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46

  ,
    “不、不!微臣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于青連忙解釋道:“微臣只是擔心會有意外……”
    肖軒瞥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是說已經擒拿了此賊的夫人嗎?你現在就派人去把那賊女提過來,如果他再敢反抗下去,就當著他的面,將賊女凌遲處死!”
    于青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他拱手應道:“是!微臣遵命!”按照肖軒的意思,于青立刻派人去把那名被俘的女子帶到東宮這邊。【】
    護衛們的動作很快,時間不長,數名護衛已把女子提到了這里。此時,那女子業已蘇醒,只是她被服下散靈丹,一身高超的靈武皆已派不上用場,現在和普通人無異。
    于青從身旁的護衛手中拿過來一把佩劍,架到女子的脖子上,然后沖著戰場上正在廝殺的眾人大聲喊喝道:“住手!統統都住手!”
    聽聞他的喊聲,眾護衛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紛紛虛晃一招,跳到圓外,再看現場,只剩下黑衣人以及倒在地上的四、五具干枯的尸體。
    “大膽賊子,你可看清楚了,此人是誰?”于青拉了拉被捆綁得如同粽子一般的女子,沖著黑衣人高聲喊叫道。
    黑衣人順著他的話音扭頭看去,當他看清楚被俘女子的面容時,身子頓是一震,他做夢也想不到,月兒竟然會被川人所擒。
    他很清楚她的靈武有多厲害,即便是自己也未必能勝得了她,川人怎么可能會把她擒住呢?轉念一想,他隨之痛苦地瞇起眼睛,是自己太大意了,不應該在土地廟里把她打暈。
    定是土地廟附近藏有川人的眼線,他們是在月兒昏迷的情況下將她俘獲,也必是這樣,川人才對自己的形跡了如指掌,并于王宮里事先設好埋伏,引自己上鉤。
    只是,他現在才想明白這些已經太晚了。他現在被為數眾多的護衛困住,而那女子也落到川國手上,他二人皆成人家的俎上魚肉。
    “你們……放了她!”黑衣人咬牙說道。
    “放了她?”于青大笑,而后又點點頭,說道:“可以!不過,你得先把這個服下。”說話之間,他從腰際掏出一只小瓷瓶,抖手扔給黑衣人。
    啪!瓷瓶落到黑衣人的腳下。“不用看了,我可以告訴你,里面裝的是散靈丹,你要我們放人,可以,只要你先吃下散靈丹,我們立刻就把這位姑娘放走。”
    黑衣人當然不會蠢到相信于青的話。吃下散靈丹,自己可就真的任憑人家宰割,再無回旋的余地。他的目光從于青的臉上慢慢移到那女子身上。
    此時,那女子也正在看著他,在她的眼睛中看不到驚慌失措,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有的只是對黑衣人的關切,并連連以眼神示意他趕緊走,不要管她。
    于青顯然不想給黑衣人過多考慮的時間,他將手中的利劍又向女子的脖頸壓了壓,沉聲說道:“你現在要么立刻吃下散靈丹,要么就眼睜睜看著她被凌遲處死!”
    佩劍的鋒芒劃破女子脖頸的肌膚,猩紅的鮮血緩緩流淌下來,滑過劍鋒,滴淌落地。黑衣人看得真切,一瞬間,他的眼珠子都紅了,猛的跨前一步,雙目似要噴出火來。
    于青被嚇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接著,他惱羞成怒地喝道:“大膽賊子,直到現在你還敢耍威風,本官就先拿這賊女開刀!”說著話,他側頭喝道:“帶行刑手過來!”
    凌遲,也就是千刀萬剮,要讓被行刑之人挨上千刀而不死,這可是一項‘技術活’,并非人人都能做到,需要有專業的劊子手。
    聽對方要找行刑手前來,黑衣人再忍不住,猛的怪叫一聲,提槍直奔于青沖了過去。
    周圍的護衛們又哪會給他近于青身的機會,人們不約而同地上前封堵,將黑衣人攔住。此時,黑衣人如同發了瘋似的,輪槍就掃,橫劈眾護衛的腰身。
    護衛們不肯退讓,有人豎起靈劍,格擋他的重槍,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巨響,以靈劍格擋靈槍的那名護衛驚叫出聲,身子橫飛出去,連帶著,又撞到兩名護衛,三人在地上翻滾成一團。
    其余的護衛們同是一驚,有人大吼一聲,沖著黑衣人施放出靈武技能——十字交叉斬。
    黑衣人也不避讓,手中的靈槍光芒大盛,施展出兵之靈變,緊接著,又施放出暗系靈武的絕技——幽魂血刃狂暴。
    幻象在空中浮現出來,它手持著長槍,咆哮著向前飛撲過去。
    十字交叉斬在幻象面前變得是那么微不足道,連阻擋它一下的效果都未能起到,密集的靈刃剛一接觸到幻象便已紛紛消散于無形,而后幻象去勢不減,繼續向前飛去。
    那名施放十字交叉斬的護衛首當其沖,被幻象的長槍直接貫穿胸膛,胸口出現一只碗口大的血窟窿,叫聲都沒有發出來,當場斃命,而后,幻象又對其他的護衛們展開連擊,由數十名護衛組成的陣營,被黑衣人施放的幽魂血刃狂暴十連決硬是沖開一條血路。
    趁著護衛們陣腳大亂的機會,黑衣人飛身竄了出去,不過,他可沒有沖向于青,而是直接殺向肖軒。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能制住肖軒,那也就等于解了月兒之危,他可以以肖軒做要挾讓月兒順利脫困。
    只不過肖軒身邊的護衛也不少,而且這些護衛明顯比圍攻他的那些護衛要厲害得多。見他沖著大王來了,眾護衛們紛紛迎上前去,不過,他們忽略了一點,困住黑衣人的靈壓是由圍攻他的那些護衛們散發出來的,現在他們被他沖得陣腳大亂,靈壓也弱了下去,而就目前這種強度的靈壓而言,已然無法再限制黑衣人的暗影飄移。
    護衛們沖上來的速度極快,可是他們還沒到黑衣人近前,后者突然消失不見,眾人先是一愣,緊接著意識到不好,再紛紛回頭觀望,只見那黑衣人已于肖軒的背后現身,手中的靈槍高高舉起,正對準肖軒的頭頂要砸下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在場的每一個人臉色同是大變,打骨子里生出一陣惡寒,只是此時再想出手搶救,已來不及了。
    黑衣人手中的靈槍還沒有砸落下去,突然間,在他的背后又憑空出現一人,那人笑吟吟地柔聲說道:“我勸閣下最好不好這么做!”
    這回臉色大變的換成了黑衣人。他身子如同受到電擊,猛然一震,隨后,連想都沒想,把手中的靈槍下意識地向自己身后橫掃過去。
    嗡!靈槍破風,可惜,他這勢大力沉的一槍只掃到空氣。
    等他回頭再看,自己的身后哪里有人?暗叫一聲不對,等他正過頭來時,原本就在他面前的肖軒已被另一人拉出好遠。
    暗影飄移!來人也是暗系修靈者!黑衣人目露驚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救走肖軒的那人。
    “肖王兄受驚了。”這人穿著黑色的錦袍,腰間系著精美的玉帶,向臉上看,皮膚光滑潔凈,仿佛只有二十出頭,五官深刻,樣貌俊美至極。
    肖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先是回頭瞧瞧黑衣人和他手中的靈槍,然后再看看拉著自己快速跳開的這位青年,一切都明白了,又是感激又是心有余悸地說道:“哎呀,多虧王弟及時趕到,不然,恐怕孤就要遭到刺客的毒手了……”
    危急時刻,突然現身的這位正是唐寅。他沖著肖軒微微一笑,然后又舉目看向黑衣人,上下打量著他。
    此時黑衣人身罩靈鎧,看不出他的模樣,不過通過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靈壓可以判斷出來,此人的修為的確很厲害,即使不如自己,但也絕對相去不遠。
    他在打量黑衣人,黑衣人也同樣在打量他,通過肖軒對他的稱呼,黑衣人已然猜出這位模樣俊美的青年就是風王唐寅。
    他二人同是暗系內宗修靈者,也是到目前為止,僅知的兩名暗系內宗修靈者,自然會對對方好奇得很。
    唐寅首先開口說道:“閣下形跡已經暴露,你也看到了,這里有這么多的靈武高手,今晚,你無論如何也逃不掉。”
    黑衣人壓根就沒想逃,在他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一死的準備,只是,月兒的被俘是個意外。他直視唐寅的眼睛,說道:“只要你們先放了她,我不會再抵抗下去。”
    唐寅當然知道他指得是誰,轉頭看向被名被俘的女子,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她對你有這么重要,竟然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豁出去不要?”
    一個由廣玄靈一手培養出來的心腹,還能是個有情有義之人嗎?他對此頗感有趣。
    黑衣人回答得簡潔干脆,應道:“是!”
    他的回答,也讓那名被制的女子忍不住淚流滿面。
    唐寅沒有說話,而是轉目看向肖軒。這里畢竟是人家的地方,他做不了主,最后還得看肖軒是如何決定的。
    肖軒臉色陰沉下來,對唐寅低聲說道:“王弟,此二人,孤都不能放過,必須得斬盡殺絕,孤也得要廣玄靈看到,這就是敢來行刺孤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