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41

  ,
    翌日,川王宮,正殿。【】
    今日參加朝會的川國大臣們很齊全,連個因病告假之人都沒有,若是平時,這可是很稀奇的一件事。川國的朝堂大,大臣也多,其中還有不少是只擁有爵位而沒有實權的貴族。
    放眼望去,偌大的殿堂內站滿了文武大臣,黑壓壓的一片,少說也有兩、三百號人之多,估計凡是有資格能參加朝會的人都到齊了。
    坐在高高王位上的肖軒暗暗苦笑不已,當初自己繼承王位大典的時候,人也沒來得這么齊全嘛,看來,關心川風兩國是和是戰的人還真不少呢!
    在大殿當中,肖軒還特意讓人給唐寅按置一個坐位,在場的大臣們都是站著的,只有唐寅是坐在那里,顯得格格不入,當然,從中也不難看出肖軒對他的重視程度。
    “想必諸位愛卿都已清楚,風王殿下這次出訪我川國的目的,正是為川風兩國議和之事而來,列位有何見解,現在也都可以說出來了。”肖軒首先開口說道。
    川國的朝會大臣們不是跪坐,而是站在那里。等肖軒的話說完,大臣們互相之間交頭接耳,大殿里傳出陣陣的議論之聲,但站出來說話的卻一個人都沒有。
    肖軒先是看眼唐寅,再瞧瞧其他的大臣們,皺起眉頭,說道:“平日里,孤不想聽,你們說起個沒完沒了,現在孤問到你們了,怎么又都不言語了?”
    “大王,寧國曾與風國議和,但現在已被風國所吞,莫國、安國也曾與風國同盟,但現在兩國皆已并入風國,前車之鑒歷歷在目,大王還何須把與風國議和之事拿到朝堂上來議?”
    話音從川國的大臣當中傳出。肖軒伸長脖子,看了一圈也沒找到究竟是誰說的話。他問道:“誰在講話?給孤站出來!”
    “是微臣!”在眾臣靠后的位置走出一人,只有三十出頭的年歲,看他官服胸前的補子,上繡獬豸,獬豸為藍色,在川國,這代表著三品子爵。
    此人名叫張周,官職是御史中丞,他亦可算是川國新興的貴族之一。所謂的新興貴族,也就是從肖軒稱王開始算起進入貴族階層的那一批人及其后代。
    這些人可并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出身,其中相當多的一部分在肖軒還是川國公子的時候就在他的手下做事,或是他的幕僚,或是他的心腹、隨從、護衛,等肖軒稱王后,就應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那句話,他手下的親信們皆被封官掛爵,而張周的父親就曾是肖軒帳下的大幕僚,只不過現在業已過世,張周是子承父爵。
    對張周這個人,肖軒還是很客氣的,一是和他的父親有交情,其二,也和張周的官職有關系。御史一系的官員就得要善諫,如果哪一天突然變得不善諫了,那反倒是不祥的前兆。
    肖軒含笑說道:“原來是張大人,你的意思,孤已經明白了,先退回去吧!”
    張周并沒有立刻退回到大臣當中,斜眼瞧瞧安坐于一旁的唐寅,他沉聲說道:“大王,臣要說的是,風國就是虎狼之國,甚至更甚于當年的貞國十倍、百倍,我國難以與之共謀。而且臣以為,只有打敗風國,摧毀風國,我國才能千秋萬代,永享太平!”
    肖軒擺明了要議和,而他卻在此時當著唐寅的面數落風國的不是,肖軒的心里又哪能痛快。他深吸口氣,再次說道:“孤明白你的心意了,回去吧!”
    張周暗嘆口氣,深施一禮后,退回本位。肖軒環視眾臣,問道:“誰還有與張大人不同的見解?”
    他這么問,等于已經明說了他不想再聽到反對議和的聲音。不過就是有人不領會肖軒的意思,或者說就是要和他唱反調。
    “大王!”隨著話音,川國的大司空韋信走了出來,拱手施禮道:“微臣以為張大人所言極是,風國向來言而無信,翻臉無情,與風國議和,實乃養虎為患,日后我國必反受其害。”
    “沒錯!”武將那邊又跨步出列數人,他們與張周年歲相仿,軍階也不是太高,皆屬于中層將領。
    其中一人說道:“我國斷不能與風國議和,更不能與風國結盟,風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提出議和、結盟,此為風國的緩兵之計,大王不可上當啊!”
    “依末將之見,既然風王已經到了我國,那么,我國也別怠慢了風王,就招待他個十年八年的,至于風國,我國可趁機出兵,定能大破風軍!”另一名青年將領震聲說道。
    此話一出,立刻又得到其他人的相應,眾將紛紛說道:“風國群龍無首,我國便可一鼓作氣直搗鎮江,滅風!”
    肖軒看看韋信,再瞧瞧主戰的眾青年將領,最后把目光落在唐寅身上,意思是你也別光讓孤一個人唱獨角戲啊,你也得說兩句嘛。
    唐寅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噗嗤一聲樂了。主戰的眾人臉色同是一沉,一道道冷如冰箭的目光向他射去。大司空韋信問道:“風王笑什么?”
    “笑你等無知啊!”唐寅慢悠悠地說道。
    “你……”別說韋信和主將的眾人聞言大怒,即便是那些不主張對風出兵的大臣們也都露出不悅之色。
    唐寅說道:“寧國與我國有不共戴天之仇,光是暗中勾結我國叛賊弒君這一條,就足夠本王對寧出兵的了。莫國雖與我國為盟國,但邵方背信棄義,率先挑起事端,對莫用兵,也是我國的無奈之舉,至于安、桓二國,皆曾對風用過兵,積怨已深,我國出兵討伐,也是合情合理。”
    韋信聽后差點氣樂了,搖頭說道:“好一個口若懸河、巧舌如簧的風王啊,就算你說的都對,你風國都有理,那么,當初對風用兵的也包括我川國,風王是不是也打算有一天要對我川國用兵啊?”
    這句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川國的文武大臣們紛紛把目光集中在唐寅身邊,看他如何回答。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韋大人問得好極了,風川兩國是有積怨,但拿這些積怨與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強敵相比較,根本就不算什么,也完全可以放到以后再說。”
    “哼!”韋信冷笑一聲,質問道:“那在下倒想問問風王,我們所面對的那個所謂的強敵又是誰?”
    “神池!”唐寅直言不諱地說道。
    “神池?”韋信愣了一下,接著仰面大笑起來,他還以為唐寅能編出來一個多么了不起的強敵呢,原來是把神池拉出來做擋箭牌啊!
    他邊笑邊搖頭說道:“神池一直不插手列國國務,怎么就成了川風兩國的強敵了?簡直一派胡言!”
    唐寅笑了笑,說道:“神池的所作所為,本王說出來你們也未必會信,就由神池的大長老代本王來說吧!”說著話,他看向肖軒。
    后者點點頭,震聲道:“宣皇甫長老入殿!”
    站于大殿門口的侍衛們立刻把肖軒的話唱吟出去。時間不長,皇甫秀臺從外面走了進來。
    川國大臣們一個個面露驚訝之色,心中暗道:怎么連神池的大長老也來了?難道神池發生了什么變故不成?
    正當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皇甫秀臺已穿過眾人,來到大殿前,分向唐寅和肖軒拱手施了一禮。然后在唐寅的授意下,他將神池之事娓娓道來。
    正如唐寅所說,如果此事由他來講,在場的大臣們恐怕沒人會相信,只能當他是胡亂編造的,但讓皇甫秀臺來說,便由不得眾人不信了。
    等皇甫秀臺講完之后,川國的大臣們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難以置信,世間竟然還會有此等玄妙之事,靈武學中竟然還有此等歹毒之技能,而一向崇尚光明系靈武的神池還暗中培養了大批的暗系修靈者,更甚者是利用這些暗系修靈者偷盜各國適合修煉靈武的嬰兒,使神池的靈武人才可以經久不衰,源源不斷?
    在他的講述當中,有太多令人感覺不可思議之事,也等于是讓神池千百年來神圣的形象徹底幻滅,許多大臣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站在那里,嘴巴張開好大,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了。
    在場的眾人當中,最痛心的就屬皇甫秀臺,神池的聲譽被廣玄靈敗壞到如此地步,即便能鏟除禍害,可日后再想重建聲譽和威望,又談何容易啊,那又得經過多少代人的努力啊?
    他深吸口氣,壓下激動的思緒,幽幽說道:“廣玄靈利用見不得光的秘技,圈養傀儡,存活至今,實乃罪大惡極,人神共憤,本座希望列位大人能放下風川兩國之間的成見,聯手滅賊,還神池一清白。”說著話,他高抬雙手,一躬到地,動容道:“本座在此……先謝過列位大人和將軍了!”
    能讓皇甫秀臺那么高傲之人做到這個份上,可見也是被*到一定程度了。川國的大臣們面面相覷,隨后,慢慢垂下頭,皆沉默不語。
    韋信見狀,清了清喉嚨,沉聲說道:“在下以為,神池之事,還應由神池之人自己去解決為好。至于當今的神池圣王究竟是廣玄靈還是廣寒聽,那又與我國何干?就算皇甫長老句句屬實,在下以為,我國也不應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