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35

  ,
    “柔兒?”皇甫秀臺不解地看著唐寅。【】
    唐寅說道:“本王的王妃。”
    “哦!”皇甫秀臺應了一聲,心中也長松口氣。只要半雪還沒有成為風王的女人,那一切都還好說。可轉念一想,他又揚起眉毛,質問道:“你讓半雪做侍女,侍奉你的王妃?”
    “不然還能讓她做什么?”唐寅笑問道:“做本王的嬪妃嗎?”
    皇甫秀臺語塞,沉默未語。憋了半晌,他方沉聲說道:“等從川國回來,本座便帶她走!”
    唐寅聳聳肩,不置可否地說道:“如果她自己愿意的話。”
    皇甫秀臺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多說什么,站起身形,大步向外走去。
    “皇甫先生不再多坐一會了嗎?”唐寅笑問道。
    “話不投機,多說無益。”皇甫秀臺頭也沒回,走了營帳。
    金宣皺了皺眉頭,隨后向唐寅賠笑道:“我的師兄就是這么一副性子,風王殿下也別見怪。”
    唐寅淡然一笑,擺手說道:“不會。”頓了下,他又若有所思地說道:“看起來,皇甫先生真的對半雪小姐鐘愛得很啊!”
    金宣點點頭,輕嘆道:“也許吧!”
    長話短說,數日后,唐寅的儀仗隊伍穿過川口郡,抵達關口城,再往前走,便是川國境內。
    風國在關口城這里可是駐扎有重兵,三水軍、新軍都在這里,合計二十多萬的大軍。唐寅并沒有進城休息的意思,抵達關口城后,他命令儀仗隊伍繞城而過,直接去往川境。
    正當儀仗隊伍要行過關口城的時候,前方的將士們突然停了下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唐寅走出馬車,舉目向前眺望,好嘛,擋在儀仗前的全是三水軍和新軍的將士們。
    本來不想驚動他們,可他們還是迎出城來了。唐寅嘆口氣,讓阿三牽過一匹馬,隨即騎馬去往隊伍的前方。
    到了隊前,唐寅仔細一瞧,三水軍的統帥梁啟在,新軍的統帥劉彰也在。
    唐寅面露笑容,催馬上前兩步。見到他,梁啟和劉彰等人紛紛下馬施禮,齊聲說道:“末將參見大王!”
    “不必多禮,都起來吧!”唐寅在馬上向他們擺擺手,而后目光落在劉彰身上,叫著他的綽號笑問道:“張三,你身上傷恢復得怎么樣了?”
    劉彰急忙回道:“多謝大王關心,末將的傷業已痊愈大半。”
    “那就好!”唐寅含笑點點頭,接著又對梁啟說道:“快帶著弟兄們回去吧,我只是路經這里,不必如此勞師動眾。”
    梁啟和劉彰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唐寅正打算撥馬回頭,可見他二人皆站在原地一動沒動,他不解道:“還愣在這里做什么?快回去啊!”
    “大王……”梁啟拱著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有什么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唐寅不滿地說道。
    梁啟深吸口氣,把心一橫,正色說道:“前天,末將剛剛接到邱相的傳書,邱相責令末將若是見到大王的儀仗,務必要攔擋下來,所以末將……”
    聽聞這話,唐寅立刻瞪起眼睛,他先是看看梁啟,再瞧瞧劉彰,隨即他恍然大悟地長長哦了一聲,說道:“我知道了,原來你們不是來迎接我的,而是來攔我的去路!”
    “末將不敢!”梁啟和劉彰異口同聲地說道。
    “什么不敢?你們現在不是已經這么做了嘛!”唐寅哼笑一聲,語氣也沉了下來,冷聲說道:“讓開!”
    “大王,川國這次邀請大王到昭陽,居心叵測,意圖不明,大王千萬不要上了川國的當啊!”梁啟急聲說道。
    劉彰也急忙跟道:“是啊,大王,我國正與川國交戰,大王又怎能去川國的國都呢?這不是自投羅網嗎?還望大王三思而行!”
    “這次川國暗中援助關口城,想將其占為己有,但最終還是被我軍識破,大王若去昭陽,川國朝廷必會把這口惡氣出在大王身上!”
    “大王身系我國的生死存亡,還望大王能以大局為重!”
    聽著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好像自己此次川國之行會兇多吉少、必死無疑似的,唐寅頗感哭笑不得。等他倆把話都說完,他輕輕敲了敲額頭,說道:“我又不是傻瓜,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我又豈會去冒險?!好了,你二人的心意我都明白,我也自有分寸。你們,趕快帶著弟兄們回去吧。”
    “大王……”
    見他倆還不肯走,唐寅虎目一瞇,凝視二人,問道:“怎么?你們敢抗命不遵嗎?”
    “末將不敢!”梁啟和劉彰急忙垂首躬身。
    “既然不敢,那就趕快讓開!”唐寅抬起手中的馬鞭,撥轉馬頭望回走。
    “大王?”
    “再敢抗命,軍法論處!”唐寅回頭又瞪了他二人一眼,沉聲喝道。
    梁啟和劉彰無奈,互相看看,只能帶領各自的手下向兩旁退讓。邱真給他二人的任務本來就是無法完成的,如果大王非要去川國,他倆攔不住,朝廷也攔不住,誰都沒辦法。
    唐寅強行喝退了攔擋儀仗隊伍的三水軍和新軍,而后,繼續前行,很快,儀仗隊伍就抵達風川兩國的邊境。
    川國朝廷派來迎接唐寅的使節早就抵達駐扎于邊境的川軍大營,當唐寅的儀仗來到這里時,川軍方面業已列好了迎接的架勢。
    這次負責迎接唐寅的使節在川國的身份并不普通,乃是川國的雁門侯肖維,也是肖軒的親堂弟,即便金卓在他面前都得是客客氣氣的,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風王的儀仗在川軍的陣營前慢慢停了下來,隨后,唐寅由眾多的隨行人員簇擁著,走出儀仗隊伍。肖維沒見過唐寅,但金卓對他可是再熟悉不過。
    看到唐寅,金卓的身子頓是一震,忙對身邊的肖維低聲說道:“侯爺,人群中穿戴黑衣黑氅的那人就是風王。”
    “恩!”肖維點點頭應了一聲,而后含笑走上前去,到了唐寅近前后,拱手施禮,說道:“川國雁門侯肖維在此地恭候風王大駕多時了。”
    “哦,原來是肖侯爺,不必多禮。”唐寅笑呵呵地擺下手。對方是侯爵,又姓肖,想必和肖軒也是沾親帶故的。
    “在下對風王殿下可是久仰大名,今日能目睹風王殿下的風采,已是三生有幸了。”肖維很客氣,年紀雖不長,但身上并無王室子弟的驕縱之氣。
    他含笑說道:“風王殿下一路辛苦,先到營中休息吧!”
    唐寅說道:“進營休息就免了,本王想早一點到昭陽。”
    肖維想了想,點頭說道:“也好!只是怕勞累到風王殿下。”
    “不礙事。”唐寅轉頭又看向金卓,笑道:“金將軍,我們又見面了。”
    金卓干笑著上前兩步,拱手說道:“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向四周望了望,隨口問道:“金將軍在這里住得如何?”
    金卓沒太明白他這么問的意思,沉吟了片刻,說道:“還好。”
    “駐扎于荒野,只怕想好也好不到這里去。”唐寅看向他,笑道:“不過,想來金將軍在這里也住不上多久了。”說著話,他轉身回往自己的馬車。
    金卓看著唐寅的背影,久久沒回過神來。他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風王此行昭陽是為了兩國議和之事?
    想到這,他急忙轉頭看向肖維,后者則沖著他聳了聳肩,表示他也沒明白唐寅的意思。
    其實,這次唐寅為何要出訪川國,他也不太清楚,肖軒也沒有向他說明,只是讓他來接唐寅回都,并且叮囑過他,要一路照顧好風王。
    唐寅在風川邊境沒有久留,乘坐馬車,直接進了川國境內。
    他帶的人是不多,只有五千左右,但肖維所帶的川軍數量可不少,上下加到一起得有五萬之眾,而且皆為川國中央軍精銳。
    肖維本以為接送唐寅到昭陽是一件很輕松的差事,可是事情遠沒有他想像中那么簡單。
    還沒出川國的邊陽郡呢,僅僅過了郡城大章,便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變故。一支整整十萬人的軍團攔住他們的隊伍,這支軍團正是川國家族軍之一的洪家軍。
    聽聞消息,肖維又驚又怒,第一時間趕到隊伍的前方,看向對面人山人海的洪家軍將士,他暗暗咬牙,側頭對身邊的眾將說道:“派人到對面去問問怎么回事,洪家軍不在常谷郡,跑到邊陽郡來做什么?”
    “是!侯爺!”有川將答應一聲,正準備催馬去往對面,哪知對面的洪家軍當中先行出一群人,為首的一位,銀盔銀甲,內襯紅袍,背后披著紅色的大氅,坐在馬上,威風凜凜,氣勢凌人。
    “對面的可是雁門侯嗎?”那名川將望向肖維這邊,大聲問道。
    肖維一怔,攏目仔細觀瞧,呦,這不是血衣侯洪越天嗎,怎么連他也跑到邊陽郡來了。這些地方諸侯,不聽朝廷調遣,簡直就是無法無天。
    他心中氣悶,不過臉上并沒有流露出來,催馬向前幾步,仰面一笑,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血衣侯,請問,血衣侯不在常谷郡,跑來邊陽郡做甚?”
    “做甚?”那名川將哈哈大笑起來,朗聲說道:“當然是來鏟除唐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