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37

  ,
    “侯爺,機會難得,轉眼即失,萬萬不可再猶豫了呀!”那名川將急得抓耳撓腮,連聲催促。【】
    洪越天臉色變換不定,盯著對面的唐寅,他慢慢抬起手來。隨著他的動作,后面的洪家軍陣營傳來一片嘩啦聲,將士們紛紛把早已搭好箭的弓囘弩舉了起來,一致對準對面的唐寅。
    現在,只要洪越天的手臂往前一落,他們便可萬箭齊發,瞬間把唐寅射成刺猬。只是,洪越天抬起的手臂卻遲遲沒有落下,洪將軍將士們也是干著急、干瞪眼,但沒辦法。
    也不知過了多久,洪越天把抬起的手臂又慢慢收了回去,搖頭喃喃說道:“不對!這不對勁!唐寅絕對不是傻囘瓜,此賊聰明絕頂,又怎會自尋死路,其中必然有詐!”
    聽聞他的嘟囔聲,周圍的部將們都泄氣了,唐寅能有什么詐?這里是川國本土,不可能存在風國的伏兵,對面的唐寅也絕對不是旁人假冒的,此時不殺他還等待何時?
    他放棄了放箭的命令,反倒是對面的唐寅還得寸進尺大咧咧地催馬向他走了過來。
    他的馬速不快,如閑庭信步一般,邊前行邊笑問道:“血衣侯,你不是要取本王的腦袋嗎?既然你不敢放箭,那么,本王就走到你近前讓你砍好了!”
    看到唐寅帶著一干隨從慢悠悠地騎馬而來,川將們心頭同是一顫,紛紛催馬沖到洪越天的周圍,把他團團保護住,同時大喝道:“保護侯爺——”
    “都他娘的給老囘子滾開!”洪越天氣極咆哮出聲,將圍攏過來的眾將統統喝退。
    唐寅與身邊的隨從加到一起還不到十人,他尚且不怕,膽敢堂而皇之的走過來,難道坐擁十萬大軍的自己還能怕他不成?
    怒視著慢慢走過來的唐寅,洪越天身子突突直哆嗦,臉色陰沉的快要發青。
    等唐寅來到他近前,馬頭與馬頭之間只剩下三步之遙,他才勒住韁繩,笑看著洪越天說道:“怎么?難道血衣侯是怕了不成?”
    洪越天沒有說話,兩眼仍是直勾勾地看著唐寅。
    “你若是怕了,就別在本王面前丟人顯眼,帶上你囘的囘人,滾回你該在的地方。”唐寅收斂笑容,俊美的臉上露出輕蔑之色,別過頭去,似乎洪越天這個人都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如果說他剛才是在虛張聲勢,那么現在,他倒是真的希望洪越天能對他出手。唐寅并沒有什么后招,他所倚仗的就是皇甫秀臺。如果剛才洪家軍放出箭陣,他可以篤定,皇甫秀臺一定有能力保護好自己。現在他已到洪越天近前,再不用怕洪家軍的箭陣,如此近的距離,他自信他可以作到一擊斃命,當然,前提條件是洪越天肯先對他出手。
    其實他剛才說得沒錯,像洪越天這種人,就是風川兩國之間最不穩定的因素之一,他也很有可能會破壞兩國之間的議和,如果有機會能除掉此人,他絕對不會錯過。
    看著唐寅那副盛氣凌人、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姿態,洪越天怒火中燒,兩眼因充囘血而變得猩紅,正當他沖動的想要拔劍之時,突然之間,強大的靈壓由唐寅的背后席卷而來。
    靈壓是無形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但洪越天就是能感覺到迎面而來的陣陣壓迫感,仿佛有氣浪在一次一次沖撞著自己似的,就連他*的戰馬都不安的騷囘動起來,四蹄在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著。
    好強大的靈壓,好厲害的修靈者!洪越天心頭暗驚,目光一轉,掠過唐寅,看向他身后的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
    那股強大的靈壓正是從他二人身上傳過來的,其中還暗藏著濃烈的殺氣,此時,他倆也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在他二人注視之下,洪越天沒來由的打了個冷戰,突然還生出一股可怕的預感,好像自己只要一拔劍,那兩人立刻就能撲到自己的近前,把自己撕個粉碎。
    他原本已握住佩劍的手又慢慢張開,目光在唐寅、皇甫秀臺、金宣三人的臉上掃視個不停,過了好半晌,他的手終于放了下去,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在要拔劍的時候又被迫放棄拔劍的想法。
    威懾力。這正是頂尖級修靈者無與倫比的威懾力,當他與你近在咫尺的時候,縱然你身邊有千軍萬馬,都會發自內心地感到恐懼。
    洪越天的變化自然也沒有逃過唐寅的眼睛,他忍不住在心中暗嘆一聲可惜,不過他也無法埋怨過早鋒芒畢露的皇甫秀臺和金宣,畢竟他二人也是出于好意,生怕他會有危險。
    在自己這么激他的情況下他都放棄了拔劍,接下來再想讓他出手,已然沒有可能。
    唐寅眼中的殺機慢慢消散,隨之變得柔和下來,淡然說道:“血衣侯既然要以大局為重,不肯對本王出手,那就請讓路吧!”
    他這是主動給洪越天一個臺階下,畢竟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見洪越天沒有接話,站在原地也沒有動,唐寅懶得再理會他,雙腳一磕馬鐙子,從洪越天的身邊緩慢地走了過去,直直走進洪家軍的陣營當中。
    他的大膽,令周圍眾人又是詫異又是心驚,洪家軍將士們本能的紛紛退讓,與此同時,人們又不時地看向洪越天,只等他下達命令。
    不過,令洪家軍將士們失望的是,洪越天并沒有下達進攻的命令,或者說在皇甫秀臺和金宣二人的威懾下,他自己主動放棄了進攻。他頭也沒回地揮手喝道:“讓路!”
    “侯爺……”下面的部將們可都急了,這是他們能殺掉風王、為洪家軍揚名立腕的唯一機會,現在放棄,以后就再也找不到這樣的機會了。
    “我說讓路,你們都沒聽見嗎?”洪越天猛的轉回頭,瞪著血紅的雙眼,怒視著麾下的將士們。
    他的模樣把眾人都嚇一跳,再無人敢多言半句,洪家軍的陣營如潮水一般向兩旁分開,讓出一條通道。
    遠在后面的肖維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以為唐寅過去是羊入虎口,沒想到,洪越天非但未對他出手,反而還主動讓開了道路,這太不可思議了。
    只可惜距離較遠,他沒聽到兩人之間到底說了些什么。
    機會難得,生怕等會洪越天會反悔,肖維不敢耽擱時間,他急忙揮手催促手下的將士們道:“快!快跟上風王!快、快、快!”
    唐寅在前開道,肖維率領儀仗隊伍隨后跟上,兩軍交叉而過,過程雖緊張又驚險,但卻沒有發生一丁點的爭端。
    眼看著唐寅和護送他的隊伍從己方軍中穿過,一名洪家軍部將再忍不住,急得滿臉漲紅地急聲問道:“侯爺啊,我們在邊陽郡準備了這么久,為何要這么輕易的放走唐寅呢?”
    洪越天沒有接話,而是反問道:“你們有誰知道,唐寅身邊的那兩個隨從是誰?”
    “隨從?”
    “就是那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二人!”洪越天環視眾將。
    洪家軍的部將們面面相覷,最后紛紛搖頭,皆表示不清楚。
    他瞇縫起雙目,喃喃嘆道:“難怪唐寅敢來我川國,而且還只帶五千人,如果本侯也有兩名這樣的侍衛在身邊做護身符,天下又有何處不敢去得?”
    沒有受到過皇甫秀臺和金宣靈壓的沖擊,是無法體會到他二人的可怕,此時,洪越天可是深有感觸,也明白了唐寅并非在虛張聲勢,他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先動手,然后再返過來斬殺自己。
    唐賊陰險、狡猾又可怕,即便是來議和,以后也必成川國的心腹大患啊!洪越天長嘆一聲,連連搖頭。
    且說唐寅和肖維,后者追上他,跟隨唐寅提心吊膽的走出洪家軍陣營,出來之后,他長長松了口氣,然后迫不及待地低聲問道:“風王殿下,你剛才究竟和洪越天說了什么?他怎會乖乖放你過去呢?”
    洪越天這個人認死理,一條道跑到黑,他認準的事,十頭牛都拉不回來,這次他擺開這么大的陣勢,非要殺唐寅不可,但最終卻放走了唐寅,他實在無法理解。
    唐寅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也沒說什么,我只是告訴他我是來議和的,并不想與川國為敵,所以他就放我走嘍。”
    “啊?”肖維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狐疑道:“當真?”
    “當然!”
    “哎呀!”肖維滿臉的難以置信,忍不住對唐寅挑起大拇指,贊嘆道:“風王殿下真是了不起啊!洪越天剛愎自用,連大王的話他都敢不聽,想不到竟然會聽風王殿下的話!”
    “血衣侯是位很了不起的人才,我也是很喜歡他啊!”唐寅笑吟吟地說道。與其說這話是對肖維說的,倒不如說是講給肖軒聽的。
    既然他沒機會殺掉洪越天,至少也得離間肖軒和此人之間的關系。其實唐寅還是有所不知,肖軒和洪越天之間早已疏離到冰點,根本無須他再用隱晦的話從中做挑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