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34

  ,
    金宣這番話倒是合情合理,也讓唐寅很容易接受。【】
    仔細想想,唐寅也覺得是這么回事,神池和神池的圣王在民間的威信太高,自己去揭穿廣玄靈,無疑是拿自己的威信來碰撞神池的威信,下場十之**是自己敗下陣來,畢竟他只是風國的君主,而非全天下人的君主。
    他琢磨了好一會,方幽幽說道:“如果有兩位長老站在我這一邊,就變得可信許多。”
    “還不夠。”
    “哦?”
    “殿下還需要拉攏更多的神池長老甚至大長老站出來,與廣玄靈對抗,如此方有勝算。”金宣正色說道。
    “恩!”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只是想拉攏長老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想讓他們相信自己的話更難,總不能人人都要像金宣那樣,先親自去查證一番吧!
    此事不是三言兩語、一時半刻就能決定下來的,還得從長計議。
    他話鋒一轉,問道:“金長老曾和廣玄靈交過手?”看著她胸口露出的層層繃帶,唐寅能判斷出來,她的傷勢不輕。
    金宣默默地點點頭,即便是現在回想起來,她仍是心有余悸。
    唐寅問道:“廣玄靈的靈武已達到什么程度?”
    金宣正色說道:“可以將自身的靈壓隱于無形,修為至少達到靈歸真的境界。”
    聽聞她的推測,連皇甫秀臺也不由得動容。靈歸真,那對他而言都是個遙不可及的目標。
    唐寅也是暗暗咋舌,不過他又有些不解,說道:“靈歸真固然是高深莫測的境界,但也沒達到至高無上的地步,據我所知,廣玄靈可是修靈奇才,難道他修煉了五百多年都煉不到靈武的最高境界?”
    金宣聳聳肩,說道:“這只有一種可能,靈魂吞噬并不能轉承靈武修為,它只能轉承靈武學識。五百年來,神池共更換八次君主,也就是說,廣玄靈重新修煉過靈武八次,所以靈武學識早已了然于胸,修煉起來也會事半功倍,以至于現在他的修為才如此深厚。”
    皇甫秀臺贊同金宣的觀點,接道:“歷代圣王,一生中大半的時間都在閉關修煉,如果靈武修為可以轉承的話,恐怕廣玄靈到現在早已成神人,無欲無求,何必還貪戀神池的圣王寶座?”
    唐寅聽后笑了,喃喃說道:“八次轉生,八次的從頭再來,廣玄靈雖然茍延殘喘了五百多年,但他活得也真夠累的了,如果換成是我,恐怕早就自我了斷了。”
    金宣噗嗤一聲也笑了。皇甫秀臺正色說道:“對了,廣玄靈暗中還培養了一大批暗系修靈者,頗為厲害,其中還有一人和風王你一樣,也是暗系內宗修靈者。”
    “哦?”這倒是唐寅所不知道的,他以為世上只有他一個暗系內宗修靈者,原來神池里也有。他好奇地問道:“那人的修為如何?”
    “跳梁小丑而已,若是單打獨斗,他擋不住本座十招!”皇甫秀臺傲氣十足地說道,隨后他又補充了一句:“他的修為與風王殿下應該相差無幾。”
    在場眾人聞言,皆感哭笑不得。
    不知道皇甫秀臺是真不會說話還是故意裝的,前面說得好好的,非得在后面補充一句,言下之意,等于是說唐寅接不下他十招,在他眼中,唐寅只能劃分到跳梁小丑那一類人里。
    唐寅也氣樂了,不過懶得理他,他話鋒一轉,含笑說道:“我已接到川王的邀請,近日將要動身去往昭陽,兩位長老就陪我一同去吧!”
    與肖軒會面,是唐寅主動提出來的,本來他希望與肖軒在風、川兩國的邊境會面,沒想到肖軒給他的回書是直接邀請他到川都昭陽一聚。
    當然了,這封回書也等于是肖軒對他的試探,試他有沒有膽量深入川國腹地,試他有沒有議和的誠意。
    本來,唐寅還真有些心中沒底,但若是有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陪同自己前往,那他可就什么都不怕了,有這兩位在,縱然是在昭陽和肖軒當場翻臉,他也絲毫不懼。
    皇甫秀臺撇撇嘴,沒有說話,金宣倒是立刻接道:“恭敬不如從命,師兄和我愿隨殿下同行!”
    唐寅大喜,撫掌而笑,說道:“有皇甫長老和金長老陪同,我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皇甫秀臺在旁大翻白眼,暗暗拉了拉金宣的衣角,不滿地低聲說道:“我可沒同意給唐寅做‘護衛’,要去你去,別拉我……”
    “你閉嘴!”不等他說完,金宣已沉聲打斷他下面的話。
    皇甫秀臺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難以置信地看著金宣,不過當后者轉目怒視他時,他又立刻別過頭去,不再言語了。
    以皇甫秀臺的清高,此時可能還把自己當成神池的大長老呢,不過金宣心中有數,他二人現在就是寄人籬下,也只能依附于風國,日后要想拉下廣玄靈,重返神池,更得多多倚仗風國,所以與唐寅的關系至關重要,保證唐寅的安全,也和他們自身的利益息息相關。
    可以說,現在他倆已和風國同處在一條船上,而唐寅就是那條船,如果船沉了,風國完蛋,他倆也一并完蛋。
    得到金宣的承諾,唐寅放下心來,也直到這時他才決定給肖軒寫回書,接受他的邀請,親自去往川都昭陽。
    唐寅去往昭陽的消息可不是一件小事,這在風川兩國皆掀起軒然大波。
    風川兩國前后共爆發過兩次國戰,一是由川國發起的伐風之戰,二是在桓國境內發生的交戰,在這兩次國戰當中,雙方投入的兵力甚多,最后傷亡的將士們加到一起得超過百萬,用血海深仇來形容兩國的關系并不為過。
    可就是這樣的兩個仇敵,風國的君主竟然肯親自去往川國的國都,這在許多人看來都很不可思議,也實在無法理解唐寅這種自投羅網愚蠢至極的行為。
    遠在鎮江的風國朝廷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給唐寅傳封急書,請他三思,務必要以大局為重,不可輕易冒險。
    看到鎮江來的傳書,唐寅嗤之以鼻,他正是以大局為重才決定去往昭陽,不然的話他又何必冒險?
    川國是風國的大敵沒錯,但現在它已經排不上第一號了,取代川國的是神池,如果不先把神池的事處理妥當,不先除掉廣玄靈,他將寢食難安。
    唐寅未聽朝廷的勸告,從御鎮動身,南下去往川國。他儀仗的人數并不多,只有五千而已,畢竟像他這樣的大國之君,哪怕是于國內出行,護駕的兵力都得有幾萬甚至十幾萬。
    不過,唐寅身邊的護衛質量可太高了,其中是以神池的精英為主。
    上有皇甫秀臺和金宣兩位長老,下有任笑、常封這種出類拔萃的二代弟子,再往下,還有阿三阿四以及剛投奔他不久的程蓮、葉志遠、李冰、蕭海等神馳子弟。
    這些人,隨便挑出一個都遠非尋常的修靈者可比,聚在一起,實力更是恐怖。正因為有他們這些人在,唐寅也不需要用大軍護送,哪怕不帶一兵一卒,他也毫無懼意。
    連日來的相處,唐寅對皇甫秀臺和金宣一直很客氣,不再生疏地叫他倆長老,而是改稱先生,并沒有因為他二人的寄人籬下而對他倆趾高氣揚、指手畫腳,這也讓皇甫秀臺對他的厭惡感減輕不少。
    這日,風王儀仗又進入到安地的川口郡,由于天色已晚,儀仗于野外扎營。
    等安頓妥當后,皇甫秀臺去了唐寅的寢帳,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來找唐寅。
    剛走到寢帳的門口,他便聽到里面傳來唐寅爽朗的笑聲,低頭向里面一瞧,只見唐寅和金宣正坐在寢帳里,不知正聊著什么,相談甚歡,二人都是滿臉的笑意。
    見狀,皇甫秀臺撇撇嘴,低聲嘟囔道:“還好意思說我?老牛吃嫩草!哼!”說著話,他轉身要走,金宣眼尖得很,沖著帳外笑道:“皇甫先生來了,快進來坐啊!”
    現在她又恢復成往常對皇甫秀臺的態度,也不在他面前師兄長師兄短的了。
    皇甫秀臺嘖嘖兩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邁步走進帳內,沉著老臉問道:“本座沒有打擾到兩位吧?”
    唐寅仰面而笑,金宣則嘀咕道:“打不打擾你都進來了……”
    皇甫秀臺氣得直哼哼,轉身要走,唐寅忙伸手把他叫住,笑問道:“皇甫先生有事嗎?”
    “呃……”皇甫秀臺尷尬地清了清喉嚨,目光掃向左右,沒有說話。
    見狀,唐寅的笑意更濃,擺手道:“皇甫先生請坐吧,不必見外。”
    皇甫秀臺又站了一會,然后緩緩走到金宣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又憋了好一會,他方故作隨意地低聲問道:“半雪……在風國生活怎么樣?”
    “哈哈——”對面的金宣毫不留情面地大笑出聲。皇甫秀臺則是老臉漲紅,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唐寅目光轉動,看了看他二人,接著收斂笑意,點頭說道:“半雪小姐的性格很討喜,柔兒也很喜歡她,想必,現在已在柔兒身邊做侍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