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48

  ,
    唐寅和凌夜同時施放出暗系靈武的頂級技能——幽魂血刃狂暴,場面可謂是壯觀至極。
    只見兩只巨大的幻象在空中相繼生成,一只手持長劍,一只手握長槍,然后咆哮著沖殺到一起。
    劍與槍的碰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聲,那一瞬間,地面都在為之顫動,向四面八方擴散的勁氣讓現場如同刮起一陣颶風。
    即便是距離戰場好遠的肖軒此時都被巨響聲陣得胸口發悶,心跳激增,面露驚駭,忍不住捂耳連連后退,對他而言,此時在場上廝殺的根本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個天神。
    這僅僅是唐寅和凌夜幽魂血刃狂暴對決的開始。緊接著,還有第二次、第三次……的碰撞,巨響聲一**過一輪,好像永無止境似的。
    當他二人的幽魂血刃狂暴對決到第十一輪的時候,現場的王廷護衛當中都有許多人開始承受不住了,感覺呼吸困難,胸口發悶,有股透不上氣的感覺。
    在第十一輪對決過后,由凌夜施放出來的幻象漸漸虛化,時間不長便在空中消散于無形,而唐寅所施放的那只幻象仍在,高舉著長劍,繼續向前飛撲過去,直至沖到凌夜近前,才將高舉的長劍狠狠砍下來。
    幽魂血刃狂暴十二連決!凌夜在心中暗嘆口氣,自己究竟還是不如唐寅啊!想到這里,他嘴角撩起,露出一絲苦笑,而后把眼睛一閉,放棄抵抗,準備硬承受幻象的一擊。
    并非他自暴自棄不想躲,而是他對幽魂血刃狂暴這個技能太熟悉了。幻象的劍若不砍到目標的身上,它永遠都不會消失,它會像鬼魂似的一直追得目標不放,而以自己目前的狀態,即便拼盡全力也擋不下幻象這一劍,與其做無畏的掙扎,還不如死得痛快點、好看點。
    看出他已放棄抵抗,唐寅的雙目突然一瞇,意念轉動之間,幻象的落劍也隨之向旁偏了偏。耳輪中就聽喀嚓一巨響,幻象這一劍幾乎是擦著凌夜的臂膀掠過,狠狠砍在他身邊的地面上,將地面硬是切開一道三米多長的大鴻溝,而后,幻象在空中的身影才開始漸漸變淡,眨眼工夫,消失不見。
    凌夜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沒有想到在巨響聲過后,自己竟然還活著。
    他慢慢睜開眼睛,先是掃了一眼自己腳旁的鴻溝,而后又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唐寅,喃喃問道:“為何要手下留情……不殺我?”
    呼!唐寅身上的靈鎧化為一團黑色的霧氣,漸漸消散,露出他的本來樣貌,他含笑說道:“世間的暗系內宗修靈者太罕見了,如果你死了,本王又變成孤零零的一個,太孤單。”
    凌夜吸氣,以前,他一直認為唐寅應該是很排斥暗系內宗修靈者的,畢竟一山不容二虎,誰不想做獨一無二的那個人,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在完全可以殺掉自己的情況下反而還手下留情了。
    他表情復雜,舉目看著唐寅良久,突然把手中的長槍往地上一扔,接著,又散掉身上靈鎧,盤膝坐到地上,幽幽說道:“我輸了,任憑你們處置……”
    見狀,周圍的護衛們急忙涌上前來,人們還不太敢靠近凌夜,只是先把他團團圍住,而后才小心翼翼、戒備十足地向前靠近,包圍圈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小。
    唐寅收回佩劍,轉身向肖軒走過去。此時,肖軒也正笑容滿面地迎向他,同時高挑著大拇指,贊嘆道:“王弟的靈武真是讓孤大開眼界啊,此戰也堪稱是空前絕后!”
    “肖王兄過獎了。”唐寅隨口應付一句,正色道:“肖王兄,可否進一步說話。”
    肖軒愣了愣,然后點點頭,側頭對于青和關寧二人說道:“立刻把那刺客和賊女都關押起來,這回你等可都要給孤看管好了,再出意外,孤可絕不答應。”
    “是!大王!”于青和關寧急忙拱手應道。
    向他二人交代完,肖軒這才對唐寅含笑道:“王弟,你我書房說話。”
    “肖王兄請。”唐寅和肖軒并肩向書房走去。
    進了書房,二人雙雙落座。等宮女沏好茶,肖軒邊喝著茶水邊問道:“王弟究竟所為何事?”
    唐寅正色說道:“刺客暫時還不能殺。”
    “什么?”肖軒眉頭大皺,沉聲說道:“此賊先在國都刺殺了朝廷要犯,而后又膽大包天的潛入王宮來行刺孤,罪大惡極,難道還不該死嗎?”
    “他當然是該死,不過,留下他,或許會對我們有更大的用處。”唐寅慢悠悠地說道。
    “更大的用處?”肖軒沒明白他的意思。
    唐寅說道:“席間,我曾向任放將軍請教鏟除廣玄靈之計,任放將軍只說了八個字,親而離之,上智為間。仔細想想,我覺得任放將軍所言很有道理啊!”
    肖軒眨眨眼睛,琢磨片刻,倒吸了口氣,驚訝道:“王弟的意思是,要將此人收為我們的細作,再把他放回神池!”
    “正是!”
    “這……不行、不行,絕對不行!”肖軒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連擺手,說道:“此人可是廣玄靈的心腹啊,他怎么可能會做我們的細作,幫著我們去對付廣玄靈呢?”
    “心腹?未必吧!”唐寅樂了,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廣玄靈派他一個人來昭陽,先是刺殺暴露的細作,而后又來刺殺肖王兄,這有可能完成嗎?如果他真是廣玄靈的心腹,廣玄靈又怎會交給他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讓他來白白送死呢?我甚至都懷疑這是不是廣玄靈在故意借刀殺人!”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廣玄靈對暗系內宗修靈者有心結,而且還是解不開的心結,他是不可能信任暗系內宗修靈者的。”
    聽聞唐寅的分析,肖軒久久沉默不語。他說的這些并非沒有道理,廣玄靈是個怎樣的人,他不了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對暗系內宗修靈者有心結,不過,通過廣玄靈交給凌夜的任務來看,正如唐寅說的那樣,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沉思了許久,他才回過神來,喃喃說道:“如果他真肯做我們的細作,那自然再好不過,怕就怕……他假裝應允,實者借此來脫身。”
    “這簡單,扣下那名女子做人質,如此一來,就不怕他不聽我們的了。”唐寅含笑道:“為了那名女子,他連性命都可以不要,可見她對他很重要。”
    “恩!”肖軒聽后大點其頭,笑道:“這是個好辦法,孤看可行。”
    “此事,就由我去和他談吧,我與他交過手,也有手下留情,相信,他會信任我的。”唐寅主動請纓,而且請纓的理由也和情合理。
    肖軒沒有多做考慮,說道:“如此甚好,王弟,此事就麻煩你走一趟了。”
    “肖王兄不必客氣,現在,你我也不用再分彼此了。”
    “是、是、是!王弟所言極是!哈哈——”肖軒仰面而笑。
    凌夜和那名女子已被于青、關寧二人關押在王宮的地牢里。王宮的地牢并不大,主要是關押犯錯的宮女和嬪妃的,由于是設在王宮之內,相對而言很安全。
    當晚無話,翌日清晨,唐寅在阿三阿四、尹蘭、皇甫秀臺、金宣等人的伴隨下,來到王宮的地牢。
    事先肖軒已經向關寧打過招呼,所以地牢的守衛也沒有攔阻他,直接放他們一行人進去了。
    凌夜和那名女子并沒有被關押在一起,而是分別關在一間密閉的牢房。唐寅沒先去見凌夜,而是先去了那名女子的牢房。
    昨晚,唐寅也未太留意她,現在倒是有機會可以仔細打量了。
    這名女子很漂亮,雖稱不上絕色佳人,但也是萬里挑一,看上去年歲也就在三十左右,不過唐寅知道,神池子弟的實際年齡單從表面上看是看不出來的。
    他也不嫌牢房里臟,在女子的對面大咧咧地坐下來,笑問道:“請教姑娘芳名。”
    那女子充滿戒備又敵意十足地看著他,嘴巴閉得緊緊的,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紫月,在風王殿下面前,你也就別那么強硬了。”金宣站于唐寅的身后,緩緩開口說道。
    這女子是廣玄靈最貼身的幾名侍女之一,金宣、皇甫秀臺以及任笑以前都會經常見到她,談不上有多了解,但也清楚她的名字。
    “原來是紫月姑娘,好名字。”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皇甫秀臺沉聲說道:“凌夜是誰?你和他是怎么認識的?他當真是廣……廣寒聽暗中培養的暗系修靈者?”
    “叛徒!”名叫紫月的女子看都沒看皇甫秀臺一眼,重重地冷哼一聲。
    區區一婢女,竟敢如此對自己說話,皇甫秀臺大怒,若非有唐寅在場,他的巴掌早甩過去了。
    “你這樣,即救不了你自己,也救不了凌夜,又何必呢?”唐寅淡然說道。
    紫月身軀一震,急忙看向唐寅,顫聲問道:“你……你會放了我們?”
    “這就看你肯不肯與我合作了。”唐寅笑盈盈地柔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