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28

  ,
    聽到金宣還能開口說話了,皇甫秀臺又是哭又是笑,哽咽著連連點頭。【】
    緩了好一會,他才把激動的情緒平復下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感嘆道:“咱們師傅這輩子沒干過幾件正經事,算起來也只有兩件,一是收了你我為徒,第二件,就是給我留下這顆保命的元丹!”
    聽聞這話,金宣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白了他一眼,嬌嗔道:“師兄這么說師傅,小心師傅回來找你算賬!”
    “上一次見面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師傅指不定已經在哪座深山老林里作古了呢。”皇甫秀臺滿不在乎地說道。
    “謝謝師兄!”金宣收起笑容,垂下頭來低聲說道。
    皇甫秀臺愣了愣,很快又恢復成平日里的死魚臉,沉聲道:“別說那些沒用的!師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會和圣王動起手了呢?”
    提到圣王,金宣激靈靈打了個冷戰,下意識地向四周望望,急聲問道:“師兄,這里是哪?”
    “禁地外面的山林里!你知不知道,剛才都快嚇死我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金宣已開始掙扎著站起身,她只是用力挺了挺腰身,便又痛得坐了回去。見她精美的五官都快揪成一團,皇甫秀臺又氣悶又心疼,埋怨道:“傷得這么重,你還亂折騰什么!”說著話,他伸手扶住金宣,低頭瞧瞧,見她胸口的傷口又滲出血水,他急忙卷了卷衣袖,下意識地想幫她擦掉血跡,可立刻又意識到不妥,急忙把手收了回去。
    金宣正色說道:“師兄,宣兒現在沒時間對你解釋了,我們得趕緊走,離開神池!”
    皇甫秀臺想了想,點點頭,是啊,向圣王動手,乃大逆不道之罪,一旦被擒,絕無生路,自己雖未參與,但畢竟是在圣王的手里救走了師妹,下場也絕對好不了。
    他小心地扶著金宣慢慢站起,問道:“師妹,離開了神池,我們能去哪?”
    金宣表情復雜地看眼皇甫秀臺,心中滿是歉意。
    這事本來與師兄無關,但師兄卻因為自己平白受到牽連,現在只能隨自己一起亡命天涯了。她沉吟了好一會才說道:“會有人收留我們。”
    “誰啊?”皇甫秀臺想不出來誰還有那么大的膽子敢收留圣王要抓的人。
    金宣深深看了他一眼,垂著頭,小聲說道:“風王殿下!”
    皇甫秀臺眨眨眼睛,緊接著火往上撞,尖聲叫道:“師妹是要為兄去投奔唐賊?”
    金宣急忙抬起手指,發出‘噓’聲,然后緊張地向周圍望了望,沒有發現異樣,這才壓低聲音,細聲說道:“師兄,我們不是去投奔風王,只是暫時寄居于風國,早晚有一天,我們會懲奸除惡,重回神池的!”
    “懲奸除惡?”他不解地看著金宣。
    “奸惡就是廣寒聽,不,應該叫他廣玄靈才對!”金宣眼中閃過精光,咬牙切齒地說道。
    “什么?”
    “此事以后宣兒再向師兄細細解釋,我們現在得趕快走!”金宣面露急色地催促道。
    皇甫秀臺不再多問,蹲下身形,拍拍自己的肩膀,說道:“上來,為兄背你走!”
    金宣也不客氣,直接趴在他的背上。背起金宣,皇甫秀臺站起身形,然后身形如箭,向前竄去。
    出了這么大的事,皇甫秀臺已不敢進神池城了,他背著金宣到了神池城的城外,拿出他獨門的信號彈,打向空中。煙花在空中炸開,沒過多長時間,人影閃爍,快速跑來三人。
    這三人,皆是皇甫秀臺的門下弟子,一位是他的三弟子冷歌,一位是六弟子朱廉,還有一個是不記名弟子。
    三人來到這里后,向四周巡視,什么都沒看到,那位不記名弟子忍不住狐疑道:“兩位師兄,剛才這里明明是師傅放的信號,怎么沒看到師傅他老人家呢?”
    冷歌和朱廉也是滿腦子的莫名其妙,沒有緊急的事,師傅是不可能放出信號彈的,但是到了這里還偏偏見不到師傅的身影,到底怎么回事?
    正當他們三人茫然不解地時候,皇甫秀臺背著金宣從暗處走了出來。
    冷歌眼睛最尖,也是第一個感受到了皇甫秀臺的靈壓,他急忙快步沖了過來,說道:“師傅!”
    “只來了你們三人嗎?”皇甫秀臺環視了一眼,同時沉聲問道。
    “是的,師傅。”冷歌在應話時看到了皇甫秀臺背后的金宣,禁不住驚道:“金長老?師傅,這是……”
    “不必多問,你等現在馬上回城里,命令師門下的弟子們馬上去往風國與為師匯合,對了,再順便叫上金長老的弟子們!”皇甫秀臺一口氣把話說完。
    冷歌三人連連點頭應是,師傅與風國的恩怨他們自然清楚,現在把所有門徒都叫上,顯然是要去和風國拼命了。
    三人以為這次終于可以為犧牲的師兄弟們報仇雪恨了,一個個皆是熱血沸騰。
    “師傅你就放心吧,徒兒們即刻就到!”
    知道他們是領會錯了,但皇甫秀臺也沒時間向他們多做解釋,揮手說道:“你們快去吧!還有,不可大張旗鼓的出城,你等要分散開秘密出城!”
    “徒兒明白,這事是絕不能讓長老院和圣王知道的!”冷歌三人自以為是地點頭應道,然后齊齊轉身,向城內飛奔而去。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皇甫秀臺暗嘆口氣,現在叫他們去風國,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晚了,不過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能逃出來多少人算多少吧,不然,自己這些弟子們只怕也一個都活不成。
    通知完弟子去風國與他匯合后,皇甫秀臺背著金宣又馬不停蹄的離開神池,去往風國。
    風國的擴張倒是也有一點好處,就是和神池接壤了,現在,皇甫秀臺和金宣可以通過安地直接進入風國境內。
    他二人不敢走大道,只能在荒山野嶺中穿行,即不能坐馬車又不能騎馬,只靠兩條肉腿,速度自然大大受限。
    兩人一走就是三天,這三天來,他倆都是在密林中穿行,走到后來,連皇甫秀臺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是按照大致的方向趕路,至于是不是已經進入風國,他自己也分辨不清。
    這日,皇甫秀臺背著金宣正往前走著,發現樹林漸漸變得稀疏,又向前走了一會,兩人已走出林子,向前觀望,前方是座大山坳,山坳中有炊煙升起,似乎住有人家。
    皇甫秀臺面露喜色,側頭說道:“師妹,前面好像有村莊,我們過去瞧瞧如何?”
    金宣應了一聲,隨即又提醒道:“師兄小心一點。”
    皇甫秀臺聳聳肩,說道:“神池只是個彈丸之地,我們已走了三天,估計現在早已出了神池,這里應該就是風境!”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金宣仍不放心。她說道:“即便到了風國境內,也未必會太平。”
    皇甫秀臺一征,笑問道:“難道廣寒聽還敢派人追進風國不成?”
    這些天,金宣早已把事情的整個經過向皇甫秀臺詳細講述過一遍。剛開始時,他也是難以置信,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
    如果廣寒聽不是廣玄靈,以他的寬宏大度,根本不會致金宣于死地,充其量就是懲罰訓誡她一番,恰恰因為廣寒聽就是廣玄靈,秘密被人揭穿,所以他才會氣急敗壞的痛下殺手。
    “事關重大,師兄也得提防廣寒聽狗急跳墻啊!”金宣提醒他道。
    “恩!有道理!”皇甫秀臺點點頭,轉而問道:“那……我們還是不要進村為好……”
    金宣一笑,說道:“師兄只需小心一點就好,我們也得找人問問這里到底是哪嘛!”連日來,皇甫秀臺也很辛苦,背著她連走了三天三夜,鐵人都受不了,何況他還是血肉之軀呢!
    二人小心翼翼地向這座位于山坳中的小村莊走去。
    沒等進村,二人先在村口看到了一間小茶棚,十分簡陋,就是四根木樁子支撐起一個茅草棚,里面更是簡單,只放了兩張桌子,周圍擺著幾個破得不能再破的坐塌。
    皇甫秀臺添了添發干的嘴唇,然后邁步向茶棚走過去。他剛走出沒兩步,趴在他背上的金宣突然開口說道:“師兄,這里有點不對勁!”
    “怎么?”皇甫秀臺急忙停下腳步,下意識地向左右觀望。
    “怎么村子里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聞言,皇甫秀臺舉目向村內望了一眼,可不是嘛,村子里的街道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他皺了皺眉頭,嘀咕道:“該不會是都到地里干活去了吧?”
    “現在是什么時候?”
    “天剛亮不久,大概是卯時吧!”
    “這正是普通人家起床做飯的時候,村子里應該很熱鬧才是,怎么可能會這么早就下地里干活呢?”金宣狐疑道。
    是啊!聽她這么一說,皇甫秀臺也意識到這座村子太過反常,可是,他又沒有感覺到周圍有靈壓的存在。
    正在他頗感疑惑的時候,從茶棚里走出一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沖著他倆笑問道:“兩位是路過本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