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45

  ,
    于青是川國的中尉,主管都城的治安,說白了他就是昭陽城內最大的地頭蛇,對昭陽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麾下的密探數以百計甚至千計,分布在全城各處,如果他要全力追查一個人,對方還真就很難逃得過他手下的眼線。【】
    肖軒皺著眉頭,略微想了一下,說道:“你去找關寧,讓他從王宮護衛中抽調一批高手,助你擒下刺客!”
    于青小聲說道:“大王,刺客是暗系修靈者,想擒住他那太難了。”
    “你的意思是……”
    “就讓他混入王宮里,然后再來個甕中捉鱉,任他插翅也難飛!”于青小心翼翼地說道。
    肖軒暗暗咋舌,這是甕中捉鱉嗎?這怎么聽都像在引狼入室嘛!
    見他久久未語,知道他在擔心,于青立刻又接道:“大王請放心,微臣業已擒拿住那名與刺客會面的女子,想來他二人的關系非比尋常,等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還可以用她來*迫刺客就范。”
    與其說是擒拿,還不如說是被他撿到一個大便宜,當他手下的密探在土地廟中發現那名女子時,她業已昏迷不醒,是被密探直接背了回來。
    “會有用嗎?”肖軒不知道其中的細節,他也不在乎這些,他只想要結果。
    “一定會的。”于青正色說道:“根據密探查看到的情況,微臣可以斷定,這名女子十之**是刺客的夫人。”
    “恩!”肖軒點點頭,說道:“此事,就由你和關寧去安排吧!不過,孤也得把丑話說在前面,引刺客入宮是你提出來的,若是成功擒住刺客,你自然大功一件,若是未能擒住刺客,或是讓刺客在宮中傷了人,孤絕不輕饒于你!”
    “是!大王!微臣這就去辦!”
    “去吧!”肖軒沖著他微微擺了下手。
    于青深施一禮,而后轉身快步走出大殿。
    對于他二人的談話,一直在側耳傾聽的唐寅可是聽得真切,心中亦在贊嘆,川人的辦事效率還真夠高的,肖軒早上才交代的事,晚上就查出了結果,而且還抓住刺客的夫人,很不可思議。不過于青的膽子可不小,提出請君入甕的辦法,如果順利,那一切都好說,如果抓捕失敗,川王宮豈不要被刺客鬧得天翻地覆嗎?
    對這名暗系內宗修靈者,唐寅可是興趣十足,他也很想見識一下這究竟是個什么人。他心里正琢磨著,忽聽身邊傳來不滿地嚷嚷聲,同時一只潔白如玉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回神了、回神了,喂!你想什么呢,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反應過來的唐寅下意識地抓住在自己眼前晃動個不停的柔荑,轉頭一瞧,只見肖香正用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滿地瞅著自己。
    唐寅笑了笑,放開她的手,說道:“我有些醉了,得回去睡覺,失陪了。”
    說著話,他故作不勝酒力,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形,他還故意沒站穩,險些把面前的桌子撞翻,好在他背后的阿三阿四手疾眼快,立刻將他攙扶住。
    肖香和任放皆是滿臉的不解,剛才他還有說有笑的,怎么突然就醉了呢?
    見他業已醉得連站都站不穩,肖軒也無法再留他繼續飲酒,只能令人先送他回去休息。
    唐寅當然沒有回他的住處,出了大殿后,他借著尿遁神不知鬼不覺地悄悄溜走了。于青設計欲擒拿那名暗系內宗修靈者,這場好戲他可不愿錯過。
    且說于青和關寧,這兩位,一個負責都城的安全,一個負責王宮的安全,可謂是老熟人了,私交也甚厚,配合起來得心應手。
    此時,他二人已于王宮東側的布防故意漏出一個破綻,而后,又在東宮去往前宮、后宮的必經之路上埋伏下大量的王廷護衛高手,為了不引起刺客的懷疑,兩人還命令護衛們皆先服下散靈丹,讓刺客察覺不到他們的靈壓。
    他倆的辦法很有效,現在正悄悄圍繞著王宮打轉,尋找突破口的黑衣人馬上發現到東宮這邊的守衛數量明顯減少許多,似乎是正在換崗。如此機會對他而言實在太難得了。
    黑衣人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個圈套,他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其實早已在川國密探的監視當中。
    趁著護衛減少的空檔,黑衣人直接以暗影飄移閃到宮墻之上,緊接著,又以暗影飄移進入王宮之內。這一閃一現的間隔,都未用上一秒鐘,動作之快,令人咋舌。
    黑衣人進了王宮之后,迅速地蹲在墻根底下,仔細觀察周圍的動靜,直到他沒有發現異樣,這才慢慢挺直腰身,直奔中宮的方向而去。
    他已經打探清楚,前宮那邊正在進行晚宴,川國的王親貴族以及文武大臣都有參加,肖香也在其中,他想在宴會上接近肖香,沒有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潛入肖香在后宮的住處,等她回來時再出其不意的動手。
    他算計得很好,只可惜,還沒等他潛入后宮,才剛剛潛行出東宮,突然之間,周圍的暗處一下子涌出來數以百計的王廷護衛,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由四面八方一同擴散過來靈壓。
    糟糕!黑衣人第一時間意識到自己中了埋伏,可是此時他再想用暗影飄移脫身,已然來不及了。
    他強做鎮定,瞇縫起眼睛打量四周,只見自己的四面八方圍有無數的王宮護衛,人們高舉著火把,一時間將黑夜照得亮如白晝。
    “大膽賊子,膽敢闖入王宮,還不束手就擒!”護衛的人群向左右一分,于青和關寧雙雙走了出來。
    黑衣人下意識地退后一步,目光如電,在他二人身上掃來掃去。于青冷笑一聲,說道:“你現在已然插翅難飛,難道還想再做無謂的掙扎嗎……”
    他話還沒有說完,黑衣人突然向他竄了過去,手掌伸出,抓向他的面門。
    于青雖是中尉,但卻未修過靈武,只是一文將。見對方來勢洶洶地撲向自己,他臉色頓是一變,本能的往關寧身后躲。
    關寧倒是站于原地未動,身為郎中令,直接對王宮的安全負責,他一身的靈武可非同尋常。關寧哼笑出聲,身體周圍散出白霧,靈鎧凝化,緊接著,揮動手臂,硬接黑衣人的一抓。
    啪!黑衣人沒有抓住于青,卻抓住了關寧的胳膊。他身子一側,腰眼用力,想把關寧摔出去,哪知關寧反應也快,提起膝蓋,狠狠頂住他的腰眼,讓他的摔力無法發揮出來。
    黑衣人暗皺眉頭,毫無預兆,他抓著關寧胳膊的手掌突然散出一團黑色的火焰,那黑火只是一瞬間就燒遍關寧的整支胳膊,白蒙蒙的霧氣不時從靈鎧上散發出來。
    黑暗之火!關寧大驚失色,怒吼一聲,掄起另只胳膊,猛砸黑衣人的腦袋。黑衣人抽身而退,向后掠出兩米多遠,將關寧這勢大力沉的一擊避開。
    他是退走了,但在關寧胳膊上燃燒的黑暗之火并沒有熄滅,反而還越燒越烈,看起來,他的靈鎧也隨都時有被燒化的可能。
    此人的修為果然高深,自己的靈鎧完全承受不住他的黑暗之火。關寧無奈,只好把自己身上的靈鎧散掉,以此來杜絕黑暗之火的蔓延與焚燒。
    兩人剛一交手,高下已然立見分曉。若是單打獨斗的話,關寧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對手,不過,黑衣人只是一個人,而關寧和于青那邊則有數以百計的川國王廷高手。
    見關寧吃了虧,周圍的護衛們再不客氣,一擁而上,對黑衣人展開圍攻。最先沖向他的是三桿長槍,這三名護衛,皆用靈槍,出手又快又狠,靈槍分取他的上、中、下三路。
    黑衣人身形晃動,先是閃躲開先到的兩槍,隨后不退反進,迎向第三槍。當靈槍馬上要刺中他的胸口時,他身形微側,只聽沙的一聲,靈槍幾乎是貼著他的胸口掠過。
    不等那護衛受回靈槍,黑衣人已順勢抓住槍身,喝道:“撒手!”
    隨著他的話音,黑暗之火在他掌心里散發出來,順著靈槍的槍身,一直燒到那護衛的手掌上。
    那名護衛也強硬,死死抓著靈槍不肯放手,蔓延過來的黑暗之火順勢燒到他的雙掌,又由他的雙掌燒遍他的周身。
    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那人周身的靈鎧俱化,而后,發出一聲撕心咧肺的慘叫,渾身冒著騰騰的霧氣,頹然倒地。
    黑衣人在趁勢搶過他靈槍的同時,也將空中飄蕩的靈氣吸納入體內。有靈槍在手,黑衣人變得更加兇狠,整桿靈槍都變成了火槍,與周圍的護衛們戰到一處。
    平心而論,若是單打獨斗的話,現場沒有人能敵得過他,即便護衛們倚仗人多圍攻他,場面上也沒有占多大的優勢,反而還時不時地被黑衣人*得陣腳大亂。
    不知何時,肖軒在數十名貼身護衛的簇擁下出現在現場。
    見他來了,一直躲在戰場外的于青嚇了一跳,急忙跑上前去,拱手施禮,急聲說道:“大王,此地危險,您還是先避一避吧!”
    肖軒看著戰場上的廝殺,面色陰沉地說道:“這里是孤的王宮,孤為何要避?或是說,你們這么多人都保護不了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