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52

  ,
    自己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肖軒心知肚明,現在他已開始為川國的將來做打算。【】
    他有意傳位于肖香,當然不希望唐寅和肖香之間生出男女之情,因為那對川國而言將會造成災難性的后果,使川國步上玉國的后塵,但同時他又不希望唐寅和肖香之間太過于生疏,從而影響到兩國之間來之不易的友好,這中間的尺度,要拿捏得恰到好處才行。
    這次他之所以肯為肖香做說客,也是想借此機會來增進肖香和唐寅的感情。
    兩天后,肖香一大早的就來找唐寅。她穿著干練的短衣長褲小馬靴,身上還佩帶上簡易的盔甲,肋下掛著輕巧又華麗的佩劍,背后飄揚著鮮紅的披風,整個人看上去容光煥發,英氣勃勃,煞是迷人。
    只是她那份趾高氣揚的傲慢并沒有因為裝扮的改變而改變。
    這時候唐寅也起床不久,剛剛吃過早飯。肖香人還沒進來,聲音已先傳入,大聲問道:“今天可是說好了的要去城外狩獵,你準備得怎么樣了?”
    進入大殿,見唐寅正坐在塌上慢悠悠地喝著茶,她翻了翻白眼,說道:“還磨蹭什么,趕快走啊!”
    唐寅沒有理她,坐在那里紋絲不動,好像當肖香是透明似的,直至他把杯中的茶水喝干,這才慢條斯理地站起,轉頭向肖香看去,含笑問道:“五公主可是要在這里看我更衣?”
    肖香聞言玉面頓是一紅,撇撇嘴,又瞪了他一眼,然后什么話都沒說轉身走了出去。
    尹蘭在幫唐寅換衣的時候低聲問道:“大王真要陪肖香這個刁蠻公主去狩獵?”
    “不然呢?”唐寅聳聳肩,隨口說道:“川王已經開口相邀,我又怎能拒絕。”
    尹蘭問道:“要不要請皇甫先生和金先生一同前往?”
    唐寅想了想,說道:“沒有那個必要,只是去狩獵而已。”
    “萬一遇到刺客……”尹蘭憂心忡忡地說道。
    “難道沒有他二人,我還不能出門了?”唐寅笑看尹蘭一眼,樂呵呵地反問道。
    尹蘭垂下頭,不再多言。她能感受得到,雖說皇甫秀臺和金宣現在投靠到大王麾下,但大王由始至終都未把他倆當成是自己人。
    時間不長,唐寅換好一身白色的便裝,雖說質地和剪裁仍舊精良,但看上去已沒那么華貴。等他從大殿里走出來時,早已等得不耐煩的肖香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
    憑心而論,唐寅并非她所見過的最俊美的男子,單論相貌的話,也沒有幾個男人能比得上她的三哥肖玉,不過唐寅身上卻有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很陽剛,但陽剛中又透出幾分邪氣。
    見她的目光一個勁的往自己身上飄,唐寅笑問道:“怎么,我穿得不得體嗎?”
    肖香故作不在乎地哼笑出聲,嘟囔道:“這身衣服,比你平日里那些死氣沉沉的黑衣好看多了。”
    俗話說的好,要想俏,一身孝。穿著素衣的唐寅確實要比穿著黑色的王服時顯得年輕陽光許多,也俊俏許多。
    “你這是在夸我呢,還是在嘲諷我呢?”
    肖香翻了翻白眼,說道:“隨便你怎么想。”
    唐寅陪肖香狩獵,身邊沒有帶太多的隨從,只有阿三阿四和尹蘭三人。倒是肖香的隨行人員不少,光是貼身的護衛就有數十號之多,再加上侍女和王廷衛隊,少說也有幾百人。
    出了王宮,外面還有公主的儀仗,其中的軍兵就更多了,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分不清個數。
    在王宮的大門口,還圍站有好大一群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多歲未到三十的樣子,一個個的穿著也皆是雍容華麗,遠非尋常百姓可比。
    看到肖香出來,這群青年立刻擁上前去,齊齊拱手施禮,異口同聲道:“公主!”
    “恩!”肖香安坐在馬上,老神在在地應了一聲。
    “公主怎么才出來,我們在這里等了快一個時辰了。”有名模樣英俊的青年略帶埋怨地低聲說道。
    唐寅在旁打量這些人,光看他們各自的行頭,不用問他也能猜得出來,這些青年十之**都是貴族子弟。
    這時候,有一名青年也注意到唐寅,面露驚訝之色,問道:“公主,這位是……”
    “他啊,他是……”
    “唐寅!”唐寅不太喜歡別人來介紹自己,搶先報出自己的名字。
    唐寅?眾人先是一愣,接著臉色同是一變,紛紛詫異道:“風王殿下?”
    “最近都城不太平,風王殿下不放心本宮的安全,所以,這次專程陪本宮一同出城狩獵。”
    說話時,肖香臉上還露出一副勉為其難的表情,好像是唐寅死皮賴臉的求著她非要跟她去狩獵似的。
    尹蘭聞言氣悶,天下間怎會有此等厚臉皮的女人!正想當面揭穿她,唐寅沖著她微微一笑,同是搖了搖頭,肖香好面子,就由她去吧,隨便她怎么說,反正他是無所謂。
    “原來,風王殿下還很關心公主呢!”眾青年看向唐寅的眼神立刻多出幾分敵意和戒備,仿佛自己最心愛的寶貝正遭人覬覦似的。
    唐寅沒有說話,他也無話可說,肖香則笑嘻嘻地向他那邊湊了湊,靠近他低聲說道:“看到了沒有,我可是很受歡迎的,他們都喜歡我。”說話時,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他抬頭望了望太陽,說道:“再不走,估計等到中午也出不了城!”
    肖香大感掃興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氣呼呼地看向周圍的青年們,語氣不善地說道:“還聚在這里干什么?不想出城狩獵的現在就都給本宮滾回家去!”
    她一句話,讓左右的這些公子哥們一哄而散,去找各自的家仆,上馬出城。
    公主出行,所經過的街道一律戒嚴,街道兩側皆站滿了軍兵。路上無話,隊伍順利出了昭陽城區,進入城東的王族獵場。
    這整整一大片的山區,皆為獵場用地,平日里是完全封閉的,有軍兵駐守,普通百姓根本無法入內。
    現在正是深冬季節,也是獵鹿的好時期,棲息于獵場中的鹿群規模也很大。
    進入獵場后,肖香變得異常歡快,不時地策馬狂奔,銀鈴般的笑聲也傳出好遠。那些貴族子弟們則如果跟屁蟲似的緊緊跟在肖香的身后,唐寅和阿三阿四、尹蘭幾人落在后面。
    他們邊走邊瞧,尹蘭嘆道:“大王,這里的獵場似乎比鎮江獵場都要大呢!”
    莫地的鎮江獵場可是很有名氣的,只不過不是盛名,當初,莫王邵庭就是在鎮江獵場遇刺身亡的。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川地確實是個好地方啊!”
    尹蘭向前方望了望,面露鄙夷之色地,說道:“肖香真是個招蜂引蝶的女子。”
    “是嗎?”唐寅并不這么看。肖香的志向是川國王位,而這些貴族子弟可都是未來川國的新一代貴族大臣,現在就把他們拉攏到自己的身邊,即會增大肖香取得王位的砝碼,也會讓她在成為川王之后地位能更加鞏固。
    “難道不是嗎?”尹蘭望著被一干貴族子弟眾星捧月一般的肖香,連連撇嘴,滿臉的不以為然。
    唐寅含笑說道:“川王的子女都不簡單,能在他們當中生存下來,還一直都能得到川王的寵信,又豈會是尋常之人!”
    他是有些討厭肖香的性格,但不代表他不欣賞她。
    “你能不能快一點!”不知何時,肖香已經停了下來,正回頭向他這邊大聲叫嚷。
    唐寅不緊不慢地催馬上前,笑問道:“公主的收獲如何?”
    “剛進獵場,哪有什么收獲!”肖香邊擦額頭的汗水,邊對唐寅說道:“剛才有人稟報,北面那里有鹿群,我們趕快過去,比比看誰獵的鹿最多!”
    此話一出,立刻得到周圍那些貴族子弟們的響應。肖香上下打量唐寅,問道:“你的弓箭呢?”
    “沒帶。”唐寅回答得干脆。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皆忍不住樂了,只不過礙于唐寅是風王,沒好意思笑出聲罷了。
    肖香翻起白眼,不滿地說道:“連弓箭都沒帶還狩什么獵嘛!”說著話,她向不遠處的軍兵們招招手,說道:“給風王一張弓!”
    立刻有軍兵催馬跑過來,摘下弓箭,必恭必敬地遞給唐寅。
    唐寅肯陪肖香出來狩獵都是耐著性子,哪還有心思自己去狩獵,他搖了搖頭,說道:“我就不用了吧!”
    一旁有位青年嗤笑一聲,嘟囔道:“風王殿下該不會是連弓都不會用吧!”
    這話令周圍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別說阿三阿四、尹蘭三人目現火光,就連肖香臉色也沉下來,邊環視左右的眾人邊冷聲喝問道:“誰說的?站出來給本宮再說一遍!”
    說話的那名青年也意識到自己失言,哪里還敢再說,在人群中低著頭策馬向后退了退。
    唐寅倒是不在意,他看眼遞到自己面前的長弓,伸手接過來,稍微拉了拉弓弦,問道:“有沒有再硬一些的?”
    軍兵遞給他的是五石弓,已屬硬弓,普通人根本拉不開,如果這還嫌輕的話,那就只能用靈箭手專用的鋼弓了。
    軍兵們互相瞧瞧,誰都沒有說話,這時候,一名護衛催馬上前,將背上的鋼弓取下,遞給唐寅,說道:“風王殿下,請試試此弓如何?”