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50

  ,
    此事說起來簡單,可做起來又談何容易,隨時都有被圣王發現的危險,而一旦被發現,自己和月兒誰都活不成。【】凌夜皺緊眉頭,沉吟許久,說道:“這……太危險,也很難辦到。”
    “當然很危險,也很難辦,不然的話,本王又何必來找你二人。”
    唐寅說道:“以你的罪行,川人就是把你和紫月姑娘千刀萬剮都算輕的,現在之所以有活命的機會,那可是本王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從川王那里爭取來的。”
    凌夜和紫月互相看了一眼,前者說道:“殿下的恩德,小人沒齒難忘,只是……此事可不可以由小人一人去做,讓月兒留下……”
    他這等于是主動要求把紫月留下來充當人質,當然,他這么做完全是為了紫月的安全考慮。
    唐寅一笑,說道:“只你一人回去,你又如何向廣寒聽解釋?任務沒有完成,而監視你的人又失蹤了,廣寒聽會放過你嗎?”
    “這……”凌夜語塞,無言以對。紫月拉了拉凌夜,急聲說道:“夜,你不必擔心我,要活,我們一起活,要死,我們也一起死!”
    “月兒……”
    唐寅可不想看他二人之間的‘苦情戲’,他正色說道:“你二人給本王記住,你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回到神池之后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廣寒聽眾叛親離,最終變成孤家寡人一個。”說著話,他轉身向外走去,頭也不回地又道:“另外還要記住一點,你們不是在幫本王做事,你們其實是在幫你們自己,也只有廣寒聽死了,你二人才能得到解脫。想清楚了,那就自己出來,本王會在外面等你們。”
    他帶著一干隨從離開地牢,把凌夜和紫月留在牢房中。
    等他走后,二人無言地相互對視許久。紫月最先重重地點下頭,凌夜則是仰面長嘆一聲,接著,慢慢站起身,又把紫月拉了起來,有氣無力地說道:“走吧!”
    此時此刻,他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只能接受唐寅的條件。雖說他已被廣寒聽拋棄,但他并不怨恨廣寒聽,但為了自己和紫月的將來,他只能這么做。
    就如唐寅說的那樣,天下之大,卻沒有他的容身之地,想要活命,他必須要得到廣寒聽、唐寅、肖軒這樣的君主庇護,而就目前來看,最能接受他的,也只有唐寅了。
    唐寅在地牢外面等的時間不長,凌夜和紫月雙雙走出來。
    凌夜快步來到唐寅近前,小心翼翼地問道:“殿下現在要帶我們去哪?”
    唐寅微微一笑,隨手一揮,一道白光向凌夜射去。后者本能反應的抬手接住,垂目一瞧,原來是只小瓷瓶,他不解地看著唐寅,問道:“殿下,這是……”
    “聚靈丹!”唐寅說道:“現在,我要送你二人出宮,在這里,你恐怕很難受到歡迎。”
    凌夜和紫月聞言頗感意外,唐寅這么輕易的給了他倆聚靈丹,還要送他倆出王宮,難道就不怕他倆跑了嗎?凌夜拔掉小瓷瓶的蓋子,低頭聞了聞,果然是聚靈丹。
    他從中倒出一顆,先自己服下,確認沒有問題,這才又倒出一顆交給紫月。
    把凌夜和紫月安置在宮外,這也是肖軒的意思,他可不愿意將曾想取他性命的刺客留在王宮里,對凌夜和紫月二人,他已完全交給唐寅去處理,在他看來,這兩個人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將來會不會起到作用,他沒抱太大的希望。
    王宮外的住處是肖軒指派郎中令關寧安排的,一間距離王宮不遠的獨門小院。路上無話,進入房宅后,唐寅看向凌夜和紫月,問道:“你二人的靈氣可都恢復了?”
    “只恢復一部分。”凌夜微微皺眉道:“小人服下的散靈丹似乎不是尋常的散靈丹。”
    唐寅揚起眉毛,轉目看向隨行的關寧,無聲的問他這是怎么回事。關寧心不甘情不愿地從懷中掏出一只瓷瓶,遞給唐寅,說道:“風王殿下,這是解藥。”
    全天下的散靈丹也并非都是一樣的,其中有許多獨門秘制的散靈丹,用普通的聚靈丹解不了,或者只能解一部分,只有用其專門特制的聚靈丹方能全解。
    關寧給凌夜和紫月吃下的散靈丹就屬這一種。
    唐寅瞥了關寧一眼,接過他遞過來的瓷瓶,看也沒看,直接又扔給凌夜。等凌夜和紫月服下后,體內的靈氣終于開始重新凝聚,二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靈壓也越來越強。
    “你身上的傷沒事吧?”唐寅隨口問道。
    凌夜知道他問的是自己的手臂,他忍得疼痛揮了揮胳膊,說道:“并無大礙。”
    “那就好。”唐寅點頭,而后向凌夜和紫月擺擺手,示意他二人落座,說道:“你倆不能在昭陽久留,即刻就得動身回神池,至于川國這邊,也會幫你二人封鎖消息,不會讓你倆被俘之事傳出去。”
    凌夜和紫月并未接話,只是頻頻點頭。唐寅又向阿三招招手,后者快步上前,將一張地圖交給凌夜。
    凌夜接過地圖后低頭看了一眼,然后又不解地看向唐寅,不明白他給自己一張地圖是什么意思。
    唐寅解釋道:“按照地圖的路線回神池,經過安地時,自會有人接應你們,到時也會交給你二人信鴿,用于傳遞消息,等你二人抵達神池之后,要立刻把信鴿放回,明白嗎?”
    “是!小人記住了。”凌夜小心的把地圖收好,揣入懷中。
    “如果你倆的身份暴露,或者感覺廣寒聽已對你二人有所懷疑,也可憑借此圖逃往風國,在上面做記號的地方會有人接應你們的。”唐寅的表情變得柔和下來。
    凌夜和紫月沒想到唐寅還會在乎自己的安危,連后路都幫他二人安排好了,這讓他倆頗受感動。兩人齊齊拱手施禮,說道:“小人……多謝殿下。”
    “既然已決定幫我做事,那么以后你們就是我的兄弟姐妹,無論到什么時候,我都不會棄你二人于不顧。”不管唐寅這番是出于真心還是假意,他能這么說,就很讓人受用。
    凌夜和紫月身軀一震,雙雙離塌而跪,向前叩首,眼眶濕紅,顫聲說道:“殿下……”
    “起來吧!”唐寅揮下袍袖,說道:“今晚,我便安排你二人悄悄出城,現在,你們在這里要好好休息,養足精神。”說著話,他走上前來,先是拍拍凌夜的肩膀,又向紫月點了點頭,然后轉身走了出去,頭也不回地說道:“祝你二人一路順風。”
    唐寅一走,阿三阿四、皇甫秀臺、金宣、關寧等人也都紛紛跟了出去。
    到了房外,關寧快步追上唐寅,低聲問道:“風王殿下,在下派多少兄弟留守此地?”
    唐寅沖著他一笑,擺手說道:“無須留人看守。”
    “那……他二人要是跑了呢?”
    “你能看得住他倆一時,還能看得住他倆一世嗎?等他二人回到神池之后,你還如何派人看管?”
    唐寅幽幽說道:“如果他倆要跑,你是看不住的,何況以他二人的靈武,留下再多的人也沒用。與其做無用功,招人厭惡,還不如什么都不做的好。”
    明知道唐寅說得有道理,但就這么把凌夜和紫月留在這里,關寧還是不放心。
    見他仍滿臉的憂慮,唐寅忍不住樂了,淡然說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句說起來簡單,可做起來并沒那么容易啊!”
    關寧聞言,老臉頓是一紅,同時深深地看了一眼唐寅,垂下頭,不再說話。唐寅能如此信任凌夜和紫月,不說這兩人到底可不可靠,單憑他這份氣度就很令人心折。
    難怪唐寅能成為和大王并駕齊驅的君主,在他身上,還是頗有些過人之處的!關寧暗暗點頭,不過他可不會把對唐寅的佩服表現在臉上。
    唐寅一行人出了房宅后,直接回往王宮,留在房內的凌夜和紫月等了好一會,聽到外面已毫無動靜,紫月開口說道:“夜……”
    她話才剛出口,凌夜急忙向她擺擺手,示意她先不要說話,接著,他快步走到房門處,將門慢慢推開一條縫隙,瞇眼向外觀瞧。
    院子里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凌夜心頭一顫,風王還真信得過自己啊!竟然連個盯梢的人都沒有留下,究竟是他太笨了還是他太有氣度了?
    凌夜愣了好一會才轉身走回來,沖著紫月微微搖頭,低聲說道:“他們都走了。”
    “夜,我們真的要回神池,給風王和川王做細作嗎?”靜下心來想想,紫月不由得激靈靈打個冷戰,此事一旦讓圣王知道,他二人不知要受到怎么樣的懲罰呢!
    凌夜垂首不語。本來他也只是想先應付唐寅一番,趁機脫身是最要緊的,不過現在,他倒是覺得風王是個可以信任的人,做細作固然很危險,可一旦事成,所收獲的回報也是無法估量的。
    沉默良久,他方緩緩說道:“月兒,我覺得……為風王做事,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