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26

  ,
    感受到背后急速傳來的勁風,金宣已沒時間再回頭細看,身子橫著向旁一縱,就聽咔嚓一聲,廣寒聽的雙指沒有點中金宣,卻凌空將地面擊出個深深的窟窿。
    僅僅以手指便可射出靈刺,這樣的靈武,金宣也是第一次見識到。可惜她現在已無心去欣賞,她所能做的只有逃,逃出禁地,逃出神池。
    只是,廣寒聽根本不會給她逃走的機會。
    一擊不中,他身形回轉,出手如電,一把扣住金宣的胳膊,后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廣寒聽臂膀用力一甩,只聽嗡的一聲,金宣的身軀已被他狠狠的甩飛出去。
    嘭、嘭、嘭——金宣的身子飛在空中,一連將數個書架撞出窟窿,而后一直飛撞到墻壁上,又發出轟隆一聲的悶響。
    由巨石堆砌而成的墻壁被金宣硬生生的砸出一個大凹坑,整個人都深陷其中,若非她有靈鎧護體,當場就得被撞成肉泥。
    廣寒聽哼笑一聲,身子輕靈的越過書架,而后一步步向‘鑲嵌’在墻壁上的金宣走過去。
    “你不是本王的對手,你也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把實情說出來,本王或許還可以饒過你這次,給你一個隱居山林的機會。”
    “呵呵……”金宣笑了,揚起的嘴角慢慢流淌出鮮血,她喘息著說道:“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的!”
    說著話,她大喝一聲,周身上下的靈鎧瞬間燃起洶洶的烈焰,緊接著,她拚盡全力,從石壁中掙脫出來,手持燃燒的靈劍,飛身迎向廣寒聽,臂膀抖動之間,一連刺出十余劍。
    金宣的修為是不如廣寒聽,但她拼起命來,廣寒聽也不敢大意。后者抽身而退,躲避開靈劍鋒芒的同時,他的身軀上也散出一層白霧,靈鎧瞬間籠罩于全身。
    “執迷不悟,自找苦吃!”廣寒聽沉聲說道,當金宣的又一劍向他刺來時,他身形微側,并抬起單掌,以掌心硬擋靈劍的鋒芒。
    當啷!靈劍的劍尖正刺在廣寒聽的掌心,可是在他掌心的靈鎧上連點痕跡都沒留下來,就更別說刺透靈鎧傷到他了。
    他冷笑出聲,五指回收,嘭的一聲,燃燒著烈火的靈劍劍身被他一把抓住,也沒見他用力,輕描淡寫的往回一拉,另一側的肩膀再順勢向前一頂,喝道:“撒手!”
    受其拉力,持劍的金宣下意識地向前搶出一步,可同時又被他的肩膀撞了個正著,她驚呼出聲,靈劍脫手,身子離地而起,向后倒飛出去。
    轟!她足足飛出五米多遠才摔落在地,再看她的胸口,靈鎧碎出一個巴掌大的圓窟窿。撲!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金宣沒等爬起身,先噴出一口鮮血。
    “本王最后再給你一次機會,要飛躲開。
    轟隆!廣寒聽的拳頭擊打在墻壁上,將墻壁生生震出個一人多高的大圓轟隆,現場石屑橫飛,塵土飛揚,天昏地暗。
    不過此時金宣敏銳地意識到機會來了,她飛回到廣寒聽的近前,雙拳齊出,猛擊他的太陽穴。
    他冷笑出聲,雙臂抬起,輕輕松松的化解了她的雙拳。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金宣的拳頭只是前招,后面還跟著一記殺手锏,雙指如鉤,直取他的雙目。
    不管他的修為有多高深,靈武有多精湛,靈鎧又有多堅韌,終究是保護不到眼睛的,看到金宣的雙指惡狠狠插來,他心頭亦是一震,抽身而退。
    金宣要的就是把他*退,她也不追擊,趁著他退開的瞬間,順著墻壁上的窟窿竄了出去。
    她的速度太快,而且早有預謀,當廣寒聽意識過來時,她已飛出七、八米之遠。
    廣寒聽眼中精光一閃,手掌向前平伸,只聽‘唰唰唰’數聲,他指尖處的靈鎧突然暴長,如同五支離弦箭似的,一同釘在金宣的背后。
    咔嚓!五根延伸出去的靈鎧結結實實地擊在金宣的后背,將她背后的靈鎧擊碎出五個窟窿,而后力道絲毫不減,貫穿金宣的身軀,并由內而外的又擊碎她胸前的靈鎧,血淋淋的靈鎧尖刺由她前胸探出。
    這并不是兵鎧靈合,而是單純的以鎧之靈變作為武器。飛在外的金宣慘叫出聲,身在半空中的她如同斷線的風箏,直挺挺地摔落下來。
    撲通!她重重地摔在地上,靈鎧上的火焰全部熄滅,羽翼化為烏有,就連靈鎧也在散發出絲絲的白霧,看起來隨時都有氣化的可能。
    沙!廣寒聽收起鎧之靈變,五根延伸出去的靈鎧也從金宣的身上一并撤回,再看此時的金宣,鮮血從她身體下方慢慢擴散出來,只一會的工夫,便將地面染紅好大一片。
    “我說過,你不是本王的對手,也飛不出本王的手掌心,可你不聽,現在,只怕連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說話之間,他側頭發出一聲哨音,時間不長,隨著撲拉拉聲響,一只通體潔白的鸚鵡飛了過來,落在他的肩頭。
    廣寒聽散掉靈鎧,同時抬起手來,輕輕撫摸一下鸚鵡的羽毛,面帶著笑意,彎腰要跨出墻壁上的窟窿。
    可就在這時,墻外突然飛射過來三記靈波,這三記靈波并非是射向廣寒聽,而是齊齊射向的墻壁。
    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石頭墻壁在這三記靈波的攻擊下轟然倒塌,大廳里的廣寒聽也意識地倒退數步。
    等灰塵散去,他定睛再看,墻壁已完全塌陷,將他剛才打出個那個大窟窿也堵死。
    難道金宣還帶有幫手不成?廣寒聽勃然大怒,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