好在山路平坦,金宣也走得飛快。從山腳走到半山腰的藏書閣,她只用了一柱香的時間。
    這座藏書閣規模極大,是由純石料構建而成,高大雄偉,異常壯觀,單單是藏書閣的大門就有三米多高,進入其中,里面的空間更廣,而且還分出數間大廳。
    每一間大廳里藏書的質地都不同,第一間大廳里的藏書皆為紙卷,再往里走,還有絹卷藏書、羊皮藏書、竹簡藏書等等。根據藏書質地的不同,也可判斷出藏書年代的遠近。
    在藏書閣的最里端,則是一間混合質地藏書的大廳,這里面,紙卷、絹卷、竹簡等等應有盡有,而且每一本藏書都是極為珍貴罕見的,里面所記載的靈武技能也都是在世間難得一見的絕技。
    金宣進入藏書閣后,直接走到了這里,她想靈魄吞噬這種秘技,如果真在藏書閣內的話也一定會擺放在這。
    她從袖口里抽出火折子,將其吹著,向四周照了照,找到燈臺,將上面的小油燈點著,而后一手拿著燈臺,一邊仔細查看書架上的藏書。
    金宣也是第一次進到藏書閣這么深的地方,看著書架上擺放的那些書卷,個個都是靈武絕學,本本都能讓她愛不釋手,只可惜現在她不是來學知識、長見識的,她要找的是那本唐寅所說的靈魄吞噬。
    在偌大的廳堂里,眾多的書架當中,要找到那本還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藏書又談何容易?金宣找得認真,觀察得仔細,生怕會有遺漏,她是一本一本的拿起來細細查看。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金宣也僅僅查完兩個書架,望前看,至少還有十多個書架沒有查看過,她忍不住暗嘆口氣,估計等到天亮的時候自己能查完全部就算不錯了。
    她深吸口氣,振作精神,繼續往下核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間金宣已查到第六個書架,當她正在翻看書卷的時候,突然之間,在她的身后傳來低沉的問話聲:“找到了嗎?”
    這突如其來的問話可把金宣嚇得不輕,她的身子像過了電似的,猛然一激靈,緊接著,她轉回身,舉目一瞧,正對上一雙在黑暗中顯得無比明亮的眼睛。
    看清楚這對眼睛的主人,金宣的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手中的書卷抓握不住,直直的墜落在地。
    “本王有這么可怕嗎?金長老似乎是被本王嚇到了。”一只人影從黑影中緩緩走出來。這人身材高大,有一米八掛零,穿著白色的長袍,上鑲玉飾,做工精細,材質精美,向臉上看,頭發雖已斑白,但卻是紅光滿面,眼角眉梢連條細微的皺紋都看不到,如果隱去他的頭發,只看他的樣貌,會讓人以為他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
    他的模樣也生得俊美,白面無須,濃眉大眼,鼻梁高挺,雙唇薄厚適中,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和藹又可親,但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卻給人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
    那并不是靈壓所造成的壓迫感,在他身上,也沒有任何的靈壓散出來,只是單純的氣勢。這一位不是旁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現任神池君主——廣寒聽。
    金宣沒想到廣寒聽會在藏書閣里出現,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啊!她呆住好一會才恍然驚醒,緊接著,她急忙屈膝跪地,說道:“微臣叩見圣王。”
    “還好,金長老還記得本王是圣王。”廣寒聽背著手,垂視金宣,笑吟吟地說道:“起來吧!”
    “是!圣王!”金宣緩緩站起身形,不過仍低垂著頭,不敢正視廣寒聽的目光。
    廣寒聽說道:“你貴為長老,更應該懂得神池的規矩,沒有本王的許可,任何人都不得進入禁地,金長老不僅深夜進了禁地,還潛入藏書閣內,不知,金長老到底是要找什么?”
    他的語氣很柔和,也聽不到有任何的責怪之處,但金宣的冷汗已順著額頭不斷的滴淌下來。她此時的反應,和當初程蓮見到她時的反應幾乎是一模一樣。
    金宣沉默許久方說道:“回稟圣王,微臣……微臣近年來疏于修煉,以至于靈武退步,所以,所以才斗膽進入藏書閣,想從中找些速成的秘技。”
    她這番話,若是偏偏旁人或許還行,但想騙廣寒聽,那根本就不可能。
    金宣是個什么樣的人,廣寒聽太了解了,她喜煉丹而不喜修靈武,不然以她的資質,成就早超過她的師兄皇甫秀臺了,以前就算自己把最珍貴的靈武秘技擺在她眼前,她都會看也不看一眼,現在卻主動來學,而且還冒著觸犯神池重罪的風險偷偷潛入禁地的藏書閣中來學,這怎么可能呢?
    他也不急于戳穿她,笑呵呵地柔聲說道:“金長老倒是很用功嘛,不知,翻看過這么多的書架,可有你中意的秘技?”
    “哦,微臣暫時還沒有找到。”
    “說說看,你究竟要找那一種,本王來幫你找。”
    “這……微臣不敢勞駕圣王……”
    “不敢?連禁地你都敢私自闖進來,還有什么是你金長老不敢的呢?”說話間,廣寒聽走進金宣,嘴角噙著笑意,低頭審視著她。
    金宣打了個冷戰,頭也垂得更低,小聲說道:“微臣……知錯了。”
    “你應該知道,一直以來本王都是最信任你的。”廣寒聽邊說著話,邊把手搭在金宣的肩膀上。
    金宣身子一震,忙應道:“是!”
    “如果,你還想繼續得到本王的信任,那么就告訴本王實情,你究竟在找什么!”
    他輕輕揉捏她光滑的香肩,柔聲道:“不要再在本王面前扯謊,你也應該明白,那騙不過本王,本王也一向最討厭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