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36

  ,
    洪越天的話讓肖維臉色頓變,他下意識地回頭瞧瞧,好在唐寅沒在,不然這話讓他聽到,不得以為是大王故意哄騙他到川國嗎?
    他沉聲呵斥道:“你……大膽!”
    “哦?”洪越天冷笑出聲,幽幽說道:“除奸惡,揚國威,天經地義,何來大膽?”
    肖維深吸口氣,說道:“風王乃大王邀請的貴客,豈容你等在此放肆,速速讓開!”
    洪越天哼了一聲,說道:“我是武夫,我只知道風國是我川國的大敵,風王是我國最大的敵人!吾王圣明,這次設計將風王騙入我國,正是除掉他的大好機會,該讓開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肖維聞言氣得身子直哆嗦,抬手指著洪越天,憋了半晌方蹦出一句:“你……你敢違抗王命,造反不成?”
    “護國安邦,吾輩職責所在,何錯之有?倒是你,雁門侯,如此包庇風王、袒護風王,究竟是何居心?難道你早已與風國暗中私通不成?”
    洪越天說話一向直來直往,也從不經大腦考慮,不看對方是誰,想什么就說什么,當然,也正是他這張破嘴才遭人不待見。【】
    肖維聞言,腦袋嗡了一聲,差點沒當場氣暈過去。他是堂堂的侯爺,又是大王的堂弟,乃川國王族一系,怎么可能會與風國私通?
    他想破口大罵,可自小就受王室禮儀教育的肖維搜遍了肚子也想不出一句罵人的狠話,過了好半晌,他才大喊道:“你……你混蛋!你血口噴人……”
    “你拉倒吧!”洪越天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雁門侯,帶上你的人,從哪來,就趕快回哪去,別趟這淌渾水,今日,我必除唐賊!”
    對這么一個蠻不講理又手握重兵的洪越天,肖維是拿他沒轍了。
    而正在這時,他身后傳來陣陣的馬蹄聲,唐寅在阿三阿四、尹蘭、皇甫秀臺、金宣以及任笑、常封等人的簇擁下,從后面騎馬走了過來。
    見唐寅來了,肖維面容一緩,強笑道:“風王殿下,實在抱歉,這……只是一場誤會……”
    唐寅淡然一笑,剛才肖維和洪越天的對話他也聽到了一些,通過這些天的接觸,他也能感覺得到,肖維就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王族子弟,說白了就是個書生、文人,碰上了洪越天,如同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說不清楚。
    他笑問道:“肖侯,對面的那位可是血衣侯洪越天?”
    肖維苦笑道:“正是!此人冥頑不靈,脾氣又臭又硬,驚擾了風王殿下,實在……令人羞愧啊!”
    唐寅擺手道:“哎,這事與肖侯無關嘛!”說著話,他催馬上前兩步,與肖維并肩而站,接著,看向對面的洪越天,又打量一番他后面的軍兵們,暗暗點了點頭。
    洪家軍的軍備確實很差,軍裝破舊,盔甲也殘破,許多人的盔甲都出現了裂縫,只能用麻繩勉強系到一起,不過士氣卻不容小覷,一個個皆是腰板挺得筆直,眼睛瞪得滾圓,殺氣騰騰,精氣神倍足。
    “本王便是風王,哪個要取本王首級的,現在可以過來取了,本王就在這里!”唐寅沖著對面的洪家軍朗聲說道。
    他滿臉的從容,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膽怯和退縮之意,似乎完全沒有對面的十萬洪家軍放在眼里,單單是這份超乎常人的氣魄,便已讓人先心折三分。
    聽聞唐寅的話,對面的洪家軍將士臉色頓是一變,停頓了那么一兩秒鐘,緊接著,陣營里的弓弦拉動之聲連成一片,上下將士們皆是捻弓搭箭,雖未把箭矢一致對準唐寅,但也做好了隨時放箭的準備。
    見狀,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雙雙來到唐寅的身邊,只要一有不對,他倆亦可第一時間保護他。
    與此同時,肖維也嚇了一跳,向周圍的川將們連聲喊喝道:“護駕!快護駕!保護風王殿下!”
    隨著他的下令,周圍的川兵重盾手們紛紛往前涌,密密麻麻的擋在唐寅和肖維的前方,對面若是放箭,他們可布起盾陣抵御。現場的局勢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看到唐寅現身,洪越天反而沒急于下令進攻,他側著頭,斜眼打量唐寅,目光在他臉上、身上掃來掃去。唐寅比他想像中要年輕得多,看上去只像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伙子,模樣長的也俊俏和善,天生笑面,讓人感覺很有親近感,與傳言中那個陰險狡詐又殺人如麻的形象實在掛不上鉤。
    “唐寅,本侯不知該贊你膽子大還是該笑你太愚蠢,竟然會主動到我川國來,這次你可是自投羅網,插翅難飛了。”洪越天獰笑著說道。
    懶得理會他這話是威脅還是試探,唐寅淡然說道:“本王已經說過了,本王就在這里,想取本王腦袋的,現在大可以放馬過來!”
    他表現的越從容,反倒讓洪越天心中越沒底,難道,唐寅還有所倚仗不成?
    據報,他這次來川國只帶五千隨從而已,而肖維護送他的那五萬將士根本不足為慮,一旦交手,川人之間也絕不會互相殘殺,以五千對十萬,唐寅還有什么好倚仗的?
    他正感納悶,唐寅哼笑一聲,說道:“在國內,本王便知道血衣侯是川國的主戰派,一直都想挑起風川兩國之間的戰爭,現在本王已在你面前了,血衣侯為何還遲遲不動手呢?”
    一旁的肖維冷汗流了下來,唐寅現在簡直是在激洪越天出手嘛,難怪王兄在私底下會稱他為唐瘋子,此人果然瘋得不輕。
    心里這么想,他嘴上可不敢這么說,夾起衣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低聲勸道:“風王殿下,千萬別……別刺激血衣侯,此人就是一武夫,沖動又好斗狠,弄不好他真會……”
    “那正合我意!”唐寅笑了笑,接續揚聲對洪越天說道:“本王可以告訴你,這次本王來川國,就是與川王議和的,而像你這樣的主戰派,正是兩國議和的阻力,你想鏟除本王,本王還想鏟除你呢,當然,這也要看你給不給本王這個機會了。”言下之意,只要你對我動手,那么,也等于給了我殺掉你的機會。
    洪越天吸氣,洪家軍將士們臉色也頓是一變,下意識地向四周觀望,查看周圍還有沒有伏兵。
    沉思片刻,洪越天哈哈大笑起來,抬手指著唐寅,笑問道:“只憑你帶的那五千隨從,就想打敗我洪家軍,還想殺本侯?”
    “不信的話,我們也可以來試一試,只要你肯先動手!”說話時,唐寅在馬上的身子自然而然的向前傾,虎目當中跳動著興奮的光彩。
    洪越天能感覺得出來,唐寅的興奮并非裝出來的,他再次倒吸口涼氣,唐寅真的還留有后手不成?
    想到這里,他也下意識地向四周望了望。周圍要么是茂密的草叢、要么是碧綠蔥蔥的樹林,看不到伏兵,當然,看不到并不代表一定沒有。
    他慢慢舔了舔嘴唇,嘴角揚起,冷笑道:“唐寅,你以為本侯會被你這三言兩語嚇退不成?”
    “那你還等什么,快下令動手啊!為何現在還不動手呢?”唐寅迫不及待地追問道。頓了片刻,他恍然大悟地說道:“哦,本王知道了,你是怕誤傷你的川軍弟兄們是嗎?”說著話,他轉頭對肖維說道:“肖侯,讓你麾下的將士們退后,不必擋在本王前面,對了,你最好也退遠一些!”
    “這……”
    “沒關系,按我說的去做吧。”他低聲說道:“我敢打賭,洪越天不敢動手。”
    “當真?”肖維瞪大眼睛瞅著他。
    唐寅肯定地點點頭。肖維莫名其妙地撓撓額頭,他怎敢如此篤定?洪越天是什么人啊,即便在大王面前都敢明目張膽的與大王發生爭吵,他還會怕唐寅?
    見他還是猶豫不決,唐寅催促道:“肖侯趕快按照我的意思做吧,我說沒關系就一定不會有事。”
    現在已到這種局面,肖維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他嘆了口氣,思前想后,最終還是按照唐寅的意思,把擋在前方的重盾手們都撤了下去,他自己也帶著川將們緩緩后退。
    等肖維和川兵川將們統統退后,前面就只剩下唐寅以及皇甫秀臺、金宣等人,與地面的十萬大軍比起來,顯得孤零零的。
    唐寅仍是毫無懼意,臉上的笑容還更濃了,招手道:“血衣侯,你的川軍兄弟們都已經撤了,現在只剩下本王,這回你總該再無顧慮了吧?”
    對面的洪家軍看得真切,一名川將急忙催馬靠近洪越天,低聲急道:“侯爺,好機會啊!現在我軍只需一輪箭陣,足可以致唐賊于死地,還不用擔心傷到雁門侯!”
    洪越天沒有理會湊過來的部將,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對面的唐寅,可是,他實在看不出來對面的唐寅有一丁點的虛張聲勢,恰恰相反,有的只是信心十足。
    如果只是他這樣倒也罷了,他身邊那些隨從們竟然也是個個都從容不迫,滿臉的輕松,完全沒把己方的十萬大軍放在眼里。
    到底哪里出了問題?到底他們在倚仗什么?洪越天第一次生出舉棋不定的感覺,唐寅近在咫尺,孤零零的只帶有那么幾名隨從而已,但他就是不敢貿然出手。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猶豫什么,又在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