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830

  ,
    皇甫秀臺罩起靈鎧,抽出佩劍,抖手將其靈化,接著,靈劍連出,只聽‘當、當、當’他的周圍連續傳出脆響聲,火星子在他的周身上下爆出,只是一瞬間,皇甫秀臺竟把數十把飛射過來的靈刀全部擋開,而且還是在抱著金宣的情況下。
    他的出劍之快,已到了令人膛目結舌的程度。
    “殺——”兩名暗系修靈者最先竄到他近前,一人蹲下身形,向他的小腹連出數刀,另一人側高高躍起,以連接靈刀的鎖鏈去勒他的脖頸。
    這兩人一上一下,配合的嫻熟又默契。皇甫秀臺冷哼出聲,身形后側,先躲開攻向他小腹的靈刀,接著,又抬起手中的靈劍,就聽咔嚓一聲,對方的鎖鏈正好被他的靈劍擋住。
    他猛然大喝一聲,將靈劍全力向前揮砍,受鎖鏈的拉力,那名原本已躍過他頭頂的暗系修靈者怪叫一聲,從空中倒飛回去,落地后又滑出好遠,將茶棚的柜臺都撞了個細碎。
    皇甫秀臺還沒來得及緩口氣,背后又竄上來兩名暗系修靈者,一人取他的后腰,一人持刀刺向他的后腦。
    他反應也快,轉回身形的同時,將手中的靈劍立劈華山的砍了下去。
    嗡!靈波激射而出。這道狹長的靈波,足足有兩米多高,破風聲刺耳,勁氣驚人。
    那兩名暗系修靈者臉色頓是一變,急忙收招,隨著身體周圍騰出一團黑霧,緊接著,二人的身影雙雙消失。
    這就是暗系修靈者的麻煩之處,如果無法限制住他們的暗影飄移,想要傷到他們,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他兩人剛剛以暗影飄移閃走,立刻又有兩人以暗影飄移閃了過來,同時是刀刀砍向皇甫秀臺的要害。
    這一次,皇甫秀臺可不再給他們閃走的機會,提前施放出靈壓,斷絕他們的暗影飄移,隨后,手中的靈劍光芒大盛,靈亂極施放出去。
    靈亂極被他用出,威力大之,天地變色,讓人毛骨悚然。
    茶棚里就如同突然刮起了颶風似的,桌子、坐塌以及地面的木板皆被靈刃絞碎,無數的碎塊、木屑被卷起好高,其中還伴隨著鬼哭神嚎一般的呼嘯聲。
    那兩名暗系修靈者大驚失色,可是在巨大的靈壓之下,他倆無法使用暗影飄移,而在那漫天的靈刃之下,他倆又哪里有閃躲的空間。
    眼看著靈亂極的靈刃要把他二人一并絞碎,突然間,兩把靈刀先一步飛射過來,不是攻向皇甫秀臺,這兩把靈刀在兩名暗系修靈者的腰際快速轉了一圈,連接靈刀的鎖鏈順勢將他倆纏住,緊接著,靈刀回收,被困于靈壓之內的二人也一并被拉到了茶棚之外。
    嗡!靈亂極刮過,大半的茶棚瞬間化為烏有,只可惜,并未能傷到對方的一絲一毫。
    這些暗系修靈者的配合,有攻有守,無比默契,也讓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心頭暗驚。
    廣寒聽對他二人靈武的深淺十分了解,既然敢派這些暗系修靈者前來抓捕,他們自然是有過人之處。
    這時候,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突然發出哨音,隨著他的口哨,暗系修靈者們不再向前沖殺,紛紛后退幾步,接著,伸出手掌,黑色的光球開始在他們的掌心里慢慢凝聚。
    “黑影魔咒?!師兄小心!”金宣驚道。
    一名暗系修靈者施放暗影魔咒就夠恐怖的了,而數十號人一同施放暗影魔咒,其威力如何,可想而知。
    皇甫秀臺倒是藝高人膽大,全然不在乎,他冷笑一聲,先是把金宣放下,隨后他一手持劍,另只手的掌心頂住劍尖。
    隨著他的掌心不斷向劍尖摁去,靈劍竟然越變越短,到最后,整把靈劍竟然消失無見,仿佛被他的雙掌吞噬掉了似的。
    不過同一時間,他雙掌上的靈鎧閃爍起流光異彩,那無數的光點迅速地分散開來,由他的雙掌流淌到他的周身。
    這就是皇甫秀臺的兵鎧靈合!他的靈鎧剛剛與靈兵完成融合,四周的暗系修靈者們也把手中黑色的光球齊齊擲向他和金宣。
    皇甫秀臺動作飛快,一把把金宣拉到自己身下,他蹲跪于地,雙臂和背部的靈鎧齊齊向外延伸,眨眼工夫,靈鎧化成了三面巨大的靈盾,相互之間密閉得嚴實合縫,滴水不漏,呈三角錐型將他和金宣全部護在其中。
    嘭、嘭、嘭!
    暗影魔咒同一時間擊打在靈盾之上,爆炸開來的悶響聲不絕于耳,原本白色的靈盾一下子變成墨黑色,受黑暗魔咒的腐蝕,絲絲的白煙從靈盾上不停冒出。
    “砸碎你的兵鎧靈合,看你還如何做縮頭烏龜!”
    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怒吼一聲,回手抓過來一把長槍,將其靈化,隨后,飛身躍起,竄進茶棚,人還在空中,已將手中的靈槍全力向下猛砸過去。
    轟隆!這一記勢大力沉的重槍,結結實實地砸在靈盾上,爆發出轟隆一聲的巨響,就連地面都為之震顫。再看化為三角錐形的靈盾,被砸得橫飛出去,直接飛到茶棚之外。
    還沒等落地,靈盾突然分開,皇甫秀臺收回靈盾,將靈鎧恢復成原態,并順勢攬住金宣的腰身,借助橫飛的慣性,向外狂奔出去。
    他心中有數,眼下的這場仗根本沒法再繼續往下打,如果金宣沒受傷還能戰斗,那么自己二人還有與敵一戰的本錢,可是金宣現在別說用不了靈武,連站起來都做不到,自己還怎么去和這么多的暗系修靈者拼命啊?
    現在,他和金宣只有一條路,就是跑,不管能不能跑得掉,留下來肯定是死路一條。
    皇甫秀臺想跑,可是這批暗系修靈者們又哪肯放過他倆?
    眾人在后窮追不舍,趁著皇甫秀臺在奔跑時不能施放出足夠強大的靈壓,暗系修靈者們時不時的以暗影飄移閃到他近前,抽冷子攻出一刀。
    好在皇甫秀臺的兵鎧靈合太過于霸道,渾身上下要害處的靈鎧皆有靈合,異常堅韌,暗系修靈者們的靈刀即便砍在他身上,也傷不到他絲毫。
    時間不長,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也看出來了端倪,他一邊手持靈槍追殺,一邊向周圍人大吼道:“攻他的薄弱處!”
    不管修靈者的靈武有多高深,終究會有保護不到的薄弱之處,比如膝彎、肘彎這些關節的地方,靈鎧只是薄薄的一層,不可能如其他地方的靈鎧一樣堅硬,不然人也就動不了了。
    這名暗系內宗修靈者很聰明,看準的也正是這一點,你皇甫秀臺的兵鎧靈合再厲害、再霸道,你身上終究還是會有兵鎧靈合達不到的地方。
    得到他的提醒,眾暗系修靈者立刻改變戰術,不再盲目的去攻皇甫秀臺的要害,轉而攻擊他的腳踝、膝彎等處,另有些人還轉而去攻擊沒有靈鎧保護的金宣。
    如此一來,可讓皇甫秀臺壓力倍增。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向前狂奔,可是他的速度再快,把暗系修靈者甩開的再遠,也招架不住人家的一個暗影飄移就閃到他的近前。
    這正是暗系修靈者的難纏之處,一旦被他們咬住,再想擺脫他們,難如登天。
    皇甫秀臺邊打邊跑,不知跑出了多遠,他此時業已奔出山坳,向前看,一望無垠的大平原,可回頭瞧瞧,他又忍不住暗暗咧嘴,數十號之多的暗系修靈者還緊緊跟在他的后面,與他依舊保持著十步左右的距離。
    “皇甫秀臺,今日你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和我們回去,你還有一條生路,執迷不悟,你將死無葬身之地!”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在后面喊喝道。
    皇甫秀臺也不接話,只是卯足力氣向前狂奔。這時候,他背后的陰影中閃出一團黑霧,一名暗系修靈者現身,手中的靈刀向前刺出,直取他的膝彎。
    他反應極快,向前彈跳而起,與此同時,回掌一擊,指尖的靈鎧延伸出去,鋒利如刀,斬向那人的腦袋。那人急忙抬起靈刀格擋,隨著當啷一聲,那人的身形被震得倒飛出去。
    落地后,又翻滾了幾下,方停下來,他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繼續向前狂奔,加入到追殺的隊伍當中。
    這只不過是現場的一角罷了,暗系修靈者們不停的閃到皇甫秀臺近前,又不停的被他震開,然后再重回大隊伍當中,繼續參與追殺。
    打了這么久,仍未能拿下皇甫秀臺和金宣,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也急了,喝道:“飛刀!”
    隨著他的命令,暗系修靈者們再次改換戰術,放棄近身搏殺,改為用飛刀進攻皇甫秀臺。
    飛刀并不可怕,皇甫秀臺也不在乎,關鍵是這些暗系修靈者的飛刀皆有鎖鏈做牽引,而且也一并靈化,成為了靈刀的一部分,如此一來,靈刀在飛射的時候可以被他們隨心所欲地改變飛行的方向,這才是最令人頭痛的。
    在一陣嗡嗡嗡的破風聲中,十數把靈刀漫天飛舞著射向皇甫秀臺,有些是攻擊他的薄弱之處,有些則是攻擊金宣。
    皇甫秀臺沉聲大吼,延伸手掌上的靈鎧,連續揮臂,將十數把靈刀全部擋開。不過這一次靈刀被擋開后可沒有收回去,彈開的靈刀在空中紛紛打了個旋,又反折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